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190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旅程的第九个月,他们来到了Eastern God Territory 。

前往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的途中,Yun Che 在数次微妙的眼神变化后,忽然偏移了方向。

“我想先去另一个地方看看。”

这里的空间黯淡,视线所及,星辰都格外的遥远,仿佛在努力躲避着这一片空无之域。

“这里,曾经存在着一个名为Moon God Realm 的Star Realm 。”

Yun Che 面色平静的向Yun Wuxin 讲述着:“它是Eastern God Territory 曾经的Four King Realms 之一,也是第一个,被彻底destruction ,永恒消失的King Realm 。”

“去年的时候,这里还能看到些许残存的碎片,如今,已是一片都找不到了。”

Eternal Sky 灭界、Southern Sea 灭界、Dragon God 灭界……但至少,它们的界域依旧留存,未来无论历史再怎么变迁,这些界域也会永载着曾经的King Realm 之名。

唯有Moon God Realm ……被完完全全的抹去,连一丝存在过的痕迹,都无从找寻。

Yun Wuxin 知道,是father 将之destruction 。如此狠绝,其心中之恨可想而知。

“father ,你从不愿意有人在你面前提及任何关于Moon God Emperor 的事,为何你这次却主动来到这里?”Yun Wuxin 问道。

Yun Che 平静的道:“你Wuyao Aunt 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刻意的规避,反而是一种过深的在意。我即使已为God Realm 之帝,也不能停滞不前,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他slightly closed both eyes ,voice/sound 放轻:“不再恐惧被触及痛处,试着坦然接受所有的一切,希望很快会有一天,我可以直面……那个名字,而心无波澜。”

他想要让自己尽释一切,但从口中说出的,却依旧是“那个名字”。

“Yuanba ,也总有一天会来这里。”他继续念道:“坦白说,我还并没有想好下次相见,该以何种姿态面对他。”

在他带着Yun Wuxin 开始God Realm 的游历时,Xia Yuanba 也安置好了Absolute Monarch Sanctuary 的一切,带着一腔热血与憧憬,再次孤身踏入了God Realm 。

他destruction Moon God Realm ,手刃Moon God Emperor 的事,God Realm no one 不知。此刻的Xia Yuanba ,必然已知晓了一切。

“father ,不用担心的。”Yun Wuxin 满是信心的道:“Uncle Xia 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和father 的感情又那么深厚,我相信,他在慢慢的知晓所有后,一定不舍得怨恨father 的……至少,也不会是一个很坏的结果。”

“en. ”Yun Che 睁开眼睛,面绽微笑。

…………

Eastern God Territory ,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

作为原East Territory Four King Realms 中唯一存留的King Realm ,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在Heavenly Poison 之劫和与West Territory 之战下也是strength great injury 。

但好在,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如今也算是没有了外患,可以安安稳稳的休养生息。

至于如今的Divine Emperor Fantian ,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wild ambition 的Brahma Emperor Goddess ,就她this period of time 的上心程度来看,相比她的to lead ,她与Emperor Yun 的关系对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来说要更重要……的多。

Yun Che 父女到来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no one 相迎。

一直来到Brahma Emperor Capital City 前,也依旧不见任何迎接者的silhouette ,仿佛压根不知他们的到来。

“看来,Qianying Aunt 根本不知道我们要来。”Yun Wuxin 忍着笑,用很无辜的语气道:“father 似乎想错了,Qianying Aunt 压根一点都不关注father 的行程呢。”

“呵,”Yun Che 鼻子哼气:“她只是欠收拾了that’s all 。”

“走!”

锁定Qianye Ying’er aura 所在,Yun Che 带起Yun Wuxin ,直接横掠空间,一股风暴震荡的Brahma Emperor Capital City 惊声四起,数息之后,便已直落至Qianye Ying’er 的寝宫之前。

脚刚沾地,寝宫formation 已被直接打开,Qianye Ying’er at a moderate pace 的从中走出,金发微束,一身半长的pale gold 裙裳,脚踝如玉,藕臂如雪,fragrant shoulder 半露,虽然眸光冷淡,面无神情,但那绝美到倾尽世间所有Danqing (painting) 都无法描绘的容颜,依旧引得Heaven and Earth 一暗。

even/including 见过Qianye Ying’er 多次的Yun Wuxin 都看得呆了过去。

甚至都no one 注意到惴惴随于她behind 的Yue Ying 。

“哦?原来竟是帝上尊临。帝上日夜操劳,日理万机,夜夜笙歌,夙夜不懈,居然有空来我小小的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着实让妾身受宠若惊,惶恐至极。”

