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851

  第1820章 被拉伸的空间!fourth rank 血煞之意!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求月票!)

  Wang Teng 感觉自己来到Dark World 之后,似乎掌握了不少奇奇怪怪的知识。

  不是什么Blood Puppet ,就是什么血Fiend Corpse 。

  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让他养/尸吗?

  Wang Teng 有点无语的想着,但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不可遏制的疯狂滋长。

  Blood Puppet !

  血Fiend Corpse !

  一个是用血海之灵来炼制,一个则是以尸体炼制而成。

  “不知道能不能结合?”

  Wang Teng touched the chin ,暗自寻思。

  “还有一个影傀呢,三者合一,岂不是牛逼大发。”

  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行性,Wang Teng 隐隐有些激动,甚至忍不住想要炼制一具特殊的傀儡来了。

  之前在那八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Dark Race 的Small World 里面看到了不少材料,没准可以着手炼制了。

  不过暂时急不来,先将此地探索了再说。

  Wang Teng took a deep breath ,注意力放在了外面。

  外界,血神Clone 拾取完attribute bubble 之后,目光微微一闪,一步踏出,瞬间来到了那血Fiend Corpse 的身旁。

  这具血Fiend Corpse 依旧在疯狂挣扎,被斩断的脖子上再次生出了肉芽,想要将头颅拉拢回来。

  嗡~

  只见血神Clone a finger pointed ,手指上Mental Telekinesis 涌动,而后竟有一缕缕Bloodfiend Power 从all around 汇聚而来,化作暗red rays of light ,落在了血Fiend Corpse 的身体各处。

  他用Bloodfiend Power 截断了血Fiend Corpse 身体内的baleful aura ,让这血Fiend Corpse 暂时无法动弹。

  “血子殿下,您这是……”血吉宝满脸懵逼的看着血神Clone 。

  血子殿下这是干什么?

  莫非有什么特殊癖好不成?

  可这具血Fiend Corpse 生前应该是雄性Dark Race 啊。

  但很快它就注意到血Fiend Corpse 的异常,随着血子殿下手指轻点,血Fiend Corpse 居然停止了挣扎,连那肉芽都缩了回去,仿佛未曾出现过一般。

  “啊这……”

  血吉宝顿时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这是怎么办到的?

  那血Fiend Corpse 何等诡异,血子殿下就这么轻点了几下,就搞定了?

  血神Clone 并没有理会它的想法,想了想,大手一挥,便将这具血Fiend Corpse 收入ancient city 空间之中,存放在血神祭坛之上。

  有着血神祭坛镇压,这具血Fiend Corpse 翻不起什么浪花。

  至于ancient city 空间内的Mixed-blood ,就更不用担心了,它们本身就蕴含Power of Darkness ,自然不会受到血Fiend Corpse 的影响。

  血神Clone 继续moved towards 下方冲去。

  血吉宝满脸的好奇,但只能压制下来,紧跟而上。

  “不知道这下面还有没有血Fiend Corpse 的存在?”血神Clone 目光闪烁,有些期待。

  一具血Fiend Corpse 可不够,而且还只是下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realm 而已。

  怎么说,也得搞一具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血Fiend Corpse ……

  不过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血Fiend Corpse 估计会很恐怖,甚至有可能会诞生spiritual wisdom ,更不好对付。

  碦碦……

  又下降了several hundred zhang 距离,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让血神Clone eyes shined 。

  bang!

  one after another 缠绕着血色纹路的暗black 藤蔓瞬间席卷而出,moved towards 一侧岩壁直冲而去。

  rumbling sound 响起。

  那坚硬的岩壁直接被砸出一个个坑洞,雾气在藤蔓的冲击之下散开了不少,露出了一具血Fiend Corpse 的模样。

  而那血Fiend Corpse 赫然被藤蔓钉在了岩壁之上,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从藤蔓之中挣脱出来。

  “……”血吉宝。

  血子的动作太快了,根本没它什么事。

  血神Clone 直接来到那具血Fiend Corpse 身旁,如法炮制,截断血Fiend Corpse 体内的Bloodfiend Power ,让其失去行动ability 。

  这又是一具下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血Fiend Corpse ,没有什么惊喜。

  血神Clone 收起血Fiend Corpse 之后,继续moved towards 下方疾驰而去。

  如今他已是下降了四thousand zhang 距离,但仍然没有到达底部,这让他不由皱frowned 。

  “这Abyss 到底多深?”

