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190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回答我一个问题。”

Yun Che 话音忽转,依旧是相对的目光,但他微凝的eyes ,仿佛化作one 被压缩的星空。

苍姝姀启唇:“帝上是想问,妾身对于帝上,怀有的是怎样一种心绪?”

如水软语,直中Yun Che 即将出口的心中之念,他nodded :“我想听实话。”

苍姝姀没有直接回答,香风轻袭,她缓缓挪步,来到Yun Che 身前,然而屈身而下,一双比无暇之玉还要莹白的双手轻轻搭放在了Yun Che’s 膝上。

她的双眸在直视Yun Che 时,亦已呈仰望之姿。

“帝上曾以为妾身情感流散,已不知喜怒哀乐,更湮绝男女之情,就算真心视为帝妃,也不会得到源自情与心的反馈,因而不如漠然置之……帝上更以为,这对妾身而言,亦是最好的状态,不需勉装情切,强颜欢笑,假意逢迎。”

“……”Yun Che until now ,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今日之前,他一直认定苍姝姀一个基本绝了感情的人。她虽然有着极美的外貌和一种难以言语的独特魅力,但与她培养感情,只会是自讨没趣自作多情。

自己四域之尊,还折了Dragon Empress and Goddess 之人,岂会行于此事!

“妾身万年难见天日,一因重疾在身,一因Southern Sea 之迫,因而,情感之上,或许早有我自己无从察觉的歪曲,所倾之物,也应与常人不同,对于男子,更是有着深埋许久的厌斥。”

“但……”

眸光微现迷离,幽缓如雾的voice/sound 从苍姝姀近在咫尺,娇粉如樱的flowery lips 中言出:“帝上信也好,不信也好……初见帝上的第一眼,妾身便知,那将是妾身余生的永恒。”

Yun Che 微愕。

苍姝姀眸渐朦胧,语若幽兰:“帝上可知自己body 最厉害,最terrifying 之处是哪里?”

“……”Yun Che’s 鼻尖不自觉的动了动。这个问题,他虽然脸皮厚极,all things 不惧,却也颇为sorry 如实回答。

“在妾身in the eyes ,不是无敌的power ,也不是无双的inheritance ,而是……眼睛。”

Emperor Yun 的eyes immediately 收凝了一分:“en? ”

“蕊衣虽言语大为冒犯不敬,但有一言,却是无从辩驳之事实。”苍姝姀微微而笑:“帝上半sixty-year cycle 之龄,就帝之plane/level 而言,何止年少。”

半sixty-year cycle 为帝,纵观整个God Realm 历史,也唯有two people 。

一为Yun Che ,一为Xia Qingyue 。

“但,帝上曾安于平凡,沉于极渊,傲于至巅;曾救世于危厄,曾陷世in a pool of blood ……”

“短短几十载,所经历的世事沧桑波澜起伏,却是他人万世所不能比拟。由此凝于帝上in the eyes 的world ,有着最深邃,最特殊,又最terrifying 的色彩。”

“以妾身寒寂的心魂与对男子之斥恐,要倾心任何一男子,都必定无比艰难。而帝上……刹那凝视,你in the eyes 的色彩,明知会危险到难有归途,却让人无可控制的想要去好奇……近触……探究……深陷……沉沦……”

苍姝姀万载的人生,是始终如一的无光与寒寂,而Yun Che 短短数十载,却是起伏于一次又一次无比巨大的Navy Tide 与翻覆。

也是因此,Yun Che 对苍姝姀的无形吸引,比之其他女子更为的致命。

Yun Che 隐约记得,在Northern God Territory 之时,Chi Wuyao 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远没有苍姝姀这般的直接直白。

不过他现在很想找面镜子,好好研究下自己的眼睛里到底藏着什么离谱的东西。

苍姝姀看着他,言语逐渐化作迷离的呢喃:“若有一天,帝上面对难以折服的强大女子,不要忘了,【相比于power ,你这双太容易让人好奇和沦陷的眼睛,才是最好的武器】。”

Yun Che 将目光敛了敛,无比earnestly said :“更有用的,could it be that 不是我的脸吗?”

