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807

  第1777章 血髓壶!血神之体躁动!隐秘!(求订阅求月票!)

  血神Clone 继续闲逛,虽然没有再发现蕴含远古意志的残兵,但他发现这里的treasure 都很奇特,蕴含黑暗特性,与Light Faction 的treasure 完全不同。

  但是这些treasure 没有让他想要出手的意思。

  直至他看到一件treasure 时,再次停下了脚步。

  “en? ”

  他的血神之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微微震动了一下,体内的bloodline 似乎出现了一丝躁动。

  “怎么回事?”

  血神Clone 微微一愣,诧异的望着面前陈列柜之中的treasure ,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难道是这东西引起的?”

  “不过……这是什么?酒壶吗?还是水壶?”

  他不由打量着面前的treasure ,陷入沉思。

  这酒壶……tentatively 称其为酒壶。

  它依旧是充满Vampire 特色,整体呈现为暗红之色,壶身很高,下方的底座起码占据了one third 的高度,看起来有点怪异。

  壶身之上刻满各种花纹与图案,透露出一种诡异,古老的气息。

  但这些图案,Wang Teng 真的不敢恭维,都是什么蝙蝠,乌鸦,血蛇之类的生灵,那一双双scarlet 冰冷的眼睛,仿佛盯着每一个注视它的人,看起来就不正经。

  这种treasure ,在这Vampire 宝库之内,血神Clone 还是头一次遇到。

  一个酒壶,能有什么奇特之处?

  而且这酒壶被放在了很后面的位置,看样子就是积灰的存在,根本没who 关注。

  “这东西居然可以引动血神之体。”

  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摸了摸下巴,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感兴趣之色。

  在这个酒壶面前站了片刻,他已经可以确认,就是这个酒壶引动了血神之体。

  于是他让血神Clone 取出血子令,开启了面前的能量罩,打算看看这个酒壶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

  随着血子令出现,能量罩应声而开,一股邪恶,诡异,古老的气息顿时从其中弥漫而出。

  “此物名为血髓壶,乃是一位Saint Level Blacksmith 锻造,可入Saint Level 之列,只不过它的作用嘛……这酒壶……呃不是,这血髓壶可用来提纯一些特殊能量,让其更为精粹,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当然,也能用来提纯自身Origin Power ,对cultivation 帮助不小,尤其是cultivation base 尚低之人。”血格纳的声音再次在血神Clone 耳边响起。

  “血髓壶?!”血神Clone 心头一动,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血格纳的语气似乎有些……古怪。

  错觉?

  还是这血髓壶有什么怪异之处?

  他可不认为,这血髓壶这么好的话,还会被人剩在这里,其他人又不是傻子。

  “提纯能量,应该需要代价吧?”

  血神Clone 思绪一转,便想到了什么,indifferently asked 。

  “……”血格纳愣了一下,才继续sound transmission ,语气中带着一丝惊讶:“不愧是血子,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这血髓壶虽然可以提纯能量,但消耗却同样不小。”

  “哦?具体说说!”血神Clone 不动声色的道。

  “我给你打个比方吧。”血格纳似乎沉吟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比如你往这血髓壶内注入十道能量,那么其中五道会溢散,剩余的五道才会被提纯,重新被你吸收。”

  “并且伱想提纯多少能量,就需要付出多少代价,这血髓壶需要供养。”

  “卧……槽!”血神Clone 即便早就知道这血髓壶有古怪,但是听到血格纳的解说之后,还是忍不住眼睛一瞪,口中爆出一句粗口。

  神经啊!

  要不要这么黑。

  注入十道能量,溢散五道,这特么直接溢散了一半,就算是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也经不起这么造吧?

  还有那所谓的供养是什么意思?

  这是个Old Ancestor 吗?

  还特么需要供养!

  “用什么供养?”血神Clone 强忍着内心强烈吐槽欲望,问道。

  “各种能量矿石,或是spiritual medicine wait ,只要蕴含丰富的能量,都可以作为供养。”血格纳faintly said :“看到它的底座了吗?那就是用来吸收供养的。”

  “我……”血神Clone took a deep breath ,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东西绝对是个坑货!

