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3

2022-09-19

  第3章 来自father 的怀疑

  “喂,醒醒,不能睡!”看沙豹眼睛都快阖上,他patted 对方突出的肩膀,“我不是孤身来打猎的,亲随护卫一定正在满山寻我。我们大有希望活着出去!”

  豹妖动了动眼皮,没睁开。它实在太累了。

  “袭击你们的,到底是谁?”He Lingchuan 本不想问,毕竟他才刚刚入世,活人也不认得一个。

  可他不得找个话题嘛?现在不能睡着。

  “为首的是个old fogey ,white hair white beard ,法力强大。我听到手下称、称他……”豹妖muttered ,“称他为……”

  声音太小,He Lingchuan 听不清楚:“称他为?”

  豹子不吭声了。

  He Lingchuan 叫它几声,它都没有回复,只是趴地闭目。

  他注意到,豹鼻前方细小的草叶立得很安静,不再摇摆。

  少年推了推沙豹,可它没有反应。

  这回是真死了。

  He Lingchuan 长长sighed ,涧底只剩他一个活人了啊。

  他拼尽全力往后挪了挪,挪到地缝边上,伸手去掏。

  草、泥、insect ,还有一枚断掉的豹牙。

  他拿着断牙在地上敲了敲,有血流出来,却没东西装在里面。

  空空如也。

  豹妖不是说,这牙里还有东西吗,在哪了?豹之将死,其言也善才对。

  He Lingchuan 觉得,这不是动脑的好时机,因为他的头脑又开始昏沉,四肢沉重,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慢、越来越响。

  吊命的pill ,medicine efficacy 好像过了。他这么睡过去,恐怕就一觉不醒了。

  突然间,手掌冰寒彻骨,冻得他一个shivered 回了神。

  摊开掌心,他发现寒气的源头,赫然就是那枚圆溜溜的神骨。

  他本想扔掉它以绝后患。可它的寒气这么大,现在正好给他提提神,否则怕是分分钟会昏睡过去。

  那就先留下吧。他将正版的jade pendant 碎渣扔进不远处的溪水。

  趁着头脑还清醒,He Lingchuan 赶紧拿出剩下的medicine ,能吃的吃,能敷的再敷一遍。

  现在除了后背的伤口够不着以外,其他血洞基本止血。

  他抓起几棵青草,吃上面的露珠解渴,一边反复给自己打气,坚持下去就有希望。至于脑海里的记忆,他越翻阅越觉得this world 多姿多彩。

  有凡人,有妖怪——这个他已经见识到了——不仅有人国,还有妖域。据说很久很久之前,神明和immortal 也曾在世间行走,今人偶尔还能寻到他们留下的痕迹。

  呵,他想活下来,好好体验一把!

  也不知道强撑了多久,他只见到太阳西斜,照进涧底的光越来越少。

  all around little by little 暗下去,有一头centipede 从他脸上爬过。

  崖上好像传来一点人声,像是呼喝,隐隐约约。

  He Lingchuan 大喜,放声叫道:“我在谷底,我在下面!”

  负伤太久,他的声音远不如从前洪亮,也不知有没有人听见。他也不管,连喊不停,直到嗓子都哑掉。

  又等了好久,恍恍惚惚间,附近响起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很快,身边就有人大喊:“找到了,Eldest Young Master 在这里!”

  远处有人呼应。

  然后,是更嘈杂的脚步声、人声。

  他是Magistrate He 的eldest son ,所谓“Eldest Young Master ”,应该就是指他吧?

  得救了。

  He Lingchuan 长吁一口气,放心地昏了过去。

  ¥¥¥¥¥

  两日之后,Black Water City ,贺宅。

  千松郡太守He Chunhua 刚刚回家,就直奔eldest son 卧房。

  守在这里的除了几个下人之外,还有个圆脸圆鼻圆肚皮的胖old fogey ,年纪五旬开外,满头乌发不夹杂一根银丝。

  “Zhao Mandu 大萨满。”见到He Lingchuan 仍然昏睡不醒,He Chunhua 向old fogey 打了个招呼,“小儿今日怎样?”

  “已过危险期,没有性命之虞。”Zhao Mandu 大萨满nodded ,“明后天或许就能醒来。”

  “好极,好极,多亏大萨满医术了得!”He Chunhua 问边上的仆妇,“夫人呢?”

  “夫人今晚有些头疼,已经睡了。”

  He Chunhua un’ed 。

  大萨满又道:“远在Western Mountain 的豹妖,居然跑来Black Water City 地界伤人,伤的还是郡守之子,此事蹊跷,该不会是境外又有势力闹腾?现在国力疲弱,内患不断,边民都怕外敌再来。”

  “我已派人质询Western Mountain 豹王,不日就有答复。”He Chunhua 摆了摆手,挥退所有下人,“若说是外患,Red Cliff Path 再过两个多月就要封闭,谁也无法横穿。他们多半不会选at this time 。”

  看着eldest son 逐渐转好的脸色,他几度欲言又止。

  大萨满不耐烦了:“Sir County Guard ,有话请说。”

  “抢救了三天,总算捞回一条小命。唉,但我总觉得,小儿今次坠崖实有些古怪。”He Chunhua 缓缓道,“我请人给他看过,这小子是个福将,依命格惯能逢凶化吉,也遭不了几次险恶。this time 莫名遇袭,竟然险些没命,实在出乎我意料。”

  “哪有什么真正命定之数?我看他大难不死,或有后福,也不算命相出格。”大萨满snorted ,“不过,望气相命非我所长,Sir County Guard 还得找东部的expert 。”

  He Chunhua 赶紧摆手:“但论驱邪除祟、招弄魂魄,还是大萨满首屈一指。”

  西边的萨满、东部的术师,虽说同源但各有Divine Ability ,彼此都看不上眼。

  大萨满startled :“你怀疑?”

  “他在崖底躺了很久,天又黑了。你也知道深山jungle 多邪祟,会不会在他进山时就已经……?”

  Zhao Mandu 大萨满闻言在He Lingchuan 脸前挥了挥手,又凑上去嗅了嗅,然后摇头:“我看令郎的Divine Soul 挺正常的。”

  “大萨满!”He Chunhua 面色微沉,“事关重大,我想亲自确认。”

  他毕竟是地方上的军政一把手,拉长脸就有官威。

  “行吧。”大萨满往外两步看了看天色,“你去给我准备些东西,要赶在夕阳下山之前。”

  他要的物料不稀奇、不昂贵,贺府不费什么力气就筹备了。

  共计以下几样:

  从He Lingchuan 旧衣服上剪下来的布料,必须是贴近前心或者后心位置。

  今年夏天新采摘的蝉蜕,要完完整整,没有半点破损。

  一只刚满周岁的小公鸡。

  一罐无根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