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47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半年!

距离Wang Teng 离开星空Academy ,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

就算是Wang Teng 自己离开星空Academy 之时,恐怕也想不到,他会在蝎王星耽搁半年时间。

雪童squad 众人早在两个月前便离开了蚀毒world ,回归星空Academy 。

每个人的时间都很紧迫,他们impossible 在这边干等Wang Teng 。

万东squad 众人也走了,他们同样回到了星空Academy ,希望趁着Wang Teng 还未苏醒,可以找到解毒的办法。

广玉and the others 也回到了星空Academy ,他们被Wang Teng 坑了几次之后,体内的阴影之力已经控制不住,根本无法再继续呆在蝎王星,所以一个个便跑回了星空Academy ,找人帮忙驱除那股阴影之力。

可惜,没有人能够驱除,只能强行镇压。

除非去找不朽级powerhouse ,但他们付不起那样的代价。

随着这些powerhouse 离开,蝎王星却是不在平静。

芮蛇城。

一片巨大的广场之上,此刻a 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聚集,全部都是宇宙级之上,他们整装待发,一个个murderous-looking 。

在这些宇宙级serpentfolk 族前方,是几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玛隆也在其中。

他们望着面前的serpentfolk 族warrior ,眼中露出一丝激动与欣慰。

这是他们芮蛇城的warrior !

与以前相比,这些warrior 强大了数倍,incomparable 。

而这都是serpentfolk 族女王带来的。

他们齐齐望向最前方的天空,那里有着一道妖娆威严的silhouette 踏空而立。

serpentfolk 族女王!

那是,他们的王!

玛隆and the others 眼中不由的露出一丝炙热与崇拜!

自从几个月前,serpentfolk 族女王从娜迦族古建筑群回归,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短短时间内,serpentfolk 族女王实力大增,随后便带着芮蛇城的warrior 开始了征伐。

蝎王星上,一个个蛇Human Race City 被攻占下来,成为了芮蛇城的附属。

曾经,芮蛇城是这片森林中,最强的三个蛇Human Race Tribe 之一。

现在,另外两个部落已经彻底沦为了芮蛇城的附属。

芮蛇城也成为了这片森林的中心,city 范围不断扩大,成为了一座比之前还要大好几倍的巨城。

原来的芮蛇城,则是成为了内城一般的存在。

对于Martial Artist 来说,建造city 并不需要太多时间,一些强大的Earth Element Martial Artist ,只需要几日时间便能将一座城市拔地而起。

在吞并了那两个部落之后,芮蛇城lineage 的serpentfolk 族地盘开始不断扩张,渐渐占据了大半个蝎王星。

如今,只剩下几座serpentfolk 族大城,那几座city 自知不敌,选择联合对抗芮蛇城。

没有人愿意城府,他们还在做最后的抵抗。

这样的功绩,以往的serpentfolk 族女王从未做到过,可现在,他们即将成功!

玛隆and the others 相信,那剩下的几座城不过是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根本impossible 是他们女王Sir 的对手。

而今天,那几座城就将成为历史,彻彻底底成为芮蛇城的附属,他们芮蛇城lineage 的serpentfolk 族也终将成为整个蝎王星的Sovereign 。

“我的子民!”

in the sky ,serpentfolk 族女王开口,声音回荡而开。

所有的serpentfolk 族仰头望向serpentfolk 族女王,面色带着狂热无比的崇拜,没有人发出半点声音。

“in today’s battle ,我芮蛇城将成为蝎王星Sovereign !”

“我们要联合起来,壮大自我,让那些天外Human Race 不敢小觑我们。”

“我的子民,你们可愿随我一战!”

serpentfolk 族女王的声音并不大,甚至有些平淡,却带着一丝丝的威严。

“战!”

玛隆眼中此时也忍不住浮现出一丝激动,大吼出声。

“战!”

其他几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纷纷怒吼。

“战!”

“战!”

“战!”

……

一个个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以手捶胸,齐齐发出了嘶吼之声,震动Heaven and Earth ,imposing manner 如虹。

serpentfolk 族女王望着下方的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眼神坚定。

她的初衷从未改变,她要让这片土地上的serpentfolk 族不再受到天外Human Race 的压迫,统一是1st Step ,而且是必须走的一步。

只有将所有的serpentfolk 族联合起来,他们才能震慑那些天外Human Race 。

她不想一个人离开,她要带着所有serpentfolk 族离开这片world ,去更广阔的星空看看。

在serpentfolk 族女王身旁,有着一名serpentfolk 族少女,与serpentfolk 族女王相比,她的气质还稍显稚嫩,但是也能够看出那绝代的风华,此刻她正崇拜的望着自己的teacher ,心中激动不已。

teacher ,还是这么厉害啊!

