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190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艘漾动着梦幻光晕的小型profound ark 载着Yun Che 和Yun Wuxin ,颇为快速的飞向西方。

为尽可能适应God Realm 的aura ,这几个月Yun Che 都是带着Yun Wuxin 以身躯遨游于虚空,但此番毕竟是跨越Star Territory ,所以向苍姝姀“借用”了一艘profound ark ,否则到达Western God Territory 不知要猴年马月。

“father ,姝姀Aunt 为我们送行时,悄悄送给你的究竟是什么东西?”Yun Wuxin 好奇着问道。

“没什么,一本她自己写的菜谱that’s all 。”说完,Yun Che 顺口ridicule 了一句:“明明可以以Soul Imprint 记直接传给我,偏要用这种麻烦的方式。”

Yun Wuxin 微撇flowery lips :“我才不信你连女人这么简单的心思都不明白。”

“唉。”Yun Che 幽幽吐息:“女儿长大了,有时还真是让人有些忧愁。”

Yun Wuxin 向他伸出白白的手掌:“不管,我要看。”

“看吧看吧。”Yun Che 也没怎么犹豫,手掌一推,一部释放着浅蓝brilliance ,用奇异材质制成的书卷飘在了Yun Wuxin 的掌心。

cautiously 的翻开,只split second ,Yun Wuxin 的beautiful eyes 便亮灿了许多,between lips 发出难抑的惊叹:“好漂亮,单单看这些字迹,都是一种pleasing to the eye 的享受。”

何止是字迹……Yun Che 虽然看似对这本菜谱没那么在意,但他心中无比清楚,这里记载的每一道菜肴,都是苍姝姀用整整万载所凝之essence 。

无数次的尝试,无数次的调整、无数次的潜心……且每一道,都从未现世。

尤其这一个月间,Yun Che 烹饪的skill 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也愈发知道这本菜谱的珍贵程度……简直堪比medical skill 的Miracle of Life 。

“姝姀Aunt 人attractive ,又是Divine Emperor ,还每一方面都好到超出想象,简直完美的不真实。”

类似对苍姝姀的感叹,这已经不知是第多少次。

她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苍姝姀的字迹上移开,看着Yun Che 道:“father ,我越来越感觉,这世上最好的女子,全都被你给占据了。”

“不然呢?”Yun Che raise one’s head ,昂然道:“也不想想I, your dad 是何许人物。”

“不过,你这些夸赞你姝姀Aunt 的话,可千万不要在你Qianying Aunt 面前提及。”

“欸?为什么?”刚一问出,Yun Wuxin 便已了然,向着father 一眨眼睛:“哦……这个我当然知道!”

“这本菜谱也不要让她知道。”Yun Che 伸手扶了下额头,语气微带无奈:“否则她一定会讨去看,然后说不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知道啦知道啦。”

————

Yun Che 从未刻意隐瞒行踪。到达Western God Territory 之时,Qilin Emperor 已早早的等在了那里,一见Yun Che ,便率着一众Qilin 快速迎上。

“麒天理恭迎Emperor Yun 尊临,恭迎Little Princess 。”麒天理当先而拜,目光投向Yun Wuxin 时,将她的相貌aura 牢牢的刻在心里。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

Yun Che 从他身边走过,但并未直接将他赶走,而是indifferently said :“天理,说一说West Territory 的现状吧,拣重要的说。”

“是!”

麒天理微俯着上身跟在Yun Che 后方,尽可能精简着言辞道:“罪龙界已由Empress 亲自尽数控下,恕下的Dragon God 幼辈也已全部‘妥善’安置……”

“螭龙、myriad forms 的不安要素已尽数肃清,虺龙界也已尽在Blue Dragon ……青妃掌中。”暗暗抹了一下瞬间溢了满额的cold sweat ,Qilin Emperor continued :“由青若统领所引的维序署,也已在High-Rank Star Realm 延伸八成,Middle-Rank Star Realm 延伸六成……”