  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按理来说,那座岛屿之下应该就是血海,但是如今下降了四thousand zhang ,依旧没有到达底部,这就有些诡异了。

  血神Clone 又下降了several hundred zhang 距离,而后停下了身形,皱frowned 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

  几个attribute bubble 漂浮在雾气中,他直接拾取了起来。

  【血煞之意*500】

  【血煞之意*500】

  【远古意志*200】

  【远古意志*300】

  ……

  两种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意志感悟骤然出现在了Wang Teng 的脑海中,让他逐渐生出一丝clear comprehension 。

  一种血腥凶煞,一种却是ancient vicissitudes ,倒也不冲突。

  【远古意志】刚刚提升到五阶层次,如今又提升了不少,Wang Teng 自然十分高兴。

  还有【血煞之意】,尽管才third rank ,但这次直接提升了1000点attribute 值,感悟方面的收获亦是不少。

  而且这下面既然出现了这两种意志,总不会就这么点,肯定还有。

  血神Clone 一边留意着all around 的情形,一边moved towards 一侧岩壁看去。

  他刚才就是在那一侧岩壁看到的attribute bubble ,此刻径直飞了过去。

  血吉宝不明所以,只能跟上。

  来到岩壁附近,血神Clone 大手一挥,驱散了all around 的雾气之后,looked towards 岩壁之上。

  one after another 奇异的纹路遍布于岩壁之上,血神Clone 的目光顿时闪烁了起来。

  “这是……”血吉宝目光惊异。

  “果然是远古Space Rune 。”血神Clone eyes flashed ,之前他已经得到了不少远古Space Rune attribute ,此刻再看这些岩壁上的远古Space Rune ,倒是不难理解其中真意。

  一Dao Rune 被其解析了出来,令他心中有些惊讶。

  这远古Space Rune 果然有着某种空间折叠与拉伸作用,否则此地的空间绝对不会如此的诡异。

  此刻他并不急着下降,而是一寸寸的将岩壁上的远古Space Rune 都解析了出来。

  之前拾取到远古Space Rune attribute 的地方,岩壁上并没有铭刻远古Space Rune ,反倒是这拾取到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attribute 的地方,出现了这远古Space Rune 。

  不过这倒是不难理解。

  远古Space Rune 虽是铭刻在这下面,但是其作用范围却遍布整个Abyss ,只不过上面的作用较小,而越往下,作用便越大。

  血吉宝见血神Clone 正认真的研究着那岩壁之上的rune ,心中倒是没有什么惊讶。

  之前血子殿下以array 坑杀了八位Vampire Old Ancestor ,肯定是一位强大的Rune Array 师,眼前这些rune 虽然极为玄奥,它只是看几眼,便觉得dizzy and eyes blurred ,但是以血子殿下的rune 造诣,一定能够将其研究出来。

  这Abyss 很大,血神Clone 绕着all around 转悠了一圈,并未彻底掌握此地的远古Space Rune ,但他觉得已经足够了。

  很多地方的远古Space Rune 其实是重复的,所代表的含义相同,都是起到空间折叠拉伸的作用。

  也就是说,这Abyss 之下其实是被远古Space Rune 影响,被拉伸了。

  next moment ,血神Clone 嘴角泛起了一丝弧度,体内Power of Space 涌动,汇聚于双掌之上。

  而后他将双手按在了岩壁之上。

  Buzz! Buzz! Buzz! ……

  岩壁之上的一Dao Rune 顿时亮了起来,散发出奇异的rays of light 。

  刹那间,all around 的空间开始扭曲,隐隐之中空间似乎发生了某种未知的变化。

  血吉宝看到这一幕,连忙靠近了血神Clone 些许,生怕离得太远,会受到那Power of Space 的影响。

  “走!”

