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763

  第1734章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传送!空间灭杀!(求订阅求月票!)
  远古Space Rune !

  只有一个符号而已,在Wang Teng 脑海中浮现,却令他得到了一些奇异的感悟,对Power of Space 的理解更为深刻。

  Wang Teng 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铭刻这道rune ,但是外人在场,只能隐而不发。

  “怎么了?”妮可拉诧异的looked towards Wang Teng ,似乎感觉到Wang Teng 有些异常。

  “没什么。”Wang Teng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眼中的奇异符号快速收敛,他方才低垂着头,并没有人看到他眼中的rune 。

  甲裴斯看了他一眼,心中有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它总觉得这个魔甲族Dark Race 很古怪,但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古怪。

  甲鲍斯目光闪动,目光时而怨毒,时而嫉恨,不断在Wang Teng 和妮可拉身上打转,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bang!
  City Lord 取出了一块令牌,对着面前的巨大stone gate 晃动了一下,一rays of light 顿时射入其中,大门应声而开。

  Wang Teng eyes flashed 。

  一股更为浓郁的Power of Space 瞬间从大门背后席卷而出,但却显得极为柔和,并没有什么危害性。

  “你随我进来吧,其他人在外面等候即可。”City Lord 看了Wang Teng 一眼,说道。

  Wang Teng 看了妮可拉一眼,随即nodded 。

  “father !”甲鲍斯突然叫道,对City Lord sound transmission 说了几句什么。

  City Lord 深深的看了一眼甲鲍斯,沉吟了一下,nodded and said :“你和甲裴斯也一起进来吧。”

  Wang Teng 目光顿时一闪,看了一眼甲鲍斯和甲裴斯两人,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这家伙还想搞事啊!

  真是烦不胜烦。

  但他没有多说什么,随着City Lord 走进了大门之内。

  方才在外面还看不到其中的情形,如今步入大门,才能看到这是一座宽敞而空旷的great hall 。

  四面的墙壁上铭刻着无数繁复的rune ,one after another 宛如mysterious 的Heaven and Earth 纹路,将这座great hall 衬托的更为神圣不凡。

  不过其中不乏黑暗rune ,以至于那种神圣转而又变得诡异起来,令人不适。

  四根巨大的stone pillar 竖立在great hall 四角,同样铭刻着大量rune ,直达穹顶。

  而在great hall 的正中央位置,有着一座巨大的圆形array 。

  Wang Teng 的目光立刻落在了array 之上,眼中绽放出奇异的rays of light 。

  Spatial Teleportation array !
  而且是极为古老的Spatial Teleportation array ,单单是看到它,便让人不由的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ancient vicissitudes 之意弥漫而来。

  再有就是那奇异的Power of Space !

  这种Power of Space 其实非常隐晦,因为array 并未开启,如果不是Wang Teng 拥有Space Talent ,是很难察觉到的。

  在外面的时候亦是如此,其他人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唯有Wang Teng 感觉到了那一丝faintly discernable 的Power of Space 。

  “有意思!”

  Wang Teng 打量着all around ,眼神不断闪动。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其他东西所吸引。

  attribute bubble !
  在这great hall 之内,四处散落着attribute bubble ,令Wang Teng 心头不由的一震。

  “拾取!”

  他立刻将Mental Telekinesis 席卷而出,快速的将那漂浮在地面上空的attribute bubble 统统拾取了起来。

  【远古Space Rune *1】

  【远古Space Rune *2】

  【远古Space Rune *5】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Fourth Layer )*100】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Fourth Layer )*200】

  ……

  一个个attribute bubble 汇入Wang Teng 的脑海之中,化作one after another 奇异的rune ,这些rune 与刚刚得到的那道rune 不同,但同样是Space Rune ,蕴含着奇异的空间感悟。

  Wang Teng 不由闭上眼睛感悟了起来,眼皮之下,其双眸之中有着一Dao Rune 闪过,外人无法察觉。

  “didn’t expect 竟有这么多远古Space Rune 。”Wang Teng 心中大喜,他觉得自己对Power of Space 的感悟更加透彻明晰,仿佛有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一般。