  谁拿,谁被坑。

  此时此刻,他真有一种要转身就走的冲动。

  “这东西……谁锻造的?”血神Clone 无奈的问道。

  “是我Vampire 历史上极rich, magnificent, and reputable 的一位Saint Level Blacksmith 所锻造,名为血佛克,你若去查,可以查得到,它曾被人称作鬼才圣者,所锻造的item ,一半是Legendary ,一半是……奇葩!”血格纳憋了半天,似乎陷入回忆,slowly said 。

  “一半Legendary ,一半……奇葩?”血神Clone 无言。

  他很难想象什么样的Blacksmith 能够做出这种事,还是个Saint Level Blacksmith ,怕不是个奇葩吧。

  同样身为Saint Level Blacksmith ,他自然知道锻造Saint Level 器物的难度。

  能够将Saint Level 器物锻造成奇葩,本身也是一种ability 。

  就眼前这血髓壶来说,抛开那“副作用”不谈,它的真正作用还是很牛逼的。

  Wang Teng 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了,那位所谓的鬼才圣者,恐怕真是个……奇葩!

  “那么,这血髓壶,你要不要?”血格纳意味深长的问道。

  “我……”血神Clone 沉默了,他很想说自己不要,但是血神之体却依旧在隐隐躁动着,让他十分无奈。

  这血髓壶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竟然让血神之体如此渴望?

  是的,在他看来,这种躁动就是一种渴望。

  他能够感觉到血神之体对这血髓壶的渴望,仿佛他浑身的细胞都在催促着他……拿下这血髓壶!

  “我对那位鬼才圣者倒是很好奇,既然如此,这血髓壶我就拿回去研究研究好了。”

  血神Clone took a deep breath ,突然faintly smiled ,说道。

  ”oh?” 血格纳似乎有些惊讶,问道:“你真的要将only one 次兑换Demon Venerable Level treasure 的机会用在这上面?”

  “不错,其他Demon Venerable Level treasure 对我现在来说也没什么用,不如兑换这血髓壶玩玩。”血神Clone indifferently said 。

  “玩玩?”血格纳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希望你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我从来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血神Clone faintly smiled ,伸手一抓,化作一道Origin Power 之手,将那血髓壶抓了出来。

  当他真正接触到这血髓壶之时,血神之体的躁动似乎更为剧烈,血神Clone 体内的血液都流动的更快了几分,心脏的跳动也变得更快。

  但他不动声色,默默的将这血髓壶丢进了storage space 。

  随着血髓壶消失,那种躁动感才逐渐平息下来。

  “今日就先到这里吧,还请打开出口。”血神Clone 冲着面前的虚空说道。

  “不将你那两次兑换Demon Sovereign Level treasure 的机会用掉吗?”血格纳的身形在一旁浮现而出,问道。

  “暂时没有需要。”血神Clone 道。

  “好吧!”血格纳shrugged ,大手一挥,array rays of light 浮现,面前出现了一道光门:“从这里出去就可以离开宝库了。”

  “至于你那位小女友,我也会将她送出去。”

  “……她不是我的小女友。”血神Clone 嘴角抽动了一下,说道。

  “看她的样子,对你的态度可是不一样哦。”血格纳laughed :“这样beautiful and alluring 的女子,就算是我,也没见过几个,而且她talent 不错,有利于培育后代,血子可要好好把握,不要错过了啊。”

  “……”血神Clone face full of black lines 。

  didn’t expect 这宝库manager 如此八卦。

  而且……

  神特么有利于培育后代。

  这些Vampire 对培育后代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执念啊?

  “走了!”

  他懒得再说什么,摆了摆手,立刻moved towards 面前的光门行去,顺便将散落all around 的attribute bubble 拾取了起来。

  “你若觉得这血髓壶无用,日后可将其送回宝库,换取其他treasure ,只不过when the time comes 就只能换取与这血髓壶等价的treasure 了。”

  在血神Clone 踏入光门之时,血格纳的声音骤然响起。

  他脚步停顿了一下,slightly nodded ,而后便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踏入了光门之内。

  “这位血子……倒是Interesting !”血格纳望着面前慢慢消散的光门,faintly smiled 。

  当血神Clone 从光门走出之时,已经出现在了城堡的门口。

  尤菲莉亚也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了门口处。

  她似乎是被强行传送出来的,还有些发懵,明显没反应过来。

  “你挑选完了?”不过她似乎见怪不怪,立刻就缓了过来,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问道。

  ”en. ”血神Clone nodded ,心中还在回想血格纳刚刚说的话。

  还能回收?