之前,teacher 被天外Human Race 压制,就算是域主级Peak ,在那些天外Human Race 面前也有些黯然失色。

但是现在,她似乎在teacher 的身上看到了耀眼的rays of light ,这rays of light 不输于那些天外Human Race ,甚至更为耀眼一些。

芮蛇城外城,此刻也聚集了许多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他们来自于其他部落,如今也都居住在芮蛇城外城之中。

他们原本是其他部落之人,只是屈服于芮蛇城女王的强大实力之下。

然而serpentfolk 族女王方才的话语,令他们心头震动。

她统一所有serpentfolk 族,是为了抵抗那些天外Human Race 么?

对于天外Human Race ,蝎王星上的serpentfolk 族早已受尽屈辱,无法忍受,没有人愿意一直低人一等,他们也想反抗,但是之前他们没有那种实力。

现在芮蛇城女王说要带领他们抵抗天外Human Race ,他们心中也是活跃了起来。

真的可以吗?

他们真的可以抵抗天外Human Race 吗?

想到芮蛇城女王的实力,他们心中有了一丝希望。

战!

战!

战!

……

这些其他部落的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也顿时发出咆哮,与内城的吼声融合在了一处。

serpentfolk 族女王望向外城,眼中flashes through a bright light 。

“出发!”

a light shout ,所有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冲天而起,moved towards 蝎王星北方疾驰而去。

蝎王星北方,有着一座city ,名为蠡蛇城,是一座极为巨大的古老city 。

在整个蝎王星,这座城也是one of the very best 的,以往的芮蛇城与其相比,甚至要差不少。

但是现在,芮蛇城有机会想这座城发起挑战,而且占据着优势。

此刻,蠡蛇城内,气氛一片严肃紧绷。

许多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站在city wall 之上,望着远处天空,如临大敌。

“丹巴,你说仓珠那女人什么时候会杀来?我们已经等了三天了,她要是不来,难道我也要跟她这样耗着?”city gate 正上方,一名身材壮硕,面容威严豪迈,穿着pitch black Battle Armor 的serpentfolk 族男子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在他身后,一名complexion pale 的serpentfolk 族男子静静站立,眼中有着阴霾。

此人赫然正是之前与Wang Teng and the others 在娜迦族古建筑群中相遇的丹巴,他被黑影控制之后,侥幸未死,但体内的伤势并未recover completely ,特别是那阴影之力,连广玉and the others 都无法驱除,何况是他。

如此情况下,又遇到serpentfolk 族女王大爆发,开始到处征伐,他自然不是对手,只能来投靠蠡蛇城。

蠡蛇城的王是他的远亲,很久以前,他们曾是同一支,只是后来丹巴this lineage 分裂了出去,成立了鸵蛇城。

但双方关系未断,现在又是同仇敌忾之时,蠡蛇城的王自然不会拒绝他的投诚。

“big brother ,她肯定会来,就在the past few days 了,我对那女人非常熟悉,她现在统一了大半个蝎王星,接下来肯定就是蠡蛇城了。”此时丹巴hearing this ,说道。

“她真有那么强?”蠡蛇城的王名为丹戎,此刻皱眉问道。

“很强,那个slut 不知道得了什么好处,突然变得这么强。”丹巴眼中闪过一丝嫉妒,ruthlessly said 。

“你不知道她为什么便的这么强么?”丹戎indifferently asked 。

“我不知道啊,big brother ,我要是真知道,肯定就说了,岂会瞒你。”丹巴目光闪烁了一下,连忙说道。

“谅你也不dare to swindle me !”丹戎道。

就在这时,天边传来阵阵splitting the air sound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御空而来。

“来了!”丹巴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连声道:“big brother ,他们来了!”

