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765

  第1736章 无声的杀戮!碾压!Wang Teng 的目的!(求订阅求月票!)
  “en! ”

  听着熟悉的声音,听着那熟悉的语气,少女感觉鼻子有点酸,重重nodded 。

  就算是面对死亡,她都没有想过哭。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面对这突然归来的人,她突然想要流泪。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

  她从来不哭。

  她知道,他也不希望看到她哭。

  Wang Teng 放开了少女,看了看她的模样,said with a smile :“长大了不少。”

  “嗯哼。”少女轻snorted 。

  这么久没有回来,她当然长大了。

  Wang Teng 看着面前已经长到自己胸口处的娇俏的少女,不由的slightly laughed ,确实长大了不少。

  不过在他眼里还是个little girl 。

  all around 的烟尘渐渐散去。

  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瞳孔骤然收缩,有些不可思议的looked towards 烟尘之中。

  它的掌印竟然被挡住了!

  那个人是谁?
  Mixed-blood 之中还有这样的powerhouse ?!

  巴奈特和Rodney 等Mixed-blood 微微一愣,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他!”

  Rodney 仿佛认出了什么,眼中骤然爆发出一团惊喜的rays of light 。

  他怎么都didn’t expect ,那个人竟然回来了!
  而且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候。

  一时间,一种惊喜交加的情绪在它的脑海中炸开,几乎令它感到阵阵晕眩。

  “他是谁?”巴奈特震惊的问道。

  “他应该……比Purple King 更强。”Rodney 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迟疑了一下,说道。

  “就算比Purple King 强一点估计也没什么用啊,你看看Vampire Dark Race 的数量,还有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巴奈特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这……”Rodney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也有些担忧起来。

  一众Mixed-blood 的心再度提了起来,紧张的looked towards 外面。

  “你是谁?”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眼睛微微一眯,目光紧紧盯着Wang Teng ,它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

  从模样来看,此人应该也是一个Mixed-blood 。

  什么时候Mixed-blood 之中竟然出现了这种powerhouse ?
  难道除了那个“Purple King ”,Mixed-blood 之中还藏着其他powerhouse ?
  如此也好,一个“Purple King ”又引出了个Mixed-blood powerhouse ,正好一网打尽。

  这都是它的功劳!
  想到此处,这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更是兴奋了起来。

  “Who am I ?”Wang Teng 看了一眼天空densely packed 的Vampire Dark Race ,实力最强的也不过是这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不禁shook the head ,根本没有任何威胁,他忍不住laughed ,indifferently said :“我是她的big brother ,你们欺负我younger sister ,这笔账要怎么算?”

  “算账?”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仿佛听到什么好笑至极的话语,said with a sneer :“就凭你一个Mixed-blood ,也想找我算账?”

  “废话真多。”Wang Teng shook the head :“懒得与你们这群蝼蚁废话。”

  “impudent !”

  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还未开口,其他的Vampire Dark Race 便已是忍不住大怒。

  这个Mixed-blood 竟然敢骂它们是蝼蚁?

  荒唐至极!

  从来只有它们视Mixed-blood 为蝼蚁,现在竟然有Mixed-blood 骂它们是蝼蚁?!

  “看来你真是courting death 啊!”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眼神瞬间变得冰冷至极,冷冷盯着Wang Teng ,体内Darkness Origin Power 涌动,宛如lightning 炸响,in the sky 的blood mist 都随之卷动了起来。

  “死!”

  它没有再废话,手中出现一柄巨大的scarlet 镰刀,moved towards Wang Teng 所在方向fiercely 斩出。

  bang!
  一道巨大的血色镰刃从in the sky 落下,声势骇人至极。

  all around 的Mixed-blood 皆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只觉得遍体生寒,一种强烈的死亡威胁降临在它们身上,令它们unable to move 分毫。

  “小心!!!”

  巴奈特和Rodney and the others 全都惊骇无比,忍不住大吼出声。

  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

  时间仿佛定格了下来。

  唯有那巨大的血色镰刃从天而降,仿佛覆盖了整片天空,令人胆战心惊。

  如此terrifying 的攻击,足以将在场的Mixed-blood 全部灭杀。

  这too terrifying 了!

