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全attribute Martial Arts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bang!

space fragments 之内,血茧悬于半空,血色rays of light 绽放,宛如一颗血色小太阳。

血色气浪朝all directions 倒卷,强大的Origin Power 波动自血茧之内爆发而出。

在那血色气浪之中,还有一缕缕暗Azure Flame 伴随其中,如同绽放的花朵,以血茧为中心,绚丽异常。

下方的花Spirit Race young girls 都被吸引了过来,目光惊骇的望向天空之中。

Iron-armored Flame Scorpion 亦是目光震撼的望向in the sky ,眼里不由浮现出一丝羡慕。

它酸了!

从这气息波动来看,Little White 破茧而出后,实力绝对会大进,远超过去。

眼看着Little White 就要崛起了,而它却还在原地踏步,心中如何能够平衡。

但是它也知道这是Little White 的机缘,就算给它,也没有任何用处。

那血鸦Old Ancestor 的blood essence ,对于一只蝎子能有什么用。

所以它也只能羡慕羡慕而已。

Wang Teng 站在in the sky ,目光扫视下方,frowned ,大手一挥,便带着Little White 所化的血茧离开了space fragments ,转移到了吞噬空间之中。

Little White 破茧的动静太大了点,他担心会对space fragments 造成破坏。

要知道space fragments 里面可是种植着不少珍贵的spiritual medicine ,万一毁了,他都没处哭去。

花Spirit Race young girls 见到Wang Teng 将血茧带走,不由relaxed ,血茧散发出的威压令她们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像面对更加高等的terrifying 生物一般。

但她们知道那血茧里面就是Little White ,所以心中也很是好奇。

“花梓姐姐,你说Little White 破茧后,会变成什么样纸啊?”小小个的花仙儿站在花梓身旁,仰着脑袋,一对马尾垂落下来,望着花梓,大眼睛里尽是期待。

这些花Spirit Race 少女在space fragments 里面生活久了,与Little White 的关系颇为不错。

特别是花仙儿,经常找Little White 玩耍,就差没把它当成一个大号玩具了。

“唔,我也不知道呢,也许会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吧。”花梓摸了摸花仙儿的小脑袋,said with a smile 。

“人家知道Little White 肯定会变得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但是人家想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样纸嘛。”花仙儿撅了噘嘴,她觉得花梓姐姐很笨,说了等于没说一样。

“Aiya ,我也不知道啦,wait 看就知道了,应该很快就会破茧而出了吧。”花梓敲了敲花仙儿的脑袋。

little child 什么的,果然最麻烦了。

“好吧,好吧,我就不为难花梓姐姐了,花梓姐姐小时候肯定没有仔细听Great Elder 她们讲课。”花仙儿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道。

“……”花梓。

好家伙,怨我喽?

谁说她没好好听讲的,明明是这知识完全超纲了好吧。

谁知道一只乌鸦能够变成什么样啊。

何况这是超常规蜕变,不是常规的种族进化,完全没有可参照的目标。

当然,她不会跟花仙儿解释这些,解释了她也不懂。

花菖蒲等其余的花Spirit Race young girls 看到花梓在花仙儿面前吃瘪,不由偷偷笑了起来。

吞噬空间当中。

one big and one small 两个光团悬浮在半空,小的是血色光茧,大的是white 光茧,虽然有大小之分,但其实都很巨大,绽放出刺眼的rays of light ,one after another Origin Power 波动自其中席卷而出。

Wang Teng 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等待Little White 和蚁Human Race 母体破茧而出。

他面色很平静,但是那微微闪动的目光却是出卖了他。

圆滚滚漂浮在Wang Teng 的身旁,说道:“吃了这么多golden 光团,总该有点作用吧。”

“它们的潜力应该可以提升不少。”Wang Teng nodded and said 。

“潜力么,这Chaos Beast 的“Soul Body ”似乎确实拥有这样的奇妙作用,我的Life Level 能否提升也全看它了。”圆滚滚道:“而且不止是潜力,它们的实力也会因此在原来的基础上提升不少。”

in midair ,两个光茧爆发出的rays of light 已是璀璨到了极致。

咔~

突然间,一道清脆的碎裂声响起。

Wang Teng Mind 一震,连忙moved towards 左边的血色光茧看去,只见在那血色光茧之上,一道细小的裂缝正浮现而出,更加耀眼的血色rays of light 从那道缝隙之中穿透而出,显得格外醒目。

“要出来了吗?”圆滚滚eyes slightly narrowed ,looked towards 血色光茧,眼中也是浮现出一丝期待。

Little White 是通过血鸦Old Ancestor 的blood essence 进而产生蜕变,最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未知性太大了!

ka!