“慌什么!”丹戎看到远处close and numerous 疾驰而来的黑点,心中也是一震,但他没有露出丝毫慌乱之色,反而身上有着一股fighting intent 升腾而起:“让我看看,这芮蛇城女王到底有多强!”

bang! bang! 轰……

那些黑点由远而近,速度非常快,阵阵rumbling sound 随之传来,最终出现在蠡蛇城外数千米的高空之中。

“蠡蛇城,降,还是战!”一道淡淡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回荡在蠡蛇城上空。

“降!好大的口气!”丹戎sneered ,也是冲天而起,looked towards 前方之人:“你就是芮蛇城女王!”

“不错,正是this King !”serpentfolk 族女王仓珠indifferently said 。

“很好,果然够劲!”丹戎看着远处的serpentfolk 族女王,nodded ,说道:“战吧,让域主级出手,其他就算了,都是serpentfolk 族,死了都是损失,没必要,我们若输了,蠡蛇城从此归你统帅,但若是我们赢了,你submit to me 。”

“战!”serpentfolk 族女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口中吐出一个字来,她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ha ha ha ……好!战!”丹戎仰天大笑,发出一声爆吼:“所有域主级Martial Artist ,随我出战!”

“战!”

“战!”

……

双方的域主级Martial Artist 发出怒吼,轰然冲出,瞬间战在了一起,恐怖的Origin Power 余波在in the sky 回荡而开。

远处,一群群星空Academy 的Martial Artist 出现,这颗planet 上除了Wang Teng ,潼恩and the others ,自然也还有很多星空Academy 的Martial Artist 在做任务。

serpentfolk 族女王这几个月的征伐,引发的动静何其之大,自然早就引起了许多星空学员的注意。

在一座大山之上,一个Martial Artist squad 站在山顶,遥望远方的战斗。

“这芮蛇城女王好像确实很强啊!”一名Martial Artist 双臂环抱,laughed 道。

他身穿Battle Armor ,但一双手臂却赤裸在外,并未穿任何衣物。

而在那手臂之上,有着两条蟒蛇纹身,漆黑之色,显得格外狰狞。

“想要统一蝎王星,没点实力怎么行。”另一名身后背着battle sword 的Martial Artist indifferently said 。

“这一战赢了,她就可以统一蝎王星了!”手臂上有着蟒蛇纹身的Martial Artist 说道。

“她的想法很天真,想要靠统一蝎王星来抵御我们这些天外Human Race ,熟不知一颗蝎王星而已,根本不算什么。”第三名Martial Artist said with a smile 。

“没关系,让她折腾吧,折腾完了,我们再出手,这芮蛇城女王的bloodline Interesting ,应该对我有用。”手臂上有着蟒蛇纹身的Martial Artist 不在意的说道。

“老大,看来你的蟒王玄毒功又要进步啦。”一名Martial Artist said with a smile 。

“希望吧。”手臂上有着蟒蛇纹身的Martial Artist indifferently said 。

……

与此同时,在蝎王星的Land of Extreme North ,有一处充满各种毒物的dangerous land 。

这里很少有人能够进的来,即便是域主级Martial Artist ,进入此地,也是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

很少有人知道,毒潮的终点就在这里。

而那毒潮之上的娜迦族古建筑群其实也是在这Land of Extreme North ,只是处于某个空间夹缝之中,没人发现。

此刻,在那禁地中,无数毒兽蛰伏,中位Sovereign level ,上位Sovereign level 的毒兽到处都是,时刻都在上演着血腥厮杀。

这就是那些毒兽的生存方式,它们互相厮杀,互相吞噬,从而壮大自我,成长为毒兽之王。

此时,就在禁地的periphery zone ,空间突然波动起来,一道Space Crack 随之出现。

roar!

roar!

all around 的Poison Element Star Beast 感应到了什么,纷纷被惊动,moved towards 裂缝处发出咆哮之声。

就在这时,一道silhouette 从裂缝之中踏出。

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声音,但是当all around Poison Element Star Beast 看到这道silhouette 之时,全都低伏了下来,发出阵阵wu wu 的低沉呜咽之声,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terrifying existence 。

这道silhouette 赫然正是从血inside the pool 苏醒的Wang Teng !

“en? ”此时,Wang Teng 环顾一圈,眼中露出诧异:“这是哪里?”