苍姝姀crescent moon eyebrow 轻舒,抿唇而笑:“帝上如此说,那当然就是了。”

Yun Che 垂下目光,然后轻轻拿握起那双放在自己膝上的jade hand ,指间顿时如触snowy dough ,娇软撩心。

“茶食书琴……任其一有所建树便可一方扬名,足傲平生,而如此完美的一双手,却可尽皆修至登峰造极。细细想来,倒是有些让人心痛。”

苍姝姀轻轻摇头:“以前只是觉得苦闷,唯有努力沉心于这些,时间才能走的稍快一些。”

“而如今,却觉得颇为庆幸。”苍姝姀voice/sound 稍顿,忽然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帝上要不要试着与妾身修习烹饪?”

“我?烹饪?”

这是在Yun Che 意识里,与他全然不相及的两个字,直接replied :“无趣的玩笑。”

苍姝姀却是娓娓说道:“Great Thousand Worlds ,古来profound cultivation 至上,俗欲之中,亦尽逐Profound Dao 之欲、权势之欲、声色之欲……而食之欲,却总会被弃之于底,不屑逐之。”

“然而,人之六欲,食应口、鼻之欲。食之一欲纵然再被刻意淡视,也始终完整存在于人之本性之中,一旦被足够强烈的欲唤醒,对意志的牵引,或许不会弱于任何俗世之欲。”

苍姝姀之言的确不无道理,但Yun Che 还是觉得好笑:“此道,我并无兴致。且你是我的帝妃,有你在侧,我又何许亲自来。”

“帝上如此说,妾身很是开心。”苍姝姀lightly said :“只是,妾身所能陪伴帝上的时间,终究所剩无几。”

Yun Che :“……”

“而帝上又是妾身in the eyes ,最具此道natural talent 之人,因而心中……着实难抑this idea 。”

“我?最具natural talent ?”Yun Che 嘴角微抽:“我怎么不知道?”

苍姝姀缓缓道:“同一叶茶,不同的手法,可绽百种芬芳。而烹饪之道:蒸、煮、熏、烹、炒、熘、炖、贴、焗、氽、炝、焖、烩、烧、腌……更是Myriad Transformations ,千人千味。”

“而抛开可以直授与渐悉的配方和手法,其最核心,也最难之处,便是食材的择选处置以及……火候的精巧控制。”

“以妾身所知,帝上极擅medical skill ,又得Wood Spirit 馈赠,世间万木皆熟in the heart ,仅凭aura ,便可辨其内质与年月。而帝上所驭Sky Poison Pearl ,在远古记载中,更有着世间最peak 的净化与tempered 之力。”

“因而食材一道,帝上可轻易做到他人所不能奢求的peak ,纵是妾身,也无法与帝上相较。”

Yun Che :“emmm……”

话是没错,但用Sky Poison Pearl 的能力来烹饪……

He Ling 对他千依百顺,当然不会反对。

但要是被远古的Heavenly Poison Poison Spirit 知道,怕不要是气的活过来。

苍姝姀continued :“至于火候……若论对火焰的驾驭,当世又有何人能与帝上mention on equal terms 呢。”

Yun Che 刚要出言绝了她这个与自己八字不合的thought ,苍姝姀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将他内心heavily 一戳:

“帝上could it be that 就不想,让你的女儿,你的家人妃嫔随时可以尽享这世上最美味……且是由你亲手烹制的佳肴么?”

即将出口的话,在内心的触动中默默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下子泛起的深深意动。

Yun Wuxin 方才那种惊喜赞叹,幸福满溢的样子犹在眼前,那时,他甚至颇感吃味。

默默的,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回归Blue Pole Star 已不短的时间,他的内心,却依旧常常泛起对女儿的愧疚以及深深的自责。

他在很努力的想各种办法去弥补,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father 。

若是如苍姝姀之言……不止对Wuxin (unintentional) ,对所有的家人红颜,同时对自己,都是一件极好不过的事。

而且自己很简单便可做到他人毕生难求的Realm ……也不是那么难的样子?

Yun Che’s 眼神变化让苍姝姀嫣然而笑:“所以,帝上要不要试一试呢?或许,帝上会就此发现另一个预想之外的奇妙world 呢。”

…………

愣是磨蹭了好几个时辰,Yun Wuxin 才重回寝宫,behind 跟着满是restless 的蕊衣。

冲动之后,她已是后悔了。

“father ,我回来啦。”Yun Wuxin 满面欣悦,显然玩的很是尽兴。

娇喊之后,她看着殿中的father 和苍姝姀,between lips 轻”Yi” 了一声。

Yun Che 与苍姝姀正并肩立于案前,相隔不过小半个身位。而最让Yun Wuxin 惊异的,是father 的aura 变了。

也许是一种对foreign object 的警惕,也或许是为帝的傲然,有外人在侧时,father 的周围,总是会自然存在着一层无形的隔绝aura ,完全隔绝着他们aura 的近触,哪怕是带着她走在熙攘的城镇之中,他的body 也不会沾染半点他人的aura 。