  那些Mixed-blood 刚刚升起了一丝希望,此刻却再度坠入Abyss 之中。

  它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血色镰刃落下,陷入无尽的绝望。

  一些Mixed-blood 已经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Wang Teng 站在地面上,负手而立,望着那巨大的血色镰刃,眼神却是calm and composed ,根本没有半点的波澜。

  这种攻击,他甚至不用一根手指,就能够轻松挡住。

  少女望着面前的背影,心中亦是没有半点担忧,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只要有他在,任何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jié jié jié ……”

  眼看着那巨大的血色镰刃已是到了Wang Teng 和少女的头顶,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不由发出了狞笑,仿佛已经可以看到对方被灭杀的画面。

  all around 的Vampire Dark Race 亦是冷笑连连的看着这一幕,脸上挂满了嘲讽之意。

  一头Mixed-blood 而已,就算比其他Mixed-blood 强大一些,又怎么可能反抗得了它们Dark Race 。

  谁是蝼蚁,obvious at a glance 。

  竟然敢骂它们是蝼蚁,简直笑话。

  Wang Teng 面色平静,看着那些Vampire Dark Race 的反应,嘴角不由的泛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bang!
  next moment ,只见他大手一挥,一股磅礴无比的imposing manner 从其身上爆发而出。

  Planetary Grade !
  但也足够了……

  在眼前这些Vampire Dark Race 看来,这种imposing manner 简直terrifying 到了极点,仿佛眼前站着一尊terrifying matchless 的强大giant beast ,而不是什么Mixed-blood 。

  bang!
  那巨大的血色镰刃凝滞在了半空,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而后在所有Dark Race 骇然的目光中寸寸崩溃,犹如被一阵风吹过,化作漫天的血色光点,飘散而去。

  “这!!!”

  所有的Mixed-blood 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眼睛瞪大到了极致。

  明明已经必死的结局,突然变成了这样。

  所有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内心久久无法相信。

  “怎么可能?”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不禁骇然的yelled 。

  然而就在此时,它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弹不了了。

  那股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将它死死的压制在了原地,仿佛一座terrifying 无比的大山落在它的身上一般。

  此刻再looked towards 那个刚刚出现的Mixed-blood ,它眼中的瞳孔已经收缩到了极点,内心充满了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
  仅仅只是一股imposing manner ,就压得它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甚至对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就击溃了它全力的一击。

  那种感觉,它在Sire Demon Monarch 身上,甚至都没有感受到过。

  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如此强大?

  它望着下方那个Mixed-blood ,脑袋已经一片混乱,整个人都麻了,根本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Mixed-blood 当中出现了如此terrifying 的存在,这太荒谬了!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恐怕……天要变了!
  “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Wang Teng 伸手,moved towards 身后的少女招了招。

  “嗯。”少女愣了一下,随即nodded ,走上前来,
  Wang Teng 拉住她的手,一步步踏空而上,moved towards 那些Vampire Dark Race 迎面走去。

  “你……”

  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面色骤变,本就苍白的面色更加惨白一片,pupil shrink 到了针尖大小。

  bang!
  骤然间,它感觉身上的压力变得极为巨大,如果说刚刚是一座大山,那么现在就是两座……

  并且这种压力还在不断增大,三座大山,四座大山……

  它想大喊,想要怒吼,想要挣扎,直至最终想要……求饶!
  但都无济于事,它再也张不开口了。

  那恐怖的压力让这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不仅仅是它,其他的Dark Race 亦是如此。

  它们的面色均是骇然到了极点,仿佛见鬼一般,眼睛瞪大,里面有着血丝蔓延,直至布满了整个眼球。

  Wang Teng 根本没有看它们,带着少女一步步走向天空。

  嘎!
  一头巨大的暗red 乌鸦在天际盘旋,如此huge monster ,之前却没有人发现它的存在,令人心惊。

  “那是什么?”

  “一只巨大的乌鸦?!”

  “好像是一头强大的飞禽类Dark Star Beast 。”

  ……

  下方Mixed-blood 的注意力不禁被吸引了过去,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但就在此时……

  bang!
  一声爆鸣极为突兀的响了起来,众人愕然的看去,却见一头Vampire Dark Race 竟然爆开了,化作漫天的blood mist ,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直接消失。

  bang! bang! 轰……

  紧接着,随着Wang Teng 一步步走来,这样的rumbling sound 又one after another 的响起。

  in the sky 的Dark Race 一头接着一头,全都爆炸而开,化作blood mist 。

  所有的Mixed-blood 都瞪大眼睛,内心充满了不可思议。

  仅仅是片刻之间,几乎所有的Dark Race 都诡异的爆炸死亡,连那几头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都无法幸免,在恐惧中爆炸而亡。

  最终更是轮到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

  当Wang Teng 从它身旁走过时,那头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Vampire Dark Race 瞳孔已经收缩到了极致,它满脸惊恐,额头上豆大的冷汗不断滴落下来。

  roar!
  最后一刻,它似乎终于挣脱而开,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

  但已经迟了!
  轰隆!