  血神Clone a light shout ,Power of Space 卷住血吉宝,然后两人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只留下原地的空间余波,宛如涟漪一般荡开,过了片刻,才彻底消散。

  ……

  哒!

  血神Clone 顿时感觉脚下落在了实地之上,立刻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看去。

  “???”

  在那么一瞬间,他只觉得头皮炸开,整个人都麻了,有种惊悚至极的感觉。

  血吉宝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警惕的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然后额头上瞬间就冒出了冷汗。

  “血……血子殿下,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它结结巴巴的问道。

  “大概……是吧!”血神Clone 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

  这种情形,就像是有人告诉他,某个地方有一位美女,正脱光了衣服等他,结果他过来一看,美女没有,丑女倒是有,而且……很多!

  一眼看去,densely packed ,all around 全部都是暗red rays of light 。

  当血神Clone 和血吉宝来临之时,这all around 幽暗的环境里,那些存在似乎被惊醒了过来,而后one after another 暗red 的眼睛睁开,齐齐看了过来。

  “血子殿下,我们跑吗?”血吉宝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忍不住问道。

  “往哪儿跑?”血神Clone took a deep breath ,内心逐渐恢复了镇定,手中出现一柄Battle Saber ,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说道:“不要怂,干它丫的。”

  bang!

  一道rumbling sound 响起,血神Clone 率先发难,手中Battle Saber 之上直接爆发出恐怖的blade light ,横扫而出。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趁着这些血Fiend Corpse 刚刚苏醒过来,估计脑袋还有些发懵,弄死它们先。

  没错,眼前这些暗red 的光团赫然都是血Fiend Corpse 。

  气息一模一样,他impossible 认错。

  “杀!”血吉宝反应不慢,手中也出现了一柄兵器,loudly shouted ,同样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的血Fiend Corpse 杀去。

  bang! bang!

  两人同时杀入血Fiend Corpse 群之中,瞬间就斩下了几头血Fiend Corpse 的脑袋。

  血神Clone 一边斩杀血Fiend Corpse ,一边用方才的办法,截断血Fiend Corpse 的Bloodfiend Energy ,让它们失去行动力,否则杀都杀不死,还不知道要杀到什么时候去。

  血吉宝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直接斩断血Fiend Corpse 的脑袋,然后将其丢给血神Clone ,让他完成最后的步骤。

  碦碦碦……

  一阵阵古怪的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在那远处的幽暗之中,越来越多的暗red 眼睛亮起,在这种环境下,无疑是显得格外诡异,让人头皮发麻。

  “卧槽!”

  血神Clone 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怎么这么多?

  说好的血Fiend Corpse 极为稀少呢,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血Fiend Corpse ?

  这特么不Martial Arts 啊。

  他曾想过这下边应该还有不少血Fiend Corpse ,但也绝对didn’t expect 会有这么多啊,这完全超出他的预料。

  “subordinate 也木知啊。”血吉宝都快哭了,看到越来越多的血Fiend Corpse 从远处冲击而来,只觉得面前一片灰暗。

  too terrifying 了!

  这么多的血Fiend Corpse ,堆都把他们堆死。

  血神Clone 此刻也不敢怠慢了,体内黑暗星辰Origin Power 爆发而出,化作one after another 暗black 藤蔓,席卷all around 。

  一头头血Fiend Corpse 被卷动了起来,而后他快速出手,截断这些血Fiend Corpse 的Bloodfiend Power 。

  bang! bang! 嘭……

  一头头血Fiend Corpse 从空中落下,砸在地面上,血神Clone 甚至来不及去理会它们,再次杀入血Fiend Corpse /群当中。

  碦碦碦……

  那些血Fiend Corpse 也被激怒了,发出古怪刺耳的怒吼声,疯了似的moved towards 血神Clone 冲去。

  bang!

  在众多的血Fiend Corpse 当中,一头身材高大,气息更为强大的血Fiend Corpse 暴冲而出,竟是手持一柄battle sword ,爆发出惊人的暗red sword light 。

  一时间,血腥fiend aura 沸腾,摄人心魄。

  “艹!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而且特喵的还会battle skill ??!”

