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chemist’s Daily Life In Foreign World Chapter 46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Book Insect 冒泡

  第460章 新的遗迹   第二天清晨,朗顿城难得的迎来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

  夏日的日出较早,阳光斜斜的照进了美少女magician 的卧室,给卧室内撒下一片金黄的颜色。

  Alice 在铺着洁白真丝床单的大床上醒来,她已经渐渐适应了Imperial Capital 的环境与自my grandmother 每heavenly demon 鬼式的训练方法。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的spirit strength 在这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了长足的进步。

  已经从正式magician 的primary stage 达到了中级。

  估计今年年末就能达到正式magician 的Peak 水平。

  相对应的,她的睡眠时间变得更少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现象。

  会不会影响长个子呢?   Alice 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平坦,觉得自己担心的,不应该是身高问题。

  清晨的愁绪是短暂的,不用侍女们服侍,她小跑着走进浴室,洗漱完毕之后,换上了一身舒适的居家便服,跑向了城堡的塔楼。

  早上依旧是背诵incantation 的时间,只有完成了早课,她才能下楼去吃饭。

  想想今天的进度,《元素系初阶incantation 大全》今天就要全部背过,明天就要开始新的课程了呢。

  就在她推门进入塔楼图书馆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呼唤:   “Alice ,今天早上不用背书了。

  赶紧打扮一下,跟我出门!”

  说话的是她的祖母,五阶Great Archmage 索菲亚·提洛女大公。

  这句话说完,她身后的女仆长已经带着两个侍女走了过来,拉着Alice 去换衣服。

  Alice 是第一次穿这么复杂的礼服,单单那条Princess 裙的下摆就有Thirteenth Layer ,等全身上下打扮好,Alice 对着镜子照了照。

  美者美矣,就是太重了些,自己这小身板几乎拖不动这套几十斤重的衣服。

  放个漂浮咒试试,长裙的下摆猛然飘了起来,将她包成了一个巨大卷心菜。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才看看将裙子压平的Alice 转头向身边的女仆长问道:   “今天祖母要带我去哪里?为什么要穿的这么隆重?”

  女仆长只是简单说了两个字:

  “Imperial Palace !”

  Ailand 的Imperial Palace 坐落在城市正北方向,占地很大。

  Alice 乘坐的carriage 在进入Imperial Palace 围墙后,又行驶了五分钟才来到Imperial Palace 的正殿前。

  跟着也是一副盛装打扮的祖母大人,穿过了一扇扇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的门扉,才来到一间宽敞的房间。

  这个房间大的出奇,却没有什么豪华的装饰,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墙边摆放这成排的武器架。

  原来是个室内Martial Practice Stage ,只是Imperial Palace 里为什么会有Martial Practice Stage ,Alice 觉得非常奇怪。

  “伊莎贝拉,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说要请我喝早茶,竟然安排在Martial Practice Stage ?

  这可不是什么待客之道吧?”

  身穿华贵black 丝绸礼服的索菲亚女大公有些愠怒的说道。

  此时门口靠墙边摆放着一个小茶几和两把沙发椅,一位容貌艳丽的少女正翘着二郎腿喝茶,茶几上还摆着几样精致的小点心。

  女大公说完,也很没礼貌的坐到了少女对面,同样端起一杯红茶喝了起来。

  那少女见到女大公来了,也不起身,却看到了做Princess 打扮的Alice ,said with a smile :

  “这就是你孙女吧?和你小时候长得真像。”

  她说话的声音一点也不像是少女,反而老气横秋的样子。

  Alice 这才反应过来,这位就是Ailand 那位mysterious 的女皇Your Majesty ,赶紧俯身行礼。

  然后她就顺着女皇的视线,望向了Martial Practice Stage 里两个正在对练的silhouette 。

  “Andrea ,莫妮卡!”