  与其他Dark Race 一样,它的身躯径直爆炸开来,化作更为浓郁的blood mist ,冲天而起。

  而后在所有Mixed-blood 震撼的目光中,一个深邃无比的black 旋涡出现,将那blood mist 尽数吸收吞噬。

  嘎!
  in the sky 的巨大乌鸦煽动双翅,刮起了狂风,从空中盘旋而下,将Wang Teng 和那少女托起,化作一道暗red 流光,直冲向远方,消失在了天际。

  静!
  现场一片寂静!
  Dark Race 尽数死亡,只有Mixed-blood 幸存了下来。

  而那些Mixed-blood ,每一个都是mouth opened wide ,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庆幸?震撼?亦或是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惊喜?

  它们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这位……这位Sir 的实力???”过了许久,巴奈特咽了口唾沫,迟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Rodney 同样是咽了口唾沫,只觉得无法想象。

  那位Sir 居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

  他好似什么都没做,只不过是从那些Dark Race 身边经过,它们便一个个全都爆炸而亡。

  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太强了!”巴奈特满脸狂热:“他真的和我们一样是Mixed-blood 吗?Mixed-blood 什么时候有这样的powerhouse 了?”

  “不会错的,那位Sir 一定是Mixed-blood 。”Rodney 自认为了解对方,毕竟他可是最早跟随那位Sir 的人啊,于是solemnly vowed 的说道。

  “very good ,我们Mixed-blood 有希望了啊。”巴奈特激动的说道。

  “有没有希望我不知道,但我们如果再不走,Dark Race 恐怕就要来了,到那时候我们估计就看不到任何希望了。”Rodney 道。

  “对对对,快走!快走!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再找机会联系上那位Sir 。”巴奈特反应过来,连忙说道。

  两人没再迟疑,立刻聚拢幸存的Mixed-blood ,逃离了此地。

  等到他们离去后不久,一群Dark Race 从Dark Raven City 的城中心疾驰而来,速度很快,并且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那是……City Lord !!?”

  许多低等级的Dark Race 纷纷避让,看到in the sky 那疾驰的silhouette ,不由startled 。

  “那边发生了什么?刚刚好像响起了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

  “莫非是出了什么状况?”

  “连City Lord 都现身了,肯定是出问题了!”

  ……

  呼啸间,一群Dark Race 来到了方才爆炸所在区域,目光在all around 扫视而过,ugly complexion 。

  “都死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Dark Raven City City Lord 口中缓缓传出。

  “怎会如此?”其身后一群Dark Race startled ,它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看到了一片废墟而已。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里曾经发生过大战。

  但现在所有人都消失了,不管是Dark Race 还是Mixed-blood ,都不见了踪影,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Dark Race 都死了,那么又是谁干的?

  Mixed-blood 之中怎会出现那种powerhouse ?
  要知道它们this time 出动清扫Mixed-blood 的最powerhouse ,可是达到了Twelve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其中还有几头Eleven Stars War General Level ,这都是Dark Raven City 多年的底蕴啊,如今竟然全都被杀了!
  简直不可思议!

  Dark Raven City City Lord 满脸阴沉的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但依旧什么都没找到,那些死亡的Dark Race 全都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

  要不是能够感觉到Dark Race 的Death Aura ,连它都无法确定它们是不是都死了。

  “之前那股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Dark Raven City City Lord 心中自语:“难道是某位隐藏起来的强大Mixed-blood ?”

  “didn’t expect 还有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啊!”

  它眼中cold light flashed ,声音冰冷的传出:
  “出动所有人手,搜寻那些Mixed-blood 的踪迹,一旦发现他们,不要动手,将消息传回即可。”

  “是!”all around 的Dark Race hearing this ,皆是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立刻齐声应道。

  “去吧!”Dark Raven City City Lord 没有废话,大手一挥,ordered 。

  那些Dark Race 当即化作a stream of light 冲向了天空,四散开来。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Dark Raven City ,乃至Dark Raven City 周边的城镇,都进行了一场大搜查,一些没有参与反抗的Mixed-blood 都被抓了起来,严刑拷打,询问反抗者的下落。

  可惜没有任何消息传出。

  那些反抗者就像是disappear from the face of the earth 一般,消失了!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Wang Teng 带着少女前去与“Snow ”Clone 汇合。

  这个少女赫然就是曾经的Little Zi Ye !