“好像是蝎王星的Land of Extreme North ,这里也有一处禁地,你现在就在禁地里面。”一道声音在他脑海中说道。

“居然到了Land of Extreme North ,那毒潮还真会跑。”Wang Teng speechless saying 。

“要不然娜迦族的古建筑群也不会到现在才被发现了。”圆滚滚说道。

“也对,不知道他们走了没有。”Wang Teng 道。

“估计早走了,谁让你在里面呆了那么久,肯定没人等你。”圆滚滚道。

“我也不知道会这么久啊,吸着吸着,就吸了这么久。”Wang Teng shook the head :“还好收获还行。”

“走了!”

“也该离开这颗planet 了!”

说着,他脚下微微一踏,便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消失在了天边。

“离开前,还得先去一趟芮蛇城,之前让他们帮我准备的Poison Element spiritual medicine ,以及Poison Element Star Beast ,不知道准备好了没有?”Wang Teng 在in the sky 一边疾驰,一边想道:“那可是我的任务。”

……

轰轰轰……

蠡蛇城上空,激烈的战斗仍在进行,恐怖的Origin Power 余波足以摧毁一切。

两道璀璨的光团不断碰撞。

bang!

next moment ,另一道光团倒飞而出,化作丹戎的身形,他gasping for breath ,目光骇然的望向前方。

芮蛇城女王的身形也浮现而出,蛇躯轻轻摆动,妖娆无比,她的脸色极为平静,目光淡淡的看着丹戎。

“该结束了!”

一道声音从她口中传出。

bang!

在她的身上,一股极为强悍的imposing manner 骤然爆发而出,一道庞大的illusory shadow 从她的身后浮现,盘旋在空中。

无尽的古老苍茫之意席卷而出。

“这是??”丹戎眼睛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出现的python illusory shadow 。

芮蛇城女王手中battle sword 绽放出bright radiance ,化作a sword light ,横扫而出,她头顶的远Gu Canglan python illusory shadow 仿佛融入了sword light 之中,roar towards the sky 一声,moved towards 丹戎俯冲而去。

“该死!”丹戎pupil shrink ,loudly roared ,体内Origin Power 尽数爆发,他手持Battle Saber ,恐怖的blade light 冲天而起,迎向python illusory shadow 。

bang!

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巨响爆发而出,saber glow 和剑芒在in the sky 肆虐,在方圆万米之内形成了一片禁区。

next moment ,“嘭”的一声,blade light 最终在那恐怖的python illusory shadow 之下崩溃,化作无数saber glow 碎片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倒卷。

“Pu chi! ”丹戎a mouthful of blood spurted ,整个人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

远处,其他的域主级Martial Artist 皆是骇然无比,纷纷moved towards 这边看来。

“acknowledge allegiance ,还是死!”

芮蛇城女王凌空而立,声音淡淡传来。

丹戎满脸不甘,最终化作一声叹息,身躯微微弯了下去。

all around 的天空陷入一片寂静,沉默了一会儿,芮蛇城的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顿时爆发出了欢呼之声。

赢了!

他们赢了,芮蛇城lineage 终于统一了蝎王星!

这是值得庆贺的一刻!

足以被蝎王星的历史所记载。

芮蛇城女王的嘴角也泛起了一丝弧度,她终于做到了,此时的她,才是真正的serpentfolk 族女王。

pa pa pa ……

就在这时,一阵掌声响起。

芮蛇城女王微微皱frowned ,looked towards 远处。

只见几道silhouette 踏空而至,其中一名双臂有着蟒蛇纹身的青年,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

那种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天外Human Race !”芮蛇城女王狭长的eyes slightly narrowed ,looked towards 对方。

“不错,我正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天外Human Race 。”那名双臂有着蟒蛇纹身的青年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introduce myself ,我叫做柳蟒!”

“有什么事?”芮蛇城女王indifferently asked 。

“想请你把Bloodline Power 给我。”柳蟒脸上带着笑容,说出的话语却让人心底发寒。

“impudent !”

玛隆等域主级powerhouse 纷纷怒喝,这天外Human Race 居然对女王Sir 不敬,实在可恨。

而且对方是奔着女王的Bloodline Power 来的,这更是不可饶恕。

“hehe !”柳蟒slightly smiled ,没有开口。

但是……

bang!

在他身后,一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突然出手,long spear 刺出,化作无尽spear glow 向着玛隆swept away 。

玛隆面色大变,口中loudly shouted ,Origin Power 爆发,攻击fiercely 轰出。

bang!

