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762

  第1733章 冥天!刁难!远古Space Rune !(求订阅求月票!)
  新smurf 上线!
  那么问题来了,给自己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记得Secondary Profession 联盟总部那场大战之中,that 从Abyss 之下破封而出的黑暗powerhouse 似乎自称“黑天”?!

  Wang Teng 目光一转,脑海中有了定计。

  既然要取名,那就取个霸气的一点的名字好了。

  反正是假。

  别人就算想打他,也只会想打他的smurf ,与他Wang Teng 没有半毛钱关系。

  “不知Sir 名讳?”妮可拉越发笃定Wang Teng 就是冥Divine Race 存在, 眼睛微微一亮,小心的问道。

  “冥天!”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这就是他刚刚想出来的名字,that 黑暗powerhouse 叫“黑天”,那他就叫“冥天”好了。

  冥神一族冥天,听起来就很霸气,感觉比什么黑天还要牛逼一点。

  “冥天!”妮可拉叨念了一声, 眼睛越发明亮, 随后沉吟了一下,问道:“Sir 可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助?”

  它已经看出来,对方必然对它有所图谋。

  眼前这位冥Divine Race 存在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假扮魔甲族Dark Race ,而后又对它下手,加上他身上的伤势。

  不难猜出他的目的。

  Wang Teng 有点诧异,这魅餍族Female Dark Race 转变的可真快,冥Divine Race 的身份这么好用?不过这正中他的意,当下问道:“我需要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你可有办法?”

  “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妮可拉微微一惊,didn’t expect 对方竟然是为了这个。

  即便以它的身份,想要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也必须动用背后的力量,并没有那么容易。

  只是不知道这位“冥天”Sir ,到底有什么目的?
  以他的实力,在First Layer 黑暗界完全是无敌的存在,下面应该没有什么能够吸引他的吧?

  “怎么,有问题?”Wang Teng frowned 。

  甲库斯不是说这妮可拉有办法吗?现在看来似乎有点不靠谱啊。

  “有点难度,以Sir 您的实力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势必会破坏下方的平衡, 这是高层不愿意看到的。”妮可拉见他不悦,心中不由一跳,连忙解释道。

  “破坏平衡会如何?”Wang Teng 问道。

  这個说法他不止一次听到了,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若是在Human Race world ,他即便是前往一些Low Level planet ,也不会有什么影响,at worst 就是那里的土著会把他当成神明一般对待。

  怎么到了Dark World 这里,去个Low Level world ,还有这么多的问题?

  莫非那First Layer 黑暗界有什么特殊之处?
  一个个问题在Wang Teng 脑海中闪过,最终他看着面前的妮可拉,希望从它这里得到答案。

  “妾身也不知道呢,只是听说会引发大恐怖,所以一直严令禁止。”妮可拉摇头道。

  “这么说,我是下不去了?”Wang Teng 见它这么说,不禁有点无奈,眉头皱的更深。

  “倒也不是没办法……”妮可拉hesitantly said 。

  “说。”Wang Teng 没好气的rolled the eyes ,这女人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需要将自身实力封印,到了First Layer 黑暗界,不能泄露半点。”妮可拉道。

  “封印实力!”Wang Teng 愣了一下, 问道:“需要别人动手?”

  “是的, 会有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existence 动手封印, 确保万无一失。”妮可拉nodded and said 。

  “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Wang Teng looked thoughtful ,如果只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手段,他也许能够随时破开,毕竟他可是Saint Level Rune Master 。

  他不喜欢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别人手中,但只要他的后手有用,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Sir 可还要前往?若是must 去,我倒是可以试着问问。”妮可拉道。

  “你去办吧。”Wang Teng nodded and said 。

  “好!”妮可拉站起身来应道。

  “……”

  Wang Teng 看着面前光溜溜的魅餍族Female Dark Race ,顿时有点脸热,连忙干咳一声。

  “赶紧把衣服穿上,成何体统。”