  血神Clone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口中再次爆出了一句粗口,当下手中Battle Saber 之上亦是爆发出一道恐怖saber glow ,Strength of Domain 融入其中。

  clang!

  两道攻击在in midair 交击,Strength of Domain 碰撞,Origin Power 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激荡而开。

  bang!

  凶煞sword glow 破碎断裂,saber glow fiercely 斩过,落在那头血Fiend Corpse 的身体之上。

  ka-cha 一声,那头血Fiend Corpse 身上出现一道狭长血痕,但却并未被斩断,甚至在那狰狞的伤口之上更是长出了肉芽,让伤口快速愈合,恢复如初。

  “hmph! ”

  血神Clone 见此,当即coldly snorted ,手中Battle Saber 再次爆发出saber glow ,血海领域随之展开。

  血海翻滚,海浪之中,one after another 暗black 藤蔓席卷而出,将那头血Fiend Corpse 捆了个严严实实,而后开始疯狂的吸食血Fiend Corpse /身体内的血液。

  这血Fiend Corpse 从本质上来说虽已经死亡,但其身体内却依旧存在着大量的血液,与Bloodfiend Power 融合,若是将血液全都吸走,血Fiend Corpse 的力量也会大大降低。

  碦碦……

  那头血Fiend Corpse 疯狂挣扎,想要从吸血藤中挣脱出来,但随着血液被快速吸收走,它的挣扎也微弱了下来。

  血神Clone body flashed ,来到血Fiend Corpse 的面前,a finger pointed ,落在血Fiend Corpse 的身体之上。

  刹那间,血Fiend Corpse 彻底不动了。

  此刻他也没有时间仔细研究这具血Fiend Corpse ,当即将其收起,而后迎向其他直扑而来的血Fiend Corpse 。

  bang! bang! 轰……

  四面八方皆是血Fiend Corpse ,他简直不敢想象,这里曾经陨落了多少人。

  血吉宝有些招架不住了,被十几头血Fiend Corpse 围攻,身上都被抓出了几道恐怖的爪痕,drenched with blood ,恐怖的Bloodfiend Power 侵入它的身体之内。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先离开此地。”

  血神Clone 瞥了它一眼,目光凝重,立刻在all around 扫视而过,寻找breakthrough 口。

  “en? !”

  这时,他才发现此地竟然是一个幽深的洞穴,不知道通往哪里,而洞穴的地面上赫然掉落着许许多多的attribute bubble 。

  方才他被那些血Fiend Corpse 吸引了注意,竟然没有immediately 发现这些attribute bubble 。

  “拾取!”

  血神Clone 没有犹豫,立刻将Mental Telekinesis 卷出,拾取了所有的attribute bubble 。

  【血煞之意*300】

  【血煞之意*500】

  【远古意志*100】

  【远古意志*150】

  【血Fiend Corpse *200】

  【血Fiend Corpse *500】

  【血煞Sword Domain (实境)*2500】

  ……

  一个个attribute bubble 顿时汇入Wang Teng 的身体之内,有的化作意志感悟,有的则是化作血Fiend Corpse 的炼制感悟。

  这些attribute bubble 之中,血煞之意和远古意志attribute 显然是很早就存在的了,至于那血Fiend Corpse 的attribute 则是刚刚掉落而出的。

  Wang Teng 吸收了这些感悟之后,抽空看了一眼attribute 面板。

  【血Fiend Corpse 】:1300/10000(Proficiency );

  【血Fiend Corpse 】的掌握程度直接达到了Proficiency 级别,跨越了三个层次,这提升速度不可谓不快。

  主要是他方才击杀了不少血Fiend Corpse ,掉落的attribute bubble 自然也不少。

  另外Wang Teng 还得到了一种领域。

  血煞Sword Domain !