两人的攻击碰撞在一起,爆发出轰鸣。

玛隆的攻击瞬间崩溃,spear glow 再度席卷而来,令他瞳孔剧烈收缩。

“hmph! ”芮蛇城女王顿时coldly snorted ,手中battle sword 横扫。

bang!

那些spear glow 顿时被挡住。

“不错的实力,但想要挡住我们,可不够。”柳蟒said with a smile 。

芮蛇城女王眼中cold light 闪烁,didn’t expect 她刚刚统一蝎王星,就有人跑出来抓她,难道他们真的无法冲出this world 吗?

此时她似乎终于知道,为什么以前的serpentfolk 族王者无法统一蝎王星。

因为一旦统一,身为唯一的王,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逃不出这些天外Human Race 的猎杀。

在他们眼里,他们的bloodline 是可以予取予求之物。

他们根本没有成长的空间。

芮蛇城女王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悲凉,全身被寒意席卷。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吗?你不答应,那我们就只能动手了,when the time comes ,你这些子民恐怕承受不住啊。”柳蟒淡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女王Sir !”玛隆and the others 面色纷纷大变。

远处,一些星空Academy 的人在观望,低声议论着。

“那个好像是第Two Stars 空Academy 的柳蟒,听说他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需要收集各种异蟒bloodline ,莫非这serpentfolk 族的bloodline 也算?”

“那个serpentfolk 族女王的bloodline 很特殊,难怪柳蟒会盯上她。”

“可惜啊,明明好不容易统一了这颗planet ,却遭遇如此厄难,这落差未免太大。”

“hmph ,这柳蟒太过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这么做,是把那些serpentfolk 族当成了什么。”

“hehe ,大多数人都把这些土著当做牲畜一般,可并没把他们当人看。”

……

一些人只是在看热闹,极为冷漠,也有一些人不由对serpentfolk 族生出同情之意。

其实也是芮蛇城女王运气不好,正好碰到了柳蟒这种需要异蟒bloodline 来cultivation 的Martial Artist ,不然应该还能撑一段时间,不至于刚刚统一,就被人盯上。

此时此刻,芮蛇城女王的目光在all around 的serpentfolk 族Martial Artist 身上扫过,她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悲哀。

bang!

突然间,她的体内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波动,横扫Heaven and Earth 。

“不好!她要self-destruct !”柳蟒身后,一名Martial Artist shouted loudly 。

柳蟒也是没有想到,这芮蛇城女王竟如此刚烈,宁可选择self-destruct ,也不让他得到半点好处。

“hmph! ”他coldly snorted ,眼中cold light 爆闪,身形猛地消失在原地:“我没让你死,你就死不了!”

刹那间,他出现在芮蛇城女王身前,moved towards 她的脖子抓去,Origin Power 狂涌而出,想要封锁她体内的Origin Power ,令她无法self-destruct 。

芮蛇城女王身形暴退,疯狂调动体内的Origin Power 。

“你走不掉!”柳蟒loudly shouted ,Origin Power 化作一头python ,moved towards 芮蛇城女王卷去。

这Origin Power python 速度极快,猛地moved towards 芮蛇城女王扑去,next moment 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芮蛇城女王pupil shrink ,满脸不甘。

然后就在此时,一只手掌突然从芮蛇城女王的身边探出,fiercely 拍出。

bang!

剧烈的rumbling sound 响起,空间似乎都在这一掌之下,被碾压的发出爆炸之声。

那头Origin Power python 更是承受不住,轰然炸开,化作漫天Origin Power 余波席卷。

“谁!”柳蟒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身形暴退,口中shouted loudly 。

芮蛇城女王微微一愣,肩膀似乎被人拍了一下,体内的Origin Power 被压制了下去。

“来都来了,别那么急着走。”一道轻笑声突然从虚空中传来。

next moment ,柳蟒瞳孔,虚空一闪,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道silhouette ,朝他抓来。

“fuck off! ”

他反应也是极快,口中怒吼一声,moved towards 前方punched out ,拳印凝聚,Origin Power 化作one after another 的python illusory shadow ,缠绕其上。

bang!

对面也是一拳轰来,没有动用任何Origin Power ,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拳。

空间之中再度传来被压爆的声音。

两人的拳头轰然撞击在一起,被python illusory shadow 缠绕的拳印竟无法抵挡,瞬间崩溃开来。

柳蟒pupil shrink ,立刻暴退,却已经来不及,对面之人的拳头已经轰了上来。

bang! bang! bang!

