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什么情况?”

“去问一问,这是哪个方向?哪一个防区?”

“不是已经进行戒严了吗?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按照正常来说,现在基本上应该都没有什么声音了,怎么这么一会儿,突然就直接起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还是说有一些新的情况?”

负责在外面拉网相关部门领导,刚刚巡逻完整个一圈,回到最开始的起点,准备稍作休息,稍微的放松放松,开始下一步的接应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的响起一阵不对劲的声音,这种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害怕和畏惧一样,直接让他神经直紧蹦了起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

碰到任何东西,不符合计划中,

他都觉得有人在当中捣鬼,或者是有其他的原因,

反正绝对不是正常发生。

而且,还有内鬼的存在,就更让他怀疑了,

万一这是内鬼干的,怎么办?

“你们俩过去看看,看看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的防区搞成这个样子。”

“不知道安静安静,再安静吗?,万一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惊扰了目标人怎么办?”

领导把刚刚升起来的怒气直接的压了下去,压低的声音道,

另一边,

老人同样听到的动静,立马知道这是机会来了,二话不说直接开始行动,他不敢耽误任何一秒钟,什么晚了一点,就走不掉了,他首先在屋子里换了一件black 的衣服,增加自己的隐蔽性,接着清除了房间里面所有他的身份信息,包括上级和下机,确认无误后,这才慢慢的溜了出去,几乎是匍匐在地面上。

“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

“千万不要发现我。”

一路向前匍匐着,

老人一路的自言自语,紧张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

就差直接吐出来了,

然而,搜查完最后一栋建筑物后的张根水,依旧是毫无收获,

这时,他looked towards 最后一栋建筑,在耳麦里喊道:

“全体注意了:目标很可能就在这里面,子弹全部上膛,做好一切准备。”

话音落下,

正准备行动的时候,刚刚的喧闹声传了过来,

有一位warrior frowned :“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吵?”

“好像是6:00方向,应该是防线区域。”

“不对啊,按道理说拉开警戒线,看到警戒线的所有的人,基本上都离开警戒线的附近了,怎么还有有喧闹的声音?”

有些warrior 不明白,

但是,正准备继续行动的张根水,一下子就反应的过来。

心里暗骂:“糟了!有内鬼,目标要跑!”

在这种时候,

别说是喧闹了,只要拉开了警戒线,按照华国人民的一贯心理,都是乖乖的待在一旁,相当一部branch 离开,留下的那一部分也会永远的看着,绝对不会大声的喧哗,

这个点距离outer circle area 有200多米,

这边都能听到声音,

想想看,到底吵到什么地步。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个点出现骚乱,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对谁最好?

当然是目标了!

张根水知道在刺青组织在人类world 安插了内鬼,但是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

所以,他immediately 就反应的过来,直接耳麦中大吼:

“目标要跑!”

“6:00方向!”

“全部给我打开探照灯,给我追!”

张根水说着,原本停下的动作直接如同一只兔子一样的窜了出去,后面跟着的warrior 们也如梦初醒,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马的followed along 。

“快!”

“快!”

“快!”

整个海边,可以看到狼牙warrior 们,原本有些缓慢的声音直接矫健起来,砰的一声,张根硕率先的把最后一栋建筑一脚踹开,这个建筑只是一栋小平房,打开了门里面就有一张床,apart from this 什么都没有,他摸了摸床上的被褥下面,里面还有一点温度,脸色更加的难看,这无疑证明了刚刚他的想法,目标人物刚刚没离开多远。

“糟了”

“果然给我猜对了……”

“有内鬼给他通风报信,已经提前跑了,赶紧追!”

“这样,第一squad 从左边绕过去,第二squad 从右边绕过去,目标6:00方向。”

张根水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命令,接着他拨通了电话:

“喂,我是张根水,情况有变,外部的网出现了开口,应该是内鬼干的,出现了强烈的喧哗声音,赶紧派人过去把网收起来,速度一点,must 快一点,要不然目标就要跑了。”

“好,我这边知道了,我马上去办。”

得知消息的领导,怒火中烧,就差当场摔杯子,

在这个节骨眼上,

竟然出现了这样的纰漏!目标人物的重要性,他比在座的谁都要清楚,

那是一个国家地区的Chief-In-Charge ,

“真是该死!”

他迅速下达的命令,按照刚刚刚刚跟随给出的方向:“马上去3号防点支援,那里出事了,出现了一个口子,马上给我堵上,我只有一个命令,给我把口子堵上。”

声音不自觉的提高,

他抓起旁边的配枪,一马当先的走了出去,

“报告,没有发现目标。”

“报告,没有发现目标。”

“报告,没有发现目标。”

………

张根水向前追击了几十米,但是各个方向的报告声都让他的心沉了下来,

不会就差了这么一点时间,让他给跑了吧?

如果真的话,那真的是万死不辞了,

这个责任,想想头皮都要发炸,根本扛不住!

“别急,继续找,给我拉到警戒线上。”

“不到最后一点,都不能放弃。”张根水在耳麦中安抚着所有队员,继续一如既往的前进,速度越来越快,直接跑了起来,

另一边,负责外围警戒区域的也带人堵了过来,重新的布置缺口,但是缺口的布置是需要时间的,就在这个时间点,老人来到附近。

“近了!”

“近了!”

“近了!”

老人的越发接近接近了,站在他趴的地方,已经能够看到了黄黄的警戒线,在微光的照耀下,是那样的晃眼。

他爬了起来,弯着腰向前走,接着抓住了一个黑暗的机会,趁着外面正在布置的空挡,直接划过警戒线,跑了出去,刚刚出去的一瞬间,他便迅速的转过身来,装着一副莫无其事的样子看着里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游客或者是市民呢。

“hehe !”

“又能怎么样?”

“带这么多人来围我。”

“还是给我逃出来了!”老人得意洋洋的看着刚刚赶过来的warrior 们,自言自语道taunted :“真是一帮wine skin and rice bag ,干什么都不行。”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听到消息的时候,吓得跟筛子一样。

“Captain ,全部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

“Captain ,我们这边也是,屁的影子都没看到。”

“Captain ,我们这边看到了一些爬行的痕迹,应该是刚刚不久的,是目标人物,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人。”

张根水来到警戒线前,听着下面人的报告,脸色异常的难看。

没有道理,完全没有道理!

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在听到骚乱的immediately ,

就直接冲了出来!

并且按照爬行的匍匐痕迹来看他,他行进的速度应该是非常缓慢的,他们不应该赶不上啊,就算赶不上,也几乎差不多。

忽然,他眼睛一亮,像是想到的什么一样,

open a pair of tiger eyes ,缓缓地扫过警戒线外的群众,忽然,他的目光在一个beggar 打扮,身上有一些淤泥的老人的身上,

他陡然loudly said :“就是他!”

“他就是目标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