  这是那头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施展的领域,如今被Wang Teng 所得。

  【血煞Sword Domain 】:1/500 /2000(实境Second Rank );

  “实境Second Rank !”Wang Teng 有点意外,didn’t expect 这个血Fiend Corpse 居然掌握了实境领域。

  而对方掉落的2500点attribute 值,让Wang Teng 对这【血煞领域】的掌握达到了实境Second Rank 。

  这次他没有去融合,因为情况不允许,只能先被动吸收。

  与此同时,Wang Teng 突然感觉脑海中一震,却是有一种意志之力breakthrough 了,达到了另一种realm 。

  【血煞之意】:3200/40000(fourth rank );

  血煞之意竟然从third rank 达到了fourth rank 层次,让Wang Teng 有些惊喜。

  要知道fourth rank 的意志之力可是equivalent to 不朽level existence 的意志之力了。

  按照寻常情况来说,Wang Teng 绝对impossible 这么容易提升,就连当初的【远古意志】和【unyielding lightning 意志】都没有提升这么快。

  如今这【血煞之意】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breakthrough ,着实有些惊人。

  【远古意志】:13/500 /50000(五阶);

  再接着就是【远古意志】,这种意志并未breakthrough ,但却也提升了不少,和原本相比,起码提升了一万多点。

  不过与【血煞之意】比起来,这其实还算是少的了。

  可能是因为Wang Teng 自身掌握的【远古意志】已经达到了五阶层次,所以这洞穴之内的【远古意志】只能给他提供这么多attribute 值。

  “这个地方存在如此之多的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attribute ……”

  突然间,Wang Teng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似乎想到了什么,体内顿时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意志之力。

  五阶远古意志!

  fourth rank 血煞之意!

  bang! bang!

  两股意志同时爆发而出,席卷四面八方。

  恍惚之间,两种意志宛如融合在了一起,远古,苍茫,血腥,凶煞……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宛如有一头恐怖且古老的血腥ominous beast 在血神Clone 体内缓缓苏醒,terrifying 的imposing manner 弥漫整个洞穴。

  刹那间,整个洞穴都安静了。

  所有的血Fiend Corpse 齐齐停止了动作,望向血神Clone 这边。

  血神Clone :“……”

  血吉宝:“???”

  一时间,all around 陷入诡异的寂静之中。

  随后那些血Fiend Corpse 竟是全都闭上了眼睛,彻底安静了下来。

  “血子殿下,这怎么回事啊?”

  血吉宝满脸懵逼,sound transmission 道。

  可即便是sound transmission ,它的声音也小的不能再小,让血神Clone 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应该没事了!”

  血神Clone 没有解释什么,eyes flashed ,心中亦是悄然relaxed 。

  本来只是尝试一下,didn’t expect 真的有用。

  看来那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对这些血Fiend Corpse 果然有着震慑作用。

  或者说,它们很熟悉这种意志之力,所以将血神Clone 误认成了某个存在也说不定。

  “该不会就是血鲲吧?”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暗暗想道。

  毕竟这里是血鲲老巢啊,能够有这般威势的,除了那古老的星空giant beast 血鲲,估计也没有其他存在了吧。

  他shook the head ,不再多想。

  血神Clone 体内依旧散发出磅礴的imposing manner ,然后带着血吉宝朝洞穴/深处行去。

  他一边穿行在洞穴之内,一边观察all around 。

  这个洞穴似乎很深,可能通往seabed 之下,也可能是位于某个空间之中,即便是Wang Teng 的【真视之瞳】,也难以探查。

  洞内很安静,唯有两人的脚步声。

  但渐渐的,随着他们不断深入,隐隐有呜咽之声传出,像是远古死亡在此地的Resentful Soul 在哀嚎,令人心悸。

  血神Clone 皱起了眉头,这声音不对劲,会影响进入此地之人的Mind 。

  脑海中Mental Power 顿时运转起来,由Mental Power 锤锻而成的血神祭坛探出了一角,散发出恐怖的威势。

  bang!