  看来以前得到血髓壶的人估计不少,可惜最终都是送了回去,肯定没有发现血髓壶的秘密。

  不过那血格纳绝对是个profiteer ,送回去之后,只能换取与血髓壶等价的treasure ,when the time comes 必然是大打折扣的。

  以这血髓壶的奇葩特性来说,能不能与一件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treasure 媲美?

  反正他觉得估计很悬。

  “走吧。”血神Clone shook the head ,转身离去。

  “不逛了?”尤菲莉亚也没问他在2nd floor 挑选了什么,只是跟上了他的步伐。

  “今日就到这里吧。”血神Clone 回头看了她一眼,said with a smile :“many thanks 你了。”

  “不必客气。”尤菲莉亚slightly smiled ,似乎心情很不错,她的笑容十分独特,只要笑起来就会不自觉的流露出妩媚之意,说道:“接下来你应该要准备进入不死血海了,我去过不死血海,你若是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可以直接来问我。”

  血神Clone nodded 。

  “这是我的通讯账号,你记一下。”尤菲莉亚抬起手,在手腕上轻点了几下,说道。

  血神Clone 微微一愣,眼中目光闪烁。

  她的手腕之上赫然有着一台智能腕表,此刻在其操作之下,一个通讯账号浮现而出。

  “这是Light Faction 那边的科技产品,我们Dark Race 中的不少人其实也都在用,特别是贵族,speaking of which ,这些科技产品还是很方便的。”尤菲莉亚见他神色怪异,以为他这个下界之人没见过,毕竟下界使用的很多科技都是极为落后的,于是便解释了一番。

  “对了,你应该没有这东西,喏,我这里有多出来的,给你一台。”

  说着她突然反应过来,左手手腕上的手镯微微一闪,竟是从storage space 内取出了另一台智能腕表,塞到了血神Clone 的手中。

  “这!!!”血神Clone 面色古怪,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送你了,不用客气。”尤菲莉亚摆手道。

  “……这一台智能腕表有什么好客气的。”血神Clone 无言,但是看到对方那一脸tsundere 的表情,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在Dark World ,这智能腕表应该也算是一件稀罕物了吧。

  而且从眼前这智能腕表的材质与铭刻的rune 来看,起码也是Grandmaster Level item ,价值不低。

  而尤菲莉亚说送就送,可以说很大方了。

  果然自从血月堡回来,她就有点不对劲了啊。

  “Wang Teng ,她绝对看上你了。”吞噬空间内,圆滚滚在一旁浮现而出,一脸揶揄的teased 。

  “Dark Race 和我是没有结果的。”Wang Teng indifferently said 。

  “没关系,去征服Dark Race 吧,为Human Race 争光。”圆滚滚毫不在意的道。

  “……”Wang Teng 。

  对于圆滚滚的调侃,他直接无视,懒得去理会它,这家伙从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留下尤菲莉亚的通讯账号之后,血神Clone 便和她直接分开,回到了血子殿,而后进入cultivation room ,紧闭大门,让Blood Puppet 在外看守,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进来。

  其实cultivation room 内本就有着array 铭刻,Wang Teng 以血子令开启array ,就是Blood Puppet 也无法进入。

  cultivation room 内。

  Wang Teng 看着面前的智能腕表,说道:“光明world 用的是虚拟宇宙,圆滚滚,你说Dark World 用的又是什么?”

  圆滚滚touched the chin ,面色有点凝重,looked thoughtful 的说道:“Dark World 掠夺了太多的文明,谁也不知道它们得到了什么,但它们既然能够使用智能腕表,想必也是拥有了虚拟智能技术。”

  Wang Teng nodded ,问道:“你能够进入Dark World 的虚拟world 看看吗?”

  “只要有虚拟world 的接入口,我就可以进入。”圆滚滚扬起短短的脖子,说道:“你可不要小看我,我现在乃是域主级智能生命。”

  “是!是!是!尊敬的域主级智能生命。”Wang Teng rolled the eyes ,nodded 道:“我现在便开启入口,劳您大驾进去看看。”

  “好说!好说!”圆滚滚被他这flattery 拍的极为舒爽,当即笑haha 的答应下来。

  Wang Teng 失笑的shook the head ,这家伙可真好哄,当下便将智能腕表戴上,开启其中的虚拟网络,对圆滚滚道:“去吧。”

