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189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旅程的第三个月,Yun Che 带着Yun Wuxin 踏足了第一个King Realm ——Ten Directions Azure Sea Realm 。

到来之时,Navy Tide Divine Emperor 苍姝姀早已亲自等候迎接。

“妾身姝姀,恭迎帝上尊临。”她盈盈而礼,voice/sound 柔若limpid autumn water 。

Yun Wuxin 也随之行礼:“Wuxin (unintentional) 见过姝姀Aunt 。”

她很早之前就听Yun Che 简单提及过苍姝姀,而此番亲见,Yun Wuxin 怔视着她呆了好一会儿。

能为father 帝妃,相貌自然是极美的,这一点Yun Wuxin 丁点will not 怀疑。

而她视线中的苍姝姀,她除了绝美的容颜,水眸、flowery lips 、眉睫……甚至莹雪般的手掌与乌长如瀑的hair ,全body 下,由内到外,都透着一种让人从眼睛到心脏,再疼惜到Soul 的柔与弱。

如风涡中的柳絮,沧海中的飘羽。

她不敢相信……她确信任何人见到苍姝姀,都绝对绝对impossible 相信她竟是一个统御King Realm 的Divine Emperor 。

苍姝姀向Yun Wuxin 莞尔一笑:“Wuxin (unintentional) ,你我初见,却因两个时辰the front 得消息,因而未能来得及为你准备见面之礼,这Ten Directions Azure Sea Realm 你喜欢什么,尽可拿去赏玩,不必客气拘谨。”

不但容颜气质,她的voice/sound ,更是柔的撩魂。每一字,每一语,都如幽谷风吟,仅仅是倾听,都是一种难言的奢侈享受。

“谢谢姝姀Aunt 。”Yun Wuxin 再次一礼,然后……完全是不自禁的道:“姝姀Aunt ,你好漂亮,voice/sound 也……那么好听。”

面对苍姝姀,不知为何,她心间满是赞美的欲望。

苍姝姀回以浅笑:“我们的Little Princess ,才是真的attractive 又cute ,也难怪会被帝上如此宠爱。”

亲自来迎接Yun Che’s 苍姝姀并未带Ocean God 和God’s Envoy ,身边只有蕊衣相随。只不过,在跟着苍姝姀paid respect 之后,蕊衣一直一言不发的立于后方,半低着头,愣是不看Emperor Yun 一眼。

半垂的eyes 之中,满是一点都不想掩饰的忿忿。

“你身为Navy Tide 之帝,诸事繁忙,何许亲自来迎。”Yun Che indifferently said :“我欲带Wuxin (unintentional) 去北方的沧寂海一观,借沧海怒鲨一用。”

作为Navy Tide Divine Emperor 的专属坐骑,现世捕获的体型最大的profound beast ,Yun Che 自然要让女儿一见。

“~!@#¥%……”蕊衣终于抬眸,满目几乎要喷到Yun Che 脸上的怒火。

她还以为Yun Che 是良心发现顺路来看望苍姝姀……结果却只是来借沧海怒鲨!

苍姝姀软语道:“帝上与Wuxin (unintentional) 跨越Star Territory 而至,一身风尘。帝上自不会劳累,但Wuxin (unintentional) 尚幼,疲惫在身会难以玩得尽兴,不如先在王域稍做休憩。”

“妾身已备好了茶点,帝上和Wuxin (unintentional) 也不妨品鉴一番。”

“好啊好啊。”Yun Che 还未回应,Yun Wuxin 已是to yell :“我也想去姝姀Aunt 那里看看。”

“……好吧。”Yun Che 只能应允。

虽已过去了近两年,但俯空遥望,Navy Tide God Territory 依旧疮痍遍布,四处皆是当年恶战的痕迹。

尤其一些来自Yun Che 与Long Bai 的残余之力,至今依旧未能完全散尽。

如今的Navy Tide Capital City 已暂迁至God Territory 之东,目前已颇具规模与imposing manner 。

“这里作为当年的战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至此,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去往Capital City 途中,Yun Che 环视四方,似是赞赏的道。

