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764

  第1735章 是不是被欺负了?我给你报仇好不好?(求订阅求月票!)
  轰隆!

  一声炸响在虚空中响起。

  甲裴斯和甲鲍斯两头魔甲族Dark Race 完全被切割成了碎片,磅礴的Power of Darkness 爆发而出,City Lord 的封印已经失去了作用。

  Wang Teng 神色微微一动,终究不敢冒险,立刻开启【swallowing heaven devouring earth 】Divine Ability 。

  bang!
  只见他extend the hand ,手掌对着up ahead ,一个深邃无比的black 旋涡在他的手中出现。

  恐怖的吸扯之力爆发!

  将两头魔甲族Dark Race 留下的一切都吞噬。

  甲裴斯和甲鲍斯不但身体死亡,连Soul Body 也被Power of Space 切成了碎片,早已死的不能再死,只能成为Wang Teng 恢复自身的养料,被他吞噬。

  一瞬间,那all around 的Power of Darkness 便消散一空,impossible 影响到什么。

  尽管Wang Teng 也不知道这种影响会是什么,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冒险尝试了。

  随后他的目光在all around 扫视而过,Mental Telekinesis 一扫,将两头魔甲族Dark Race 掉落的attribute bubble 拾取了回来。

  【黑暗星辰Origin Power *12000】

  【魔甲圣典*3/500 】

  【魔甲*2000】

  【黑暗星辰Origin Power *8/500 】

  【魔甲圣典*2500】

  【魔甲*1/500 】

  【禁魔封印*1000】

  ……

  attribute bubble 汇入Wang Teng 的身体,化作黑暗星辰Origin Power ,以及cultivation technique 和battle skill 感悟。

  Wang Teng 的【魔甲圣典】再次提升,从Proficiency 达到了Small Accomplishment 级别。

  【魔甲圣典】(Demon Sovereign Level ):1000/20000(Small Accomplishment );

  【魔甲】battle skill 也提升了3/500 点attribute 值,但并不足以提升realm ,依旧是Small Accomplishment 。

  【魔甲】(成长型):3600/10000(Small Accomplishment );

  “除了给我提供一点cultivation technique 和battle skill attribute ,真是一无是处。”Wang Teng shook the head ,有点失望。

  本来还以为那甲裴斯好歹能够给他提供一点领域attribute ,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对方之前施展的【Darkness Domain 】只是实境,对Wang Teng 现在掌握的融境领域毫无帮助。

  “咦?!”

  就在此时,Wang Teng 不由lightly exclaimed ,一段感悟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而出。

  “禁魔封印!”Wang Teng 目光闪烁,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弧度。

  【禁魔封印】(Demon Sovereign Level ):1000/5000(Beginner );

  “居然是一个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封印手段。”Wang Teng 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心中有些惊喜。

  Demon Sovereign Level 封印,意味着这Method of Sealing 可以封印Demon Sovereign level existence ,可以说是一个极为强力的手段。

  而这个Method of Sealing 显然就是City Lord 封印他的手段,原本想要解开那个封印,他多少需要费一番功夫,如今倒是简单多了。

  虽然只掌握到了Beginner 级别,但多少是明白了这个Method of Sealing 的原理,再以他的rune 造诣,undo seal 并不算太难。

  Wang Teng 看了看all around ,径直飞向下方的山脉,随便找了一座山,Mental Telekinesis 一扫,便找到了一个无人的隐蔽山洞。

  而后他body flashed ,落入山洞之中,大手一挥。

  bang!
  Origin Power strikes 在山洞边缘,碎石滚落下来,将山洞洞口掩埋。

  他盘膝而坐,Mental Telekinesis 在体内席卷,破解封印。

  知道了【禁魔封印】的原理,解开这个封印不过是时间问题。

  一转眼,过去了三个小时,Wang Teng eyes slowly opened ,一道golden rays of light 在他的眼底闪过,令这黑暗的山洞都闪亮了一下。

  “看来那City Lord 并未在我的身体内留下什么后手。”Wang Teng slightly relaxed 。

  他之所以急着破解封印,就是怕那City Lord 动了什么手脚,既然没问题,他自然就放心了。

  随后Wang Teng 的Mental Telekinesis 又形成了Power of Seal ,将他自身的realm 再度封印。

  破解封印,再自我封印,这似乎有些多此一举,可实际上却必不可少。

  Wang Teng 自我封印,想要什么时候打开,就能什么时候打开,完全不会影响他的战斗,但是City Lord 所下的封印就不同了,他若想要将其打开,还是需要花费一点时间的。

  刚刚他就用了三个小时,才将那封印彻底解开。

  所以破解封印是很有必要的。

  “该走了!”

