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853

  第1822章 血Fiend Corpse 的领域!一而再再而三!空间之眼开!(求订阅求月票!)

  Wang Teng 并未离开。

  那两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也是他志在必得之物。

  而且有三头Dark Race peak genius 牵制,这种机会实在太难得了,他要再找机会fish in troubled waters 。

  此刻血神Clone 同样位于某处空间夹缝之内,望着外面的情形,有些惊讶起来。

  “这是领域?!”

  他盯着那满是暗red 毛发的区域,不禁嘀咕起来。

  用毛发来施展领域,这还真是稀奇。

  在这领域内,两头血Fiend Corpse 的实力会得到增强,而血罗莎三头Dark Race 的实力却无法彻底发挥出来,因为它们已经与外界隔绝了。

  “而且这起码是融境Second Rank third rank 的领域。”他仔细感应了一番,面色不禁有些凝重。

  两头血Fiend Corpse 居然可以施展出融境Second Rank 到third rank 的领域,not simple 啊,要知道就算是寻常的界主level existence 都未必能够掌握融境Second Rank third rank 领域呢。

  “现在就看它们还有没有其他手段了。”血神Clone 目光微微闪动。

  bang!

  在那densely packed 的暗red 毛发席卷之下,血罗莎三头Dark Race 也不敢怠慢,体内再次爆发出浓郁至极的Strength of Domain ,想要抵挡那令人悚然的暗red 毛发。

  双方的领域碰撞在一起,爆发出rumbling sound 。

  三头Dark Race 的领域顿时疯狂震动起来,但this time ,它们的领域并未破碎,反而真的抵挡了下来。

  ”Yi! ”血神Clone 忍不住lightly exclaimed :“融境Second Rank 领域!这三头Dark Race 居然都掌握了融境Second Rank 领域。”

  在两头血Fiend Corpse 的紧紧逼迫之下,三头Dark Race 终于无法再隐藏,很显然它们之前并未使用全力。

  此刻不得不将trump card 施展了出来。

  Second Rank 融境的领域,在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手中足以被称为trump card 。

  “看来它们还能再支撑一会儿。”血神Clone 不由失笑,随即分出一丝注意力,放在了方才拾取到的几个attribute bubble 上面。

  刚刚收取那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血Fiend Corpse 时,他顺便拾取了几个attribute bubble ,如今正好盘点一下。

  【血煞之骨领域】;600/1000(融境First Rank );

  “血煞之骨领域!”Wang Teng 愣了一下,本来以为应该是血煞领域,didn’t expect 跑出来一个血煞之骨领域。

  他沉吟了一下,脑海中闪过相关的感悟,顿时有些恍然。

  说白了,就是以Bloodfiend Power 凝聚于骨头之上,从而产生的一种领域,算是血煞领域的延伸了。

  “这血煞之骨领域和血煞领域完全可以融合。”Wang Teng 立刻就想到了融合。

  不过他倒是不急。

  因为这不是还有一种相关的领域吗?

  他嘴角微微翘起,望向外界那暗red 毛发所汇聚而成的领域,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若说之前那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Dark Race 是将Bloodfiend Power 融于骨头之上,从而产生了某些mutation ,那么这剩下的两头血Fiend Corpse ,显然就是将Bloodfiend Power 融于浑身毛发之中。

  它们的领域很可能就是……血煞之毛领域!

  呃……

  这名字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但大概就是那么回事。

  每个人身上都有毛毛,只不过这两头血Fiend Corpse 稍微浓密了亿点点而已,这很河里。

  所以与其现在融合,不如等得到了那两头血Fiend Corpse 的attribute bubble ,再去融合不迟。

  “可惜没有意志类attribute 。”Wang Teng 有点遗憾。

  本来还想着能不能拾取到一点意志类的attribute ,结果发现基本都是领域attribute ,根本没有掉落半点意志类attribute 。

  他也很无奈,现在远古意志和血煞之意都提升的有点高了,再想提升似乎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倒是这血Fiend Corpse attribute 又提升了不少。”Wang Teng 心中一动,looked towards attribute 面板之上的另一个attribute 。