  这种感觉无疑十分的奇妙!
  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他觉得自己此刻若是去铭刻Space Type array ,绝对会half the results for twice the effort 。

  甚至对于Space Battle Skill 和Space Type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感悟,也是在无形中提升了不少。

  Wang Teng 不由看了一眼attribute 面板,【空God Exterminating Sword 决】的掌握程度竟然提高了,虽然还是原来的realm ,但attribute 值明显增加了。

  而且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我若以Power of Space 来勾勒出这些rune ,似乎也是一种攻击手段!”Wang Teng 目光闪烁,心中暗暗想道。

  之前得到远古雷纹,远古冰纹等特殊的远古rune 时,他就察觉到了这个问题。

  只不过因为他有着各种强力battle skill ,便没有将这些远古rune 的ability taking seriously 。

  可如今得到的【远古Space Rune 】却是不一样,其中每一个rune 似乎都蕴含着不同的空间ability 特性,比如切割,缠绕,凝滞,移动wait 。

  每一个Space Rune ,都有着各自的ability 特性,这无疑十分的奇特。

  其实远古雷纹,远古冰纹也有着相似的特性,但是和Space Rune 比起来,无疑没有这么强大。

  这才是Wang Teng 对Space Rune 格外关注的原因。

  “如此一来,我的Space Method 应该可以更加丰富。”Wang Teng 心中暗暗想道。

  正想着,另一段更为复杂的感悟在Wang Teng 的脑海中浮现而出,赫然是一座巨大的Rune Array illusory shadow 。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

  Wang Teng 眼中猛地爆发出一团精光,完全didn’t expect 竟然得到了great hall 内这座array 的attribute bubble 。

  这可是远古传送array !
  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但此时Wang Teng 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因为极度繁复玄奥的感悟已经在他的脑海中展开,令他的脑海开始胀痛,根本无法他顾。

  只见那座array 之中,一部分rune 被点亮,相对整座array 而言,无疑显得有些渺小,但却让Wang Teng 对这座array 有了初步的了解。

  “嘶!”

  Wang Teng 心中clear comprehension ,忍不住sucked in a cold breath 。

  这座Nine Realms 混空array 不得了啊!

  不,应该说这仅仅只是Nine Realms 混空array 的一部分。

  因为所谓的Nine Realms 混空array 有九座,并不是单一的array 。

  它贯穿了ninth layer 黑暗界,并将其联系起来,而眼前这座array ,不过是其中一座而已。

  甚至Wang Teng 得到的还不是完整的array ,只不过是残缺的而已。

  无奈的shook the head ,Wang Teng looked towards 了attribute 面板。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Fourth Layer )】(Divine Grade ·残缺):1200/10000(Beginner );

  “这Fourth Layer 指的是如今所在的Fourth Layer 黑暗界吧,array 与其对应。”Wang Teng 心中默默思考:
  “单单是一座array ,就达到了Divine Grade 层次,足以与虚空芥子array 这样的array 媲美,真是惊人。”

  他感到无比的惊叹,本以为【虚空芥子array 】已经够牛逼了,didn’t expect 才过多少时间,他就遇到了另一种更为牛逼的array 。

  当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不过二者显然unable to compare ,【虚空芥子array 】因为情况的特殊,已经破碎,所以才会掉落了那么多的attribute bubble ,令他直接得到了完整的array 。

  这【Nine Realms 混空array 】想要得到完整的array ,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一个是因为其数量太多,足足有九array 法,Wang Teng 好不容易才接触到一座array 而已。

  另一个则是因为它的特殊性。

  九座array 联动,才是真正完整的【Nine Realms 混空array 】。

  就算是Wang Teng ,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array 。

  而这九座array 都有着强大的Dark Race 守护,而且在不同的地方,想要同时将其摧毁,难度太大太大了。

  “这ninth layer 黑暗界果然蕴含很大的秘密。”Wang Teng 心中更加笃定之前的猜测。

  说来话长,实际上不过是短短片刻之间。

  Wang Teng 从感悟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looked towards City Lord 等Dark Race 。