  Wang Teng 站起身来,大手一挥,堵住洞口的巨石便轰然炸开,他直接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冲天而起,消失在了天际。

  “Little White !”

  in the sky ,Wang Teng 将Little White 唤了出来,直接sit cross-legged 在它的身上,一手拍在Little White 背上,同样将其实力封印,而后取出之前那莫甲城City Lord 交给他的地图,看了起来。

  “往东边飞。”

  Wang Teng 研究了一会儿地图,说道。

  ”Ga!”

  Little White 发出一声金铁般的啼鸣,化作一道暗red 流光,moved towards 远处疾驰而去。

  如今它的实力达到了中位Sovereign level ,等同于Universe level Martial Artist ,虽然此刻也被Wang Teng 封印,但速度比寻常的Planetary Grade spaceship 还要快,用来赶路正合适。

  从那张地图上来看,这First Layer 黑暗界十分广阔,拥有着无数黑暗之城。

  幸好Dark Raven City 距离莫甲城并不算太远,以Little White 的速度来判断,大概半天就能够到达。

  ……

  Dark Raven City ,乃是一座“Holy City ”!
  而所谓的“Holy City ”,便是起码有三位War General Level 镇守的city 。

  实际上,在each layer 黑暗界,这些大城都可以被称为“Holy City ”。

  在Dark Race 眼里,Holy City 便是一个极为高贵的存在。

  而每一座“Holy City ”都有着不同的Dark Race 把持,Dark Raven City 便是由Vampire Thirteen Clans 之一的Gangrel Clan 掌控。

  这Gangrel Clan 乃是Vampire 中极为古老的一个种族,inheritance 久远,背后有着不少powerhouse 的影子。

  像这样一个种族,在First Layer 黑暗界,其Old Ancestor 起码是Demon Monarch 级,就如那莫甲城的City Lord 一般。

  今日,Dark Raven City 内突然爆发了一场大乱。

  无数Vampire Dark Race 出动,甚至还有不少Mixed-blood ,对着城内的一些Mixed-blood 展开了清扫与杀戮。

  “发生了什么事?”

  大街上,people were alarmed ,一些Dark Race 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应该是和最近死亡的那些Vampire Sir 有关。”

  “你是说……Mixed-blood 暗杀之事?”

  “不错,这些Mixed-blood 越来越嚣张了,竟敢暗杀Vampire Sir 。”

  “据说Mixed-blood 当中出现了一个天才,才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能够威胁到War General Level 的Vampire Sir ,咱们Dark Raven City 的Mixed-blood 之所以如此嚣张,便是此人所带领的。”

  “是不是那叫做“Purple King ”的杀手?”

  “嘘,你不要命了,竟然敢提那个名字。”

  “嘶,看来要进行一场大清扫了啊!”

  ……

  bang!
  激烈的战斗在Dark Raven City 东边突然爆发,大量Vampire Dark Race 悬浮在in midair ,望着下方的建筑废墟,眼中泛着冷光。

  它们背生蝠翼,眼中泛着scarlet rays of light ,弑血而残忍。

  一缕缕暗red 雾气弥漫在这片天空,将all around 全部覆盖,似乎形成了一种包围。

  “杀!”

  “和它们拼了!”

