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190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短短的一句话,让蕊衣一下子愣在那里,本是涌满玉颜的决然快速化作惊愕与茫然。

正想着该怎么为蕊衣求情的Yun Wuxin 也傻在了那里,随之,她心里忽然莫名期待和兴奋起来……

来了来了!

father 的“那一面”!

conversely 苍姝姀唇噙笑意,微微shook the head 。

“这……我……我……这怎么……可以……”

显然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先前伶牙俐齿的蕊衣已是彻底的not knowing what to do ,语无伦次。

“这不是问询,而是命令。你没有愿与不愿,只有从与不从。”Yun Che said solemnly 。

勉强从懵然中回神,蕊衣不敢去碰触苍姝姀的眼睛,用力的摇头:“不行……不行!Young Lady 都还没有与你……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Heh! 刚刚还说为了你家Young Lady ,任何处置都毫无怨言。而这名为惩处,实为恩赐的宠幸,你却拒畏至此。这就是你所谓的赔罪,和对姀妃的忠贞!?”

Yun Che voice/sound 陡厉。

面对Yun Che murderous aura 都倔然不惧的蕊衣,此刻是真的要哭了come out 。

苍姝姀虽已册封姀妃一年多,但还从未和Yun Che 共寝过。

她若是先于苍姝姀被Yun Che 宠幸……以后还怎么去面对苍姝姀。

“Emperor Yun ,你……你想怎么惩处servant girl 都行,唯独……唯独这件事……真的不能……真的不能!”

她拼了命的摇头,眸中终于还是噙起了惶恐的泪珠。

“帝上,她已经知错,就暂且放过她吧。”苍姝姀开口,轻声劝道。

“hmph ,自找的。”Yun Che 低哼一声,瞥到了蕊衣泪眼汪汪的样子,内心已是舒坦无比。

越烈的女人,往往就有着愈深的软肋。蕊衣的软肋毫无疑问就是苍姝姀……那真是一戳就哭。

“蕊衣,你先退下吧。”

苍姝姀温和的一句话,让蕊衣如获大赦。她连忙告退,然后逃也似的离开。

只是直到她退出寝宫,都不敢去碰触苍姝姀的目光。

Yun Wuxin 目送蕊衣的背影逃离……深感同情。

“性子越是倔烈的女子,越能激起男人欺凌的欲望,原来even/including 帝上也不例外。”苍姝姀微笑着道。

她用的不是“惩处”,而是“欺凌”,颇有些意味微妙。

“就她?”Yun Che an expression of disdain 之态:“她再烈能烈过Qianying ?”

“说起影妃,妾身倒是有一事颇为好奇。”苍姝姀玉颜转过,眸中是一抹浅浅的探究:“帝上与影妃,究竟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呢?”

“这还用问,当然是……”

话说一半,Yun Che 忽然止音,然后愣在那里,在忽然深陷的思索中,一时不确定该如何回答。

没有等待Yun Che’s 答案,苍姝姀伸手捧起一个盖好的小巧玉碗,转眸looked towards Yun Wuxin :“Wuxin (unintentional) ,来尝一尝这碗汤。”

Yun Wuxin 马上接过,期待中泛起难抑的兴奋:“是姝姀Aunt 刚刚做的吗?方才蕊衣Aunt 还说,姝姀Aunt 做的汤,好喝到可以飘离Soul 。”

粉唇轻挽起一个娇美的弧线,苍姝姀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真实的感受如何,还是要自己品一下才知道,可要慢慢喝哦。”

Yun Wuxin 已是迫不及待的捧起玉碗,即将触到唇边之时,她感知到father 的目光投来,带着一抹不正常的热切和……紧张?

“……”Yun Wuxin 动作微滞,随之玉碗微倾,暖流入口。

Yun Che 刚想问taste/smell 如何,却发现Yun Wuxin 浅尝之后,却并未停止,而是snowy neck 微仰,缓饮而尽。

只是饮完之后,玉碗又在她唇上停留了一小会儿,才缓慢的放下。

玉碗之中,未有一滴残留。

“嗯……”Yun Che 目光淡淡,一脸平静,很是随意的问道:“taste/smell 如何?”

Yun Wuxin 轻抿唇角,似乎是在回味:“很好喝,就是有一种……怪怪的taste/smell 。”

“怪怪的taste/smell ?”Yun Che 眉梢直颤:“什么怪taste/smell ?”

“我想一想……”Yun Wuxin 很认真的思索了一小会儿,然后忽然展颜而笑:“就叫……father 的taste/smell 吧。”

Yun Che 愕然,随之也笑了起来:“haha ,果然啊。差别那么大,一下子就被猜come out 。”

“不,”苍姝姀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不过两三个时辰的尝试,便做到了如此程度,帝上已无愧为世间最了不起的男子。”

“……”Yun Wuxin 保持着笑颜,心中有好多话想要涌出,却又一句话都说不come out 。

那碗汤中,除了“father 的taste/smell ”,also 一抹……来自她自己的淡淡咸涩。

她知道father 对自己的溺爱,更知道他的心里,一直存在着深深的愧疚和自责。

知晓father 那些年所经历的一切,她怎可能also 半点的责怪和怨气,唯有极深的心疼……但他自己,却总是不肯释下和自我原谅。

明明已是Supreme 的帝王,却总是为了弥补,为了成为一个更完美的father ,不惜各种形式的尝试与付出。

father ,我已是这个世上最幸运幸福的女儿……world 的全貌,我尚未能窥之一斑,但唯有这一点,我无比的确信。

————

Eastern God Territory ,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

一层golden 的formation 被分开,Qianye Ying’er 从中走出,明光映着她冷漠寒魂,却又美若仙幻的容颜,长长的金发随着她腰身的扭转拂动着玲珑浮凸的曲线,整个人绝美到不真实,连天光都在她现身之时愧然黯淡。