就在这时,又一道清脆的碎裂声传出,却不是那血色光茧之上,而是来自于另一边的white 光茧。

“看来蚁Human Race 母体也要出来了。”圆滚滚looked towards 另一边,said with a smile 。

“很好,一起出来。”Wang Teng 高兴的said with a smile 。

while speaking ,两个光茧之上的裂缝却是越来越大,而后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蔓延而开,如蜘spider net 一般扩散。

而且不仅仅这一处,其他的位置也是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的裂缝。

随即,后面的裂缝便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

这些裂缝不断的朝all around 辐射,最终连接在了一起,直至遍布整个光茧。

“Wang Teng ,你说哪个会更快一点出来?”圆滚滚看着这一幕,问道。

“不知道。”Wang Teng 直接说道。

“要不要赌一把?”圆滚滚laughed 。

“赌什么?”Wang Teng curiously asked 。

“十个golden 光团,如果你赢了,下一次最先得到的十个golden 光团就给你吃,如果我赢了,就给我吃。”圆滚滚道。

“你倒是打的好算盘。”Wang Teng rolled the eyes :“我猎杀Chaos Beast 得到的golden 光团,爱给谁吃就给谁吃,凭什么跟你赌。”

“呃……”圆滚滚本想趁着Wang Teng 高兴的时候骗骗他,didn’t expect 他居然不上当,它眼珠子一转,连忙道:“话不能这么说,反正你肯定要给我用的吧,只是用这个赌注来决定先后而已。”

“算了,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跟你赌一赌好了,说吧,你想选谁?”Wang Teng 无所谓的说道。

“我选蚁Human Race 母体。”圆滚滚眼睛一亮,立刻说道。

“你确定?”Wang Teng faint smile 的看着它:“你可要认真选啊,输了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圆滚滚狐疑的看着Wang Teng ,lightly snorted 道:“你别想骗我,我就选蚁Human Race 母体。”

“好吧,那我就选择Little White 好了。”Wang Teng 耸耸肩道。

“Wang Teng ,这次你要输了,Little White 实力毕竟要弱一些,没那么容易破茧的。”圆滚滚said with a smile 。

“那可不一定。”Wang Teng slightly smiled ,looked towards 前方的血色光茧,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这幅样子反而让圆滚滚心中有些摇摆起来,难道Wang Teng 看出了什么?

毕竟Wang Teng 这家伙手段实在有些多,层出不穷,就连它都不知道Wang Teng 到底具体有哪些手段,谁知道他是不是连这个都能看的出来。

不过这也没什么,本来就是稳赚不赔,输了它也没亏什么,赢了还能先用十个golden 光团,何乐而不为。

它馋那golden 光团已经馋了整整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来,所有的golden 光团都喂给了Little White 和蚁Human Race 母体,实在让它郁闷的要死,简直不要太苦逼。

现在它只想早点品尝到golden 光团,其他的都是浮云啊。

Wang Teng 压根不知道圆滚滚在想什么,甚至都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它,此时他的注意力都在前方的两个光茧之上。

突然,Wang Teng 的目光一动,嘴角不由的翘起。

ka-cha !

一道格外清晰的脆响极为突兀的在吞噬空间之内回荡而起。

圆滚滚猛地looked towards 声音传来之处,面色顿时僵硬了下来。

声音居然是来自血色光茧!

ka-cha !

又一道脆响传出。

bang!

与此同时,只见一只散发着blood light 的sharp claw 陡然抓破了血色光茧,从其中直接探出。

这只sharp claw 仿佛某种坚硬而锋利的金属所铸,暗血色rays of light 在上面流转,时而呈现幽暗之色,时而又呈现出一丝血红,分外奇异,宛如Divine Weapon 一般。

圆滚滚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bang!

血色光茧再度碎裂,另一只sharp claw 自光茧之内穿透而出,与之前那只sharp claw 如出一辙,同样的坚硬,同样的锋利。

咋一看去,宛如绝世Divine Weapon !

唳!

就在此时,一道宛如metal collision 般的啼鸣声陡然响起,响彻在吞噬空间之中,久久不散。

bang!

next moment ,整个血色光茧爆裂而开,化作漫天的血色光点从上空飘落。

一道暗red rays of light 自光茧爆裂出冲出,径直冲向吞噬空间的顶部,欲与天公试比高。

可惜吞噬空间的范围始终有限,它只能在空间顶部盘旋,发出阵阵金戈一般的啼鸣之声。

Wang Teng 和圆滚滚同时moved towards 上方望去。

只见一头巨大飞禽正展开双翅飞行,sharp claw ,尖喙皆是泛着金属光泽,一身的暗red 羽毛亦如金铁,极为锋利,它浑身为暗红之色,上面有着one after another 如同火焰一般的奇异纹路,冰冷中又透着一股炙热之感,诡异却又协调。

Nether Flame Crow !!!