  “我等宁可死,也不愿再成为slave 。”

  ……

  一声声爆喝骤然响起,随即便见那建筑废墟中冲出了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moved towards in the sky 的Vampire Dark Race 杀去。

  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些冲天而起的silhouette ,皆是Mixed-blood 。

  它们身上的气息太好辨认,没有纯粹的黑暗,显得十分驳杂。

  在那些Vampire Dark Race 的包围圈中,无疑格外的显眼。

  “这些老鼠终于出来了。”一头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said with a smile 。

  “还想拼命,不过是a mantis trying to stop a chariot 罢了。”另一头同样达到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的Dark Race 双臂环抱,unperturbed 的踏立于空中,laughed 道。

  “杂种就是杂种,不想当slave ,就清扫了吧。”一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Dark Race coldly said ,它是这次清扫的领头者。

  不过此时这几头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并未动手,aloof and remote 的俯瞰着下方的Mixed-blood 。

  在它们看来,下方那些连War General Level 都未曾达到的Mixed-blood 根本翻不起什么浪。

  bang!
  一头头Vampire Dark Race 骤然从all around blood mist 中暴冲而出,迎向了那些准备拼命的Mixed-blood 。

  rumbling sound 爆发,双方立刻碰撞在了一起。

  “杀!”

  “杀!”

  ……

  喊杀声震天,一场血腥杀戮随之展开。

  Mixed-blood 的实力并不算强,在Vampire Dark Race 的绞杀之下,很快就陷入了下风之中。

  一个个Mixed-blood 宛如牲畜般被无情宰杀,尸体如雨点落下。

  blood-reeking qi 直冲天穹。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Mixed-blood 陷入了绝望。

  但是那些Vampire Dark Race 闻到血腥味,却更加兴奋了。

  它们露出尖锐的獠牙,抓住Mixed-blood ,往它们的脖子咬去,忍不住吸食了起来。

  虽然这些Mixed-blood 的血液十分驳杂,但是对于低等Vampire Dark Race 来说,倒也不错。

  好歹也是cultivation 过的Mixed-blood ,血液中蕴含着能量,对Vampire Dark Race 来说亦是item of great nourishment 。

  “混账!”

  “放开它们!”

  Mixed-blood 们看到这一幕,眼睛全都是血红了起来,gnashing teeth ,忍不住爆发出愤怒的吼声。

  然而这并不能阻挡Vampire Dark Race 继续吸食血液,它们听着Mixed-blood 的惨叫,看着它们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更加兴奋起来。

  “hahaha ……”

  “杂种就该有杂种的觉悟,既然不愿意当slave ,就彻底成为血食!”

  “可惜这血液不够纯粹,不然会更香甜一些。”

  ……

  Vampire Dark Race 用猩红的目光注视着all around 的Mixed-blood ,宛如看待一头头猎物般,许多Vampire Dark Race 甚至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Purple King ,obediently surrender 吧,你没有任何机会了。”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戏谑的看着这一幕,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若再不出来,你们这些所谓的同胞,就要全部沦为血食了。”

  “你若是出来,我可以保证,它们顶多只是再次沦为slave ,不会死亡。”

  “出来吧,你们的挣扎是没有用的,所谓的反抗不过是一个笑话。”

  声音看似不大,却径直传荡开来,不断回荡在空中。

  一处建筑内,一个有着一头black hair 的少女满脸愤怒,想要冲出去。

  “别去,你就算出去也不会有任何作用,Dark Race 的话语根本untrustworthy 。”一名middle-aged man 模样,脸颊和手臂上均长着azure 麟片的Mixed-blood 拦住了少女,anxiously said 。

  “是啊。”

  “巴奈特说的不错,不能出去,Dark Race 的话untrustworthy 。”

  房间内,还有着不少Mixed-blood ,此刻纷纷出言附和,阻拦少女出去。

  “Purple King ,不能去。”一名Mixed-blood 老者亦是拉着少女,眼中满是关切,焦急的说道。

  “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亡吗?”少女戴着面具,声音冰冷的说道。

  “Purple King ,你出去也改变不了什么!”巴奈特道:“只会平白落入Dark Race 手中。”

  “这反抗是我发起的,如果要死,也是我死在你们前面。”戴着面具的black hair 少女声音清淡的说道。

  “你!”巴奈特焦急又helplessly said :“你糊涂啊,你若死了,我们还有什么希望。”

  它们之所以愿意跟着面前这位少女反抗Dark Race ,就是因为她的talent 很强,如今已经达到了Ten Stars Quasi-War General Level ,甚至能够与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Dark Race 抗衡。