  “Sir ,妾身不美吗?”妮可拉妩媚的瞟了他一眼,said with a smile 。

  “女人,你在玩火。”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妾身可以让火烧的更旺盛一些。”妮可拉跌坐在Wang Teng 怀中,媚said with a smile 。

  “你果然馋我bloodline 。”Wang Teng 挑起它的下巴,说道。

  “……”妮可拉。

  “好了,赶紧去办事,若是让我满意,我倒是不介意给你留下一点bloodline 。”Wang Teng patted 某处挺翘,催促道。

  “好的呢!”妮可拉charming eyes were like silk ,从Wang Teng 身上起身,捡起了地上的长裙,穿好之后,走出了门。

  “这个妖精!”Wang Teng 长出了口气,差点被诱惑了,幸好他this Wang 人定力够强。

  “Wang Teng ,你越来越堕落了。”圆滚滚的声音此时响起。

  “你懂什么,我这是不拘小节,为了major event 牺牲自我。”Wang Teng 义正言辞的说道。

  圆滚滚:(ΩДΩ)
  这家伙可不要太shameless 了。

  如此shameless 的话都说得出来,不愧是你啊。

  “对了,维拉还在外面。”Wang Teng 突然记起了某个可怜的女仆,patted 额头,body flashed ,消失在屋内。

  片刻后,维拉满脸震惊的跟着Wang Teng 走进了魅坊,来到三楼的房间。

  一路上无人阻挡,仿佛已经有人知会过一般。

  “Sir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维拉忍不住小声问道。

  这位Sir 偷偷摸摸进去,半个小时不到,便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又大摇大摆的带着它重新走了进去。

  如果不是时而还能看到一两个护卫,它都怀疑它们是不是睡着了。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Wang Teng 的模样……

  明明是魔甲族,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
  一个个黑人问号浮现在它的脑门之上,令它百思不得其姐。

  “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哦~”维拉磨了磨牙,nodded 应道。

  Wang Teng 将维拉带进魅坊之后,便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它,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盘膝恢复起来。

  之前为了动用域主级Mind ,他不得不动用了多种constitution ,那种力量完全超出他现在的承受范围,令他本源再度受损。

  原本击杀了几头Dark Race 吸收的Life Source 和Soul Source ,如今却又消耗掉了,再次回到了解放前。

  这种状态实在太操蛋了。

  如果是平时,就算是开启了多种constitution ,也根本不会产生掉本源attribute 的问题。

  “oh! ”

  Wang Teng sighed ,感觉很无奈。

  不过这次若是能够顺利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也算是值了。

  “对了,忘记问妮可拉,如今这一层是第几层黑暗界了。”Wang Teng 突然反应过来,心中不禁摇头。

  ……

  次日一早,妮可拉再次出现在了Wang Teng 的面前:“Sir 。”

  “如何?”Wang Teng 神色微微一动,问道。

  “幸不辱命。”妮可拉slightly smiled ,似乎在邀功一般,呈上了一块令牌:“这是我魅餍族一位Old Ancestor 的令牌,只要持有这块令牌去见City Lord ,它会出手封印你的realm ,而后请它开启传送array 。”

  “要见City Lord ?”Wang Teng 道。

  “自然,这片区域通往First Layer 黑暗界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便是由City Lord 一人掌管。”妮可拉道:“妾身可是求了很久,才让族中Old Ancestor 答应的呢。”

  “you did good 。”Wang Teng 赞赏nodded 。

  看来找这个妮可拉是找对了,没有让他失望。

  “Sir 可要现在前往?”妮可拉问道。

  “走吧。”Wang Teng nodded 。

  他现在状态很不好,既然有了希望,当然是事不宜迟,免得夜长梦多。

  随后他便随着妮可拉前往City Lord 府,准备见一见那位传说中的City Lord 。

  City Lord 府。

  一路走来,戒备森严,一头头魔甲族Dark Race 站在各自岗位之上,宛如一尊尊穿着pitch black 盔甲的雕塑,motionless ,格外的cold and severe 与肃杀。