  “过来吧。”City Lord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来之前,妮可拉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吧,想要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需要将你的realm 封印。”

  Wang Teng nodded 。

  “既然如此,我就动手了。”City Lord 缓缓道:“First Layer 黑暗界的realm 不能超过Demon Monarch 级,现在我会将你的实力封印到Demon Monarch 级别。”

  话音落下,City Lord 那一双大手之上已是绽放出浓郁的black rays of light ,moved towards Wang Teng 身上落去。

  Wang Teng 目光闪烁了一下,并未躲闪。

  bang!
  next moment ,他的身体便不由的一震,立刻感觉到一股强大的Power of Darkness 涌入身体之中,将his realm 封印了起来。

  Universe level !
  Stellar Rank !
  Planetary Grade !
  Wang Teng 身上的气息不断减弱,从Universe level 跌落到了Planetary Grade ,也就是Dark Race 的Demon Monarch 级别。

  Wang Teng 并不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体内small universe 是每一个Martial Artist 最mysterious place ,外人是无法找到的。

  而且有着system 粑粑存在,连他那位teacher 都无法察觉到他的身体情况,何况是这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Dark Race 。

  “好了!”City Lord 收回手,indifferently said :“我这两个儿子也想去First Layer 黑暗界见识一番,既然要开启array ,就让他们和你一起前往,没问题吧?”

  “果然!”Wang Teng 看到甲裴斯和甲鲍斯两人跟着进来,就已经猜到了一些,此刻听到City Lord 所言,心中不由冷笑,但表面并未露出丝毫,淡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这array 是City Lord 掌管,一切自然由City Lord 决定,不过此事我毕竟是受了魅餍族的恩惠,还需要将此事告知它们一声才是。”

  甲裴斯和甲鲍斯两人眼中scarlet rays of light 一闪,目光有些阴沉的落在Wang Teng 身上。

  就是City Lord ,也是定定的看着Wang Teng ,意味不明。

  此事看似正常,实际上关系到人情。

  Wang Teng 是借了魅餍族的人情,才让City Lord 开启了Nine Realms 混空array ,其中所需的资源也是颇为庞大。

  如果他猜的没错,这些资源大概是需要魅餍族来支付。

  而这位City Lord 明显是欺他什么都不懂,想蹭一波传送array ,把它的两个儿子一同传送到First Layer 黑暗界。

  虽然不知道它们的目的,但这个做法无疑有些shameless 。

  而Wang Teng 选择将此事告知妮可拉,魅餍族那边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本来是一份完整的人情,如今带了City Lord 的两个儿子,这份人情may be greatly reduced 。

  而且它们人数更多,谁是主谁是次?还真hard to say 。

  “hahaha ……”City Lord 突然笑了起来:“这位小友果然非常的有趣,难怪能够得到魅餍族的青睐,让它们不惜代价,为你求来了this time 机会。”

  “City Lord 过奖了。”Wang Teng 道。

  甲裴斯和甲鲍斯两人目光冰冷的看着Wang Teng ,敢如此与它们的father 说话,此人算是第一个了。

  到了First Layer 黑暗界,must 给他一个教训。

  它们之所以跟着Wang Teng 前往First Layer 黑暗界,除了想看看他到底有何目的之外,便是为了恶心他,甚至是找机会教训他一番,让他无功而返。

  不得不说,为了对付Wang Teng ,甲鲍斯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City Lord 深深的看了Wang Teng 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同样封印了甲裴斯和甲鲍斯两人的realm 。

  对于这一点,就算是它,也不敢怠慢丝毫。

  否则若是出了问题,它这个City Lord 也不过是Demon Venerable Sir 一根手指就能捏死的小角色。

  在Demon Venerable 面前,一个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根本不够看。

  “你们进入array 吧。”City Lord 此时说道。

  Wang Teng eyes flashed ,信步走进了Nine Realms 混空array 之中,微微站定。

  甲裴斯同样没有任何言语,径直跟了进去,甲鲍斯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City Lord 站在array 边缘,手中出现了四块令牌,在Power of Darkness 的席卷之下,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那四根stone pillar 落去。