  以这种talent ,未来很有可能达到Thirte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到那时才是真正能够反抗Dark Race 之时。

  现在她若是就这么冲出去,等于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几乎没有活命的可能。

  那些Vampire Dark Race 绝对impossible 留下这样一个Mixed-blood 天才。

  而Mixed-blood 们想要再等到一个talent 达到这种地步的天才,实在太难太难了,几乎impossible 实现。

  强大的天才,都会被Dark Race 提前发现并扼杀。

  until now ,但凡达到Nine Stars War Soldier Level 的存在,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Mixed-blood 们都明白,它们肯定是被Dark Race 处理掉了。

  在Dark World ,Mixed-blood 想要反抗Dark Race 实在过于艰难,从古至今就没有成功过,不然何至于等到今天。

  其实Mixed-blood 们也知道希望很渺茫,但是它们已经被奴役了这么多年,宁可死,也不想再被奴役下去。

  就算不为了它们自己,为了它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总该有所付出,即便是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当一些人被压迫到极致的时候,心中就会觉醒反抗意识,不会有人愿意世世代代被奴役。

  少女的出现,让它们看到了一丝希望,所以Mixed-blood 们都不希望她去送死。

  “Purple King !”

  那名Mixed-blood 老者紧紧抓着少女的手腕,眼神哀求:“你不能去,你若是死了,old fogey 我也……”

  它是看着少女成长的,虽然少女并未将它当做亲人,但它却早已把少女当做孙女一般,如今又怎能忍心看着她去送死。

  “Rodney ……”少女沉默了一下,看着面前眼神充满担忧的老者,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道年轻的silhouette :“我若死了,你会回来看我吗?”

  “我知道,Snow 不是你,你去哪里了?”

  外界,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见无人出现,有些不耐烦起来,coldly said :“我只给你ten breaths 时间,ten breaths 之后你若再不出现,就不要怪我vicious and merciless 了,在场的Mixed-blood 一个也别想离开。”

  “一,二,三……”

  说着,那头Vampire Dark Race 便开始慢悠悠的数了起来。

  它的声音就像是催命符一般,回荡在空中,让all around 的Mixed-blood 只觉得浑身冰凉,更加绝望。

  “brother 们,跟这些畜生拼了。”

  “为了Mixed-blood ,跟它们拼了。”

  “Purple King ,不要出来,日后为我们报仇。”

  “为我们报仇!”

  ……

  一头头Mixed-blood 带着必死的决心冲向了Dark Race 。

  bang! bang! 轰……

  有的self-destruct ,有的奋力厮杀,惨烈到了极点,猩红的血液染红了地面,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

  戴着面具的black hair 少女愤怒到了极点,拳头攥紧,体内involuntarily 的爆发出一团强大的Origin Power ,令她一头black hair 无风自动。

  “别……”巴奈特face changed ,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hahaha ……”

  一阵大笑从外界传来。

  “找到你了!”

  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Dark Race 猛地探出手,凝聚出一只血色手掌,抓向了某一座建筑。

  bang!
  天空剧烈震动,那巨大的血色手掌携带着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轰然落下,令all around 的Mixed-blood 和低等Dark Race 们满脸骇然。

  “完了!”巴奈特看到那巨大的手掌正moved towards 他们所在的建筑落下,眼中倒映着那道手掌不断放大,面露绝望。

  bang!
  戴着面具的black hair 少女一步跨出,越过了巴奈特和Rodney ,body flashed ,已经冲出了窗口。

  玻璃碎裂,漫天飞舞。

  少女冲天而起,一头black hair 在空中舞动,它的身上爆发出了一团耀眼的rays of light ,冲向了那只巨大的血色手掌。

  轰隆!

  天空震动,少女竟是将那血色手掌forcibly 轰碎。

  不过她也倒退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在空中生生止住身形,仰头望向那漫天的Vampire Dark Race 。

  一人独对!
  “怎么不躲了?”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Dark Race 俯视着下方的少女,戏谑的said with a smile :“可惜你刚刚没有出来,现在谁也活不了。”

  少女并未说话,只是目光冰冷的盯着对方。

  “不过你小小年纪居然就有此实力,看来talent 果然不错,难怪能够击杀我族powerhouse ,如今是留你不得了啊。”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声音突然变得极为冰冷,大手一挥,ordered :“给我上,杀了她。”

  “是!”