  Wang Teng 发现这City Lord 府有点not simple ,处处透着一种诡异而邪恶的气息,远远看去like a giant beast 匍匐在那里。

  这City Lord 府内必然有着不少powerhouse 蛰伏,不然不会给他这种感觉。

  要知道到了Wang Teng 这种Martial Arts realm 与Mind realm ,一般的所在根本不会给他这般感觉。

  除非存在某种威胁。

  而这City Lord 府显然就是如此,刚刚来到黑甲城时,他从甲库斯的住处远远看过这高大巍峨的City Lord 府,当时并没有这般强烈的感受,如今真正要进入其中时,才浮现出这种威胁之感。

  Wang Teng 内心警惕,同时也很庆幸自己没有在这地方搞风搞雨,不然真的太危险了。

  以他现在的状态,如果引起了这里的powerhouse 注意,根本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

  沿着一条宽敞的大道,Wang Teng 和妮可拉向着City Lord 府最中心的那座城堡行去。

  刚刚来到城堡前。

  一道silhouette 正从城堡内走了出来。

  “妮可拉!”甲鲍斯看到妮可拉,不由一愣,热情的said with a smile :“你怎么来了?要见我father 吗?我带你去。”

  为了不被人察觉异常,Wang Teng 让妮可拉走在前面,他则是跟在后面,并且已经恢复了甲藤鹰的模样。

  从之前妮可拉的反应来看,若是变成冥Divine Race 的样子,可能有点太过引人注目,那City Lord 万一去调查他怎么办?
  所以还是低调点。

  “不必了,我已经跟City Lord 约好。”妮可拉faintly smiled ,语气疏远。

  甲鲍斯感觉到妮可拉的冷淡,不禁有些难堪,但是在这City Lord 府它也不敢impudent ,何况才刚刚领完罚,正准备带人离去,又注意到了妮可拉身后的Wang Teng :“是你!”

  “你怎么在这里?”

  它顿时complexion turned cold ,scarlet 目光死死的盯着Wang Teng 。

  “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Wang Teng 看到对方也很诧异,不过并未将其taking seriously ,indifferently said :“这City Lord 府规定我不能来?”

  “你!”甲鲍斯面色更加冰冷。

  它昨天派去跟踪对方的人全都死了,并且它是今天早上才知道,不用说肯定是眼前这家伙干的。

  对方的cunning 超出他的预料!
  本以为已经跟丢了,很难再找到对方,didn’t expect 对方又再次出现在了它的面前。

  “很好,there’s a road to Heaven yet you don’t walk it ,hell is doorless yet you charged to it 。”甲鲍斯coldly smiled 。

  “甲藤鹰Young Master 如今是我的客人,你最好客气一些,不然就算是City Lord ,也保不住伱。”这时,妮可拉突然indifferently said 。

  甲鲍斯瞪大眼睛看着妮可拉,眼神急剧闪动,目光在Wang Teng 和妮可拉之间来回打转,似乎didn’t expect 妮可拉会为Wang Teng 开口说话,甚至完全不顾它的脸面,语气直白而冷硬。

  一股强烈的嫉妒之意从它的心底升起。

  凭什么?
  这个甲藤鹰凭什么能够得到妮可拉的青睐?
  Wang Teng 面色古怪。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

  这个甲鲍斯都快要嫉妒的变形了。

  “走吧。”Wang Teng 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它,对妮可拉道。

  “好!”妮可拉对着Wang Teng 极为温顺的nodded ,带着他moved towards 城堡内行去。

  甲鲍斯瞬间气的浑身发抖,只觉得一股逆血直冲脑门,妮可拉对它爱答不理,对这甲藤鹰却是如此的温顺。

  巨大的反差,令它瞬间受不了了。

  差点原地爆炸。

  “我倒要看看你们要做什么?”甲鲍斯eyes flashed ,又转身跟上了Wang Teng 两人,走进了城堡之内。

  妮可拉和Wang Teng 来到城堡大门前,取出了令牌,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魅餍族妮可拉求见Sir City Lord ,请通报一声。”

  Wang Teng 看着眼前这座高达三十米的漆黑大门,上面那one after another 的黑暗rune ,正散发出诡异的Power of Darkness ,令人不适。

  这是远古黑暗rune !

