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189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为什么要反对维序者!Emperor Yun 大人是救世的英雄,维序者又是Emperor Yun 大人麾下直属,能维一方之序,护一界安平!”

“你们都是被迷惑,被洗脑的人!Emperor Yun 明明是最恶的Devil ,一直都是Devil !他杀了那么多的人,好多Star Realm 都被血洗,多少的宗族因他而灭,所谓的维序者,也不过是为了方便控制我们!你们却都还要维护他!”

“那些calamity ,是Emperor Yun 当年被背叛之下的报复!那些灭亡的King Realm 背后有多丑恶,你看不到么!Emperor Yun 曾经救世更是谁都不可置疑的事实!”

“为了报复,就可以祸及无辜?因为曾经救世,就可以肆意降下calamity loss of life ?”

“那些最初强烈反对维序者的Star Realm ,在维序者入驻后,哪个最后不是变得敬畏尊崇!你才是顽固不化,stubborn 之人!你刚才这些话,敢当着维序者的面说吗!”

“我……我虽然不敢,但那Emperor Yun 权势再大,也别想扭曲我的信念!正所谓Heaven’s Way 好Samsara ,终有一天,会有一个英雄斩杀Emperor Yun 这个Devil 之首,让three God Territories 摆脱黑暗玷污!when the time comes ,你们这些追捧者,都会是罪人!”

……

这是一个South Territory 边缘的Middle-Rank Star Realm ,两个same sect disciple 在激烈的争辩着。

类似的场景,Yun Wuxin 在这次旅程中已见过很多次。对她的father ,崇拜者有之,敬畏者有之,赞颂者有之,但也有着诸多的仇视与憎恨者。

而this time ,Yun Wuxin 被一下子触怒,她微微咬牙,气愤道:“这个贼人,竟敢诅咒我father !可恶!”

Yun Che 却是笑了一笑,道:“Wuxin (unintentional) ,就你this period of time 的所知所见,你觉得为父对this world 而言,究竟算是个好人,还是个恶人?”

Yun Wuxin 想也没想:“father 当然是好人!要是没有father ,this world 早就变成了hell 。那些说father 是魔鬼的人,都不过是些以圣律人以婊律己的烂人!要是让他们亲身承受father 所经历的一切,就会知道father 已是多么的仁心仁慈,hmph! ”

她盯着下方那个诅咒father 会被“英雄”斩杀的人,不减怒气的道:“像这样的人,我……我……总之,好想把他的脑袋按到土里好好清洗一下,最好十天十夜!”

“Hahahaha !”Yun Wuxin 努力想要发狠,却根本狠不起来的言语让他开怀大笑。

“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Yun Wuxin 看着father ,腮帮微鼓。

“生气?他?”Yun Che 摇头而笑:“我若是此刻现身于他的面前,他所谓的硬气和信念都会瞬间溃散,怕是肝脾胆囊都会吓到破裂。若想他死,都根本不需要出手,连一言一语都不需要,即便他是Sect Master 之子,他的sect 也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杀了他,还会拼尽一切的向我赔罪。”

“这样一个人,若是能有分毫触动我的情绪,那我这个Emperor Yun 也太过不堪了些。”

听着father 的言语,Yun Wuxin 怒气渐消,looked thoughtful 。

“言语是其自由,但评价需要资格。”Yun Che 微笑着道:“in this world ,其实也从来不存在绝对的好坏善恶。它大都是被定义而成。”

“而当世真正能定义我好坏善恶的,其实只有一个人。”

Yun Wuxin 被father 的话吸引,凝心而好奇的倾听着。

“就是我自己。”

Yun Che 唇带微笑,说的平和而坦然。

“father 说自己是好人,便是好人?说自己是恶人,便是恶人?”Yun Wuxin 似懂非懂。

“对!”Yun Che 轻轻颔首。

“因为……”Yun Wuxin 想了一想,似乎有些懂了:“father 是Supreme 的High-Rank 者,是击败一切的胜利者?”

“en. ”Yun Che 再次nod :“当年Dragon God Realm 为尊时,Dragon Sovereign 之命,便是descends from the sky 圣谕,Dragon God Realm 之志,便是天意所趋。God Realm 所有的profound practitioner 都敬畏、向往、朝拜、赞颂。”

“但如今,Dragon God Realm 变成了罪龙界,在你Wuyao Aunt 的导演下,曾经至高若圣的Dragon Sovereign 、Dragon God 被唾骂、鄙夷,even/including 被废残存的Dragon God lineage ,也只会被世人投以冷眼和怜悯。”

“而这高天极渊的差距,只在短短数年之间。”

Yun Che 抬起自己的right hand ,这只手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沾染过血迹,干净白皙,不染纤尘。

“in this world ,除我自己,no one 有资格定义我的善恶。但我,却可以任意定义当世的任何人。”