苍姝姀lightly said :“Navy Tide 虽然受创破重,但未伤根本,徐步而进,定可恢复往日澜光。”

“好像也没有新的Ocean God ?”Yun Che 又道。

“谢帝上关怀。”苍姝姀微笑而礼,柔音若絮:“Ocean God 虽凋零严重,God’s Envoy 也死伤大半。但如今之世尽在帝上指间,有帝上之庇佑,当不惧外敌趁隙而欺。因而Ocean God 的inheritance ,God’s Envoy 的栽培亦无需急而强勉。思及长远,当缓择其优,宁缺毋滥。”

“……”Yun Che 转眸looked towards 她:“你倒是很理智和耐心。风格上,和你Elder Brother 相差甚远。”

苍姝姀道:“其实,Elder Brother 只是外表粗狂不羁。实则,他心细如发,shrewdness 深邃广博。妾身比之Elder Brother ,尚不可同语。”

“那倒是。一个让Empress 多次称赞,并委以重用的人,又岂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Yun Che 话音一转,黑眸也带上了几分深邃:“不过,这句‘不可同语’,可就太过自谦了。你为帝不过短短一载,便将South Territory all realms 尽控掌中,如此能耐,怕是要让那些自诩峥嵘一生的Divine Emperor 都羞然自愧。”

苍姝姀轻摇small head ,徐声道:“妾身重病缠身,又为Southern Sea 所觊觎,无奈半生不见Sun Moon 。孤冷之中,唯静心凝神于书讯,阅古人之遗,拾先辈之慧,览all realms 之状,观天下之变。”

gently says 间,她玉雪般的手指轻轻捏起一片不知从何处飞来,粘于裙带上的花叶,然后又看着它从自己的指间轻盈而孤寂的飞向未知归途的远方。

“unconsciously ,竟已是万载流逝。而庞大South Territory ,九千Star Realm ,皆在脑中清晰熟络如镌刻。”

Yun Che :“……”

“妾身所有的,只是熟知。论及驭人驭世之能,不敢与Elder Brother 相较,更不敢承当帝上之誉赞。”

“皆依帝上赐予的‘姀妃’之名,以及Elder Brother 余威,方才有Navy Tide 如今之势。”

Yun Che 一时想不出该用何言以对。

她对Southern God Territory 九千Star Realm 近乎terrifying 的熟知,背后,是万载无法碰触天光的凄冷与孤寂。

单单是思及,便沉重的让人无法喘息。

她之所以那么执着的活着,也只是为了不辜负Cang Shitian 竭尽一切的努力。

Yun Wuxin 看着苍姝姀,又looked towards 忽然沉默下去的father ……作为junior ,她很自觉的不敢擅言。

来到Capital City ,苍姝姀并未带他们前往Main Palace ,而是直入寝宫。

寝宫之中aura 温软,平和静谧,宫内侍女,宫外God’s Envoy 都已被遣移。

“妾身素知帝上不喜common custom 和叨扰,便未让他人近侍。”

以苍姝姀为“姀妃”已一年有余,他却是第一次进入她的寝宫。

作为King Realm Divine Emperor 的寝宫,这里却远超预料的朴素。简单的装饰,单调的色彩,只是简单之中,却又微妙呈现出一种让人不禁secretly sighed 和自惭的高雅。

“相比Cang Shitian 的穷奢极欲,你倒是另一个极端。”Yun Che said without thinking 。

以苍姝姀过往的遭遇,她会喜欢这种格调也再正常不过。

“那……”苍姝姀的flowery lips 抿起一个娇美的弧线,看着Yun Che’s eyes 道:“帝上是更喜欢穷奢极欲,还是简单素雅呢?”

“想穷奢极欲便穷奢极欲,想简单素雅便简单素雅。”Yun Che 随意而坐:“于我而言,还需要second 答案吗?”

“嘁!”后方的蕊衣很轻的暗啐一声。

苍姝姀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这样的回答,世间也唯有帝上有资格。”

“Ah!”