Long Bai 死,麒天理便是Western God Territory 资历最高的Divine Emperor ,他对Western God Territory 的了解可以说胜过当世所有人,行事更是极为妥当周全,not one drop of water can leak out 。

一言不发的听完麒天理精简清晰的陈述,Yun Che 似是满意的nodded :“很好,你们去吧。”

“帝上,”麒天理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躬身道:“您一路之上并未隐下行踪,Old Man 担心会有人为仰帝尊而近扰,更有些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者会趁机妄施暗杀。”

“以帝上divine might ,自然no one 可近身,只是怕惊扰了Little Princess 。帝上若是不弃,还请赐告去处,Old Man 会立刻遣人提前肃清道路。”

“不必。”Yun Che 神色毫无变化:“我此次之行,便是为了带女儿游观世间百态,那些可笑的暗杀已遭了十几次,她都见得乏味了。”

“Eh… …那……敢问帝上何时去Blue Dragon Realm ……小住?”麒天理probed 。

他可是很清楚,来Western God Territory 之前,Emperor Yun 在Ten Directions Azure Sea Realm 待了足足一个多月!

Yun Che 却道:“在South Territory 那边耽误了些时间,West Territory 这边不会停留太久。Blue Dragon Realm 便doesn’t go ,想来那Blue Dragon Emperor 也不想见到我。”

“啊这……”Qilin Emperor 还想再争取一下。

“Wuxin (unintentional) ,let’s go 。”

Yun Che 抓起Yun Wuxin 手腕,直接瞬身远去,留下Qilin Emperor 呆在那里,幽幽长叹。

“得主动,得主动啊。”他低声叨念着:“但让那child 主动……唉。”

————

“father ,我们现在去哪里?”

Yun Che 看着the front :“……我想先去一趟Dragon God Realm 。”

Yun Wuxin 刚想再问什么,却从Yun Che’s voice 之中,感受到了一抹淡淡的哀思。

原Dragon God Realm ,Samsara Forbidden Land 。

上次离开前,Yun Che 在这里施下了颇为浓郁的light profound strength ,因而此次再至,目光所及已不再荒枯。

绿草成荫,繁花点缀,偶有鸟语Insect Cry ……却注定,无法回到当年那个比遐想还要梦幻的immortal realm 。

“Shen Xi ,我来看你了。”

站在那座他亲手所立的墓碑前,Yun Che 静静的凝望了许久。

Yun Wuxin 数拜之后,安静的伴于father 之侧。

“当年,你用各种言语,各种方法去催促引导我的成长,要我超越Long Bai ,超越世间所有……如今我已做到,却偏偏无法让你看到。”

“甚至,我已永远无法知道,你如此待我的reason ,究竟是什么。”

“呼……”Yun Che put out a long breath ,然后看着the front ,怔怔而念:“【异云乱风拂明烟,与曦共拥万花眠】。”

这般场景,已在他生命中永逝。

Yun Wuxin 抬眸:“这是father 当年为Shen Xi Aunt 所作的诗吗?”

Yun Che 轻轻念道:“云为我,曦为她,明烟是因她而一直轻笼着这片immortal realm 的Light Profound glow ,只是,我还在……却已玉陨烟消。”

Yun Wuxin 动了动眉,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说道:“我不是很懂father 当年和Shen Xi Aunt 的情感,只是觉得father 的这两句……有一些轻狂轻佻,她听了不会生气吗?”

“嗯,你说的很对。”

对Yun Wuxin 的话,Yun Che 完全的认同着,似乎被直接说入心间:“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attractive 的女子,比之Qianying 和Wuyao ,都要胜过一些。当年初见她时的震撼,我终生都impossible 忘却,也终生,都impossible 再现。”

Yun Wuxin flowery lips 惊讶的张开……胜过Yun Qianying 和Chi Wuyao ,她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惊世绝艳。

难怪,那个曾经的Dragon Sovereign ,会痴恋她整整几hundred thousand 年。

“我那时知晓了她的身份,是世传‘Dragon Empress and Goddess ’中的‘Dragon Empress ’,更知‘Dragon Empress ’其实从未存在,只是Long Bai 求而不得,欺世欺己的一种幻妄。”