  “好!”圆滚滚nodded ,没有任何废话,便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Wang Teng 便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此事,取出了刚刚从宝库得到的血髓壶,放在近前打量起来。

  血髓壶刚刚出现,那种躁动之感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之内。

  这个发现让他slightly relaxed 。

  起码东西是没找错的。

  不管这是什么,对血神之体有用就行。

  就算找不到它的作用,烂在自己手里,也总比放在宝库被其他Dark Race 得去的好。

  “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Wang Teng 打开了【真视之瞳】,眼底闪过一道purple-gold rays of light ,眼前的world 顿时变得不一样起来。

  他的目光落在血髓壶之上,从头到脚,一寸寸扫视而过。

  如今他的【真视之瞳】达到了不朽级,自然可以窥探Demon Venerable Level treasure 的内在。

  在这双眼睛之下,血髓壶的内部构造one after another 呈现在了他的面前,铭刻的rune ,甚至是锻造材料wait ,皆是可以解析的出来。

  他一直从头扫到脚,愣是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好像就挺正常的。

  Wang Teng 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看着面前的血髓壶,满脸狐疑。

  “这血髓壶应该是由一种名为血髓石的矿石作为main material ,搭配其他几种能够吸收能量的矿石作为辅材料锻造而成,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不过这里的rune 似乎有点奇怪,总觉得和整体rune 有些不搭,像是多余的……”

  他来回扫视了数次,终于在底座和壶身的衔接处发现了一丝端倪。

  “wait ~!”

  Wang Teng 眼睛骤然瞪大,将【真视之瞳】开启到了极致,眼中的purple-gold rays of light 越发浓郁起来,射出两道仿佛能够穿透万物的光线。

  bang!

  一种极为mysterious 的感觉rise in the mind 。

  面前的血髓壶好似被剥开了一层外衣,manifesting 最深层的秘密。

  不过壶身依旧并无什么问题。

  真正让他感到惊奇的,却是那血髓壶的底座。

  在不朽级的【真视之瞳】下,那底座居然依旧无法看穿,只能看到一团scarlet 光团,散发着bright radiance 。

  weng!

  与此同时,血神之体也开始剧烈颤动起来,越发的躁动,体内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

  “这是?”

  Wang Teng 神色惊异,紧紧盯着那scarlet 光团,刚刚居然没有发现。

  不对,是rune !

  一定是外表的rune 形成了某种禁制之力,如果不是他将【真视之瞳】开启到了极致,simply 不会发现内部的秘密。

  这秘密藏的够深啊!

  “看来这scarlet 光团就是引发血神之体躁动的原因了。”Wang Teng 摸了摸下巴,有些begin to stir 。

  藏的这么深,肯定是好东西。

  而且能够引动血神之体,对他便是极大的造化。

  只merely this 一来,想要知道内部到底是什么,就需要将底座拆下来,还要将外表的金属层彻底剥离才行。

  这就有点难度了。

  对方既然将内部的东XZ的这么深,外表的防护肯定极为严密,如果冒然拆除,可能会伤到内部的东西。

  另外就是rune 禁制,如果不小心破坏了某些rune ,引发连锁反应,估计会引起爆炸。

  Wang Teng 揉了揉眉心,感觉有nodded 疼。

  要知道这可是Demon Venerable Level treasure ,也就是Saint Artifact ,哪有那么好拆。

  但这并不能难倒Wang Teng 。

  血神Clone 当下从盘膝站起,moved towards cultivation room 之外行去,对着门外守护的Blood Puppet 问道:“血腥之城可有锻造之地?”

  “有!”Blood Puppet 的回答简单而干脆,就是有点死板。

  “带我去。”血神Clone 有nodded 疼,看了一眼无论身材,还是容貌都是绝佳的Blood Puppet ,心中sighed ,算了,看着养眼就行,其他的不重要。

  Blood Puppet 立刻带着血神Clone 离开血子殿,化作血色飞禽,驼负着血神Clone ,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飞去。

  这个方向比较偏僻,位于血腥之城的Western District 位置,all around 的建筑越来越少,最终彻底变得空旷起来,地面上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暗red 的裂缝,一缕缕炙热的温度从地底之下散发而出。