  那声音所造成的影响瞬间溃散,被血神祭坛镇压。

  血吉宝目光闪动,显然也受到了影响,它的Mental Power 其实颇为不弱,暂时不会有什么事。

  血神Clone 便不再管它,继续向前行走。

  本体依旧开启着【真视之瞳】,moved towards 岩壁之上看去,果然再次看到了远古Space Rune 。

  不过这些远古Space Rune 依旧是起到折叠拉伸作用,所以和之前得到的Space Rune 相差无几。

  没什么attribute bubble ,他便不再关注。

  两人前行的速度快了不少,很快就越过了那一群血Fiend Corpse ,渐渐再看不到它们的silhouette 。

  倒是后面的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更为浓郁起来,若不是血神Clone 自身散发出相同的imposing manner ,怕是也很难承受这种意志之力的侵蚀。

  一旁的血吉宝受到血神Clone 的庇护,倒也没什么事。

  轰隆!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rumbling sound ,让两人微微一愣,不由回头看去。

  “血子殿下,好像有人也下来了?”血吉宝说道。

  ”en. ”血神Clone eyes flashed ,nodded 。

  这种声响,应该是有人将那些血Fiend Corpse 又给激活了,爆发了大战。

  “有意思,看来除了我们,还有人到了这里。”血神Clone laughed 。

  他们没有回头,后面的人想要摆脱那群血Fiend Corpse ,恐怕还要花费不少时间,甚至能不能摆脱还是个问题。

  他们已经领先了,对方想要追上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ka-cha !

  突然,血神Clone 脚下传来一阵脆响,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上面。

  他低头看去,发现竟然是一块骨头,不知道出自何种生物,看起来应当是有不少岁月了,已经变得极为脆弱,这一脚直接将骨头踩碎。

  “血子殿下,前面还有很多骨头。”血吉宝有些头皮发麻,惊声说道。

  血神Clone 已经看到了,目光moved towards 前方看去,只见那洞穴的地面上赫然堆积着许许多多的骨头。

  这些骨头全都十分巨大,分散于洞穴的通道之内,就像是一头头giant beast 匍匐于此。

  只不过它们都已经失去了生命。

  “ka-cha !ka-cha !”血神Clone 踏步朝前行去,微风拂过,一块块骨头化碎裂,有的甚至直接化作骨粉,瞬间消散。

  “这些生灵生前起码都是皇level existence 。”血吉宝说道:“可惜都被岁月侵蚀,无法再保存下去,如今有生人来此,这些骨头便都风化了。”

  “如果有Star Bone ,倒是有可能残留下来。”

  它嘀咕着,眼睛gu lu lu 的转动,在all around 扫视,似乎想要捡漏。

  血神Clone 摇头失笑,不过一想到这个家伙的运气,没准还真有可能捡到Star Bone 也说不定。

  如果真的捡到了Star Bone ,那也不错,反正都是他的。

  血吉宝的东西是他的,他的东西还是他的,没毛病。

  所以Wang Teng 任由它去找,根本不插手。

  “血子殿下!”走了大概有四五百米距离,血吉宝突然低声叫道。

  “No way 。”血神Clone 面色古怪,moved towards 血吉宝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它此刻蹲在一堆骨头面前,手中拿着一柄battle sword ,在里面拨动了两下,eyes immediately 亮了起来。

  有一块骨头十分完整,上面遍布着暗red 纹路,散发着微光,显得颇为神异。

  “还真有Star Bone 。”血神Clone 走了过去,仔细打量着那块骨头。

  这应该是一块前爪骨,而且从那散发而出的气息来判断,估计是上位皇level existence 的Star Bone 。

  “Star Bone 很罕见,这块Star Bone 能够保存了下来,也算是不易了。”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touched the chin ,惊讶道。

  “这血吉宝的运气倒确实很不错。”圆滚滚said with a smile 。

  “血子殿下,您过目。”血吉宝将那块Star Bone 捡了起来,恭敬的双手奉上。

  ”en. ”血神Clone 接过来看了一眼,便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收了起来,patted 血吉宝的肩膀说道:“干的不错,继续努力,我看好你。”

  “是!”血吉宝嘴角抽搐了一下,继续在前面开路。

  可惜接下来又走了一段距离,并未再遇到Star Bone ,让血神Clone 有点失望。

  “en? !”

  某一刻,血神Clone face changed ,顿时sound transmission 叫住了血吉宝,让它停下。

  血吉宝一直很谨慎,一听到血神Clone 的声音,立刻就停下了脚步,身体僵硬在原地,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血子殿下,怎么回事?”