  【血Fiend Corpse 】:2500/1/500 0(Small Accomplishment );

  方才拾取到的attribute bubble 赫然让【血Fiend Corpse 】attribute 从Proficiency 级别提升到了Small Accomplishment 级别,让Wang Teng 极为意外。

  Proficiency 到Small Accomplishment 本就没有那么容易提升,足足需要一万点的attribute 值,didn’t expect 那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掉落的attribute bubble 居然让他直接提升了。

  “不错,如此一来,炼制血Fiend Corpse 就更有把握了。”Wang Teng 心中暗喜。

  其实他所谓的炼制,并不一定是去完完全全的炼制一头血Fiend Corpse 出来,他不过是想要将那几头血Fiend Corpse 彻底refining 为己用,但这个过程自然需要用到【血Fiend Corpse 】的attribute 。

  Wang Teng 对这【血Fiend Corpse 】attribute 掌握越透彻,后面refining 血Fiend Corpse 的把握就越大。

  特别是那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想要将其refining 可没有那么容易。

  那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诞生了spiritual wisdom ,哪怕其spiritual wisdom 只equivalent to 下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但有了spiritual wisdom 就不一样了,不能再当做死物,refining 难度绝对会提升很多倍。

  好在如今【血Fiend Corpse 】的attribute 提升到了Small Accomplishment ,Wang Teng 的把握就大了不少。

  bang! bang! bang!

  三头Dark Race 与两头血Fiend Corpse 的战斗越发激烈,一截又一截的暗red 毛发卷出,想要攻破三头Dark Race 的领域,但总是无法成功。

  三座融境Second Rank 领域联合在一起,所能散发出的power 绝对不容小觑。

  只merely this 一来,三头Dark Race 也空不出手来对付那两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血蒂娅,我二人极力拖住两头血Fiend Corpse ,你趁机出手先解决掉一头血Fiend Corpse 。”血罗莎和血诺基两头Dark Race 对视了一眼,突然sound transmission 说道。

  “好!”血蒂娅eyes flashed ,倒是没有犹豫,nodded 。

  bang!

  血罗莎和血诺基同时爆发出Strength of Domain ,moved towards 两头血Fiend Corpse fiercely 镇压而去。

  在血罗莎身后,一尊恐怖的血刹illusory shadow 浮现,手持暗red Trident ,在空中一寸寸刺出,让那暗red 毛发不断被磨灭,一步步被逼退。

  roar!

  与此同时,血诺基的身体之外,一头恐怖的血色python 盘旋而起,张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发出一声咆哮,然后同样moved towards 那暗red 毛发直冲而去。

  暗red 毛发宛如女人的长发一般,将那scarlet python illusory shadow 死死捆缚住,巨力随之爆发,瞬间便将python 表面的鳞片勒得破碎开来。

  嘶~

  scarlet python 发出痛苦的嘶鸣,就连血诺基的面色也随之变化,仿佛承受了极为恐怖的压力一般。

  “快!”

  它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催促血蒂娅立刻动手。

  血蒂娅见两人似乎确实没有留手,目光微微一闪,便瞬间爆发,手中的长鞭fiercely 一甩,化作残影。

  bang!

  在她的身后,一片领域爆发。

  血海翻腾,一头巨大的血鲛illusory shadow 在其中凝聚,随着海浪翻滚,骤然现出了身形。

  宛如一头巨大的海怪一般。

  这头血鲛illusory shadow 与Wang Teng 见过的血鲛族并不一样,不管是那海草头发男子,还是这血鲛族女子,都长得极为英俊,或是极为美丽。

  但是这血鲛illusory shadow 却是狰狞无比,脸上,手臂上皆是布满了暗red 的鳞片。

  就连它们的眼睛,都是暗red 的竖瞳,耳朵十分尖锐,宛如鱼鳍一般。

  同时它的双手更是犹如sharp claw 一般,生有锋利而尖锐的暗red 指甲,若是被其抓到,怕是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身躯都会被刺穿。

  此刻随着血蒂娅的领域扩张而开,这血鲛illusory shadow 瞬间爆发,moved towards 其中一头血Fiend Corpse 轰然撞击而去。

  碦碦……

  那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顿时发出怒吼,想要迎击那血鲛illusory shadow 。

  然而血罗莎和血诺基的领域却将两头血Fiend Corpse 牵制住,让其暂时无法摆脱。

  bang!

