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chemist’s Daily Life In Foreign World Chapter 55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Book Insect 冒泡

  第552章 迫在眉睫   眼前的泥板,是holy light 教会的初代Great Sage 在十二岁的时候,听从holy light 之神的感召,self-taught 书写出的教典。

  是holy light 之神in this world 最初的Divine Vestige 。

  也是holy light 之神锚定在这个现实world 的抓手。

  别看他只是一块风干的泥板,看起来只要水浸或是轻轻一摔就能将其毁坏。

  但实际上,它在成型的那一刻,就变得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neither water nor fire can approach 。

  自己是什么时候看到这件sacred relic 的来着?

  是一千年前,自己possessed 当时的divine light 四世教皇,想要亲自掌握这件Saint Artifact ,却被Saint Artifact 打的粉身碎骨,差一点就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的时候?   还是诸神之战后,自己逃进烂泥沼中默默舔舐伤口时,见到手握泥板的少年时那惊鸿一瞥……

  现在名叫帕特里克的老人,原本只是一位Magic Empire 末代的小wizard 。

  因为为人勤快,说话好听,办事又勤快,竟然成为了生命学派great wizard 的生活助理。

  或许是他那伶俐的性格,在那个wizard 至上的时代,跟一众清高的wizard 们完全格格不入原因。

  这个善于奉迎,为人圆滑的家伙,竟然成为了这位great wizard 串联all influence 的联络员。

  之后,在Magic Empire 分崩离析,众神崛起之后,这位受人欢迎的‘little fellow ’竟然被初代Divine King conferred as 旅人、商人和小偷的保护神,众神的使者,并且给他赐名赫尔墨斯。

  这让他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这个名字的由来,他可是知道的。

  那位开创了炼金学派的的Legendary great wizard ,可是以擅长讲故事而闻名于世的。

  赫尔墨斯与雕塑的故事他可是听过的。

  就连那位Divine King 宙斯的神名,都是严格按照那位great wizard 故事里的名字取的。

  似乎这位成为Divine King 的great wizard ,也想开创那种故事里绵延数十万年的Divine Kingdom 吧?

  但是,即然成为了Divine Race 中的一员,即使是所有Divine Race 成员中最卑微的信使,他的小日子依然过得不错。

  在他的感觉中,自己已经算是最幸运的一个了。

  想想那场帝国分崩离析的大劫中,多少Legendary 人物陨落,多少英雄消失。

  而自己这个卑微的a nobody 却得以获得悠久的lifespan ,他便感觉无比的幸运。

  只是,如果那位great wizard ,哦不,是初代Divine King 陨落的没有那么早就好了。

  他被自己的儿子暗算了。

  原本lifespan 可活千年的great wizard ,对自己的后代本就不上心。

  他原本的后代都是短生种,极少有惊才艳艳之辈。

  而那位great wizard 在成神之前,早就子孙遍地,这些人,也成了人间最初的统治者。

  也就是那些所谓的贵族。

  但是,成神之后生下的后代,跟那些凡人后代是不一样的。

  这位初代Divine King 似乎思想固化在great wizard 的思维模式中转不过弯来,对于自己的后代不闻不问。

  以至于,这位二代Divine King 在短短的several decades 间就成长为一名Level 7 Peak 的神邸,他都没有注意。

  似乎这位二代Divine King 不愿意做几千年的儿子,更不愿意forever 做别人的儿子。

  所以在神山建立之后,就悍然出手,夺取了自己father 的Divine Spark ,将其永久封印起来。

  自己这个赫尔墨斯,到最后还得向这位没受过一天正统wizard 教育的神二代表忠心。

  最后,还改了个名字叫墨丘利。

  这都是前尘往事了,自从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战场中逃脱,他们这些串联起来的旧日神明便念念不忘昨日的荣光。

  或许,黄昏之后是黑夜,黑夜之后又是黎明呢?

  “帕特里克bishop ,你没事吧?”

  身边那位名叫劳伦斯的Archbishop 轻声问道。

  手捧着这枚字里行间流淌着holy light 的泥板,这位昨日的神明只是愣神了一霎那,却仿佛回顾了自己这漫长的一生。

  他的手稍微颤抖了一下,朝身边的“同僚”laughed 说到:

  “只是见到sacred relic ,过于激动罢了,劳伦斯bishop 。”

  “两个Archbishop 合力,真的能激发sacred relic 的力量吗?”

  劳伦斯bishop 问道。

  “我研究圣典多年,似乎这确实是可行之法。

  如今Evil God 的反扑迫在眉睫。

  伊斯特冕下又去了新continent 铲除Evil God 。

  在这个教会生死存亡之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帕特里克说道。

  “可是,眼下外边的局面尚不明朗。

  总廷这边防守还是有余力的。

  而且即使总廷被攻破,我们带着sacred relic 转移就是了。

  只要sacred relic 还在,等待伊斯特冕下归来。

  holy light 之神的荣光还可以重新照耀世间。

  我们这样尝试未曾实验的方法,如果对sacred relic 造成了损伤反而不美吧?”

  这位名叫劳伦斯的bishop ,是个瞻前顾后的家伙,做事没有半点魄力。

  这让计谋就要得逞的帕特里克心急不已。

  幸好,此时外面的局势帮了帕特里克的大忙。

  在不远处密集的蒸汽弩箭发射的xiu xiu 声,与一声声蒸汽炮的巨响声中,holy light 教会总廷的great hall ,被卡车般大小的蜥蜴头颅撞开了一个大洞。

  虽然,这个形似霸王龙的巨大蜥蜴身边,被holy light 教会请来助阵的5位5阶powerhouse 还在疯狂的向其输出着攻击。

  但是这样的攻击,对于sixth rank 的giant beast 来讲,简直就是在挠痒痒。

  就连那位号称最强sword saint 的伊莎贝拉女皇,用出最强的突刺剑技,也未能刺穿giant beast 的鳞甲。

  giant beast 的吼声,holy light 教会总廷的great hall 里回荡。

  恐怖的音波,与附带神性攻击的气息,使得还在唱诗的神职人员们一阵的慌乱。

  即使有着holy light 加持的保护,不断唱颂圣歌的人,也难以继续下去。

  维持在holy light 教会总庭的防御Formation 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为何holy light 的庇佑如此脆弱?”

  劳伦斯bishop 喃喃自语道。

  “定然是新continent 那边的Divine Punishment 大阵发动了,holy light 之神没时间注视我们这边。

  劳伦斯bishop ,赶紧作出决定吧!   现在真的是别无选择了!”

  帕特里克eye socket cracked 地说道。

  他这次的表演极为成功,让身边这位相处多年的同僚看不出任何的weak spot 。

  “好,我们现在就试着发动sacred relic 的力量!   sacred relic 里积蓄千年之久的信仰之力,一定只可以破除这些Evil God !”

  劳伦斯bishop 用颤抖的双手抓住泥板的一端,等待帕特利克将手打在泥板的另一端。

  准备二人合力激发眼前sacred relic 的力量。

  就在此时,帕特里克老迈的脸上忽然泛起一阵邪意的笑容,笼在袖子里的right hand 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漆黑的匕首……

   今天晚上嗓子太疼了。勉强码出这些字来。

    自我认为已经失去水准了。

    真是抱歉。

    另外大家有谁试过被人一边掐着脖子还要一边码字的吗?     那感觉糟透了::>_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