而与她,also mother 她们相处时,这层隔绝aura 又会自然而散。

虽然她的Profound Dao cultivation base 远不能理解father 的Realm ,但也隐约察觉的出,father 的这个隔绝aura 并非刻意为之,而是在这些年间,躯体自然形成的本能反应。

先前在面对苍姝姀之时,他的这个隔绝aura 一直存在。

而此刻,却消失了。

two people 相近之时,aura 亦无间相触。

苍姝姀唇角那抹浅笑,依旧温婉绝美之余,也多了一分动人至极的明媚。

“去哪玩了?”Yun Che 抬头看她。其实,他的Spirit Sense 一直跟随着Yun Wuxin ,着实是关心保护过度。

“Navy Tide 界的衣裳,真的都太attractive 了,忍不住都试了一遍。而且我真的好想看看姝姀Aunt 穿着它们的样子。”

说完,她却没了向father 展示body 幻水澜衣的心思,一双明眸在Yun Che 和苍姝姀body 来回游移,然后said weakly :“我是不是……不该回来?”

Yun Che 一眼就窥破女儿的小心思:“赶紧过来,不许再乱跑。”

看得come out ,虽然只是第一次相见,但Yun Wuxin 很是喜欢苍姝姀。

“蕊衣,你也进来吧。”苍姝姀也轻声唤道。

后方的蕊衣没有感知到Yun Che’s 视线,也没有他的murderous aura 。听到苍姝姀的话,她总算是抬步,低着头,很是缓慢的向前。

Yun Che 在这时忽然抬头,目光直刺蕊衣:“给你一个赔罪的机会,跪下。”

蕊衣猛的咬唇,她感知到苍姝姀看来的温软目光,亦不想辜负Yun Wuxin 的好意,终是缓缓跪下,深垂着头道:“servant girl 言语莽撞失礼,望Emperor Yun 宽恕海涵。”

“莽撞失礼?就是说,你完全不认为自己哪里说错了?”Yun Che 目光冷下。

“……”蕊衣垂首咬唇,不否认,不求饶。

“这么不情不愿的赔罪,还不如永远闭嘴的好。”Yun Che 目光半斜:“你是真的以为自己proud and strong ,words 无错吗?那我不妨告诉你一件事。”

“你说,我为姀妃compatibility Navy Tide Divine Power 的同时,亦重损了她的life essence 。”

“那你怎知,我没能耐为她续命!?”

短短一句话,让面对Yun Che’s killing intent 都不肯服软的蕊衣猛的抬首,一双beautiful eyes 颤抖如starlight shattered 。

“你……你说什么?”她激动,惊喜,不敢置信:“你……你真的有办法?”

“hmph! 我Emperor Yun 之妃,若是过早的命殒,岂不是让世人嘲我无能!”Yun Che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好歹也是个Intermediate Stage Divine Lord ,居然以自己浅薄的认知,来度我之威能,愚蠢可笑!”

Yun Che 这一番劈头盖脸的嘲骂,蕊衣却完全不觉得愤怒屈辱,她眸中泛起泪雾,姿态和言语中也再无桀骜:“servant girl 知错……若帝上能让Young Lady 久安,servant girl 便任由帝上处置!”

“可笑,我就可任意处置于你!”Yun Che 俯目冷然。

蕊衣怔在那里,看着Yun Che’s 怒颜,她唯恐这股因自己而生的愤怒牵连到苍姝姀。随之,她满面决然道:“servant girl 无知莽撞,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犯下不可饶恕的big mistake ……只要能平息帝上之怒,要servant girl 如何受惩赔罪,servant girl 都绝无怨言。”

“是么!”

Yun Che voice/sound 依旧ice-cold 刺髓:“你陪伴姀妃万载,今日之罪,也是为她为不平,我若是杀了你,怕是要寒了姀妃之心,为你一个servant girl 如此,颇为不值。”

“我已改变主意,准备在这Navy Tide 多留一段时日,暂住这Navy Tide 宫。”

“既然you think like this 赔罪,”他缓缓抬手,微垂的指尖指向蕊衣:“那今夜,就由你来侍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