面对Emperor Yun ,Qianye Ying’er 不恭不礼,voice/sound 淡淡,一双golden eyes 也慵怠无神,仿佛惺忪未醒。

Yun Che :“……”

Yun Wuxin 暗咬下唇,才忍住没有“pū chī ”出声,她悄悄看了一眼father 的脸色,said out loud :“Qianying Aunt ,许久未见,father 其实很想念你的,到来Eastern God Territory 的第一(er)件事,就是来见你。”

“想念?”Qianye Ying’er 半垂beautiful eyes ,幽淡而语:“妾身不过是帝上众多妃嫔中最为平凡低微的一个,不会吴侬软语,不擅琴棋书画,更不会施那些专勾男人魂魄的狐媚手段。”

“且这么多年了,怕是玩也玩的腻了,新人在怀,哪还会记得妾身这等旧日玩物,不被打入冷宫,已是deeply grateful ,岂敢有这样的痴妄。”

“……”Yun Wuxin 目瞪口呆。这Qianye Ying’er 言语中的mystifying ,浓重的都几乎要化为实物拍到脸上。

“Yue Ying ,”Yun Che 忽然开口:“你带Little Princess 去tour 一下Capital City 。”

冷不丁被喊到的Yue Ying 愣了一下,慌忙应声:“是。”

“Eh? 可……可是我想陪着father 。”Yun Wuxin 马上拒绝,好戏才刚开始呢,怎么可以错过。

“不许。”Yun Che 否决。

Yun Wuxin 只能满是resentment 的盯了father 一眼,然后很不情愿的跟着Yue Ying 离开。

Yun Wuxin 和Yue Ying 一离开,Qianye Ying’er 的beautiful eyes 便瞬间沉下,她silhouette 一晃,直接抓过Yun Che’s arm ,将他强行拖入寝宫之中。

砰!

寝宫的formation 和大门同时关闭。

“苍姝姀好玩吗!”

Qianye Ying’er 将Yun Che 半按在墙上,语气凶狠。

Yun Che 眼神一凛,身躯骤转,手臂横推,将Qianye Ying’er 反按在墙上,低眉said solemnly :“你越来越impudent 了!”

Qianye Ying’er 酥胸起伏,上身剧动,却未能挣脱,随之眸中golden glow 一闪,profound energy 猝然爆发,将Yun Che’s arm 强行震开,又将他反按了回去:“我就是impudent !你要拿我如何!”

BOOM ——

Yun Wuxin 和Yue Ying 刚离开没多远,behind 的寝宫便传来一声巨响,震荡的脚下土地都瑟瑟发抖。

Yue Ying 惊然回身,hoarsely said :“发……发生什么事了!?”

Yun Wuxin 却是一脸淡定道:“不用担心的,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不弄出很大的动静反而不正常。”

Yue Ying :“……”

Qianye Ying’er 虽已是Divine Lord Realm Tenth Level ,但终究不及Emperor Yun ,且主修的dark profound strength 更是被完全压制,two people “恶战”的最终结果,毫无疑问是Qianye Ying’er 被Yun Che 稳稳压在了帝榻之上。

被“镇压”的Qianye Ying’er 却是imposing manner 不减,beautiful eyes 依旧很是凶狠:“那苍姝姀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把你勾在了Navy Tide 界三十六天零九个时辰!必须说!”

“说了也没用,”Yun Che at a moderate pace 道:“你学不来的。”

也不知她为什么独独对苍姝姀这么大的敌意……

could it be that 是和当年的Chi Wuyao 一样,让她真切的感觉到了威胁?

“hmph! ”Qianye Ying’er 眯眸:“看来,我们的帝上美味吃得多了,想来一些雅味,你就不怕这雅味之中,掺着些狐狸的骚气吗?”

„Hmmph!” Yun Che 淡嗤一声:“我发现在你眼里,这世上的女人就没有不骚的。”

“不是吗?”Qianye Ying’er 倾着flowery lips ,白莹如玉琢的长腿撩开hem of the skirt ,轻轻缓缓的贴在Yun Che’s 腰际:“看看那被世人奉为Saintess 的Shen Xi ,看看外表冷的好似不沾六欲的Mu Xuanyin ,再看看眼儿无辜的像婴孩的苍姝姀……”

“好了好了……嗯?”