  一瞬间,血鲛illusory shadow 便已是降临,双爪猛然抓出,落在了血Fiend Corpse 的身体之上。

  那头血Fiend Corpse /身体之上的暗red 毛发顿时被sharp claw 撕碎,露出了血Fiend Corpse 的本体,满是腐朽血煞之意的鲜血顿时飞溅而出。

  甚至这还不止。

  next moment ,整头血鲛illusory shadow 化作一道耀眼的暗red 光团,轰然撞击在了血Fiend Corpse 的身体之上。

  碦碦碦……

  血Fiend Corpse 发出痛苦的怒吼,fiercely 的倒飞了出去,那暗red 光团在它的身体之上爆发,Strength of Domain 宣泄而出,将这头血Fiend Corpse 身体之上的暗red 毛发尽数磨灭而去,露出毛发下干瘪暗红的身躯,显得格外狰狞。

  “成了!”

  血蒂娅眼睛微微一亮,就想要乘胜追击,将那血Fiend Corpse 彻底镇压。

  但就在此时,一道silhouette 却是极为突兀的出现在那具血Fiend Corpse 的身后,冲着血蒂娅slightly smiled ,而后伸手拍在了血Fiend Corpse 的后背之上。

  “你!”血蒂娅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刚刚出声,便见对方已经将血Fiend Corpse 收起,而后再次消失在了眼前。

  “混蛋!”

  她顿时气的骂出了声。

  方才那头血Fiend Corpse 她本来也想将其解决,然后自己收起来。

  毕竟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若是能将其refining 为己用,定然是一大助臂。

  可是didn’t expect 之前那家伙竟然没走,如今又跑出来横插一脚,简直shameless 至极。

  远处的血罗莎和血诺基也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的表情宛如吃屎一般难看。

  又是那个家伙!

  那可是一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就这样再次被对方夺走,想想就极为气人。

  更可恨的是,对方完全是在捡它们的便宜。

  when the sandpiper and the clam fight each other, it’s the fisherman who benefits !

  它们在这里费尽心思与两头血Fiend Corpse 战斗,对方却在后面捡便宜,这种行为当真让人恨的gnash the teeth 。

  碦碦碦……

  就在此时,最后一头血Fiend Corpse 发出怒吼,它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竟然想要逃跑,转身就moved towards 身后冲去。

  “想跑!”血诺基shouted loudly :“给我拦住它。”

  bang!

  血蒂娅目光一凝,来不及多想,再次出手,手中的长鞭fiercely threw away ,仿佛要将心头的怒flame hair 泄到那血Fiend Corpse 身上。

  Origin Power 汇聚,化作一道巨大的鞭影,从高空中落下。

  碦!

  那头血Fiend Corpse 顿时发出怒吼,浑身毛发暴涨,爆射而出,瞬间凝聚成了一股,宛如化作一道暗red 的绳索,与那鞭影猛然碰撞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它的身上还有着大量的暗red 毛发爆发而出,仿佛细针一般,densely packed 的moved towards 血蒂娅fiercely 刺去。

  血蒂娅顿时face changed ,不敢硬抗这一击,只能闪身避开。

  她可没有忘记这是一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单凭她一个人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与这头血Fiend Corpse 正面抗衡。

  幸好,这时血罗莎和血诺基两头Dark Race 也赶到了。

  powerhouse 之间的战斗,有时候就是在这一瞬间的时间内决出胜负。

  血Fiend Corpse 被拦截了一下,未能及时逃走,血罗莎和血诺基两头Dark Race 追击了上来,就impossible 再让其轻易离开了。

  此时此刻,血罗莎和血诺基将酝酿已久的领域爆发而出,moved towards 血Fiend Corpse 镇压而去。

  轰隆!

