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44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沙漠之中,乱石遗迹堆内,一口枯井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月。

那口枯井从表面上看,仅仅就是一口普通的枯井而已,连一滴水都没有。

但是在Wang Teng 和仓玉的眼中,这口枯井并非寻常的枯井。

仓玉说完方才那番话之后,仔细的看了Wang Teng 一眼,眼中不由的掠过一丝惊咦之色。

小青儿也许没有发现,但是她却察觉到,这个“泽勒”似乎有些不同了。

是她的错觉?

还是说这泽勒还隐藏了实力,她之前没有察觉到?

Wang Teng 似乎也感觉到仓玉在观察自己,顿时露出一个harmless to human and animals 的笑容,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

“跟上!”仓玉已经回过头,带着小青儿跃入了枯井之中。

Wang Teng 目光闪烁了一下,也跟着跳入枯井内。

这口枯井出奇的深,从外面看仿佛只有十几米的距离,结果Wang Teng 足足下坠了thousand zhang 还未到底。

他发现,all around 的岩壁之上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奇异的crimson 纹路。

以Wang Teng 的目光来看,这些纹路就是天然形成的array rune ,在此地形成了一种禁制,将下方的一切都隔绝起来,所以完全看不出什么。

突然间,Wang Teng 感觉眼前一亮,整个视野便被一片赤红之色所替代。

下方的空间也骤然变得宽阔起来,Wang Teng 体内Origin Power 涌动,让他悬浮于半空。

仓玉抱着小青儿悬浮在他不远处的位置。

Wang Teng 目光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看去,这应该是一处地下岩洞,他的脚下就是一片空地,而up ahead 位置,有着一条通道,那crimson 的rays of light 正是从通道之中照射而出。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灼热之意,令这地下岩洞之中的温度直线上升,all around 的空气之中也弥漫着浓郁的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

Wang Teng 都不用去感知,只需要看着地面上漂浮的attribute bubble ,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立刻拾取了起来。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300】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280】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350】

……

大量的attribute bubble 融入Wang Teng 的身体,化作一股精纯的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moved towards 体内small universe 涌去。

Wang Teng 的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没有突破,但是也提升了不少。

此时,仓玉已经moved towards 那条通道飞去,Wang Teng 自然是立刻跟上。

这条通道很长,仿佛倾斜向下,Wang Teng 能够感觉到自己在往下飞。

同时all around 的温度也是越来越高,正在不断的上升。

Wang Teng 眉毛挑了挑,这温度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对泽勒来说,可能就有些无法承受了。

所以他在考虑自己要装到什么程度?

算了,好歹装装样子。

于是他立刻做出一副难以承受高温的模样。

仓玉frowned ,似乎觉得他有些废,但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挥手,又给他加了一层防护,隔绝all around 的温度。

Wang Teng 对她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过了一会儿,前方的crimson rays of light 顿时变得极为炽烈,Wang Teng Mind 一震,紧随仓玉其后,径直冲了出去。

通道之外,一片巨大的空间出现在眼前,满眼都是火红之色。

震撼!

就算是Wang Teng ,看到这幅场景之时,也是不由的有些震撼。

这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lava 池,火red 的lava 在其中缓缓的流淌着,不时有着巨大的气泡浮现而出,随后peng sound 爆裂而开,lava 液体四下溅射而开。

一个个的attribute bubble 漂浮在lava 池上,随着气泡爆裂,还有更多是attribute bubble 冒出来。

Wang Teng eyes shined ,顿时拾取了起来。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500】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380】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650】

……

这边的attribute bubble 明显比前面要多很多,Wang Teng 顿时感觉到体内多了一股极为磅礴的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

bang!

一声轰鸣顿时在他体内响起。

突破了!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Universe level 4-Layer !!!

Wang Teng 心中不由的一喜,didn’t expect 这次还有unexpected harvest ,他看了一眼attribute 面板。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26/500 40000(Universe level 4-Layer );

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提升了一个等级,而且直接达到Universe level 4-Layer 中期的样子,Wang Teng 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Fifth Layer 。

Wang Teng 心中高兴,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一副极为好奇的样子问道:“仓玉Sir ,您说的奇石在哪里?”

“在lava 之下。”仓玉道。

“居然在lava 之下。”Wang Teng 貌似有些惊讶。

“你能否承受这lava 的温度?”仓玉问道。

“Dad ,实在不行,你就在外面等我们吧。”小青儿看着面前的lava 池,不禁为自己的老爹担心起来。

“没事,我跟你们一起进去,Dad 怎么能放心让你自己下去。”Wang Teng 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说道。

“Dad !”小青儿顿时极为感动。

“好了,既然要下去,那就一起吧。”仓玉打断的了两“父女”的深情对视,带着小青儿一头扎进了lava 池中。

Wang Teng 在身体表面附着了一层Origin Power 护罩,也跟着跳进lava 池中。

这lava 池的温度很高,比寻常的lava 温度高很多。

Wang Teng 只能一副颇为艰难的样子,跟着仓玉不断下潜,moved towards lava 池的深处而去。

他突然想起当初在Fire River 界之时的情形,那片Small World 内的lava 居然还不如此地恐怖。

这lava 的温度似乎高的有些离谱了!