蜕变之后的Nether Flame Crow !

曾经的Nether Flame Crow ,如今已是大变了模样!

不但外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连体型都是变成了原来的好几倍。

Nether Flame Crow 本是赤black ,现如今那black 变得更加的幽暗深沉,scarlet 却变为了scarlet 。

使得Nether Flame Crow 的整体颜色变成了暗红之色。

二者看似色泽相近,实际上有着很大的区别。

crimson 与scarlet 是两种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感觉,一种是纯粹的炙热,一种却是带着一丝邪恶。

不过在那暗red 之上又有着one after another 火焰一般的纹路蔓延而开,又让这种邪恶之感消散了不少。

当然,these all are 其次的,变化最大的还是它的实力,从原先不到下位Sovereign level 达到了如今的中位Sovereign level ,跨越不可谓不大。

Star Beast 中位Sovereign level realm ,已是equivalent to Universe level 了。

Little White 可以说是一下子跨越了两个great realm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Star Beast 到了王级之后,每提升一个realm 都是极为困难,不比Martial Artist 简单丝毫,甚至有时候更加的困难。

所以Little White 这次蜕变当真是一次巨大的造化。

“这都赶上我了。”Wang Teng 开启【真视之瞳】看穿了Little White 如今的realm ,不由said with a smile 。

“它达到中位Sovereign level 了?”圆滚滚震惊道。

“对!”Wang Teng 欣慰的nodded 。

“靠!血鸦Old Ancestor 的blood essence 这么厉害的吗?”圆滚滚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有些难以置信。

“那golden 光团应该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否则impossible breakthrough 中位Sovereign level !”Wang Teng pondered then said 。

“应该是了。”圆滚滚立刻反应了过来。

如果没有golden 光团,Little White 的蜕变不会如此彻底,一下子提升两个great realm ,这too terrifying 了。

它眼中闪动着精光,对golden 光团越发渴望。

Wang Teng 虽然知道golden 光团应该有大作用,但是也实在didn’t expect 会有这般巨大的作用。

但不管怎么说,这对Little White 而言是天大的好处,may come by with luck, but not by searching for it 。

Wang Teng 突然很庆幸自己没有吝啬,这一个月来不断的给Little White 喂golden 光团,现在看来那些golden 光团没有浪费。

“Li! ”

一声唳啸传来,Little White 从上方落下,停在了Wang Teng 的面前,巨大的脑袋伸到Wang Teng 的面前,一双锐利的眼睛此时却充满了感激和孺慕。

“you did good 。”Wang Teng 不由高兴的大笑起来,extend the hand 摸了摸Little White 的脑袋,赞许道。

“主,人!”

突然,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从Little White 的口中传出,听起来就像是六七岁的孩童。

它的话语还不Skilled ,有些磕磕碰碰。

“Little White ,你会说话了?”圆滚滚瞪大眼睛道。

Wang Teng 眼中亦是闪过一丝愕然,looked towards Little White ,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虽然Little White 很早就晋入了王级,但是它一直不会说话,又找不到任何原因,让Wang Teng 很无奈。

如今Little White 却是突然开口。

Wang Teng 自然会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这次的蜕变终于让它拥有了说话的ability ?

“滚,滚,哥~”Little White 巨大的眼睛looked towards 圆滚滚,再次开口。

“滚滚哥?”圆滚滚面色一黑:“这都什么称呼。”

“hahaha ……”Wang Teng 却是不由的大笑了起来:“very good ,Little White ,你终于可以说话了。”

“开口是开口了,就是还不流利。”圆滚滚打量了Little White 一眼,也是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可别叫我滚滚哥了,这称呼听起来怪怪的。”

“别理它,它就是矫情。”Wang Teng 一把将圆滚滚推开。

“矫,情!”Little White 有样学样,跟着说道。

“……”圆滚滚面色发黑。

“hahaha ……”Wang Teng 忍不住said with a smile :“没错,就是这样,不能惯着它。”

“你们太过分了,完全没把我圆滚滚Sir 放在眼里。”圆滚滚怒道。

“圆滚滚你刚刚跟我的赌约输了。”Wang Teng 道。

“pu! ”圆滚滚感觉自己心口再次中了一箭,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bang!