  他eyes flashed ,立刻将其认了出来。

  话说回来,他在Secondary Profession 联盟总部那场大战中也得到了大量的远古黑暗rune 。

  不管是that 黑暗powerhouse 身下的【冥古war chariot 】,还是Dark Altar ,都布满了各种远古黑暗rune 。

  而Wang Teng 得到了【冥古war chariot 】和【Dark Altar 】等attribute bubble ,自然已经掌握了相应的远古黑暗rune 。

  面前这座大门上的rune 虽然复杂,但是却无法和【冥古war chariot 】和【Dark Altar 】上的rune 相比。

  Wang Teng 面色平淡,并未taking seriously 。

  这远古黑暗rune 拥有某种防护作用,倒也没什么稀奇的。

  bang!
  就在此时,大门缓缓开启。

  妮可拉带着Wang Teng 走了进去,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行走了片刻之后,一座充满Dark Aura 的great hall 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而在great hall 在up ahead ,一尊王座正对着两人,王座之上坐着一道身躯高大的魔甲族silhouette 。

  它的身上散发出极为强大的Dark Aura ,有黑色rays of light 在它的头顶浮现,仿佛蕴含着一片Dark World 。

  “Sir City Lord !”妮可拉恭敬行礼。

  面对一尊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existence ,它也不敢怠慢丝毫。

  Wang Teng 同样微微行礼,算是表达尊重,该装的时候还是要装的。

  不过当他抬起头时,却注意到,在那王座之下,还有几道silhouette ,全都是魔甲族Dark Race 。

  其中一头魔甲族他还认识,赫然正是之前见过的甲裴斯,甲库斯和甲鲍斯的十五哥。

  这还真是巧了。

  昨天这头魔甲族Dark Race 让他不要出现在它的面前,如今双方却是以这种方式再次相见。

  不知道这头魔甲族Dark Race 会是何种感想?
  Wang Teng 嘴角泛起一丝戏谑的弧度,looked towards 对方。

  甲裴斯似乎也注意到了Wang Teng ,目光冰冷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剩下的Dark Race Wang Teng 倒是不认识,不知对方有什么身份,但是能够出现在这里,想必身份也not simple 。

  “你们要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王座之上那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魔甲族存在缓缓传出一道威严的声音,如同金属摩擦,冰冷而漠然。

  “只有一人前往。”妮可拉道:“是我的这位朋友,希望Sir 成全。”

  甲裴斯目光微微一闪,诧异的looked towards 两人。

  妮可拉的名声它听说过,甚至连它都对这魅姬十分感兴趣,可惜Mind 方面并非它所擅长的手段,达不到妮可拉的要求。

  偏偏又无法对妮可拉用强,无法轻易得罪对方。

  所以它也只能作罢。

  可是didn’t expect 它之前未曾放在眼里的甲藤鹰,居然能够得到妮可拉的青睐,甚至让其相助。

  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这绝不是件简单的事。

  单单一个妮可拉恐怕还不够让它father 放行,八成是请动了魅餍族的powerhouse 。

  由此可见,这甲藤鹰的手段着实not simple 。

  甚至他的身份也not simple 。

  难道打眼了?
  它目光冰冷,再次打量了一眼Wang Teng ,似乎要看出什么来一般。

  ”oh?” 王座之上that 魔甲族powerhouse 的目光落在了Wang Teng 的身上,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你的身上有很浓郁的Dark Aura ,didn’t expect 我魔甲族还有你这等talent 不俗的天才,以前倒是没有听过。”