  Alice 高兴的撇下自己的祖母和女皇,提起裙摆小跑着奔向了两位姑娘。

  此时的两人正穿着warrior 练功服,手拿着两把训练用剑对练。

  见到Alice 来了,赶紧放下手里的武器跟Alice 打起了招呼。

  另一边,对坐的女皇和女大公也不在意,像是聊家常一样开始了聊天。

  “告诉你个消息,你的爱徒维克多死了。

  被我杀掉了。”

  女皇放下手中的银杯说道,就像说了一件insignificant 的事情。

  “呵,真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女大公用古怪的语气回了一句。

  “你真为此而高兴?”

  女皇eyebrows raised ,不知对方话语的真假。

  “那家伙太seeking instant benefit 了,magician 要做元素的主人,而不是魔法元素的傀儡。

  被暗影元素污染了temperament ,现在死了倒是更好些,免得将来失控……”

  影子女王非常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显然对自己disciple 的死亡漠不关心。

  但是她话音一转说道:   “不过你不该杀他的,至少这个时候不应该……”

  “哦?怎么讲?”

  女皇挑挑眉毛,一副你终究还是暴漏心思的表情。

  “你现在还能维持这种状态多久?   三年还是五年?

  when the time comes 帝国一下少了两个五阶,怎么震慑其他国家?”

  女大公说道。

  女皇伸出一根手指,在索菲亚女大公的眼前晃了晃,说道:

  “大概只有一年时间了,再过一年,我就维持不住五阶Peak 的实力,Battle Qi 会迅速消退,也马上会变老了……”

  索菲亚女大公一时无声,沉默的看着对面的女皇。

  “虽然是这世上无敌的powerhouse ,但能够清楚的感应到自己生命的倒计时,甚至自己哪一天会老死,都能清晰的预知出来。

  你说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女皇淡漠的说着,忽然她又转换了话题,开始回答女公爵的另一个问题:   “维克多那个thankless wretch 是必须要除掉的,却不是因为他坏了我的好事。

  国内仅剩下的几个五阶中,只有他一个热衷于权势。

  我怕我走之后,威廉根本无法压服他。”

  索菲亚女大公听到这里愣了一下,才抬头问道:   “伊莎贝拉,你都决定好了?”

  ”en. ”女皇轻声答应一声,looked towards 正与两位Knight Princess 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说着话的Alice ,继续说道:

  “你消息倒是蛮灵通的嘛,是不是你家孙女跟那两个丫头有什么远距离传信的手段?”

  “有,你想要?”

  女大公说道,女皇出手干掉暗维克多的消息她昨天就从Alice 那里知道了。

  这是Edward 的授意。

  这种事情,虽然女大公的态度不明,但本着维护Alice 利益的角度出发,有些马上要公开的事情,还是提前通知一声比较好。

  “呵,估计是从哪个上Ancient Ruins 里挖出来的秘宝。

  我又不是没有,哪里会稀罕小字辈的东西。”

  女皇Your Majesty casually 的说了一句。

  “我可惜的是那两个丫头,多好的人才啊!

  就是不愿意嫁到我家来。

  要不然,过不了几年,就又多出两个五阶sword saint 镇国了……”

  女皇望着远处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说着话的young girls 说道。

  “那你今天叫我来到底想干什么?”

  索菲亚女大公问道。

  “你这话就明知故问了哦!   我知道这几年你看不惯我的行事,我这不是放弃那个转生的计划了吗?

  你现在也满意了,就别闷在家里装透明人了,赶快出山来辅佐我孙子吧!”

  女皇Your Majesty 佯装少女气的说道,只是这少女的面容配上老气横秋的嗓音着实令人感到违和。

  “你这是要托孤了吗?”

  女大公忍不住问了一句。

  “可don’t say this ,威廉都将近六十岁了,听到你这话他会伤心的!   even more how ……”

  “何况什么?”

  女大公问道。

  “何况我还有希望多活几年呢!就看那两个丫头的小情人给不给力了……”

  另一边,一脚踏上亚里里岛的Edward 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

  他掀开了头盔上的飞行面罩,揉揉鼻子,望向了这座陌生的岛屿……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