就在这时,in the sky 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white light 耀眼,蚁Human Race 母体所化的光茧骤然炸开,化作漫天的white 光点。

同样的画面reappears ,不过蚁Human Race 母体出现时的动静却是比Little White 小了不少,没有兴奋的叫声,也没有到处乱飞,只有光茧炸开时,Origin Power 的冲击较为剧烈。

显然与Little White 相比,蚁Human Race 母体就显得沉稳许多。

Wang Teng ,圆滚滚,Little White 三个顿时反应过来,moved towards 那white 光点之中看去。

只见一道庞大的silhouette 于光点之中浮现!

当Wang Teng and the others 看到那庞大silhouette 的真实模样之时,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即眼中露出奇异之色。

那是一头十分巨大的母蚁,,通体雪白,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犹如jade stone 雕琢而成,并不显得臃肿,反而给人一丝精致之感。

如果把它缩小无数倍,甚至有点像是蚕宝宝。

还是Q版的那种。

而在蚁Human Race 母体的头顶处,居然长着两根类似于dragon horn 一般的sharp horn ,替代了它原本的触角,更是令它多出了一丝奇异之感。

那两只类似dragon horn 一般的sharp horn 呈现黑黄之色,似乎有着一丝丝的Power of Darkness 隐隐散发而出。

但这些体态特征,Wang Teng 和圆滚滚都只是一扫而过。

他们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了蚁Human Race 母体那两根dragon horn 之间。

在那里,有着一道如human 女子一般的silhouette 。

silver white 的长发,容貌美丽,双目微微闭合,她的下半身与庞大的雪白身躯fuse together ,只有上半身露在外面,呈现为完美的黄金比例。

不过,那上半身裹着一层轻纱,关键部位并未露出。

Wang Teng 看到对方的样子,着实大startled 。

蚁Human Race 母体长这样?

记得上次在那颗衰败的planet 看到的蚁Human Race 母体躯壳并非如此啊?

没有那如human 一般的半个身躯。

“这就是蚁Human Race 母体!??”圆滚滚也是目光惊异的打量着面前的庞大身躯,hesitantly said 。

“是我!”蚁Human Race 母体伊丽莎白似乎听到了它的声音,那human 身躯睁开了眼睛,扭头看了过来,嘴角露出一丝弧度,声音柔和:“不过与我以前的形象相比,倒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拥有human 的身躯?”Wang Teng 问道。

“可以拥有,但是对我而言,没有太大的用处,我这次重生,特意弄了这么个身躯,不过是为了方便与你们相处that’s all 。”伊丽莎白道。

“呃……”Wang Teng 沉默了一下说道:“你考虑的还挺多,不过这样也不错,看着更顺眼一些。”

“就是有点奇怪,我老想往你的下半身看。”圆滚滚面色古怪的说道。

“正经点,人家是女生,你怎么能看她的下半身。”Wang Teng faintly said 。

“……”圆滚滚脸都黑了。

MMP说的它好像是色鬼一样。

可恶!

平白污人清白!

“伊丽莎白可是为了你,才变成这幅样子的。”圆滚滚反击道。

“……”Wang Teng 。

伊丽莎白看到两人斗嘴,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保留了界主级的实力。”Wang Teng 没去理会圆滚滚,眼中闪烁着golden light ,那是【真视之瞳】在运转的标志,看着蚁Human Race 母体道。

蚁Human Race 也算是一种Human Race ,所以可以称之为界主级!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个意外之喜!

界主级啊!

他原本以为蚁Human Race 母体能够保留域主级实力就算很不错了,didn’t expect 它居然保留了界主级实力!

这意味着Wang Teng 身边将appears a 界主级的battle power !

“是的。”伊丽莎白moved towards Wang Teng 缓缓飘了过来,巨大的身在Wang Teng 几人面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处停了下来,感激的说道:“多亏了Master 你为我提供的大岩奎甲Dragon Beast 身躯,以及那神奇的golden 光团,不然我恐怕要重新开始cultivated 。”

“也是你和Little White good luck ,正好碰上了我进入混沌Secret Realm 猎杀Chaos Beast 。”Wang Teng said with a smile 。

“混沌Secret Realm !Chaos Beast !”伊丽莎白似乎有些震惊,说道:“难道是传说中宇宙初开之前的那种Secret Realm 。”

“你知道?”Wang Teng surprisedly said 。

“我的inheritance 之中,有着相关的记载。”伊丽莎白道。

“看来你们蚁Human Race 母体的inheritance 也不弱啊。”Wang Teng 看了她一眼,说道。

“其实我也只知道一点皮毛而已,并未真正的见过混沌Secret Realm 。”伊丽莎白摇头道。

“知道一点就算不错了,有些人at first 可是连混沌Secret Realm 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圆滚滚说着,看了Wang Teng 一眼。

“看我干什么,我多少岁,伊丽莎白多少岁,能比吗?”Wang Teng speechless saying 。

“Master ,我的年龄在蚁Human Race 母体当中并不算大,还很年轻。”伊丽莎白faintly said 。

“……”Wang Teng 。

didn’t expect 就连蚁Human Race 母体都这么在意年龄。

难道不管女人,还是雌性生物,都有着这样的共通点吗?