  几头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齐声应道,而后纷纷爆发出强大的Darkness Origin Power ,冲向了少女。

  少女怡然不惧,手中出现一柄battle sword ,脚下一踏,已是冲向了那几头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

  bang!
  激烈的战斗随之爆发,产生的Origin Power 余波不断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扩散而开。

  少女虽然只是Ten Stars Quasi-War General Level Martial Artist ,但实力却是极为强大,竟然勉强抵挡住了几头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的围攻。

  她并未硬抗,而是手持battle sword 不断闪躲,极为刁钻的发动攻击,让几头Vampire Dark Race 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

  chi!
  一头Vampire Dark Race 一个不留神,竟然被少女一剑刺中,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鲜血顿时飞溅而出。

  “我杀你了!”那头Vampire Dark Race 顿时大怒,它们几个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拿不下一个Ten Stars Quasi-War General Level 就已经够丢人的了,它居然还被对方伤到,简直是耻辱。

  bang!
  它体内Darkness Origin Power 尽数爆发而出,原本猫戏老鼠的打算已经消失了,它现在只想弄死对方。

  one after another 血色sharp claw 从它手中不断爆发而出,moved towards 少女fiercely 抓去。

  不过少女的速度着实很快,在空中不停的闪动,宛如一只蹁跹的蝴蝶,movement technique 飘逸,又带着一丝丝诡异,令人无法捉摸。

  几头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之所以暂时无法奈何她,便是因为这速度。

  “废物!”

  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Dark Race 看到这一幕,不由得coldly snorted ,背后双翅一煽,化作一道blood colored afterimage ,消失在原地。

  面具之下,少女face changed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来不及躲闪,只能咬了咬牙,手中battle sword 爆发出浓郁的Origin Power rays of light ,moved towards 左侧虚空fiercely 刺出。

  那sword light 赫然是黑,红,青三种颜色,显然这名少女是一位Three Elements Martial Artist ,并且她的Origin Power attribute 当中有着一种特殊attribute ——Wind Element !
  难怪她的速度能够达到那种地步!

  bang!
  three-colored sword light fiercely 的刺在了虚空之中,一道silhouette 随之浮现,正是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Dark Race 。

  但它丝毫无惧少女的sword light ,coldly smiled ,竟然一掌拍出,以肉掌迎向了少女的锋利sword light 。

  bang!
  二者攻击碰撞在了一起,强烈的Origin Power 余波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扩散而开。

  ka-cha !

  刹那间,sword light 崩碎,Dark Race 凝聚的血色掌印径直落在了少女身上。

  “pu! ”

  a mouthful of blood 从少女口中喷出,她整个人突遭雷击,moved towards 后方倒飞了出去,fiercely 的撞击在一栋高大的建筑之上。

  bang!
  建筑碎裂,瞬间化作废墟,无数碎石将少女掩埋。

  “Purple King !”巴奈特和Rodney and the others 不由yelled 。

  “什么Purple King ,trifling Mixed-blood ,也敢称王!”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said with a sneer 。

  oh la la !

  碎石被推开,少女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从建筑废墟中走出。

  ka!
  这时,一声脆响传出,她的面具竟然在此时碎裂了,从她的脸上掉落而下,露出了一张精致好看的小脸,只是显得无比苍白,嘴角溢出一丝血液。

  “竟然只是一个小女孩,年纪比我想象中还要小。”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眯着眼睛盯着少女,surprisedly said 。

  巴奈特也十分诧异,因为他从未见过“Purple King ”的真面目,didn’t expect 她会如此的年轻……不,应该说是年幼。

  “Purple King !”Rodney 焦急无比,望着少女那单薄而虚弱的silhouette ,眼中充满了担忧。

  面对此情此景,它却什么都做不了,它十分痛恨自己的无能与弱小。

  少女一言不发,站在废墟之中,望着漫天的Vampire Dark Race ,想要透过那blood mist 看看天空,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她已经很久没有摘下面具了,现在面具碎了,她似乎也要死了。