  Little White 背上,Wang Teng 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少女,少女也看着他,颇有一种争锋相对的意思。

  “little girl ,courage is not small 了啊!”Wang Teng 失said with a smile 。

  “hmph! ”Zi Ye 轻snorted ,娇俏的白了他一眼。

  Wang Teng 能够感觉到她的resentment ,并不在意,laughed 的询问起了她这几年的情况。

  Zi Ye 虽然resentment 颇大,但根本没坚持多久,还是忍不住叭叭叭的跟Wang Teng 讲述了起来。

  可能是太久没见,也可能是成长了不少,她比当年多了些话语。

  “难怪他们叫你“Purple King ”,原来是用了我当年的假名。”Wang Teng 听完,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的说道。

  “我知道那是你的假名。”Zi Ye 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问道:“你的真名叫什么?”

  “Wang Teng !”Wang Teng 道。

  “Wang Teng !”Zi Ye 叨念了一声,轻声问道:“你不是this world 的人对吗?”

  “你都知道了。”Wang Teng 道。

  “hmph! ”Zi Ye 轻snorted :“我早就猜到了。”

  “你想离开这里吗?”Wang Teng laughed ,eyes flashed ,突然问道。

  “我要跟你走。”Zi Ye 目光紧紧盯着Wang Teng ,立刻说道:“这次你不能再丢下我。”

  “好!”Wang Teng said with a smile :“不要怪我,上一次我没办法带人离开,但现在,我可以了。”

  “我没有怪你。”Zi Ye 摇头道。

  “你啊还是和我当年捡到你时一样。”Wang Teng 只是laughed ,话题一转,说道:“话说回来,你这几年成长挺快啊,都达到Ten Stars Quasi-War General Level 了。”

  “那是当然,我的talent 也是不弱的。”Zi Ye 道。

  “不错,以后跟我离开这里,你会成长的更快。”Wang Teng nodded and said :“有了实力,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就想跟着你。”Zi Ye 道。

  “你会成长的,以后就不会这么说喽。”Wang Teng 不可置否的said with a smile :“外面的world 很大。”

  “不要,我就要跟着你。”Zi Ye 执拗的说道。

  “silly girl ,长大了哪有一直跟着我的道理。”Wang Teng 愣了一下,摇头道。

  Zi Ye 还想再说什么,却被Wang Teng 打断。

  “而且你如果想要成长,就必须出去看看外面的world ,我带你回到我的world 之后,又不会再消失,你若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找我。”他耐心的说道。

  “这样吗?”Zi Ye hesitantly said 。

  “当然,我还能骗你吗?”Wang Teng said with a smile 。

  “那……好吧。”Zi Ye heavily nodded 道。

  “silly girl 。”Wang Teng 看着面前的少女,虽然已经成长了不少,但依旧可以看到当初的影子,仿佛还是那个被他从山林中带出的小女孩。

  Greystone Town ,这里是Viscount Snow 的领地,后来Wang Teng 的Clone 替代了Viscount Snow ,便彻底成为了这座城镇的controller 。

  Wang Teng 带着Zi Ye 来到了Greystone Town ,通过感应径直找到了Snow Clone 。

  Snow Clone 已经在城堡大厅中等候,其他仆人全都被遣退,没有人知道Wang Teng 来此。

  “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可撑不了多久了。”Viscount Snow Clone 坐在沙发上,看到Wang Teng 和Zi Ye 两人,起身said with a smile 。

  “辛苦了!”Wang Teng nodded 。

  这个Clone 是他当初留下的,实力不算强,而且那个时候的Clone 之法根本不全面,无法与现在相比,能够支撑到现在,完全是靠着Wang Teng 当初留下的Origin Power 。

  而这Viscount Snow Clone 也是深居浅出,极少动用Origin Power ,这也是为什么Zi Ye 都很少见到它的原因。

  Snow Clone 变成了Wang Teng 的模样,而后如释重负般缓缓消散。

  Zi Ye 在一旁看着,眼中满是惊奇之色。

  “想学?”Wang Teng 道。

  “好用。”Zi Ye nodded 。

  “等有空,我教你。”Wang Teng said with a smile 。

  “好!”Zi Ye 没有拒绝,她的一切都是Wang Teng 给的,她也把Wang Teng 当成最重要的人,所以从未想过拒绝他。

  Wang Teng 重新变成了Viscount Snow 的模样,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怎么又变成这幅样子了?真丑,不如你原来的样子好看。”Zi Ye 奇怪的说道。

  “hahaha ……”Wang Teng 忍不住said with a smile :“当然是为了办major event 。”

  “有好玩的?”Zi Ye 似乎察觉到什么,eyes shined :“我也要玩。”

  “放心,少不了你的。”Wang Teng 道:“对了,那些Mixed-blood 是怎么回事?”