  “这个地方!”血神Clone 目光闪烁,感觉有些奇异。

  他已经感觉到了炙热的Fire Element 之力,这里想来就是锻造之所,只是didn’t expect 这血腥之城的锻造之地居然是在这样一个地方。

  Blood Puppet 所化的血色飞禽又飞了一段距离后,那地面之上的暗red 裂缝越来越大,渐渐演变成了one after another 散发这炙热之气的Abyss 一般,all around 的空间隐隐出现了一丝丝的扭曲之状。

  这是温度太高所导致的。

  这时,Blood Puppet 径直俯冲而下,竟然冲入了裂缝之中。

  血神Clone 面色极为平静,在Blood Puppet 背上负手而立,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all around 的高温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连他一头scarlet 长发都无法吹动丝毫。

  Blood Puppet 落在了一处平台之上,外界看不到,但进入裂缝之后,可以看到两边的stone wall 上被开凿出了许许多多的建筑,眼下这平台毫无疑问就是一处人造之地。

  与此同时,all around 也有不少Vampire Dark Race 的silhouette ,它们看到血神Clone 之后,皆是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血子!”

  “他怎么来这里了?”

  “莫非想找人锻造兵器?”

  这些Vampire 一眼就认出了血神Clone 的身份,纷纷猜测他来此的目的。

  Blood Puppet 化作人形,在一众羡慕的目光中,带着血神Clone 走出stone platform ,来到一处stone chamber 之内。

  一头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层次的Vampire Dark Race 正躺在椅子上喝着美酒,极为悠闲自在。

  这里的工作着实是个美差啊!

  那些Blacksmith ,Alchemist 想要更好的锻造室,Alchemy Room ,多少都会给它一些好处,它平时什么也不用做,就有油水可捞,比出去外面打生打死,简直不要太舒服。

  他就很佩服那些愿意出去征战的人,也不知道它们怎么想的,那么危险,一不小心就回不来了,何必呢。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脚步声,有人走了进来。

  “谁啊?”

  它慢悠悠的抬起眼睛,显得有些傲慢。

  只不过当它看到那戴着scarlet 面具的silhouette 时,顿时浑身一震,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着急忙慌的从椅子上爬起来相迎,脸上subconsciously 的露出阿谀之意。

  “原来是血子,血子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它弯着腰,cautiously 的问道。

  这里虽然消息闭塞,这位血子的事迹,它也没亲眼见过,但却是没少听说。

  血子出现,这在Vampire 可是major event 。

  消息再闭塞,也会有人津津乐道的讨论。

  而对方怒怼血残Demon Venerable ,甚至凭借下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实力与血残Demon Venerable 抗衡的事迹,它更是没少听说。

  当时就震惊的不得了,下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硬怼Demon Venerable ,不要命了吗?

  这倒也罢了,最后这位血子竟然全身而退,还让血残Demon Venerable 吃了瘪,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不仅仅如此,它还听说今日这位血子更是与各大氏族的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交战。

  而且是他一人独战九位天才!

  最终,这血子愣是把那九位天才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差点还打杀了好几个。

  evil star !

  这绝对是个evil star !

  它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自然不敢得罪对方,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它越发小心谨慎。

  至于那几个氏族与这位血子的恩怨,与它可没有什么关系。

  “我需要一间锻造室。”血神Clone 并不知道眼前这Vampire Dark Race 在想什么,只觉得它恭敬的有些过分,但也没多想,只是淡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好的,好的,我这就是给您开启,不知您可有什么要求?”这头Vampire Dark Race 小心的问道。

  “要安静,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血神Clone 道。

  “没问题,我这就给您安排。”这头Vampire Dark Race 满口答应,立刻带着血神Clone 走出了stone chamber ,而后顺着一条长长的石道,moved towards 地底深处行去。

  血神Clone 一边观察all around ,一边将Mental Telekinesis 悄无声息的蔓延而出。

  这里四通八达,石道两侧都是一个个间隔出来的stone chamber ,stone gate 紧闭,应该就是锻造室和Alchemy Room 了。

  “果然有attribute bubble 。”

  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eyes shined ,Mental Telekinesis 反馈回来的信息让他Mind 一震。

  既然有锻造室和Alchemy Room ,自然会有相应的attribute bubble 。

  这路数,他太熟了。

  拾取!

  Wang Teng 没有犹豫,立刻将那些attribute bubble 拾取了起来。

  【Forging Technique (Saint Level )*200】

  【Forging Technique (Saint Level )*150】

  【Alchemy Technique (Saint Level )*300】

  【Alchemy Technique (Saint Level )*250】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