  rumbling sound 响起,两座领域同时落在血Fiend Corpse 的身体之上,令其身形猛然一滞,moved towards 地面上fiercely 砸去。

  “注意all around ,不要再让那混蛋将血Fiend Corpse 抢走。”血罗莎轻shouted 。

  血诺基和血蒂娅两头Dark Race 心头一凛,目光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扫视,却是瞬间警惕了起来。

  碦碦碦……

  血Fiend Corpse 发出怒吼,体内骤然有着一团耀眼的red light 爆发,one after another 奇异的暗red 纹路顿时在它的身体之上浮现而出,宛如锁链一般缠绕在它的身体上。

  bang!

  next moment ,恐怖的力量爆发而出,血诺基和血罗莎的领域瞬间被轰开。

  “Source Power !”血诺基失声道。

  “这头血Fiend Corpse 居然还掌握了Source Power 。”血罗莎也是startled ,立刻shouted loudly :“快!必须马上镇压它。”

  不用她多说,血诺基和血蒂娅两头Dark Race 早已经反应了过来,突然有着一股强横的波动从它们身体内轰然席卷而出。

  Source Law !

  同样是Source Law Power !

  两头Dark Race 的身体之外顿时浮现出了scarlet 的奇异纹路,缠绕在它们各自的兵器之上,moved towards 血Fiend Corpse 轰然攻击而去。

  血罗莎也没闲着,手中的Trident 绽放出耀眼的暗red rays of light ,一Dao Rune 形成的细小锁链凝聚而出,化作凌厉且强横的攻击。

  bang!

  她一戟刺出,化作一道Trident illusory shadow ,moved towards 血Fiend Corpse 猛然刺去,terrifying 的威势瞬间爆发。

  三头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Dark Race 之中的peak genius 合力,power 绝对不容小觑。

  那头血Fiend Corpse 固然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但此刻也是被镇压了,它凝聚而出的Source Law 之链轰然崩溃,根本抵挡不住三头Dark Race 的攻击。

  然而就在此时,mutation 突生!

  bang!

  一道凛冽的scarlet blade light 骤然自虚空中绽放,就像是appear out of thin air 的一般,moved towards 三头Dark Race 轰然swept away 。

  无数saber glow 随着那道巨大的blade light 爆发,齐齐倾泻而出,径直将整个洞穴的空间都填满了。

  “什么?!!”

  血罗莎,血诺基,血蒂娅三头Dark Race 全都pupil shrink 了一下,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心中骇然。

  这道攻击让它们感觉到了一丝致命的威胁,而且它们刚刚爆发过攻击,根本来不及发出second 攻击。

  时间太短了!

  那blade dao light 也来的过于突然,完全出乎了它们的意料。

  所以此刻除了避开,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bang!

  blade light 落下,让整个洞穴剧烈震动起来,耀眼的暗red rays of light 彻底覆盖整个洞穴,让人看不清前方。

  而血神Clone 就在此刻出现在第三头血Fiend Corpse 的头顶。

  这头血Fiend Corpse 刚刚被那三头Dark Race 镇压,Origin Power 攻击在它的身上爆发,让它暂时无法动弹。

  血神Clone 目光平静,一手探出,拍在血Fiend Corpse 身体各处,截断血Fiend Corpse 的Bloodfiend Power ,同时动用了蛊惑技能,在这头血Fiend Corpse 的Mind 体内种下蛊惑之种,最后又施加了一层囚笼,将其禁锢。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几乎在瞬间就已完成。

  毕竟是第三头血Fiend Corpse ,血神Clone 都已经抓出经验来了。

  next moment ,他就已经带着血Fiend Corpse 消失在了原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留恋,该离去了。

  血神Clone 直接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moved towards 洞穴深处疾驰而去。

  当洞穴内的rays of light 散去,血罗莎,血诺基三头Dark Race 猛地冲出,却早已找不到血神Clone 的silhouette 。

  “混账!”