  “他们想要反抗Dark Race ,离开this world 。”Zi Ye 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可以带他们走吗?”

  “这些Mixed-blood 可用吗?”Wang Teng 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你要是能够带他们离开,他们肯定听你的。”Zi Ye 道:“而且他们好像把你当成Mixed-blood 了。”

  Wang Teng looked thoughtful 的nodded ,说道:“找个时间,我去见见他们,如果他们听话,我也不介意带他们离开。”

  有space fragments 的存在,他确实可以带不少人走。

  尤其this time space fragments 大增,足够容纳更多人。

  这些Mixed-blood 其实有不少talent 都很不错,之所以没能成长起来,完全是因为被Dark Race 压制了。

  若是能够将他们收为己用,对他来说,将来也许会是一大助力。

  Wang Teng 一直在考虑组建势力的事,如今正好有大量人手在眼前。

  未来可期!

  唯一让他担忧的就是这Mixed-blood 的bloodline 问题。

  他们有一部分的黑暗bloodline 。

  这恐怕是原宇宙那边Martial Artist 所不能容忍的,若是将Mixed-blood 带过去,以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at worst 将他们放在space fragments 内。”Wang Teng 心中暗暗想道。

  Zi Ye 见Wang Teng 同意,便没有再多说什么,相比于那些Mixed-blood ,她自然是站在Wang Teng 这边。

  就在Wang Teng 和Zi Ye 讨论Mixed-blood 的去留之时,一个人找了过来。

  Rodney !
  他是唯一知道Wang Teng 和Zi Ye 身份的人。

  当初他就是在Viscount Snow 的城堡中遇到的Wang Teng ,所以他看到Wang Teng 带着Zi Ye 离去,便立刻和其他Mixed-blood 追了过来。

  bang!
  夜晚,Rodney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night 破窗而入。

  “……”Wang Teng 和Zi Ye 两人正在屋内畅谈,听到动静,同时looked towards 了对方。

  这幅场景为何如此的似曾相识!
  当年这家伙也是这么闯进来,然后被Wang Teng 发现了,现在居然又是这样。

  “Sir !”

  Rodney 从地上爬起来,面色讪讪,面对Wang Teng 时,更加cautiously 了。

  “Rodney ,你不适合干这一行。”Wang Teng faintly said 。

  “下次不破窗了!”Rodney patted 身上的灰尘,尴尬的说道。

  “你来找我做什么?”Wang Teng 虽然早就猜到,但此时却不动声色,faint smile 的看着他。

  “Sir ,请救救我们。”Rodney 面色一正,竟然one-knee kneels 下,said solemnly 。

  “救你们?”Wang Teng 手指敲击着沙发座椅的扶手,发出“bang bang bang ”的声响,indifferently said :“我为什么要救你们?”

  “Sir ,您若是愿意拯救我们,我们这些Mixed-blood 都愿意跟随Sir 。”Rodney 似乎早就猜到如此,径直说道。

  “跟随我做什么,你们too weak ,没什么作用。”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这……”Rodney 傻眼,didn’t expect 这位Sir 竟然会嫌弃他们太弱,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来之前他们曾经讨论过要如何打动这位Sir ,可无论如何也didn’t expect ,他们居然会被嫌弃。

  这换谁谁不迷糊啊!

  一时间,Rodney 都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了。

  他目光快速转动,注意到了站在Wang Teng 身旁的Zi Ye ,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冲着Zi Ye 投去一个祈求的眼神。

  “cough cough 。”Zi Ye 似乎迟疑了一下,干咳了一声,道:“你帮帮他们吧,这些年他们对我也颇有照顾。”

  ”oh?” Wang Teng 隐晦的对着Zi Ye 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演的不错——而后露出一副似乎颇为诧异的样子,touched the chin ,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Zi Ye 这么说了,我也不是不能帮你们。”

  “Sir 有什么吩咐,尽管说。”Rodney hearing this ,顿时eyes shined 。

  “先带我去见见你们那些人吧。”Wang Teng pondered then said 。

  “好!”Rodney 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