那Fire River 界主乃是一位Fire Element Martial Artist ,其体内所孕育的Small World 自然是以Fire Element 为主,Small World 内的lava 按理来说,绝对要超出寻常的lava 很多。

而且那lava 底下还有各种暗流,甚至赤磷蚯蚓那样的奇异存在。

危险性自不必多说。

如今他们进入的这片lava 池的温度居然能够超过Fire River 界之内的lava ,实在有些unimaginable 。

“仓玉Sir ,这里有没有其他的危险?”Wang Teng 忍不住问道。

“我上次来时,并未发现其他危险,只不过此地的温度确实有些高。”仓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didn’t expect 他会主动发问,当下便解释了一句。

Wang Teng nodded ,没有再多问。

三人下潜了几分钟,仍然没有到达底部。

all around crimson 的lava 从他们all around 流过,时不时的会出现几个attribute bubble ,Wang Teng 当即便将Mental Telekinesis 卷出,拾取了回来。

这些attribute bubble 都是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让Wang Teng 的Fire Element 星辰Origin Power 悄然的提升着,心中elated 。

一旁不远处的仓玉虽然离得不远,却根本想不到Wang Teng 不但不惧这lava ,甚至还能够在此地提升实力。

“小心点,前方有道暗流!”仓玉突然出声,提醒了一句。

Wang Teng 立刻警惕,nodded ,跟在对方身后,绕了开来。

这lava 池之下也是存在一些凶险的暗流,特别一些形成了旋涡状的暗流,可谓是相当恐怖。

寻常的Martial Artist 如果被卷进去,恐怕小命都要丢掉半条。

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就算是Universe level Martial Artist ,如果没有相应的手段抵抗all around 的极致温度,也无异于在刀尖上起舞,死亡近在眼前。

没过多久,Wang Teng 发现all around 的lava 颜色居然发生了变化,从原先的crimson 转变为了暗red ,温度越来越高。

“仓玉Sir ,这里的lava 温度更加恐怖了。”Wang Teng 声音凝重的说道。

“我知道!”仓玉的脸上此刻也是involuntarily 的露出了一丝肃然,gently nodded 道。

“我们还要多久到达?”

Wang Teng 预估了一下普通Universe level Martial Artist 的极限,感觉差不多了,顿时brow beaded with sweat 的开口问道。

他额头上的汗水都是自己逼出来,不然单单这温度,根本无法影响到他。

毕竟他体内的Heaven and Earth Arcane Fire 可以算是万火之王,哪怕这lava 的温度再高,也绝对无法超过Heaven and Earth Arcane Fire 的温度。

更不要说他身上还有幽冥寒冰,冰螭珠这样的rare object 存在。

“快了!”仓玉看了他一眼,略显无奈,jade hand 一挥,Origin Power 附着在Wang Teng 的身上,帮他抵御all around 的lava 温度。

小青儿担忧的看了一眼Wang Teng 。

但是她的面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极为惨白,嘴唇变成了青purple ,整个人都显得极为虚弱。

“小青儿,你怎么样了?”Wang Teng face changed ,连忙问道。

他和这little girl 虽然非亲非故,但是the past few days 却相处不错,对她的遭遇也极为的同情。

而且他为了潜入芮蛇城,借用了泽勒的身份,自然也要负点责任,把人家女儿看好了,免得出了什么事情,when the time comes 他也过意不去。

“Dad ,我没事!”小青儿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说道。

“Not good ,小青儿体内的能量要爆发了。”仓玉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平静的声音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焦急。

“你快一点,我尽量跟上。”Wang Teng 连忙说道。

仓玉看了他一眼,nodded ,没有再多言,速度陡然加快,moved towards lava 底部冲去。

Wang Teng 目光闪烁了一下,也是将速度爆发出来些许,尽量跟在仓玉身后。

他虽然没有动用【遁光】和【空闪】技能,但是凭借fleshy body 爆发出来的速度,便已经不弱于寻常的域主级Martial Artist 了。

此时虽然还有所收敛,但是远远的吊在她的身后还是可以做到的。

仓玉虽然有些意外,但此时也没有空去多想这些,她一边stealth ,一边替小青儿压制体内的能量。

时间流逝,这lava 仿佛没有尽头,在这里时间已经没有了概念,他们不知道stealth 了多久。

小青儿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她体内的能量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就算是仓玉都有些快要压制不住了。

Wang Teng 远远的便感觉到了那股磅礴的能量波动自小青儿体内传出,brows frowned ,心中着实有些惊讶。

“didn’t expect 这能量爆发出来竟然如此恐怖!”

“这little girl 还真是挺特殊的。”圆滚滚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显得十分诧异。

它一直在暗中默默的观察小青儿,但是以它的知识储备,居然也没有找出关于这种能量的相关记载。

而且如今他们身处蚀毒世within the realm ,无法与外界的网络连接,它自然也无法查询更多的资料。

这让它有些郁闷,didn’t expect 也有它查不到资料的一天。

bang!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轰鸣,一股阴寒之意居然在这炙热的lava 之中席卷而来。

all around 的lava 都被推开,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倒卷。

同时在那阴寒之意之下,不少lava 居然出现了被冻结的迹象。

这极为不可思议!