  Wang Teng 目光闪动,之前还未发现,那四根stone pillar 之上赫然分别有着一个unremarkable 的凹槽,四块令牌正好落在了其中,严丝合缝。

  weng! weng! weng! weng!
  四根stone pillar 仿佛slightly trembled ,响起了一阵嗡鸣。

  stone pillar 上的rune one after another 的亮了起来,顺着stone pillar 蔓延到了地面之上,而后连接array 。

  不过刹那间,整座array 都亮了起来,一股浓郁的space fluctuation 瞬间弥漫在great hall 之内。

  bang!
  great hall 穹顶开启,一道光柱瞬间冲天而起,将Wang Teng 和甲裴斯三人淹没其中。

  当光柱消散,三人已是消失在了great hall 之内。

  ……

  Wang Teng 感觉到一种强烈到极致的下坠感,仿佛从Nine Heavens 坠入Abyss 一般,这与他以往经历过的传送十分不同。

  他极力睁开眼睛,【真视之瞳】开启,moved towards 光柱之外看去。

  他必须弄清楚这ninth layer 黑暗界的情况,不然后续行动恐怕无法顺利进行。

  但这种情况下,对【真视之瞳】的负担太大了。

  Wang Teng 瞬间感觉眼睛刺痛,一行血泪involuntarily 的流淌了下来。

  朦朦胧胧之间,他似乎看到了一层层的庞Great World ,悬浮在一片虚空之中。

  但只是一闪而逝,完全没有看清。

  因为速度太快了,仅仅是这么一瞬间,array 的传送便已经快要完成。

  最后一眼,Wang Teng 看到了一座黑暗宫殿……

  在一处冥冥的虚空之中,有着九座庞大无比的world 相互连接,宛如一座Nine-Storey Pagoda 一般,一层接着一层。

  不过each layer 都有着虚空隔绝,array 覆盖。

  其中的生灵除非通过特殊手段,否则根本无法跨越。

  就在此时,Fourth Layer 下方与First Layer 上方的庞array 法骤然同时亮了起来。

  First Layer 黑暗界的array 上方,一座庞大的黑暗宫殿悬浮。

  在那黑暗宫殿之内,一尊浑身缠绕着black 雾气的silhouette 盘膝而坐,此刻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闪动着诡异而深邃的black rays of light ,moved towards 下方看去,似乎穿透了宫殿地板的阻挡,望向了那First Layer 黑暗界。

  不过也仅仅是看了一眼,它便不再关注,收回了目光,再次闭上了眼睛。

  黑雾笼罩,将这尊黑暗存在彻底覆盖,随后弥漫整座great hall ,令此处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

  仿佛一瞬间,仿佛又过了很久,那种失重感消失了,Wang Teng 脚下瞬间有了落在实地上的感觉。

  他闭上了眼睛,忍不住sucked in a cold breath ……

  疼!疼!疼!
  要瞎了!要瞎了!
  以前从未如此过度使用【真视之瞳】,didn’t expect 第一次如此过度,就造成了这般严重的后果。

  看来以后还是悠着点为好。

  Wang Teng 立刻将Mental Power 在眼球之内流转了几圈,这才慢慢缓解了那种疼痛之感。

  再睁开眼睛时,疼痛感已经消失了大半。

  他looked towards 身旁,发现甲裴斯两人也正eyes slowly opened ,它们不具备Space Talent ,传送array 对它们的影响更大。

  Wang Teng 还能够睁开眼睛,但是甲裴斯两人就不行了。

  它们能够抵挡住那种来自Spatial Teleportation 的晕眩之感,就算是很不错了。

  Wang Teng 没有理会它们,收回目光,在all around 扫视而过。

  这里同样是一座great hall ,与之前那座great hall 的构造如出一辙,布满了各种Space Rune 。

  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脚下的array 之上赫然浮现出了大量的attribute bubble 。