  血诺基面色黑如锅底,一掌拍在了旁边的岩壁之上,轰的一声,留下一道深深的掌印,可见它心中到底有多么愤怒。

  一旁的血罗莎和血蒂娅两头Dark Race ,面色同样很不好看,郁闷到了极点。

  三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血Fiend Corpse ,就这么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夺走。

  这若是传出去,简直丢它们peak genius 的脸面。

  “血罗莎,那个家伙真是Vampire 血子?”血诺基solemnly asked 。

  “应该是,他最近在Vampire 之内可是闹出了不少事情,你闭关太久了,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血罗莎道。

  “hmph! 血子又如何,不过是乘人之危罢了,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血诺基coldly snorted ,便径直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moved towards 洞穴深处疾驰而去:“追!”

  血罗莎和血蒂娅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又同时撇开目光,moved towards 血诺基紧追而去。

  ……

  血神Clone 一路疾驰,再也没有遇到血Fiend Corpse ,路上出奇的平静。

  但是他丝毫不敢怠慢,速度虽然不慢,但内心依旧充满了警惕。

  他的Mental Telekinesis 遍布all around ,一旦有危险出现,便可immediately 察觉。

  其实此刻他的身上依旧有着阴影之力覆盖,寻常的存在也很难immediately 发现他。

  突然间,血神Clone 停下了脚步,皱眉looked towards 前方。

  岔道!

  前方的洞穴之中,赫然出现了三条幽深的岔道。

  “这三条路的其中一条估计就是通往那几座山的最终渠道了吧。”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eyes slowly opened ,一道精光在眼底闪过。

  “Wang Teng ,伱能够看出是哪条路吗?”圆滚滚和冰蒂丝此刻也在关注着外界的情况,看到这般情形,忍不住问道。

  “hard to say ,让我先观察一番。”Wang Teng 打开【真视之瞳】,并且直接开启到了极致,moved towards 三条通道的深处看去。

  然而三条通道背后皆是space distortion ,无法看清真实情形。

  “这血鲲巢穴内还真的是处处都是Space Method 啊,莫非那血鲲也擅长空间一道?”Wang Teng 有些惊异,忍不住如此猜测。

  但是按照圆滚滚查到的资料显示,血鲲似乎并没有Space Talent 。

  而且就算是神level existence ,想要将Space Method 掌握到如此地步,也是极为少见的。

  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学习和专研,并不是说神level existence 就能够掌握如此丰富的Space Method 。

  所以这实在让他有些费解。

  不过血鲲这种mysterious 的星空giant beast 本就十分稀少,与虚无吞兽类似,所以很少有人了解它的一切。

  “算了,只要找到那血鲲inheritance ,自然一切就明白了。”Wang Teng 不再多想,将思绪收了回来,继续望向面前的三条通道,暗自思索着对策。

  另一边,他也分出了一丝注意力,在attribute 面板之上快速扫视,看看自己有什么ability 可以应对此刻的情况。

  “空间之眼!”

  Wang Teng 的目光突然定格在一个ability 之上,眼底猛然爆发出一bright glow 。

  这是空间系的眼瞳之力。

  当初Wang Teng 在星空Academy 的Starry-Sky Hall 内得到了这【空间之眼】的inheritance ,并且顺利开辟了眼内空间,可以用来储物。

  而这【空间之眼】除了可以开辟storage space ,将物体转移,还有一项ability 。

  那便是探查空间!

  因为其本身就是一种Space Talent ,对各种空间的变化极为敏感,【真视之瞳】看不出来的东西,这【空间之眼】未必看不出来。

  Wang Teng 没有犹豫,立刻开启了【空间之眼】。

  这是他第一次动用。

  一道银white radiance 在他的眼底闪过,令其瞳孔彻底化作奇异的银白之色。

  空间之眼,开启!

