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189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司……Lord Sikong 。”

看到司空寒钊与他带来的一众维序者,紫袍老者脸色更是煞白一分,慌忙paid respect 。

司空寒钊一摆手,icily said :“不必多言,此间之事,吾已然尽皆知晓。”

“haha ,原来是Lord Sikong 。”为首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一声大笑,走向前来:“早闻镇御此地的维序者大人是同族故友,正欲拜访,不曾想竟在今时……”

“谁与你是同族旧友!”

一声怒喝,将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脚步震停原地,司空寒钊双目盈怒,手臂挥下:“将他们给我拿下!”

他behind 的维序者silhouette 急掠,携着沉重的lofty ,将十三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死死控住。

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全部惊然失色,为首之人不敢强烈反抗,瞪目不解道:“Lord Sikong ,你……你这是做什么?”

“hmph! ”司空寒钊angrily said :“Emperor Yun Imperial Coronation 之日,曾颁下严令,North Territory profound practitioner 与三域profound practitioner 需尽释过往,不得相欺。你们身承Emperor Yun 重恩,却大胆违逆Emperor Yun 律令,更口出狂言,污损Emperor Yun 与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之名!岂可饶恕!”

“no! 不!我们视Emperor Yun 大人为天,岂敢有半分忤逆之心!”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大骇,慌声to yell :“我们当年都曾追随Emperor Yun 大人浴血而战……Lord Sikong ,我们是同族,曾一起受三域欺凌压迫,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的同族啊!你怎可……”

“还敢狂言狡辩!”司空寒钊手臂伸出,一股Divine Sovereign 威势随着他手掌的翻动猛然罩下。

KACHA!!

“Wuaaaah !!”

那震耳如岩崩的骨裂声,骇得Zixuan 门众profound practitioner 都脸色煞白,那伴随而起的惨叫声,更是让他们心脏久久惊栗。

司空寒钊这一掌之下,将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腿骨全部震断。

他放下手掌,声沉震心:“Emperor Yun 律令,不分尊卑,不分种族,无论何人违逆,绝不饶恕!”

“Ah… …嘶Aah ……”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全部瘫跪在地,全身在巨大的痛苦之下爆sweat like rain :“Lord Sikong ,我等……我等知错……求……求看在同族之谊……饶恕……饶恕……”

“将他们打断四肢,吊悬于维序署的城楼上示众九日!敢求情者同罪!”

司空寒钊残酷的命令之下,断骨与惨叫声再次响起,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臂骨也被simultaneously 摧断。

后方,Zixuan 门的一些年轻profound practitioner 已是被骇得face pale 。先前对这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恨之入骨,此刻,竟生出些许怜悯。

“拖走!”司空寒钊转身。

“是!”两个维序者以profound energy 为缚,将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如死狗般远远拖向悬吊示众之地。

周围absolute silence ,压抑到窒息。紫袍老者胡须颤动,内心更是激荡难平,他向前一步,深深躬身:“Lord Sikong ,感谢……”

“不必言谢!”司空寒钊却是猛一抬手,神态语气依旧一片僵冷:“此为维序者分内之事,是Emperor Yun 大人赐予我们的使命。”

他目光转过,icily said :“你们宗族之间利益之争,纵毁族extinguish sect ,我们维序者也绝不会干涉,你们也勿要在这类事烦扰我们。”

“但涉及Emperor Yun 律令……以这十三恶徒为鉴,你们皆好自为之!”

面对司空寒钊的威压和冷言,紫袍老者非但没有惶恐惊惧,反而长长吁气,身姿更深的拜下:“Emperor Yun 救世之功绩,纵万古之后世亦不可忘。Emperor Yun 一统四域,更是四域之Good Fortune 。”

“今后,我们Zixuan 门定当以Emperor Yun 之命为天。everyone/numerous 维序者大人若有用得着我们Zixuan 门的地方,我们定当……”

“不必!”

司空寒钊向后甩手,腾空飞离,瞬间远去。

整个过程,强硬、overbearing 、利落到极点。

将维序者之姿无比之深的刻入每一个人魂间。

紫袍老者目光遥送了众维序者许久,才猛的转身,激动的to yell :“看到了么!看到了么!你们谁还敢说维序者的存在是包藏祸心,你们谁还敢说Emperor Yun 定会袒护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

Zixuan 门众profound practitioner 中,一小半人愧然垂首。

“是……是junior 无知愚钝,小心之人。”

“以后谁再妄议Emperor Yun 和维序者,我定会全力斥之。”

“Emperor Yun 不愧是将四域King Realm 尽数折服的Supreme Emperor !这才是真正值得myriad spirits 仰敬朝拜之人。”

…………

“这些维序者,真的好威风。”

目睹着全程的Yun Wuxin 不自禁的一声赞叹,随之语调一转:“但那些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他们因father 的恩情才有了今日,却做出这种有辱father 名望的事来,着实可恨!”

Yun Che 直罩遥远空间的divine sense 收回,神情间的意味颇为深长:“这一大片Star Territory 应该刚刚开始部署维序者。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拔高维序者的声望,消除这些Star Realm 对维序者本能的提防与排斥,这种‘killing the chicken to warn the monkey ’,的确最为有效。”

“杀鸡……儆猴?”Yun Wuxin 愕然抬眸。

Yun Che thin smile 道:“只不过,‘猴’是真的,‘鸡’却是假的。”

Yun Wuxin 短短思虑,便反应过来,她beautiful eyes 转向远方,said surprised :“那些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他们是在……表演?”