  Wang Teng eyes shined ,立刻将Mental Telekinesis 席卷而出,拾取了起来。

  【远古Space Rune *12】

  【远古Space Rune *15】

  【远古Space Rune *10】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First Layer )*2000】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First Layer )*1700】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First Layer )*1/500 】

  ……

  attribute bubble 顿时汇入Wang Teng 的脑海之中,化作一段段感悟浮现而出。

  其中不少远古Space Rune attribute ,而且比之前那座great hall 内的attribute 还要多。

  Wang Teng 掌握的远古Space Rune 越来越多,对空间的感悟也是越来越透彻。

  这种感觉非常好!
  在极短时间内从无到有,并且慢慢加深感悟,那种强烈的成就感与满足感别人根本无法体会到。

  这是只有他能够体会到的愉悦和快乐。

  与此同时,另一座array illusory shadow 凝聚而出,上面的rune 被点亮,开始弥漫而开。

  这座array 与之前得到的Fourth Layer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十分相似,但又存在一些不同,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

  刚刚得到的这座array 是残缺的,但仅仅是Wang Teng 掌握的这一部分array ,就可以看出二者存在的差异。

  “First Layer array 么!”Wang Teng looked thoughtful :“看来each layer 的array 果然都不相同。”

  【Nine Realms 混空array (First Layer )】(Divine Grade ·残缺):5200/10000(Beginner );

  让Wang Teng 高兴的是,这First Layer array 的attribute 值倒是比Fourth Layer 掌握的更多一些,感悟也更全面一些。

  “pay respects to 三位Sir !”

  这时,一道恭敬的声音响起,将Wang Teng 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

  只见array 之外,一道silhouette 伏跪在地面上,甚至不敢抬头看过来。

  这头Dark Race 也是魔甲族,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只达到了Demon Monarch 级,Wang Teng and the others 虽然realm 被封印,如今只能动用Demon Monarch 级实力,但是面对这trifling Demon Monarch level existence ,还是能够轻松镇压的。

  对方看到他们,会如此的恭敬与谨慎,倒也很正常。

  Wang Teng 面色很平淡,正准备开口。

  甲裴斯和甲鲍斯此刻也终于是缓过神来,甲裴斯当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是此城City Lord ?”

  Wang Teng 扫了他一眼,脸上毫无表情,没有多说什么。

  “是的,subordinate 正是这莫甲城的City Lord 甲利奥。”那头Demon Monarch 级魔甲族恭敬的说道。

  “起来吧。”甲裴斯indifferently said 。

  “是。”甲利奥应道。

  “可有此地完整地图?”这时,Wang Teng 开口问道。

  “有。”甲利奥愣了一下,立刻应了一句,而后手中一闪,便出现了一张兽皮卷,恭敬的呈了上来。

  Wang Teng 看着面前这cautiously 的Demon Monarch 级Dark Race ,不禁有些唏嘘,第一次来这低等黑暗界时,一头Demon Monarch 级Dark Race 足以碾压他,可现在对方却在他面前如此的恭敬小心,根本不敢得罪他。

  真是世事无常!

  他心中shook the head ,不再多想,将那兽皮卷接过来打开一看,目光微微一闪,nodded 。

  甲裴斯和甲鲍斯两人对视了一眼,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地看着Wang Teng 。

  Wang Teng 没有理会两人,径直向着门外走去。

  到了this realm ,他已是在冥冥中感应到了那一道Clone ,很快就能够找到对方。

  至于虚无吞兽Clone ,Wang Teng 却至今未曾感应到,好在双方可以通过【吞噬空间】进行交流,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甲裴斯两人对视了一眼,无声的followed along 。

  甲利奥有些摸不着头脑,它虽然不知道这三位Sir 是什么身份,但是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后面这两位Sir 似乎与另外那位Sir 不是很和睦?
  不过这是上面Sir 的事情,它一个小小的Demon Monarch 级可没有资格瞎参合。

  “三位Sir 降临此地,实在是令subordinate 不胜荣幸,subordinate 准备了宴会招待三位Sir ……”甲利奥跟上了Wang Teng 三人的步伐,极为殷勤的说道。