一下子便是三拳,尽数砸在柳蟒的身体之上。

ka-cha !

ka-cha !

阵阵清晰无比的碎裂声传出,柳蟒直接惨叫出声,方才脸上那种胸有成竹的笑容早已消失的thoroughly ,他面色惨白,额头满是冷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bang!

那silhouette 一闪,reappeared 在柳蟒上空,一脚踩下,恐怖的力量爆发而出。

柳蟒整个人弯成了大虾状,口中spits out blood ,如炮弹一般moved towards 地面冲击而去。

bang!

next moment ,地面上出现一个深坑,柳蟒整个人都被砸进了土里。

这一系列的交手,不过是发生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柳蟒就已经入土为安了。

柳蟒squad 那些Martial Artist 此刻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面色骇然,目瞪口呆。

芮蛇城女王也有点发懵,但是她很快认出了那道silhouette ,眼中不由的闪过一道光彩。

是他!

他出关了!

不过这实力前后差距也太大了吧,有点夸张。

之前他的实力也很强,但似乎没有夸张到这种地步啊。

“big brother Wang Teng !”远处的小青儿欣喜的yelled 。

她原本看到自己teacher self-destruct ,整颗心都已经沉到谷底,didn’t expect Wang Teng 突然出现,将她的teacher 救了下来。

两次了!

上一次在芮蛇城,Wang Teng 也是这样出现,救了她们。

现在Wang Teng 又在危难时刻出现,将她的teacher 救了下来,同时也是救了她们所有人。

不然若是teacher 真的self-destruct ,在场芮蛇城的serpentfolk 族恐怕will not 有什么好下场。

此刻她对Wang Teng 的感激,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你们这干啥呢?搞这么array 仗!”Wang Teng 回头看了一眼,无语的问道。

他一路赶过来,正好碰上了芮蛇城女王准备self-destruct ,来不及多想,就直接出手了。

不过对面这家伙好像有点不经打,才几拳而已,就爬不起来了。

“……”芮蛇城女王有点愕然。

这家伙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吗?

“……”远处的柳蟒squad 众人也有点发懵,没搞清楚就动手,这家伙到底谁啊?总感觉他们Captain 被打的有点冤。

“你,你到底是谁?”柳蟒squad 中的一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咽了口唾沫,ugly complexion 的问道。

“我?”Wang Teng 指了指自己,说道:“Who am I 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谁?”

“我们是第Two Stars 空Academy 的学员,你应该也是星空Academy 的学员,为什么要插手我们的事?”另一名柳蟒squad 的域主级Martial Artist 问道。

“你们打我朋友,我不该插手?”Wang Teng 反问道。

“……”柳蟒squad 众人顿时无言。

一个星空Academy 的学员,居然屈尊和serpentfolk 族土著交朋友?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们谁信啊!

“cough cough !”下面传来一阵咳嗽声,柳蟒摇摇晃晃的从深坑之中飞了出来。

“Captain !”柳蟒squad 众人连忙冲了上去。

“哟,还没死啊,我就说,才几拳而已,怎么可能打死。”Wang Teng laughed 道。

“……”柳蟒。

搞得他很弱一样。

刚刚压制住体内的伤势,此刻又差点要爆发,一口逆血从喉咙里涌上来,被他生生压了下去。

他心中极不平静,目光死死盯着眼前之人。

这人到底是谁???

看起来只是宇宙级实力,却为什么会那么强?

方才那几拳好像只是纯fleshly body strength ,却打得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简直不要too terrifying 。

这是哪里跑出来的monster ?

“你到底是谁?”柳蟒took a deep breath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问道。

“第七星空Academy ,Wang Teng !”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Wang Teng ?!”

all around 的许多人听到这名字,都是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想起来。

“Wang Teng !是他!”

但也有人立刻就想了起来,发出惊呼声。

柳蟒也是其中一个,但他无法相信眼前之人会是那个刚刚入星空Academy 不久的菜鸟新学员。

“impossible !”

别说是他,就算是其他人,也都没有一个人敢相信。

一个宇宙级Martial Artist ,一个新学员,把一个域主级Martial Artist ,还是老学员,几拳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别闹!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搞得我像是假的一样。”Wang Teng rolled the eyes ,说真话都没人信,他也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这些人,直接说道:“是你们自己滚蛋,还是跟我打一场?”