“不过还是要谢谢Master ,能够将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使用。”伊丽莎白再次感激的说道。

“没什么,都是自己人,给你们用也不算亏。”Wang Teng 摆了摆手,说道:“正好你们现在都苏醒了,等会儿出去帮我猎杀Chaos Beast 。”

“你可真行,人家刚刚苏醒,就要被你当苦力。”圆滚滚speechless saying 。

“你还想不想要golden 光团了。”Wang Teng said ill-humoredly 。

“要!”圆滚滚立刻looked towards Little White 和伊丽莎白,said in deadly earnest :“都是自己人,大家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多猎杀一些Chaos Beast ,就可以多得到一些golden 光团,没准以后对你们还有用处。”

“……”伊丽莎白。

“……”Little White 。

Wang Teng 也是无语的看了圆滚滚一眼。

这家伙转变的也太快了!

脸皮贼厚。

“我原本没有什么battle strength ,不过这次是以大岩奎甲Dragon Beast 的身躯重生,我倒是获得了一些来自大岩奎甲Dragon Beast 的battle skill ,battle strength 提升不少,可以相助。”伊丽莎白道。

“oh?” Wang Teng 有些惊讶,连忙问道:“你获得了什么ability ?”

“首先是【暗岩龙甲】,可以在战斗时形成一层龙甲覆盖全身,防controlling power 惊人,还有一个技能名为【暗岩龙光波】,可以从我头顶的dragon horn 发射出a beam of light ,power 强大无比。”伊丽莎白解释道。

“【暗岩龙甲】!这不是我之前从大岩奎甲Dragon Beast 身上得到的技能吗?”Wang Teng 十分惊讶,心中有些不可思议:“还有一个【暗岩龙光波】,这可是连我都没得到的技能,didn’t expect 居然被伊丽莎白得到了,这蚁Human Race 的重生之法有点厉害啊。”

“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重生之后,身体不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发生了某些变化。”

“不过也无所谓了,对蚁Human Race 母体来说,恐怕也不会在意这个问题。”

“好神奇。”圆滚滚听完伊丽莎白的解释,忍不住感慨道。

“确实很神奇,我之前与大岩奎甲龙**过手,它的这两项技能非常强大,你获得了它的技能,实力必然大涨。”Wang Teng nodded 。

如此一来,对他的好处也是巨大的。

他at first 还担心伊丽莎白的battle power 会不会太弱,现在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了。

掌握了大岩奎甲Dragon Beast 的技能,蚁Human Race 母体的battle power 怎么可能会弱。

“Master ,我也得到了几个技能。”这时,Little White 也是not to be outdone 的说道。

“你也获得了技能?”Wang Teng 眼睛一瞪,比听说蚁Human Race 母体获得大岩奎甲Dragon Beast 的技能时更加的惊讶。

就连圆滚滚也是诧异的looked towards Little White 。

“有什么技能,快说说。”Wang Teng 连忙催促道。

这little person 也真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早点说出来。

“对啊,快说。”圆滚滚也是急忙道。

“我获得了四个技能,一个叫做【血鸦幽麟盾】,是一个defensive 的技能,能够凝聚出一面由羽毛凝聚的盾牌。”

“另一个叫做【血鸦Clone 】,可以同时分出几道Clone 来迷惑敌人,并且这些Clone 拥有本体一部分的攻击力。”

“还有一个叫做【血镰斩】,是一个强大的攻击型技能,可以凝聚出一道血色镰刀斩,power 很强大的。”

“最后一个技能叫做【三千焰羽】,是可以将羽毛化作攻击的技能,并且附带flame power ,这个技能是我从那滴血液里领悟出来的,结合了我自己的ability ,厉害吧。”Little White 得意的说道。

“……”

Wang Teng ,圆滚滚,伊丽莎白三人全都是目瞪口呆。

四个技能!

你这是开挂了吧?

就连伊丽莎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觉得自己得到两个技能已经很了不起了,结果Little White 直接得到了四个技能。

并且,其中一个还结合了它自己的ability 。

这可比单纯的继承,或是领悟对方的技能要难太多了,连它这个界主level existence 都没有做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