  “不必了。”甲鲍斯coldly said 。

  “呃……”甲利奥话说到一半,顿时被它的话语堵了回来,讪讪的不再开口。

  Wang Teng 根本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这一切,直接脚下一踏,moved towards in the sky 飞去。

  甲裴斯和甲鲍斯两人却是立刻followed along 。

  Wang Teng 冷笑了一声,暂时不去理会它们,径直moved towards 眼前这座莫甲城外飞了出去。

  在空中疾驰之时,他不由低头看了一眼。

  这座Dark Race city 并不算大,起码与黑甲城相比,顶多只有其五分之一大小。

  倒是没什么稀奇之处。

  他速度不快,只是维持Demon Monarch 级速度,好似只能发挥出如此实力。

  “这三位great figure 终于走了。”甲利奥站在自己的城堡前,let out a long sigh of relief 。

  虽然那三位Sir 的气息也只有Demon Monarch 级,但是面对这等存在,它却是感觉极为窒息,trembling in fear ,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对方,就会被一巴掌拍死。

  如今对方走了,它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Wang Teng 回头看了一眼,见甲裴斯和甲鲍斯二人果然还跟着他,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的眼中终于是绽出了一丝killing intent 。

  但他并未急着动手,目光在前方扫视,看到了一片black 山脉,正适合作为它们的land of burial 。

  他eyes shined ,立刻moved towards 那边飞了过去。

  “嗯?”甲裴斯eyes flashed ,感觉有些奇怪,那家伙似乎突然改变了方向。

  “十五哥,那个家伙想跑。”甲鲍斯眼中闪过一丝阴沉,sound transmission 道。

  “follow 。”甲裴斯coldly said 。

  “还想跑。”甲鲍斯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目光怨恨的紧紧盯着Wang Teng 的背影。

  两头Dark Race 的速度瞬间加快,moved towards Wang Teng 紧追而去,不断拉近双方的距离。

  没一会儿,Wang Teng 突然停住身形,悬浮在那座black 山脉上空,转身looked towards 了身后两头Dark Race 。

  “小子,怎么不跑了?”甲鲍斯飞了过来,距离Wang Teng 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处遥遥停住,said with a sneer 。

  “我跑什么,到地方了!”Wang Teng 道。

  “这里就是你要找的地方?”甲鲍斯愣了一下,懵逼道。

  就连甲裴斯也有点诧异,looked towards 下方的black 山脉,似乎想看看此地有什么特殊之处。

  可惜在它眼中,这里并无什么奇特,不过是一座寻常的山脉而已。

  “对啊,我给你们选的land of burial ,你们看看如何?”Wang Teng 指着下方的山脉,laughed 道。

  “you are courting death !”甲鲍斯hearing this 大怒,怎么都didn’t expect 它们还没动手,这个家伙竟然就想杀它们了。

  “impudent !”甲裴斯也是眼中闪过一丝冰寒之意,冷冷盯着Wang Teng 。

  “二位请上路吧。”Wang Teng 懒得废话,大手一挥,all around 突然泛起了space fluctuation 。

  bang!
  一股奇异的力量从虚空中席卷而出,一Dao Rune 闪动,赫然将甲裴斯两人笼罩在了其中。

  远古Space Rune !

  Wang Teng 刚刚得到这种远古rune ,正好拿这两头魔甲族Dark Race 试试水。

  “什么!?”

  甲裴斯和甲鲍斯面色齐齐一变,pupil shrink ,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

  “Power of Space !”甲裴斯不复淡然,满是难以置信:“你不过是下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怎么可能掌握如此强大的Power of Space 。”

  “呵~”Wang Teng 轻轻一笑,Power of Space 席卷而出,Space Rune 闪动。

  one after another 无形的力量在虚空中切割而开。

  切割!

  这就是space slash 之力。

  Wang Teng 没有动用battle skill ,仅仅只是动用了远古Space Rune 的一种特性而已。

  “闪开!”