“我们这么多人,未必怕你一个。”柳蟒ugly complexion 的说道。

他看出来了,Wang Teng 还是宇宙级,他们几个域主级,未必就怕了对方。

这家伙也许只是fleshy body 比较强!

方才他之所以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是因为Wang Teng 突然出现,他没反应过来而已。

“那就打一场!”Wang Teng be eager to have a try ,正好拿这些人试试他的Strength of Fleshly Body 到底强到了何种地步:“来来来,谁也别怂!”

“……”柳蟒and the others 脸颊抽搐。

这个混蛋怎么看起来巴不得他们动手一样。

“big brother Wang Teng ,别放他们走,这几个坏人差点逼死teacher ,他们想夺取teacher 的Bloodline Power 。”小青儿大喊道。

“你听到了,我朋友让我打死你们。”Wang Teng looked towards 柳蟒and the others ,eyes slightly narrowed :“居然想夺取Bloodline Power ,够狠啊!”

“上!”

柳蟒面色阴沉,他知道多说无益,直接loudly shouted ,让众人动手。

柳蟒squad 总共五人,不多不少,全部都是域主级五sixth layer 的存在,一个个实力都不弱,比serpentfolk 族的域主级Martial Artist 强大很多。

其中柳蟒是域主级sixth layer ,但是实力一点也不弱于觉醒了Bloodline Power 的芮蛇城女王。

当然,那是现在,如果再给芮蛇城女王一些时间成长,柳蟒and the others 未必是她的对手。

芮蛇城女王差的只是底蕴。

bang! bang! 轰……

此刻,柳蟒and the others 同时爆发,moved towards Wang Teng 杀来。

他们面色发狠,知道今天无法善了,只能干掉Wang Teng 了。

七大星空Academy ,有合作,也有竞争,主要是星空Academy 的人太杂了,来自各个地方,impossible 永远同一条心。

出门在外,能不杀就不杀,但是真正到了无法调和的时候,还是要杀。

Wang Teng 面色平淡,此刻面对五名域主级五sixth layer 的存在,他表现的极为淡然,眼中甚至露出一丝自信。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这次提升的Strength of Fleshly Body 实在太强了!

几个月时间,血池都被他给吸光了。

不强大都对不起娜迦族!

此时,Wang Teng 心中lightly shouted ,同时开启【True Dragon Battle Body 】和【Ancient God Body 】!

bang!

火焰席卷而出,将Wang Teng 笼罩,一层层火焰dragon scales 一般存在堆积在他的身上,同时在他的眉心处,一道golden 印记浮现而出。

ka!

Wang Teng 扭了扭脖子,发出清脆的响声,冲着柳蟒and the others 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来,让我看看你们能挡我几拳!”

这一刻,Wang Teng 嚣张至极,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桀骜!

“这是???”

柳蟒and the others 面色大变,刚刚的Wang Teng 已经很强,现在爆发,他们更是感觉自己面对着一个恐怖的火焰giant beast ,那种炽热,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让他们几乎无法呼吸。

但Wang Teng 却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

bang!

space distortion ,Wang Teng 此刻爆发的速度居然直接撕裂了空间,从原地直接瞬移般,出现在一名柳蟒squad 的域主级Martial Artist 面前,然后……出拳!

一拳砸下!

this fist ,火焰凝聚,好似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火焰从天空碾压了下来。

那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面色骇然,pupil shrink 到极点。

“亚力克,用全力!”柳蟒来不及救援,只能口中发出咆哮。

亚力克顿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怒吼一声,体内的Origin Power 尽数爆发,Strength of Domain 也是冲天而起,手中持一柄battle axe ,fiercely 斩出。

“死!”

一道恐怖的斧芒,凝聚了seventh rank Strength of Domain ,轰然劈向Wang Teng 。

Wang Teng 再次轰出一拳,两拳!

bang!

next moment ,斧芒崩碎,Strength of Domain 爆开。

Wang Teng 轰出了第三拳,直接砸在亚力克的心脏处,轰的一声,亚力克spurt a mouthful of blood ,里面夹杂着心脏碎片。

他的心脏被一拳打爆了,死的不能再死。

其他人都看呆了。

三拳!