要知道他们stealth 到此处之后,lava 的温度已经升高了好几倍,如此高温居然还会被冻结?

那阴寒之意又达到了何种程度?

简直无法想象。

Wang Teng ugly complexion ,立刻moved towards 前方看去,他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此时看到前方的情形,心中那丝猜测也终于是得到了证实。

小青儿体内的能量终于还是爆发了!

仓玉在那股阴寒之意的席卷之下,整个人也被冲开,无法靠近。

小青儿那娇小的身躯悬浮在lava 之中,无尽的阴寒之力从她体内爆发而出。

她已经失去了意识,但表情却显得极为痛苦,口中无意识的传出一声尖叫,似乎难以承受那种痛楚。

仓玉不断的想要靠近小青儿,但是也许是那能量被压制了太久,此刻突然爆发出来,反而更加恐怖。

本来那能量在夜里就会爆发,但是他们为了找到那块奇石,耽搁了不少时间,仓玉也一直在压制小青儿体内的能量,才造成了这一幕。

然而那阴寒之力,即便是仓玉这个域主级powerhouse ,也是难以靠近。

那阴寒之力甚至能够冻结她的Origin Power ,在这lava 之中本就十分危险,如果Origin Power 再被冻结,无异于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bang!

就在这时,一道silhouette 却是突然从她身旁不远处whistled past ,其速度之快,宛如直接破开了那重重的暗red lava 。

甚至就连那令仓玉束手无策的阴寒之力,都无法阻挠这道silhouette 。

此时此刻,仓玉那张完美的俏脸之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愕然,仿佛有些无妨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只见that silhouette 竟然生生的破开了lava 和阴寒之力,以一种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般的imposing manner 出现在小青儿的身旁。

而真正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that silhouette 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小青儿的father ……泽勒!

那个她从来没有太过放在眼里的男子!

这……怎么可能?

“小心!”

就在这时,仓玉看到泽勒extend the hand ,想要将小青儿抱入怀中,当即就忍不住面色一便,出声提醒道。

然而……

bang!

next moment ,一团奇异的Azure Flame 陡然自泽勒体内呼啸而出,宛如灵蛇一般在他的体表环绕一圈,瞬间凝聚成了一层火焰纱衣。

而后他便extend the hand ,将小青儿拥入怀中,宛如抱起了一个沉睡的Princess 。

那不断从小青儿体内爆发而出的阴寒之力,竟丝毫都无法破开那层火焰纱衣,伤到“泽勒”本人!

“带路!”Wang Teng 偏了偏头,looked towards 仓玉,开口indifferently said 。

面纱之下,仓玉张了张嘴,想要问什么,但是最终没有问出口,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残影,moved towards 前方急速而去。

她看到Wang Teng 刚才的速度,知道他有所隐藏,此时自然没有再保留什么。

只是在她的心中,Wang Teng 所扮演的泽勒却是突然变得mysterious 了起来。

Wang Teng 没有去理会这些,既然选择暴露实力,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此刻他跟在仓玉的身后,moved towards 前方的lava 之中快速疾驰而去,甚至还直接动用了【遁光】,在lava 之中直接化作一rays of light 。

仓玉回头看了一眼,瞳孔骤然收缩。

此人到底是谁?

为何会拥有这般奇特的battle skill ?

他真的是小青儿的father 吗?

或者说,小青儿的father 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无数的疑问在仓玉的脑海中闪过,她已经彻底混乱了,完全搞不清楚Wang Teng 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多时,前方的温度骤然拔高了数倍,与之前completely different 。

他们下潜之时,温度都是渐渐升高,但此时这温度确实猛然间提升了数倍。

仓玉早有准备,所以并没有太过意外。

但这“泽勒”at first 并不知道此地的异常,却也丝毫都不受影响,令她十分意外。

随着温度骤然升高,all around lava 也是变成了一种接近于暗purple 一般的深邃颜色。

“就是这里!”仓玉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Wang Teng moved towards 前方看去,只见一块巨大的暗purple jade stone 镶嵌在下方的lava 河床之上,如同一张暗purple 的玉床。

all around 的lava 形成了one after another 的暗流,环绕着那块暗purple 的jade stone ,仿佛将其拱卫在中间一般。

那些暗流转动之时,竟然化作一条条的purple 蟒蛇之形,神异非常,宛如实物。

“这是……”Wang Teng 眼中顿时爆发出一团精光,似乎认出了此物。

“蟒纹紫玉!!!”

圆滚滚震惊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蟒纹紫玉!

一种极为特殊的材料,于炙热之地数千万年,方可凝聚成形,极为罕见。

其上凝聚蟒纹,据说是由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奇特强大的蟒类Star Beast 血脉浇灌而成,又兼具炙热之意,演变过程发生奇mutation 化。

盘坐此玉之上cultivation ,可增强Strength of Fleshly Body 。

甚至于对蟒类Star Beast cultivation 而言,更是有着莫大裨益之处,可助其fleshy body 蜕变,化蛇为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