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894

  in the sky 出现的几道silhouette ,让下方广场上的Dark Race 陷入一瞬间的寂静,而后立刻传出惊哗之声。

  “血子!”

  所有Dark Race 都认出了那巨大飞禽之上的silhouette 。

  如今的Vampire ,几乎无人不识血子!

  哪怕是那些刚刚出关的天才,对于这位血子也是有所耳闻。

  如今看到他那标志性的无面血色面具,任何人恐怕immediately 都会想到血子之名。

  “竟然是血子!”

  “他怎么会和几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一起出现?”

  “那个……那个是Gangrel Clan 的天才——bloodfiend 血蓝博!”

  “bloodfiend !!!”

  “血神在上,连它都出现了,传闻他不是在万族魔地cultivation 吗?怎么回来了?”

  “看来这次的战争当真不一般,连bloodfiend 都回归了。”

  “另外两个好像是棘秘魑族的天才血尼尔,以及羲太族的天才血锡里!”

  “是它们,这两位也是成名已久的天才啊,竟然都出现了,真是惊人。”

  “你们发现没有,这三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好像都围绕在血子身边,这……”

  “嘶!No way ,它们可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

  ……

  one after another 议论声顿时在下方爆发而出,那三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顿时被认了出来。

  尤其是那bloodfiend 血蓝博,一出现便引起了大片的哗然,令众多Vampire Dark Race 天才心惊不已。

  “bloodfiend 血蓝博!”血诺基,血金斯,血其罗三个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的面色顿时就变了,目光凝重无比的望着that silhouette ,随后又looked towards 那飞禽之上的血神Clone :“血子!”

  他们怎么会走到一起?

  此时此刻,这几个天才心中都已是无法平静。

  原本它们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之后,心中对这血子somewhat 轻视,认为他无法再与它们相比。

  至于传闻他曾反杀几头Top Sovereign level Star Beast ,它们并未太过taking seriously 。

  对于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来说,反杀Top Sovereign level Star Beast 确实是极为了不得的战绩,如果它们还是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必然会感到震惊。

  但如今它们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眼界已是不同,自然不会再将其当做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以它们的实力,对付一些Top Sovereign level Star Beast ,还是可以做到的。

  天才与普通Martial Artist 的区别就在于此,它们晋升之后,实力必然会大大提升,非寻常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可比。

  更不是那些不死血海的Top Sovereign level Star Beast 可比。

  但此刻看到血神Clone 和血尼尔等天才一同出现,它们如何能够不惊。

  血尼尔等天才可不是那些Top Sovereign level Star Beast 可比的。

  而且就算是它们,都不敢说自己一定打得过血尼尔,血锡里等天才,尤其是那bloodfiend 血蓝博,它们更是没有任何胜算。

  只能说,血子的出场方式完全超出了它们的预料。

  “bloodfiend 血蓝博!”

  “血子!”

  血刹族这边血罗莎和血帝伦两人也是望向天空,目光微微震动。

  他们对于那bloodfiend 血蓝博自然也不陌生,早就听闻过对方的凶名,如今见它竟是与那位血子一同出现,心中的震动可想而知。

  另一边,血蒂娅目光不断闪烁,目光落在那飞禽背部的血色silhouette 之上,心中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在血鲲巢穴时,这位血子就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如今哪怕她已经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此刻看到这位血子,竟然仍是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这实在不可思议!

  但是一想到对方凭借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实力在不死血海反杀了几头Top Sovereign level Star Beast ,她心中就不敢怠慢丝毫。

  与那些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相比,这位血子恐怕才是最大的意外。

  而且此时此刻,他竟然和三个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同时出现,不知道这意味着甚么?

  它们难道早就认识?

  不对,这血子乃是下界上来之人,impossible 认识血蓝博,血尼尔,血锡里这些成名已久的天才。

  这让她更加疑惑!