三拳打死了一个全力爆发的域主级5-Layer Martial Artist !

this world 太疯狂了!

“杀!”

柳蟒squad 剩余四人眼睛都红了,冲杀而至,一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saber glow 横空,seventh rank 金之领域爆发,锋利无比的golden saber glow fiercely 斩向Wang Teng 。

另一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手持battle sword ,seventh rank 水之领域爆发,in the sky 仿佛响起crash-bang 的水浪之声。

他从左侧一剑斩向Wang Teng ,sword light 出,水浪滔天,宛如一片大海淹没Wang Teng 。

还有一人,手持long spear ,spear glow 如点点cold light 爆掠而出,其中有着sixth rank Ice Element 领域凝聚,冰封一切。

Wang Teng 连出三拳,直接击打在golden saber glow 之上。

clang! clang! clang!

如同metal collision 一般的声音回荡在空中,golden saber glow 之上居然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裂痕。

而Wang Teng 的拳头不过是出现几道血痕而已,连他的骨头都没有伤到。

那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面色骤变。

bang!

next moment ,saber glow 崩碎,Wang Teng body flashed ,出现在对方面前,punched out 。

bang!

这名域主级Martial Artist 脑袋直接爆开,当场横死!

此时,如海浪般的sword light 才到了面前,那点点spear glow 也到了,二者同时笼罩Wang Teng ,几乎不分先后。

如此杀招,即便是一些极为强大的域主级Martial Artist ,都未必挡得住。

“hmph! ”

Wang Teng coldly snorted ,眼中cold light 爆闪,心中lightly shouted :“凝!”

Power of Time 爆发,眼前的攻击被凝固了一瞬间。

Wang Teng 再次出拳,那片海被Wang Teng 几拳轰穿,其中的sword light ,瞬间碎裂,那点点spear glow 也被轰碎,所谓的冰封在Wang Teng 的Heaven and Earth Arcane Fire 之下,快速消融。

“怎么可能?”

两人同时惊呼,not even think ,立刻抽身暴退。

他们眼神颤动。

这个人太强了!

强的terrifying !

他们此时居然再也升不起半点战斗的念头,只想早点离开此地。

“死!”

Wang Teng 爆喝,出现在他们身后,双手同时出拳,直接轰在他们背上。

pu!

两人猛地spurt a large mouthful of blood ,不可思议的低头看去,他们的胸口竟同时出现了一个大洞。

他们的目光瞬间黯淡了下去!

“Ah!” 柳蟒几乎要疯了。

四个队友,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全都死在Wang Teng 的拳下。

这个人简直是魔鬼!

他知道逃也没用,只能拼死一搏。

“杀!”

柳蟒口中爆喝,双臂之上的蟒纹仿佛活了过来,骤然在in the sky 化作两头black python ,獠牙毕露,阵阵剧毒之气飘散而开,moved towards Wang Teng 狂扑而去。

此人赫然是一名Poison Element Martial Artist !

“就这么点毒,也好意思拿出来。”Wang Teng 摇摇头,眉心处,一朵妖异的black 莲花浮现,随后他毫不畏惧,踏步向前,两手伸出,火焰凝聚成两只大手,竟然生生捏住了那两头python 的脑袋。

随后,fiercely 一握!

Pu chi!

两头black python 径直爆开,化作漫天的黑雾。

柳蟒瞪大眼睛,他引以为傲的蟒王玄毒功,在对方面前,居然这么轻松就被破了?

此时此刻,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走好不送!”Wang Teng 一个闪身,出现在柳蟒面前,一指moved towards 对方的脑门点去。

“no! ”柳蟒pupil shrink ,面色惊骇到了极点,大吼出声。

chi!

一道black light 在Wang Teng 的手指之上闪过,仿佛凝聚成了一朵仅有手指头大小的black 莲花,瞬间冲向柳蟒的眉心。

柳蟒的身躯瞬间定格,他的面色出现了扭曲,next moment ,眼神便黯淡了下去。

“能死在我的极狱妖莲之下,也算是对你这个Poison Element Martial Artist 最大的尊重了。”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bang!

话音落下,柳蟒的身躯爆炸而开,化作一缕缕的黑烟,消失在了原地。

静!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愣愣的望着这一幕,嘴巴微微张开,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五名域主级powerhouse ,全都死了!

没有一个幸存下来。

这是何等恐怖的战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