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mmortals Disappeared Chapter 5

2022-09-19

  第5章 终于来了

  但全场的大爷却是睡眼惺忪这位,他还加了一句:“下回换一家戏楼,不要叫什么‘摘Immortal Platform ’。immortal 是桃子吗,随手就能摘?”

  刘葆葆said with a smile :“这家原本叫‘摘星台’,后来东家认为Immortal (仙)’ character 更好做生意嘛。那就是缺什么才要叫什么。”

  He Lingchuan 半眯着眼:“哦,Black Water City 缺仙?”

  “不缺,不缺,Black Water City 有贺大人足矣!”刘葆葆赶紧道,“仙什么玩意儿,传说飘渺之物,只能写在话本子里。谁能缺它?”

  他迅速切换话题:“那么换上贺大人的《定Blade Mountain 》?”

  “行。”自家老爹的名号都被抬出来,He Lingchuan 能说不行?

  他往后一仰,躺回软榻上半眯着眼。中年汉子挥退周围侍从,才低声问他:“又是那些噩梦?”

  “嗤。怎么可能!”他哂笑着否认,“豪叔,看戏吧。”

  中年汉子豪叔也不争辩,闭嘴立在边上。

  名角儿的功力了得,台下纷纷叫好。He Lingchuan 看了一会儿,目光移到incense burner 上的袅袅轻烟,subconsciously 抓着胸前的Divine Bone Necklace 出神。

  顶替原身一个多月,除了刚醒来时满身血窟窿遭了大罪,在Black Water City 的日子都只能用舒畅来形容。

  金州位于Yuan Country 版图最西北角,而Black Water City 离边境不过十里,是为Great Yuan 守国门。名义上好听,但这种地理位置注定金州得不到君主father 爱的凝视,何况它最近几年calm and tranquil 没打仗。

  但好处同样是山高皇帝远。

  He Family 在自己的piece of land 上就是标准的local tyrant ,而身为太守eldest son 的He Lingchuan ,在Black Water City 乃至整个千松郡都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吃穿住行的标准就三个字:

  最好的。

  案上佳肴、手中玩物、日常进项,不好说汇八方奇珍,但许多内地富豪都未必享受得到。

  He Lingchuan 原身就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环境中长到了十六岁。

  怎么说呢?He Lingchuan 对原身的评价是,脾气不好,生性又有些傲慢。

  这厮平时也是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喜好架鹰驱犬打猎,否则也不会在Bottle Guard Mountain 上遭遇重大意外。

  现在这副皮囊虽已recover completely ,但新主人没打算再重拾原身这项hobby 。

  个把月来,He Lingchuan 时常想起悬崖底下的遭遇,想着杀灭豹妖一族的凶手会不会追来Black Water City 。可时间little by little 过去,城里城外calm and tranquil 。

  美好生活的表象下,好像总有暗流涌动。这让他这个原本只配拥有福报的苦逼打工仔,在享受特权的芬芳时,心里不太踏实。

  He Lingchuan 抿了两口温热的酒,忽觉有些气闷,示意豪叔开窗。

  窗子一开,凉气嗖地一下灌进来。二楼的人们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隔壁包厢桌上的纸都被卷去楼下,有两张还是小额银票,立刻引发台下抢夺。

  没人去管楼下的骚动,刘葆葆紧了紧衣襟。

  He Lingchuan took a deep breath ,把小情绪都赶跑。恰好台下那出戏唱完,他带头鼓掌,欣然道:“好!赏!”说罢随手解下腰间玉玦,让人拿下去打赏。

  有榜一大哥带头,现场气氛推向高点,楼下的观众也纷纷解囊。

  窗外就是Black Water City 的主街,窗子一开,熙攘声随风而入。He Lingchuan 瞥了一眼,见到街市车水马龙,往来不息。前后经过了三次拓宽的主街能容八辆标准carriage 并驾齐驱,但这会儿连两尺见方的空隙都没有。

  “这么热闹了?”

  豪叔就站在He Lingchuan 身边,闻声道:“眼下已进八月,往来客商要赶在红崖商道关闭之前尽快通行,运完冬天之前最后一批货物。”

  这是Bottle Guard Mountain 意外发生之后,Patriarch He 安排给爱子的贴身expert ,以防他再遭意外。

  He Lingchuan nodded 。

  Black Water City 地处Coiling Dragon Desert 边缘,看起来荒凉,却是外接西部诸国、内通Great Yuan 的要道,因为这里是renowned 的Red Cliff Path 之必经打卡点。

  沙漠行商向来凶险,天气多变、盗匪频出,而Coiling Dragon Desert 就是类中翘楚。无数前人用血汗生命才摸索出一条穿越Coiling Dragon Desert 相对安全的通道,即Red Cliff Trade Path 。

  不过Coiling Dragon Desert 中心会在九月大变脸,那时连Red Cliff Trade Path 都不再安全,所以有经验的客商必须掐着日子赶早通过,这样在Red Cliff Trade Path 关闭的几个月里还能抬价狠赚一笔。

  最热闹的时节,别处都是年关,而Black Water City 就在当下。

  rich and imposing 的客商都来了,百业均很兴旺,沿街叫卖声此起彼伏,驿站的饮马槽都没空位了。Black Water City 这两个月收上来的税,应该很可观吧?

  He Lingchuan 想到这里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发现自己居然在操心老爹的活计,不觉好笑。

  就在这时,楼下有人求见贺府Eldest Young Master 。

  这却是本地一个名作Redwhite Road 的帮会派来报信的,上来之后行礼又不吱声,只是左顾右盼。

  He Lingchuan 挥了挥手,仆侍立刻退开三丈之外;刘葆葆也很乖觉,随便找了个借口踱去其他包厢。

  只有豪叔站在原地不动。

  “说吧,什么事儿?”

  这厮被自家Altar Master 支来,说方才有两个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的外地人走进祝枝酒馆,要打听一件事儿。

  像Black Water City 这种交通要塞,南来北往的行客多如crossing river carp ,那么打听消息最好的地点当然就是本地的restaurant 、茶馆和红馆坊,这两个外乡人的做法也不算错了。

  可他们显然不清楚本地的特殊生态。

  像Redwhite Road 这样的组织,虽然成天把“brothers 苦点钱不容易”挂在嘴边,但实际上却霸占了本地最赚钱的营生之一:酒水。

  那两人运气不好,恰巧走进了Redwhite Road 成员常栖的酒馆。

  “追查受伤的沙豹?”听其所言,He Lingchuan 只觉心头被fiercely 一揪,“还指定在Black Water City 附近?”

  麻烦终于来了。

  “正是。”这名会众看他一眼,赶紧低头。这位Eldest Young Master 额角的青筋都冒出来了,看起来怒火冲天,“那两个都持外地口音,帮众说听起来像是鸢东人。卖酒的说沙豹生活在Western Mountain ,离这里远得很。他们也不反驳,只叫有线索的人去找他们,无论目标生死必有重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