  甲裴斯ugly complexion ,有些慌乱的闪动身形,极力避开那无形的Power of Space 。

  它的实力不弱,即便被封印了realm ,速度也非一般的Demon Monarch 级可比。

  然而在那无形的Power of Space 面前,依然是有些不够看。

  ka-cha !ka-cha !
  嗤chi chi…

  几道声响传出,甲裴斯身上的坚硬甲胄被切割而开,one after another blood splashed 而出。

  roar!
  它口中发出怒吼,激发出魔甲illusory shadow ,疯狂抵挡那无形的space slash 之力。

  甲鲍斯的实力比它还要弱一些,面对这般攻击,更是不堪,身上顿时便是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血痕,那看似坚硬的魔甲在Power of Space 面前,根本如纸般脆弱。

  “魔甲!”

  完全来不及多想,甲鲍斯口中亦是立刻爆发出了怒吼之声,在身体之外凝聚出一尊魔甲,而后疯了一般moved towards Space Rune 的包围圈外冲去,silhouette 狼狈至极。

  此刻它眼神惊惧,哪里还顾得上报复Wang Teng ,只想逃命。

  “想跑!”Wang Teng coldly smiled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all around 的Space Rune 更为剧烈的闪动起来,那片区域内的space slash 之力瞬间剧增。

  ka ka ka ……

  甲裴斯和甲鲍斯两人身上的魔甲illusory shadow 在Power of Space 的切割下不断闪动,原本凝实无比的黑光正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显然unable to support 多久了。

  “impossible ,你到底是谁?你的realm 应该也被封印了,为何会这么强!”甲裴斯充满不甘,不可思议的angrily roared 。

  它自视甚高,并未将Wang Teng 放在眼里,可如今才发现小丑竟是它自己。

  这种屈辱感几乎让它发狂。

  “两个废物,若不是情况不允许,我早灭了你们。”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你!”甲裴斯怒不可遏。

  身为City Lord 之子,它的talent 也是一百多个brother 中最高的几个之一,整个黑甲城能够与它媲美的Dark Race 寥寥无几,现在竟然被骂成了废物。

  简直不能忍!

  “open for me !”

  甲裴斯怒喝,一座black 领域爆发而出,想要撑开那all around 的Space Rune 。

  “Final Struggle !”Wang Teng faintly smiled ,体内同样有着一股奇异的Strength of Domain 爆发而出。

  Space Domain ,实境Second Rank !
  bang!
  甲裴斯的black 领域剧烈震动,不断传出了ka ka 声。

  “怎么可能!”甲裴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它的领域竟然挡不住对方,这个家伙的实力为什么会这么强?
  bang!
  next moment ,还不等甲裴斯多想,它的领域应声而碎,化作漫天黑光消散。

  “pu! ”甲裴斯瞬间spurt a large mouthful of blood 。

  “甲藤鹰,你敢杀我们,我father 不会放过你的。”甲鲍斯看到这一幕,顿时恐惧到了极点,它可不管什么废物不废物了,此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魔甲illusory shadow 不断衰弱下去,即将面临死亡,它忍不住惊惧的叫道。

  “杀了我们,你便回不去了。”甲裴斯目光急剧闪动,亦是说道。

  能够说出这种话语,显然它心中也是生出了惊惧之意,根本不敢再硬抗下去。

  眼前这家伙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它的预料!
  就算它再如何不甘,在这残酷的事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

  “聒噪!”Wang Teng frowned ,这两头魔甲族Dark Race 是must 解决的,不能留下,不然只会影响他的major event 。

  何况他报仇从来不隔夜。

  除非打不过。

  “你们该上路了。”

  next moment ,冰冷的声音从Wang Teng 口中传出。

  bang!
  只见他猛地伸出一只手,手掌fiercely 一握,all around 的Space Rune 在领域中骤然收缩,恐怖的Power of Space 爆发,化作无数道space slash 之力。

  Space Domain 配上远古Space Rune ,出奇的好用。

  ”no! ”甲裴斯和甲鲍斯瞳孔剧烈收缩,口中发出不甘的怒吼。

  轰隆!

  但却于事无补,恐怖的切割之力瞬间将它们淹没,将这两头魔甲族Dark Race 切成了碎片。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