  然后他径直looked towards 那三条通道,仔细分辨其中的空间变化。

  在空间之眼的ability 之下,通道内扭曲的Power of Space 渐渐都被排开了,让他看清楚了更多东西。

  “找到了!”

  突然间,Wang Teng 心中slightly happy ,目光定格在了right hand 边的那条通道之上。

  三条通道其实很相似,但是right hand 边这条通道却隐隐透露出了极为浓郁的远古和血煞之意。

  那种气息太过浓郁了,浓郁到可以用肉眼看见,就仿佛看到了一片充满了血腥凶煞的远古景象,obvious at a glance 。

  当然,这是在空间之眼下的状态,寻常的肉眼是无法看到的,更无法轻易感知到。

  而另外两条通道虽然也蕴含着远古和血煞之意,但与right hand 边这条通Dao Idol 比,还是差了不少。

  Wang Teng 没有犹豫,立刻让血神Clone 冲入其中,他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就是right hand 边这条通道。

  Shua!

  空间微微扭曲,血神Clone 的silhouette 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整个洞穴恢复了平静。

  血神Clone 进入right hand 边的通道之后,发现眼前赫然是一条不算很长的通道,甚至前方不远处就是一堵石墙,没有路了!

  但他却是eyes flashed ,视线瞬间落在了all around 的岩壁之上。

  one after another 远古Space Rune 铭刻在岩壁之上,令all around 的空间出现扭曲。

  Wang Teng 立刻将五阶【空间之体】开启,让血神Clone 的体表覆盖着一层Power of Space ,抵御外界的Power of Space 侵蚀。

  这般space distortion 状态,就算是界主级Martial Artist 进入其中,恐怕都unable to support 多久,很快就会被Power of Space 破坏了fleshy body 。

  轻则重伤,重则直接死亡。

  幸好Wang Teng 的五阶空间之体勉强还能够抵御一会儿,但也维持不了多久,他必须尽快找到通过这条通道的方法。

  他并未选错通道。

  这里定然就是通往那几座大山的真正通道所在。

  不过先不急,拾取一下attribute bubble 先。

  在那all around 的岩壁下方,赫然漂浮着不少attribute bubble ,他立刻拾取了起来。

  【远古Space Rune *10】

  【远古Space Rune *12】

  【远古Space Rune *5】

  ……

  “果然!”Wang Teng 嘴角泛起一丝弧度,这些远古Space Rune 正是那stone wall 上的远古Space Rune ,一模一样。

  他立刻快速的吸收消化这刚刚得到的感悟。

  这次得到的远古Space Rune 数量并不多,但是对Wang Teng 却大有作用。

  能不能快速解析stone wall 上的远古Space Rune ,就看这些感悟了。

  不一会儿,他便将attribute bubble 统统拾取完了,而后看了一眼attribute 面板。

  【远古Space Rune 】:4750/5000(Proficiency );

  只提升了150点attribute 值,不过Wang Teng 并未失望,他立刻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的stone wall ,开始解析这些远古Space Rune 。

  没多久,血神Clone 直接extend the hand 掌,Power of Space 运转,贴了上去。

  嗡~

  一道嗡鸣声在通道内响起,岩壁之上的远古Space Rune 瞬间亮起了rays of light 。

  all around 的空间开始扭曲,眼前被堵死的通道尽头出现了一个vortex ,仅容一人通过。

  血神Clone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body flashed ,便冲入了那旋涡之内。

  随着他的silhouette 消失,那旋涡也再次收敛,直至完全消失,通道内彻底恢复了平静。

  在血神Clone 离开后不久,三条通道之外,那三头Dark Race 才到达了此地。

  它们望着面前的三条通道,瞬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状态,眼角的肌肉忍不住抽搐起来。

  “要不然,每个人选一条通道?”

  最终,血诺基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它们实在分辨不出到底哪条是真正通往尽头的通道,只能用此方法。

  “怎么选?”血罗莎冷笑,她的问题直击灵魂。

  “……”三头Dark Race 再次陷入了沉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