一个黄裳少女匆匆而近,屈身而拜:“恭迎Master 出关。”

Qianye Ying’er 显然刚刚结束cultivation ,她的肌肤如玉瓷白雪,薄薄的汗珠在她的body 仿佛覆上了一层Glazed Glass 月华,让少女心中peng peng 乱跳,不敢多看。

this time secluded cultivation 的时间并不长,短短的两个月,但进境尚可。

她虽已是Divine Lord Realm Tenth Level ,但毕竟身负Devil Emperor’s blood ,also 相当之广的进境空间。未来所能达到的上限,也定可超越Qianye Fantian 。

“Yue Ying ,这两月可有什么major event ?”Qianye Ying’er 问道。

“一切顺平安好。”Yue Ying 回答:“几位Brahma King 大人已从幼辈中选出六位天资极佳,有望得Brahma Emperor Divine Power 认可的良才,只等Master 择选首可后培养……”

“……老Master 的状况也超出预想的好。老Master 上月亲口有言,再有一两年,profound strength 便可恢复Peak 。只是折了七成的life essence 注定无法恢复。”

“……also 一事,四日之前,在西方有一群叛党起势,是属Sacred Universe Sect 的残脉,已被全部控下,本欲交由Glazed Light Realm ,但Master 出关,便依Master 之意处置。”

“Sacred Universe ?哼,这一宗还真是盛产笑话和蠢货。”Qianye Ying’er 冷嘲道:“将他们全部废了,然后放逐至no one Star Realm ,由他们自生自灭。”

„Ah?” Yue Ying 愣了一下。

“怎么,有what difference 议?”

“不,奴婢不敢。”Yue Ying 连忙俯首:“奴婢这就去传令。”

Qianye Ying’er 还是Brahma Emperor Goddess 之时,Yue Ying 便是她的近侍。以往,别说是反叛之人,面对已无利用价值之人,Qianye Ying’er 也往往会毫无犹豫的一言格杀。

现在,居然只是废了然后放逐。

Yue Ying 刚要离开,Qianye Ying’er 忽然喊住了她:“等等。”

“Master also 何吩咐?”Yue Ying 连忙回身。

“Yun Che 和Wuxin (unintentional) 现在Western God Territory 何处?”Qianye Ying’er 问道。已经四个月,按照他们预定的旅程,现在当在Western God Territory 之中。

“回Master ,Emperor Yun 和Princess 目前正在South Territory 。”Yue Ying replied 。

“South Territory ?”Qianye Ying’er 微一皱眉:“为何还在South Territory ?could it be that 发生了什么accidental/surprised ?”

Yue Ying 连忙道:“Emperor Yun divine might 无双,岂会有所accidental/surprised 。it’s just… 只是Emperor Yun 在Ten Directions Azure Sea Realm 停留的时间稍久……已是一个多月,至今尚未离开。”

“……”Qianye Ying’er 先是疑惑,随之弦月般的golden eyebrows 猛的沉下。

“could it be that 是……苍…姝…姀!?”

“Yes……” Yue Ying restless 的回答:“据Ten Directions Azure Sea Realm 那边传来的消息,这一月,都是……都是姀妃与Emperor Yun 同寝……”

咯!

清晰的切齿之音,与骤寒的aura ,吓得Yue Ying 慌忙止声。

“我就知道……”Qianye Ying’er 寒眸切齿:“这个女人……绝不是什么善茬!”

她恼苍姝姀,更恼恨Nan Wansheng 这个废物!号称South Territory number one Divine Emperor ,却连个Navy Tide 的女人都搞不定,生生留到现在来抢她的男人!

将Yun Che 留了一个多月都没舍得离开,她都想不出苍姝姀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

以前,Yue Ying in the eyes 的Qianye Ying’er 满脑子都是阴谋和利益,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成为强大的Divine Emperor Fantian 。

而今,Qianye Ying’er 已为Divine Emperor Fantian ,却满脑子都是Yun Che ,经常界中major event 发生,却唯独找不见Divine Emperor ……猜都不用猜,一定又是跑Emperor Yun 那边去了。

所剩无几的Brahma King 都是苦不堪言又无可奈何。

“Master 其实无需介怀。”Yue Ying cautiously 的劝慰道:“论及相貌和与Emperor Yun 之情系,那姀妃又岂能与Master 相较,Emperor Yun 应该只是一时觉得新……”

“get lost! ”Qianye Ying’er coldly 出声:“这是我和那女人的事,不用你来置喙。”

“奴……奴婢僭越……奴婢告退。”Yue Ying 慌忙赔罪,然后快步退离。

“等等!”

Qianye Ying’er 再次喊住她,between lips 之音依旧words 切齿:“将那群Sacred Universe 叛党全部给我宰了,尸体扔到寒梵岭里去喂profound beast !”

“……是!”

过了许久,Qianye Ying’er 依旧是余妒未消。

“狗男人……不在我这留够三个月,别想离开half step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