一直在带着好奇四处观赏的Yun Wuxin 忽然发出cry out in surprise 。

她站在一处木案前,呆呆的看着上面铺开的一幅画卷。

画只完成了小半,简单的风景,简单的birds and insects ,但在那宛若神工般的描绘下,却让人仿佛身临其境,耳闻其风,虫鸟飞掠,栩栩余生。

更有一种全然无法用言语描述的高远意境溢纸而出。

Feng Xue’er 喜好字画,Yun Wuxin 随她cultivation 之余,也常修习字画。而眼前之画作,其handiwork ,其意境,完全超越她平生所见。

甚至超越了她对“画”之一字的理解。

而且……这仅仅只是未完之作。

“姝姀Aunt ,”Yun Wuxin 用了好一会儿,才将目光从画卷中移开:“这是……你画的吗?”

这里是苍姝姀的Divine Emperor 寝宫,也唯有可能是她的画作。

只是,这让她太过难以置信。

“前些时日的闲暇之作。”苍姝姀转眸道:“不过这幅画作尚未完成,Wuxin (unintentional) 若是喜欢,不妨多留一段时日,待我将它画完,便送你如何?”

“真……真的吗?”

Yun Wuxin 的激动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对不好之人而言,它只是一幅Divine Emperor 画作,但对喜好之人而言……仅仅是这半幅,便是万金亦不可求的旷世奇珍。

“谢谢姝姀Aunt ,我一定倍加珍惜!”

如此的激动欣喜,Yun Che 都鲜少看到,他心中惊异之余,还somewhat 吃味:“看不come out ,你竟还擅此道。”

“hmph! 这算什么,我家Young Lady 厉害着呢。”

苍姝姀还未回应,她身侧的蕊衣已是禁不住嚷道:“何止画作,我家Young Lady 的书法、镌刻、筝琴笛箫、刺绣……哪一样都是天下无双!能娶到我家Young Lady ,都得是一万世才能修到的Good Fortune 。”

“蕊衣!”苍姝姀轻斥道:“与帝上说话需温文gently says ,不可失了礼数。”

“……”蕊衣别过脸去,扁了扁唇,一脸的不服不愿。

她对苍姝姀的称呼也一直是“我家Young Lady ”,而非“Divine Emperor ”,似乎私下之时,更习惯此称。

苍姝姀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往昔万载,枯坐之时,会寻些雅物打发时间,不值入帝上耳目。”

“姝姀Aunt 真的这么~这么厉害?”若无这幅one-twentieth 的画作,Yun Wuxin 或许不会觉得什么,但被画作无比之深的惊艳,蕊衣之言无疑让她极尽惊然。

“当然!”蕊衣直接接口,满脸的骄傲:“我一生陪伴Young Lady ,她有多好,我比谁都清楚。要说Young Lady 最厉害的,还是她的厨艺!”

“外面有所谓传言,说Southern God Territory 第一美食是七Star Realm 绮梦轩的翡玉涟心汤,hmph! 那是因为他们都无幸品尝到我家Young Lady 亲手所制的佳肴!”

“‘翡玉涟心汤’那种东西,在Young Lady 面前,连粗陋二字都配不上!”

Yun Che 眉梢动了动。“翡玉涟心汤”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在与Western God Territory 恶战之前,Shui Meiyin 拉他去七Star Realm ,on the surface 的目的,便是去品尝这号称South Territory 第一的翡玉涟心汤。

只不过那日未能如愿,因为当时North Territory 大军已大举驻入Southern God Territory ,七Star Realm 的绮梦轩在恐惧之下直接跑路到Lower Realm 。

而这次游历Southern God Territory ,Yun Che 便专程带Yun Wuxin 去往了一趟七Star Realm 。

局势稳定,South Territory 安平之下,绮梦轩果然已经回来。他如愿带着Yun Wuxin 品尝到了Shui Meiyin 推崇备至的翡玉涟心汤。

而结果也完全未让他失望,翡玉涟心汤的美味绝对对得起它的盛名和Shui Meiyin 的推崇,甚至犹超过预期。

对Yun Wuxin 而言,更是造成了近乎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般的味蕾冲击。

时间,就在一个月之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