  但她没有畏惧,心中出奇的平静。

  自从她的mother 死亡,让幼小的她一个人在山林中独自生存开始,它就已经不再那么惧怕死亡。

  她最害怕的其实是孤独!
  原来的她,一个人生存在山林中,以捕猎wild beast 为生,从来没有同类能够相伴,所以她很孤独。

  可是后来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就像是一道光,突然出现在了她幼小而孤独的内心里。

  他对她很好,给她好吃的,给她买好看的衣服,给她舒适温暖的住处。

  她被人欺负了,还会帮她报仇,并且告诉她,报仇不隔夜。

  后来他还亲自教她cultivation ,让她有了改变自身命运的权利。

  原本她以为自己可以和他一直待在一起。

  不管去哪里,只要能够和他待在一起,她就会很快乐。

  然而……

  他还是走了!
  不知道去了哪里,后来再也没有回来。

  虽然他留下了一个Clone 。

  但她知道,那个Clone 并不是他。

  而且Clone 也只会偶尔出现,除了教她如何cultivation ,便什么will not 做。

  她又是一个人了,可她没有哭,只是内心再度变得孤独,她经常一个人坐在黑夜里,等待那个人回来。

  可是等啊等,等啊等……他都没有回来。

  她失望了!

  她只能回到原来那种漫无目的的生活,就像是山林里的wild beast ,除了生存,再没有其他。

  后来有一天,她从一些Mixed-blood 那里得知。

  在这Dark World 之外,还有其他的world ,那里是净土!是适合他们生存的地方。

  她记得,那个人似乎就来自于other world 。

  如果能够离开这Dark World ,也许她可以前往那个人所在的world ,这样她就可以去找他了……

  “死吧!”

  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Dark Race 没有再迟疑,狞笑了一声,再度凝聚出一道巨大的血色掌印,moved towards 少女碾压而去。

  bang!
  强大的Darkness Origin Power 波动扩散而开,只需一掌,便能够将少女碾压成碎片。

  思绪被拉回了现实,少女仰头望着那道不断逼近的掌印,又看了一眼all around 惨烈的情形,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我失败了!”

  “我不能去找你了!”

  “我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一个个念头在少女的脑海中闪过,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Purple King !”巴奈特和Rodney and the others 面如死灰,绝望的发出怒吼。

  bang!
  血色giant palm 轰然落下,爆发出巨大的rumbling sound ,地面上激起了无数尘埃,将那一片区域淹没。

  巴奈特和Rodney 等Dark Race 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少女耳边回荡着rumbling sound ,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未来临,令她有些奇怪,不由睁开了眼睛。

  不知何时,一道挺拔的silhouette 正站在她的面前,负手而立,一道black 光幕挡住了外界的Origin Power strikes ,连他的头发都无法吹动。

  一瞬间,她stared wide-eyed ,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小脸之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甚至忍不住抬起头揉了揉眼睛,生怕眼前只是死亡前的一场幻象。

  “Big Brother ?”

  她轻声呼唤,像是怕惊扰了梦境,到头来futile 。

  这个称呼她从未叫过,此时却忍不住叫了出来,因为她一直想这么叫。

  哪怕是一场梦,是一场幻象,她也想在死亡前叫一声。

  “little girl ,我不是教过你吗?打不过就跑,你傻乎乎的站在这里做什么?”

  这时,that silhouette 缓缓转过身来,said ill-humoredly 。

  少女望着那张深藏心底的熟悉面孔,听着那责怪的话语,不禁眨了眨眼睛,而后extend the hand fiercely 地捏了一下自己的脸。

  ”Ah!”

  cry out in surprise 从她的口中传出。

  疼!
  但是她却笑了!

  原本冰冷而清淡的pretty face 宛如花儿般绽出了一丝好看的笑容,而后她猛地飞奔向前,扑进了前方that silhouette 的怀中。

  “我等你好久了!”

  Wang Teng 愣在了原地,望着扑进自己的怀中的少女,眼神柔和了下来,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轻声道:

  “是不是被欺负了?我给你报仇好不好?”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