“没错。”欣然着女儿的聪颖,Yun Che continued :“在如今推行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与三域profound practitioner 忘却前怨,不得互犯的律令之下,以维序者的立场,在三域范围之内,表演一场‘为三域profound practitioner 严惩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戏码,要远比‘为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严惩三域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戏码有效的多……即使完全一致的公正无袒。”

顺着father 的话细细思索,Yun Wuxin 心中逐渐了然。

加重两族和平共处的警示,迅速竖立维序者威望,消除原有排斥,更可抹消三域profound practitioner 心中“曾为Devil Lord 的Emperor Yun 必定偏袒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潜在印象……

一举多得。

“father ,这都是你暗中定下的举措吗?有一点……厉害。”Yun Wuxin 眸光闪闪,心间对那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的厌恶也转为了心疼和敬佩。

断骨、悬吊示众,可都是完全做不得假的。

“这是你Wuyao Aunt 惯用的手法。”Yun Che 道:“同样的方法不可多用,尤其是相近Star Territory 。因而,不同但同样有效的手法,她应该至少定制了千百种。”

Yun Wuxin 在惊讶中启唇,内心对Chi Wuyao 的敬慕再度攀升。

“Wuyao Aunt 真的好厉害。”她满是崇拜的softly muttered :“father ,我可不可以经常去Wuyao Aunt 那里请教……会不会打扰到她?”

“没有必要。”Yun Che 微微shook the head :“你是学不来的。”

„Ah?” Yun Wuxin 不解。

Yun Che 抬眸looked towards 远方,语气微带惆怅:“手段只是其次,最核心的,是在不同的境地,不同的立场,面对不同的人该使用怎样的手段。”

“她这一生所走过的路,所面对过的人心与人性,是世间其他女子永远impossible 比拟和想象的。”

“一个能只手控驭天下的Empress ……要成为这样的人需要经历什么,我希望你永远都不需要知道。”

“……”Yun Wuxin 静默了很久,father 的话,她大概听懂了。

“走吧!”Yun Che 飞向the front 。

“去哪里?下一个Star Realm 吗?”Yun Wuxin 跟在了father behind ,速度比之初入God Realm 之时,已是快了太多。

这趟旅程之中,Yun Che everyday all 以Great Way of the Buddha Art 和Miracle of Life 为Yun Wuxin body tempering ,并辅助她cultivation 。

由这个God Realm 之帝在侧,Yun Wuxin 虽并未付出太多努力,但Profound Dao 进境之快,已远非其他同境profound practitioner 可以奢望。

没过太久,Yun Che 便停了下来。

下方,是这个Star Realm 的维序署所在。

那十三个被断骨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已被高高的悬吊于城楼之上。

十三股强大的Divine King aura ,深深震颤着所有人,告知着他们违背Emperor Yun 律令的下场,更让他们清楚的看到维序者的强大、公正、严苛——即使这里的维序者统领亦是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

这般场景,比任何规正、劝导的言语都来的震心和有效hundreds and thousands of times 。

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被细长的钢索悬吊着,画面凄惨到让人不忍多视。

他们虽被断骨,但以他们的Divine King strength ,随时可以挣脱。但在他人看来,维序者的lofty 之下,他们impossible 有这样的胆量。

Yun Che 身姿沉下,他未现出silhouette ,面对他们淡淡发声:“委屈你们了。”

十三个body 倒悬,宛若僵死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如遭霹雳,同时双目瞪大,在极度的震惊、激动和难以置信下变得恍惚的视线中,他们看到了Yun Che 短暂闪现的silhouette 。

距离他们只有ten steps away 。

that moment 间,他们全body 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颤抖,每一滴血液都如boiling 了一般失控的悸动。

“魔……Emperor Yun ……Emperor Yun 大人!”

相比于Emperor Yun ,他们更倾“Devil Lord ”之名。

因为“Emperor Yun ”统御四域,而“Devil Lord ”只属他们Northern God Territory ,只属他们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

“不委屈……相比Emperor Yun 大恩,我们这点付出,又算得了什么。”

他说话之时,满目盈泪。

得Devil Lord 临近,得Devil Lord 慰言,别说这点委屈,他纵然此刻万死,也已无悔无憾。

“为Emperor Yun ,为North Territory 粉身碎骨,唯有万幸,何来委屈。”另一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trembling said 。

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对Yun Che’s 忠诚和敬仰,远远非其他三域可比。

Yun Che 向他们nodded ,回身离开。

此刻,被断骨的十三个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别说屈辱,几乎连半点伤痛都已感觉不到,太过强烈的激动在逐渐褪去之后,他们心中所凝的,唯有为Devil Lord 效命的无悔与傲然。

Yun Wuxin 与Yun Che 并肩飞行,她不断转眸,很认真的看着father 的侧颜,一次又一次。

“我脸上被你偷偷画上东西了吗?”Yun Che 忽然转头对上她的目光,冷不丁的道。

Yun Wuxin 眉梢一弯,嬉said with a smile :“忽然觉得,我真的好幸福。因为,我有一个可以崇拜一生的father 。”

一瞬的现身,短暂的言语,便将明明遭受巨大委屈的黑暗profound practitioner 感染到那般地步。

她习惯了他father 的角色,所看到的,也一直是他作为father 的样子。而这趟旅程,她才一点点真切感知着father 还是一个俯世的帝王。

“emmm……”Yun Che 一脸的赞许:“这种想法must 好好保持。”

“嘻嘻……father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Ten Directions Azure Sea Realm ,我和你说起过的一个South Territory King Realm 。King Realm 的aura 会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你要做好心理准……”

“我知道我知道!是你的姀~妃~在的那个King Realm !”

“……”

“我现在觉得,能成为father 妃子的人,都一定非常的了不起。father ,你直接带我,我想要快些去看看。”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