随着Qianye Ying’er between lips 的吐息越来越近,Yun Che’s 眼神忽然变得怪异起来。

“珠玉结心汤!”

从Yun Che 口中轻念出的五个字,让Qianye Ying’er golden eyes 猛的一颤,脸上竟是露出了几分惊慌。

她将眸光和flowery lips 同时转开:“什么珠玉……什么汤……unfathomable mystery 。”

“怪不得,以你的性子,居然有一次主动去找Ling’er 。”Yun Che 眼神变得戏谑,音调也拉长了几分:“不过这个东西对我无用的,要是有用,Ling’er 早就当娘了。”

“狗男人!”Qianye Ying’er 生平第一次面红如霞,她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气极的伸手在Yun Che waist fiercely 一抓:“不会说话就闭嘴!”

说完,她已是一口狠咬在Yun Che’s 唇上……

————

1 month later ,Emperor Yun 依旧栖身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

两个月过去,Emperor Yun 还是未能踏出Brahma Emperor God Realm 一步。

第三个月……

“算了,已经七thirteen days ,算是倍杀了那个Navy Tide 的女人。就不耽误帝上和Little Princess 踏遍God Realm 的行程了。”

相比于初见之时的mystifying ,此刻的Qianye Ying’er 可谓是舒然惬意,明媚无双。

“她现在也该是知道,trifling 狐媚手段,又岂配与我Yun Qianying 相较!”

Yun Che looked at her sideways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她simply 没有过半点和你相较的心思。”

说完,他extend the hand 来:“赶紧把东西给我!最好真的是Evil God 所遗之物。否则……”

this period of time ,Qianye Ying’er 便是一直以这个东西拖着他。

“否则怎样?”Qianye Ying’er beautiful eyes 一转,绝艳的golden eyes 之中泛起seductive 的涟漪,非但丝毫不惧,反而满是期待。

“……赶紧拿来!”Yun Che 音调半是严厉,半是无力。

这个女人,真的越来越impudent 了,却也越来越让他无可奈何。

很是满意Yun Che’s 神情,Qianye Ying’er 总算不再推脱,她extend the hand 来,profound light 一闪,一块三尺见方,材质奇异的石板浮在了the front 。

石板平整,不见丝毫纹路,也并未有任何aura 溢出……但Yun Che 目光触及之时,心里却是suddenly moved 。

“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东西?”Yun Che 目盯石板,徐声问道。

Qianye Ying’er 道:“二十多年前,我以Evil God 遗地为引将Heavenly Slaughter Star God 诱去Southern Sea ,又引Southern Sea 围杀Heavenly Slaughter Star God ……你猜那个时间,我在做什么?”

Yun Che 微微一想:“你是说,你是趁这个时间,潜入了Evil God 遗地?”

“当然。”Qianye Ying’er fine eyebrows 微展:“只是可惜,Heavenly Slaughter Star God 居然真的找到了Evil God Inheritance ……然后便宜了你,而我潜入之时,只找到了这块石板。”

“当时,Evil God 遗地在恶战之下已被毁去大半,而这块现于destruction 中心的石板却是毫发无伤,其材质我更是从未见过,于是便将它带回,研究无果后,丢给了Qianye Fantian 。”

“Qianye Fantian 也并未从中找到任what difference 处,便将之暂且搁置,我也将之置于behind the head 。”

毕竟,只是一块连纹路都没有的石板。

“而数月前,在整理Qianye Fantian 所遗之物时,我翻到了这块石板,才想起这事。”

她将淡灰色的石板向Yun Che 一推:“作为Evil God power 的successor ,它说不定对你有用?就算没用……既然出现在Evil God 遗地,那有很大可能是Evil God 曾经用屁股坐过的,多少也算是个纪念。”

没错!

她用来吊着拖着Yun Che 两个多月的“Evil God 遗物”,只是一块在Evil God 遗地随手取来,连个纹路都没有的石板。

她说完之后,本以为Yun Che 会吹嘴瞪眼flies into a rage ,却发现Yun Che 双目直直的盯着石板,目光一片深深的凝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