“而这样的Shen Xi ,却为我所折,还是她为主动。”

“那时,我心间有很深的疑惑,有对Long Bai 的忌惮……但更多的,是一种自傲,一种得意。”Yun Che 自嘲的shook the head :“后来,我仗着她的温柔,在她面前会愈加的肆无忌惮,这两句诗,也的确是一种满是轻佻的卖弄,不过她当时并未生气,反而很难得露出了微笑。”

那时微绽的笑颜,同样深深刻印于他的心魂。

虽然距离那时也才十年,但此时思来,当年的自己,就像个childish 自得的child 。

“Wuxin (unintentional) ,如果你见到了她,就会完全相信,这个世上真的存在Immortal-like 的女子。it’s just… 再完美的人生,也总会有着诸多的无奈和无从弥补的遗憾。”

Yun Wuxin 的眸中满是向往。

————

Western God Territory 虽为God Realm 最大的God Territory ,但Yun Che 并没有带Yun Wuxin 停留太久。

3 months later ,他们便已离开Western God Territory ,向东而去,却并非直往Eastern God Territory ,而是在途径God Realm 核心之时,踏入了God Realm of Absolute Beginning 。

苍灰的Heaven and Earth ,远古的aura ,无疑在Yun Wuxin 的视线与认知中,铺开了又一个全然不同的world 。

Yun Che 带着Yun Wuxin 逐渐深入着God Realm of Absolute Beginning ,为她讲述着这里的历史与种族。

God Realm of Absolute Beginning 中存在着无数的远古ferocious beast ,纵为Divine Lord 亦不敢轻易深入。而能带着初入Divine Dao 的Yun Wuxin 肆意穿梭其中,当世基本也只有Yun Che 能够做到。

从来没有人能触碰到God Realm of Absolute Beginning 的尽头。但它有着一个被称作核心的地方。

拜访完Absolute Beginning Dragon Clan ,Yun Che 便带着Yun Wuxin ,向那处记载中的“核心”之地而去。

“Null Abyss ,传说是God Realm of Absolute Beginning 的中心。其本质,是一个极为巨大的空洞,能将坠入其中的一切都归为虚无,无论生物死物,甚至power 、空间、voice/sound 、rays of light 。所以,到那之后只可远观,千万不可靠近。”

虽然有自己在侧,Yun Wuxin 也impossible 靠近,Yun Che 还是着重reminded 。

说话之时,那抹坠向abyss 的红影闪现脑海……他微shook the head ,好一会儿才将之勉强驱散。

“如father 这般强大,也不能靠近吗?”Yun Wuxin 问道。

“当然。”Yun Che 道:“根据记载,在遥远的Era of the Gods ,一个True God perished 之时,其亡躯所逸散的power 会造成天灾般的厄难。因而为了制裁犯下不可饶恕之罪孽的Divine Spirit ,往往会将之坠入Null Abyss ,直接化return to void 无,没有痛苦,也没有后患。”

“连Antiquity True God 都能完全湮灭,何况我呢。”

“这么terrifying !?”Yun Wuxin 深为惊讶,随之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维持这个Null Abyss 的又是什么power 呢?连神都轻易湮灭……那岂不是一种还要远超神之plane 的power 。”

跟随father 游历的this period of time ,她对“plane ”的理解也更加明晰透彻。

Yun Che 摇头而笑:“这同样是连Antiquity True God 都无法回答的问题。Null Abyss 是Primogenitor Goddess 创世时所留,真正知道Null Abyss 奥秘的,也唯有永陨的Primogenitor Goddess 了。”

这时,Yun Che’s 身形忽然停滞,looked towards the front 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异样。

“father ,怎么了?”Yun Wuxin 停身问道。

“这个地方,居然能遇到old friend / deceased person 。”Yun Che 笑了一笑:“走吧,带你认识一位德高望重的Old Senior ,以及……一个脾气不是那么好的小senior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