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4

2022-09-19

  第4章 苦尽甘来

  同时大萨满指挥下人们,将He Lingchuan 连人带床调换方位,令夕阳的余晖可以照到他。

  搬动时的颠簸,让Divine Bone Necklace 从He Lingchuan 的衣襟里滑到枕上,刚好将一缕余晖映到大萨满眼中。

  大萨满竟觉一点强光射来,赶紧偏头。

  他随手捞起链坠看了两眼,又丢回去。

  只是个普通的jade pendant ,虽然质地上乘。

  “日落时阴阳交替,阳气未散,Yin Qi 已至,不伤生魂,正是最恰当的时机。”说完,他就点燃black 的香束,“这是勾魂香。”

  而后,他又依次烧掉布料、蝉蜕,将之与勾魂香的灰末共同丢进无根水里,同时取小公鸡的颈血滴入九滴,一边搅拌,一边念念有辞。

  He Chunhua 探头去看,就见罐中的无根水原本呈pale red ,还漂着细小颗粒,可随着大萨满的incantation 进行,水质越发澄清,到最后和清水已无区别。

  此时,西边的夕阳也已要潜入山后,正在贡献最后一抹余光。

  它也照在He Lingchuan 颈间滑落的jade pendant 上。

  “时机正好!”大萨满举罐,抿了一大口无根水,然后”pu ”地一声,喷洒在He Lingchuan 上空!

  “现!”

  作喷雾状的水汽在空中不散,反而慢慢聚出一点形状。

  He Chunhua 摇头:“太模糊,看不清楚。”

  “他重伤未愈,Divine Soul 疲弱,不易显形。”于是大萨满再含水、再喷。

  如是再三。

  夕阳的余辉,在半空中照出水汽勾勒出的一张人脸,眉目、鼻梁、脸形,都与下方闭目昏睡的He Lingchuan 如出一辙。

  就像是照着他的面部五官绘出来的。

  “this time 照魂术可见魂如其人,authentic 。”大萨满呵呵一笑,“Sir County Guard ,满意否?”

  他这独家秘传的照魂术,可以直接照清Divine Soul 的模样。若人、魂相貌一致,线条清晰明了,那就说明没有邪祟上身;如果人魂相貌不同,那大萨满就要着手驱邪了。

  He Chunhua 也知道大萨满照魂术的厉害,终于如释重负,放下了心:“many thanks 大萨满!”

  tone barely fell ,水汽形成的人脸就消散了。与此同时,夕阳也没入Western Mountain 之下。

  Magistrate He 挥了挥手,仆役赶紧奉上薪酬。

  其余人将He Lingchuan 的床搬回原位。

  “Sir County Guard 还是一如既往的慷慨。”大萨满的脸色和缓,“我后天就要出门远行,明天会再来一趟,希望长Young Master 能醒。”

  两人说着,就往门外去。

  谁也没留意到,He Lingchuan 颈间的Divine Bone Necklace 有红light flashed 。

  Zhao Mandu step one stopped ,忽生感应,回头望去。

  屋子里一切照常,病人还是双目紧闭。

  “怎么?”He Chunhua 问道,“有哪里不对?”

  大萨满目光在屋里逡巡一番,也没看出什么异常,才shook the head :“没事。”转身大步走了。

  ¥¥¥¥¥

  再世为人已经一个多月,He Lingchuan 还总能想起从前。

  那时他在一个平凡的单位,干一份平凡的工作,领一份平凡的薪水。作为气血方刚的少年人,时常也觉意难平,不过背地里再怎样慷慨激昂、口诛笔伐,一到人前立刻要岁月静好、以和为贵。

  社会的毒打,总能把人拗成它想要的螺丝钉。

  正逢经济下行,单位拖薪三个月。那天自己在饭馆门口徘徊了两三圈,最后决定好心去照顾街角的小摊生意。毕竟大冬天里,挨风受冻的生意都不好做嘛。

  “Boss ,来套煎饼,多加点葱,多来点酱……蛋肉都不加……对,都不加。”

  tone barely fell ,他就看见一辆汽车撞向路边的小女孩,司机一慌,车速更快。

  惨剧近在眼前,他想都没想,竟然干出有生以来最勇最莽的一件事:

  一个箭步冲上去抄起了女孩……

  以为他被车撞了?不,根本没有。

  他毫发未伤,把child 归还给冲上来的夫妇,还训了这娃两句,让她今后多看路,然后转了个身。

  刚过路口,有重物从天而降,精准砸头。

  他只觉眼前一黑——

  “哎!”He Lingchuan 一下坐起,揉了揉眼睛。

  边上立刻有人said with a smile :“Eldest Young Master 醒了?”

  He Lingchuan 立刻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眼前是个精致的小厅,两道屏风山奇水曼,正中有个戏台子,台上的人衣妆俨然,台下的观众正在嗑瓜子、吃茶水、侃大山,加起来有二百多号,此刻一起抬头往这里看。

  是了,他是He Family 的Eldest Young Master 了,眼下正躺在二楼的包厢,墙角燃着淡甜的鹅梨帐中香;边上的银盘里,葡萄蜜瓜上还挂着水珠。

  这里是戏楼,叫作摘Immortal Platform ,不是hundred zhang 悬崖外。He Lingchuan subconsciously 按了按脖子,舒舒服服地躺回榻上:“醒了,继续吧。”

  这里原本有四个深深的牙洞,离主动脉只差半寸,是豹妖留下的战绩,但现在已经recover completely ,长出嫩红的新肉。像这样的伤疤,他全身上下还有十几处。

  包厢里还有一个富家Young Master ,名作刘葆葆,见状给身边的小厮打了个响指。后者立刻挪到栏边,朝下方唱了一声:“Eldest Young Master 醒了,继续!”

  Yuan Country 流行的戏曲以短、快为主,求奇求新,往往提枪直入主题,没有冗长的唱腔,所以youngster 也很喜欢,就当故事看了。今天摘Immortal Platform 备下两台新戏,由名角儿镇场,哪知开演没多久,楼上的贺Eldest Young Master 就睡着了。接下去是激烈的武斗戏,刘葆葆唯恐惊扰他的美梦,于是中途叫停。

  这一等就是大one hour ,底下的观众微有牢骚,幸好正主儿这时醒了。

  楼下的丝竹声yiyiyaya 响起,有个清泠泠的男声唱道:“且说西罗国放出的护国Divine Beast Golden Ox ,所向披靡——”

  He Lingchuan frowned 。

  怎么还是这出戏?

  方才他就是听这出戏听到睡着,现在又来?

  刘葆葆将他神情看在眼里,立刻said with a smile :“川哥不喜欢?”

  He Lingchuan 慢吞吞道:“温吞了。”

  其实这是刘葆葆加开的专场,他才是花钱的主儿,连角儿都是他两个多月前钦点的。摘Immortal Platform 花费重金,才从内地请动这一整套戏班子到鸟不生蛋的Black Water City 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