  “Junior 刚刚出世。”Wang Teng 道。

  that 魔甲族powerhouse indifferent expression 。

  “father !”这时,甲鲍斯从great hall 之外走了进来。

  “甲鲍斯,你来这里做什么?”甲裴斯coldly said 。

  “我……”甲鲍斯看见甲裴斯宛如老鼠见了猫一般,有些畏惧的叫道:“见过十五哥。”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吧。”甲裴斯道。

  甲鲍斯目光闪烁,欲言又止,不由looked towards 了王座之上的City Lord 。

  “说吧,什么事?”王座之上的City Lord indifferently said 。

  “father ,此人身份不明,之前与甲库斯一起,我就猜到他可能想要借助甲库斯接近father 您,如今……”甲鲍斯咬了咬牙,说道。

  甲裴斯eyes flashed ,didn’t expect 甲鲍斯会当着众人的面将此事说出,虽然它之前也是这般认为,但到底只是猜测,如今又有魅餍族为其开口,它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倒是didn’t expect 甲鲍斯这个蠢货把它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有意思。

  到底是不是图谋不轨,一试便知。

  Wang Teng frowned ,这个甲鲍斯还真是疯狗一般到处咬人,现在更是追着他不放,实在很烦人。

  if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应该直接捏死它。

  甲鲍斯moved towards Wang Teng 看了过来,眼中露出一丝嘲讽。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都impossible 成功。

  王座之上的City Lord 瞥了一眼下方的甲鲍斯,随即目光落在了Wang Teng 的身上,再次开口,语气中听不出喜怒:“不知道我儿所言,可是事实?”

  “算是吧。”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我在城外救了甲库斯,它邀我进城,我就顺水推舟答应了,顺便问问有没有机会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

  “可惜,他没有这种权限,所以我便求到了妮可拉这里。”

  “不知City Lord 对这个答案是否满意?”

  “谁又知道马库斯深陷危险是不是你所为,它虽然实力弱了点,但到底是我father 的亲子,是我的brother ,岂会那么容易被一头畜生杀死。”甲鲍斯said with a sneer 。

  “hehe 。”Wang Teng 看了它一眼,轻轻一笑,不再言语。

  这头魔甲族Dark Race 铁了心要跟他作对,说什么它都会找到言语反驳,与这样的人争辩毫无意义。

  great hall 之内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甲裴斯等魔甲族Dark Race 有些戏谑的looked towards Wang Teng ,似乎觉得此事颇为有趣。

  “你果然做贼心虚,无法反驳了。”甲鲍斯见Wang Teng 无言以对,顿时更加兴奋了起来。

  “Sir City Lord !”妮可拉此时开口,声音冰冷的说道:“这是我族Old Ancestor 的令牌,此事我已知会Old Ancestor ,若是Sir City Lord 觉得不足以开启传送array ,那我便带我这位朋友离去便是。”

  众人hearing this ,顿时面色微变,目光闪烁了起来。

  甲鲍斯更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被堵在喉咙之中,愕然的看着妮可拉。

  对方居然为了这甲藤鹰,硬钢它的father ?!

  这是它完全没有料到的。

  原本只是想要借助它father 的权势,让这甲藤鹰无功而返,它好趁机下手除掉对方。

  didn’t expect 妮可拉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怼了回去。

  为了一个外族之人,值得吗?
  难道妮可拉一点也不怕得罪它的father 吗?

  甲鲍斯有点懵了。

  甲裴斯等魔甲族Dark Race 亦是有些惊异的看着妮可拉和Wang Teng ,these two people 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妮可拉可以为那甲藤鹰做到如此地步?