“powerhouse is respected ,弱者根本没有资格决定自己的命运,这不是什么profound 的驭世之理,而it’s just… 在任何world ,在任何plane ,最基本的生存principle 。”

father 的言语入耳入心,此时再看下方那个妄议father 之人,她已感觉不到任何的愤怒。

“father ,你是希望我更加努力,成为不会被人定义善恶,掌控命运的人吗?”Yun Wuxin 问道。

“不。”Yun Che 依旧摇头,他抬起的手掌轻轻按在Yun Wuxin 的肩膀上:“你不需要,因为,你是我的女儿。”

“你若是为了成为一个强大的人而付诸努力,我会高兴,会给予任何你想要的帮助。若你不想,哪怕一生甘于平凡,我同样会一直微笑着,看着你平凡下去。”

Yun Wuxin :“……”

“我受够了伤痛、失去、逃亡、无奈、任人摆布……我好不容易爬到了这里,冠上我并不喜欢的帝名,便是希望我深爱的人可以自由选择和安然享受自己想要的人生,只要不想、不愿、不喜欢,便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

Yun Wuxin flowery lips slightly opened ,好一会儿,她眸泛泪光,轻轻道:“father ,你这样,我早晚有一天,会被惯坏掉的。”

“Hahahaha ,你若是真想学坏的话,不妨向你的Qianying Aunt 请教。”Yun Che 半开玩笑的said with a big smile 。

……

这里,是另一个Middle-Rank Star Realm ,空气中过于浓郁的lightning 元素,彰显着这里的profound practitioner 大都cultivation Lightning Attribute Profound Arts 。

几片不稳定的雷云之下,有几股躁动中的dark aura 。

“North Territory 的朋友,你们不要太过分!这处矿山虽小,但已属我Zixuan 门足足三百年!这片广阔lightning domain 的所有sect 和profound practitioner 皆可为证!”

紫袍老者满脸怒色,但言语已是极力克制。他behind 是一百多个同样身着purple 的same sect profound practitioner 。

而他们的the front ,是十三个wearing a black jacket ,周身释放着惊人黑暗雾气之人。

虽然这群自称“Zixuan 门”的人数量上占据着绝对优势。但这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却皆是Divine King cultivation base ……是一股他们无论如何都impossible 抗衡的power 。

“念及你们是从North Territory 远道而至的朋友,更为遵Emperor Yun 之意与North Territory profound practitioner 相近,才破例让你们入内,你们却狼子野心,欲鸠占鹊巢!你们就不怕……”

“怕?怕什么?”为首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冷笑着打断紫袍老者的怒言,他手臂抬起,欣赏着掌心肆意升腾的黑暗光雾:“你们莫不是忘了,Emperor Yun 大人当年可是我们North Territory Devil Race 伟大的Devil Lord !他对我们的护佑,将如黑暗一般永恒。”

“而你们,只是Devil Lord ,是我们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脚下的失败者!”

“我们被你们欺凌了百万年,如今沦为败者,却妄想着和平共处?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不想把这矿山让出也可以。”右侧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傲慢的说道:“待我们兄弟十三人在这里establish a sect 后,你们Zixuan 门每年上缴三千吨purple crystal 矿。”

“这是你们最后的退路,不想这Zixuan 门从世上除名,就别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

“你!”紫袍老者更怒,面部战栗的肌肉扭曲欲裂,但无法逾越的实力差距,却让他始终无胆真的与对方撕破脸。

Emperor Yun 是Devil Lord ,Emperor Yun 是在Northern God Territory 崛起,Emperor Yun 是to lead Northern God Territory 踏下的三域……这是no one 不知的事实。

他会庇护、袒护North Territory 和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在任何人想来,都是再正常、合理不过的事。

took a deep breath ,紫袍老者死死抑住冲顶的愤怒:“你们不要忘了,这片大荒lightning domain various sects various sects 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你们若敢强欺,我们的友宗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是么?那你们尽可以试试。”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simultaneously 面露嗤笑:“你当这大荒lightning domain 的人,都如你们Zixuan 门这般愚蠢和fail to appreciate somebody’s kindness 吗!”

“你们……”

紫袍老者还要说什么,他behind 的middle-aged man 叹息一声,痛声道:“Senior Master ,forget it/that’s all ,认命吧。这座矿山,舍弃也就舍弃了,保住sect 要紧。”

“Emperor Yun 终究是引Devil 起势,自身也是Devil ,也只可能袒护Devil ,唉。”

“Master ,”一个青年男子said in a low voice :“sect 那边已将一切报予刚设立的维序署,维序者或许会出手干涉。”

“没用的。”middle-aged man shook the head :“这里的维序者统领,也是一个来自North Territory 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若非有此依仗,这些Devil 又怎敢猖狂至此。”

他tone barely fell ,远空忽然降下一声如thunder 般的爆喝:

“何人竟敢在我维序署管辖之地逆序猖獗!”

爆喝之声携着Divine Sovereign 之威,震得所有人心脏狂震,耳膜欲裂。

众人仰头,随着一股风暴席卷,十几个silhouette 快速临近。为首者一身black clothed ,面如刀削,眼神凶煞,其中所蕴的black light 更是直接彰显他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身份。

司空寒钊,管辖此Star Realm 的维序署commander in chief ,一个来自Northern God Territory High-Rank Star Realm 的黑暗Divine Sovereign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