  因为那三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不像是和血子极为陌生的感觉,它们在等待那位血子一同下来。

  血蒂娅观察Minute Subtlety ,其他人还未发现这个情形,她便已是看出了些许端倪,心中更为震撼。

  这时,血神Clone 也注意到了下方的骚动,但没有理会,径直带着剑鱼鲭等剑血鱼一族的天才从Blood Puppet 背上落下。

  而血蓝博血尼尔,血锡里这三位天才,也相继moved towards 地面落去。

  “我Vampire 的天才倒是不少嘛。”

  血尼尔目光在下方扫过,看到了几道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的silhouette ,有些惊讶的说道。

  “这算什么,与其他Dark Race 比起来,算是少了。”血锡里shook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前方的血蓝博,问道:“血蓝博big brother ,你去过万族魔地,应该对此也有些了解吧?”

  “其他Dark Race 进入万族魔地的天才比我Vampire 更多。”血蓝博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沉默了一下,说道。

  “万族魔地!”

  血神Clone 心中微动,不禁有些惊讶。

  方才下方的议论声他听到了,didn’t expect 这看起来沉默寡言的Gangrel Clan 天才竟然被称作“bloodfiend ”,而且还去过那什么万族魔地。

  听起来就很凶的样子。

  不知道那万族魔地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地方?

  “血子,那万族魔地便是所有Dark Race 的一处禁地。”血尼尔似乎看出了血神Clone 的疑惑,笑着解释道:

  “我Dark Race 征伐万族,屠戮诸界,将所有亡灵汇聚于一片死地之中,以Power of Darkness 孕育演化,便成了那万族魔地,其中凶险万分,却也藏着诸多造化机缘。”

  “但是想要进入其中,却没有那么容易。”

  “每一个Dark Race 想要进入其中者,必然要有着绝强的talent 和实力,通过了考验,才能够踏入其中。”

  “而就算是这些通过考验的天才,进入其中也有着极大的死亡率,能够从万族魔地顺利归来的人,无不是实力强大之辈。”

  “血蓝博big brother 就是这样一位存在。”

  说着,它looked towards 血蓝博的目光也忍不住露出一丝敬佩之意。

  同样身为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existence ,但是它却知道自己与这位bloodfiend 的差距,如果真打起来,它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

  而且此刻不过是站在对方的身边,它就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这种情况,自它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出现。

  就算是那些同为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realm 的天才,都不能给它带来这般感觉。

  可见这位bloodfiend 的恐怖!

  甚至它知道,这已经是对方将自身气息收敛的情况下所出现的感受,若是没有restraining aura ,那种危险的感觉恐怕会更加强烈。

  血神Clone 目光微凝,looked towards 血蓝博的目光更为郑重。

  此前刚刚碰到这头Vampire Dark Race 的时候,他就感觉到对方的不凡。

  对Fang Ming 明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一层,但是给他的感觉,竟丝毫不下于之前遇到过的那些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3rd floor fourth layer 的存在。

  甚至危险程度还要更恐怖一些。

  这无疑非常的令人难以置信。

  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一层啊,基本等于是刚刚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而已,居然拥有这种恐怖的实力。

  此人绝对是一个a genius amongst geniuses !

  他知道,到了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each layer 的差距都不小,想要越级而战,难度十分巨大。

  所以这位“bloodfiend ”绝对是超级凶人。

  didn’t expect Gangrel Clan 竟然派出这样一位天才来帮他,这自然会令他感到惊讶。

  Gangrel Clan 直接让对方在战场上积累战功,一战扬名,难道不比支持他好吗?

  “估计是为了血神祭坛?!”

  血神Clone 脑海中闪过诸多念头,最终定格在血神祭坛之上。

  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些氏族如此关注了,唯有血神祭坛。

  当然,他忽略了一点,就是他本身。

  如今Gangrel Clan 对他这位血子可谓是极为看好,认为他绝对有望在短时间内成为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而且是极为强大的那种Demon Venerable Level 。

  所以它们才会不惜召回血蓝博,让其配合血子,令他在战场之上大放异彩,最好能够压过其他Dark Race 的天才。

  当然,让血蓝博前往战场,还有一个目的。

  那就是作为最后的保障。

  如果血子不能大放异彩,那自然就只能由血蓝博撑起Vampire 的威名,不至于输的太难看。

  不管怎么说,血蓝博都是从万族魔地归来的天才,实力毋庸置疑,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还有那万族魔地!”