  “hahaha ……”王座之上突然传来一阵轻笑,City Lord 道:“只不过随意问问而已,此事我并未taking seriously ,既然你要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就随我来吧。”

  “父……”甲鲍斯face changed ,还想再说什么,却迎上了一道严厉而冰冷的目光,到嘴边的话语立刻咽了回去。

  甲裴斯看了甲鲍斯一眼,忍不住想要摇头。

  愚蠢的younger brother 啊!

  father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是它那些小心思可以左右的了,居然还想从中作梗,着实愚蠢至极。

  这样一个brother ,对它没有任何威胁。

  Wang Teng 和妮可拉对视了一眼,立刻跟上了City Lord 的步伐。

  甲裴斯等人也纷纷跟上。

  entire group 穿过great hall 之后,又走进了一条阴森黑暗的走廊,moved towards 后方的某座great hall 行去。

  “不知这位小友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有何目的?”City Lord 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受族中长辈所托办些事情,至于具体是什么,实在不便告知,还望City Lord 恕罪。”Wang Teng eyes flashed ,indifferently said 。

  “无妨!”City Lord 高大的身躯走在前面,摆了摆手:“偶尔总会有一些人前往下面的Dark World ,目的各有不同,我只是随口一问,倒不是要刨根问底。”

  “到了下面,只要你不弄出太大的动静,也没人会理会。”

  “但若是影响了下界的正常运转,我可就保不住你了哦,当然,魅餍族也一样保不住你。”它的语气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Junior 明白了。”Wang Teng 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nodded 应道。

  看来他要做的事情,还是非常凶险的,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从这位City Lord 的话语中不难听出,若是在下界引起太大的动静,恐怕会立刻被发现,when the time comes 必定会有powerhouse 出手。

  只是不知道这powerhouse 会在多长时间内到达?

  若是能够知道具体时间就好了。

  Wang Teng 目光闪烁,心中思绪不断转动,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妮可拉,我们所在这一层是第几层?”Wang Teng 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

  “Fourth Layer !”妮可拉目光微微一闪,有些诧异,但并未多想,sound transmission replied 。

  “居然只是Fourth Layer 。”Wang Teng 神色微动,又问道:“这each layer 是否都有powerhouse 守护?”

  “是的。”妮可拉似乎知道Wang Teng 要问什么,说道:“即便是First Layer ,守护powerhouse 也是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

  “Demon Venerable Level !”Wang Teng pupils shrank ,属实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是First Layer 而已,守护powerhouse 竟然是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这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这ninth layer 黑暗界到底有什么秘密?
  骤然间,这片Dark World 仿佛蒙上了一层更为mysterious 的面纱,令Wang Teng 越发心惊与好奇。

  “到了!”

  City Lord 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它的脚步突然顿住,停在了一扇巨大的stone gate 面前。

  这扇stone gate 比之前进入城堡的大门也不遑多让,甚至上面的远古rune 更为的繁复与玄奥,不单单是黑暗rune ,还有其他类型的rune 。

  “这是Power of Space !”

  Wang Teng eyes flashed ,心中有些惊异起来。

  尽管早有猜测,但真正来到此地时,仍是被其中所蕴含的Power of Space 震撼了一下。

  即便是隔着大门,亦是能够感觉到。

  突然,在那stone gate 之上,有着一个attribute bubble 冒了出来。

  Wang Teng 眼中精light flashed ,立刻将Mental Telekinesis 席卷而出,拾取了起来。

  【远古Space Rune *1】

  ……

  “居然是远古Space Rune !”Wang Teng 不由大喜过望,完全没料到会有这般unexpected harvest 。

  他虽然得到过不少远古rune ,其中更是不乏远古雷纹,远古冰纹这样的特殊远古rune ,但是这远古Space Rune 却还是第一次得到,当真是意外之喜。

  刹那间,随着attribute bubble 融入Wang Teng 的脑海,一个奇异的符号缓缓浮现而出,仿佛蕴含着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pace Rule ,让他心头大受震动,一丝丝奇异的感悟随之浮现而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