  它望着面前黑漆漆一片的洞穴,内心暗惊,小心的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

  “别动,有情况。”血神Clone 道。

  血吉宝顿时不敢动弹分毫。

  血神Clone moved towards 血吉宝头顶看去,突然很庆幸让它走在前面,这要是换成他自己,估计也得吓出一身冷汗。

  只见其头顶的岩壁上,正倒垂着一具血Fiend Corpse 。

  这具血Fiend Corpse 与前面的血Fiend Corpse 可不同,其身体之内散发而出的暗red rays of light ,起码是之前那头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的数倍不止。

  而且这头血Fiend Corpse 的模样,格外的狰狞。

  虽然大体模样还是人形,但其身体之上除了大量的暗red 纹路之外,却还有着one after another 暗red 的骨刺从身体内延伸而出,将其身体的一些部位覆盖,宛如暗red 的甲胄一般。

  它倒垂在头顶的岩壁上,四肢收拢,one after another 骨刺刺入岩壁,宛如一只暗red 的大蜘蛛。

  “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

  血神Clone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无比,不敢轻举妄动。

  可能是因为他身上散发着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所以这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血Fiend Corpse 没有immediately 被惊动。

  但此刻Wang Teng 感觉到它体内的气息正在复苏,fiend aura 已经渐渐的弥漫而出。

  血吉宝似乎也感觉到了。

  MMP那东西就在它的头顶!

  而且正在复苏。

  它都快哭了。

  这是什么运气啊,站在哪里不好,偏偏站在了这个地方,位于那诡异存在的正下方,简直就是精准踩雷有没有。

  莫非它最近的运气真的消耗太多,所以才会这么点背吗?

  碦碦……

  古怪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

  Wang Teng looked towards 黑暗之中,再次看到了两道耀眼的暗red rays of light ,心头顿时一紧。

  居然不止一具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血Fiend Corpse !

  麻烦!

  他目光闪烁,似乎在衡量什么,最终对血吉宝sound transmission 道:“血吉宝,你先睡会儿吧。”

  “???”血吉宝有点发懵。

  先睡会儿是什么意思?

  还不等它反应过来,血神Clone 已然出手,手中出现一块Brick ,fiercely 敲下。

  crackle !

  血吉宝两眼泛白,顿时就晕了过去。

  third rank 紫极heavenly thunder !

  就算是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也撑不住。

  将血吉宝敲晕之后,血神Clone 立刻将其收进了ancient city 空间内,然后施展空间藏匿,将自身隐藏了起来。

  third rank 阴影之力覆盖自身,彻底隐去了气息。

  唯有一缕缕残留的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正缓缓消散。

  Shua!

  几乎是同一时间,方才血吉宝头顶上空的血Fiend Corpse 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冰冷暗红的目光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扫视而去。

  但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碦碦碦……

  古怪的声音回荡在all around ,那几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血Fiend Corpse 宛如在感应着什么,又像是在交流着什么,最终再次沉寂。

  “hu~ 好险!”血神Clone 隐藏在空间夹缝之中,暗暗relaxed 。

  这些血Fiend Corpse 再诡异,终究也无法看穿他的隐藏之法。

  他不由摸了摸下巴,心中开始寻思起来,他用空间ability 通过此地倒是不难,但是三具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却让他有些眼热。

  如果能够得到这三具血Fiend Corpse ,用来炼制傀儡简直无敌了。

  那可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若是有这等强悍的傀儡相助,Wang Teng 也会安全许多,不用再担心老是被界主级,或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追杀。

  想想自己一路过来的遭遇,Wang Teng 就觉得自己很苦逼。

  他招谁惹谁了,一个个powerhouse 全都bullied the weak ,来杀他,简直shameless 。

  “不知道后面下来的人给不给力。”

  血神Clone eyes flashed ,想到了什么,looked towards 后方,决定再等一等,也许会有惊喜也说不定。

  结果这一等,就是小one hour ,寂静的洞穴之内骤然传来了急促的破风之声。

  “来了!”血神Clone eyes shin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