  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面色有些凝重。

  didn’t expect Dark World 还有着这等禁地存在。

  征伐万族屠戮诸界,将所有亡灵汇聚于一片死地之中,以Power of Darkness 孕育演化!

  这万族魔地简直就是以光明宇宙各族的白骨堆砌起来的啊。

  Wang Teng 心中不禁冒出一股无名的愤怒之意。

  黑暗生灵太过邪恶,竟如此屠戮万族生灵,当真该杀!

  身为Light Faction 的生灵,Wang Teng 自然无法容忍这种事情,这是天生的对立,根本没有任何原因。

  血蓝博,血尼尔等Vampire Dark Race 并不知道眼前这位血子黑皮白心,依旧对他十分热情。

  这三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是血神Clone 在半路碰到的,但他觉得没有这么巧的事,对方估计是在等他。

  然后一起前来这Vampire 祖地广场。

  毕竟这三位天才所属的氏族都是Thirteen Clans 当中与他交好的几个氏族。

  几人落在广场之上,众多Dark Race 的目光依旧跟随着他们,极为震惊。

  它们终于发现,那三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竟真的是和血子一同前来的。

  见鬼了!

  这位血子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三位天才?

  血诺基,血其罗,血金斯这些天才的面色全都变了,之前它们还有所怀疑,现在算是彻底确定了。

  那血子真的和血蓝博等天才认识。

  如果只是血尼尔和血锡里站在血子身旁,它们还不会如此,但连那bloodfiend 血蓝博都站在血子一边,这让它们心中不得不忌惮起来。

  不过在此之前,它们还需要再确定一下。

  “血子殿下!”

  正当血诺基等几头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准备过去probe a thing or two 时,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从远处传来。

  血神Clone 微微一愣,moved towards 远处看去,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黑线。

  开口的人正是尤菲莉亚和血罗莎两女。

  这让他不禁有点无语。

  这两个女人不会到这里还要搞事吧?

  而尤菲莉亚和血罗莎的出声,也让all around 的Dark Race 愣住了。

  Vampire 的两朵花居然都向着血子招手?!

  一瞬间,许多Vampire Dark Race 感觉自己失恋了。

  血诺基,血金斯,血其罗等Dark Race 不由的面色一黑,眼睁睁看着两女一脸热情的moved towards 血神Clone 走去,心中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血子,你可真是……”血尼尔,血锡里两位天才也是极为惊讶,而后不禁冲着血神Clone 竖起了大拇指。

  就连血蓝博都是诧异的looked towards 他。

  “cough cough 。”血神Clone 干咳一声,道:“这都是误会,我跟她们是清白的。”

  “血子不用解释,我们懂。”血尼尔laughed 道。

  “……”

  你懂个屁啊!

  血神Clone 已经无力吐槽,索性不再解释,免得越描越黑。

  此时,尤菲莉亚和血罗莎已经走到了近前,一左一右来到血神Clone 面前,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简直是火花带闪电,在血神Clone 面前碰撞。

  他似乎都能够听到crackle 的声响!

  “血子殿下,不知我可否跟随你一起前往战场?”尤菲莉亚lightly snorted ,收回目光,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道。

  “你要和我一起?”血神Clone 愣了一下。

  “是的。”尤菲莉亚nodded 。

  “可是你不和布鲁特氏族的人一起吗?”血神Clone 问道。

  “不了,我觉得跟着你可能更有意思一点。”尤菲莉亚laughed 道。

  “更有意思?这……”血神Clone 无语。

  你当是去玩呢?

  他这回真的头疼了。

  这女人难道不怕被他坑吗?

  他们有这么熟?

  跟着布鲁特氏族,起码她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证,跟着他可就未必了。

  而且他可是打算坑杀Dark Race 的。

  “hmph! ”这时,一道coldly snorted 声骤然传来:“尤菲莉亚,你不和clansman 一起行动,置我布鲁特氏族于何地?”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