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895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尤菲莉亚微微一愣,忍不住转头看去。

  来人居然是血金斯!

  它是布鲁特氏族的天才,如今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实力更为强大,自然imposing manner 更盛。

  布鲁特氏族虽然支持血神Clone ,但达到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天才,却如何肯轻易服人。

  尤菲莉亚皱frowned ,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对于这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她心中也不敢有所怠慢。

  对方此刻突然发难,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本来这种事,同族之人根本不会理会,但谁让血子的身份实在太敏感了,所有天才都盯着,所以她的所作所为也无形中被放在了焦点之下。

  血神Clone looked towards 来人,心中微微一动,但目光却始终平静,并没有因为对方晋入了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而有所惧怕。

  以这血金斯的实力,如今想要奈何他,还差了不少。

  血金斯的目光也落在血神Clone 的脸上,两人的视线瞬间碰到了一起,颇有一种争锋相对之意。

  许多Dark Race 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如今血子的威名是越来越盛了,很多Dark Race 已经承认了血子的身份,甚至极为敬佩。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天才都会服他,如今大战在即,各族天才都出动了,必然会有人挑战血子的威名,从而给自己增加名气和威势。

  这血金斯乃是布鲁特氏族的天才,并且达到了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面对血子也有足够的底气。

  不知道他能否撼动血子的威名?

  尤菲莉亚皱frowned ,打破了沉默,说道:“我已经请示过Old Ancestor ,族内准许我自由行动,不必局限于族内。”

  “Old Ancestor 的意思?”血金斯面色微沉。

  它知道如今布鲁特氏族已是打算支持这血子,并且有传闻要将血妖姬尤菲莉亚当做与血子的联姻对象。

  看来这并非虚言。

  让尤菲莉亚自由行动,对方一定会跟随血子,这是给他们创造机会。

  “所以你便选择了这位血子,而不将我布鲁特氏族的天才放在眼里?”

  但血金斯并没想过就此放弃,indifferently said 。

  “我何曾不将布鲁特氏族的天才放在眼里?”尤菲莉亚frowned :“难道不与自己氏族的天才一起行动,就是看不起本族的天才吗?血金斯big brother 虽然是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这帽子也不能乱扣吧?”

  all around 顿时一静。

  尤其是布鲁特氏族的几个天才,面色均是微微一变。

  这尤菲莉亚是要正面硬刚血金斯啊!

  血金斯眼中不由闪过一丝cold light ,冷冷盯着尤菲莉亚,这女人竟然如此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

  “尤菲莉亚,你怎么与血金斯big brother 说话的。”血柯滋立刻开口,轻shouted :“血金斯big brother 也是为你着想,跟着一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难道不比跟着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更为安全吗?”

  “战场之上,身份可没有太大用处,还是要看实力的。”

  它的话语无疑就是在说血子不如血金斯,就差点出他的名字了。

  不过血神Clone 并不在意,只是faint smile 的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个小丑。

  “我的选择,无需他人过问。”尤菲莉亚冷淡的说道:“就算死在战场之上,也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他人无关。”

  “莫非你们以为我是女子就需要依靠他人吗?”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不少Dark Race 女子的共鸣,目光纷纷不善的looked towards 血柯滋。

  血柯滋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虽然它很想说是,但面对这么多女Dark Race 的目光,终究是不敢说出口。

  这些女Dark Race 不但有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existence ,更有血蒂娅这样的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它如何敢全部得罪。

  “我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自己当henchman ,没人拦着,但不要在我们面前丢人现眼。”

  是谁?

  何人如此毒舌?

  尤菲莉亚微微一愣,不禁转头looked towards 血罗莎,didn’t expect 她会帮自己说话。

  而且一开口就这么毒!

  血罗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面色显得极为平静。

  “你!”血柯滋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这血罗莎居然说它是henchman 。

  如此直接,简直就是当场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不给它留半点面子。

  一瞬间血柯滋的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不少Dark Race 暗笑起来,looked towards 血柯滋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嘲讽之意。

  血克利不屑的看了一眼对方,此人居然与它齐名,真是耽误了它的名声。

  血东奥shook the head ,内心的不屑更盛了几分,已经彻底将血柯滋从对手名单之中排除。

  这些目光让血柯滋的表情更差了起来,一阵青一阵白,目光恶fiercely 的瞪着血罗莎,若不是担心打不过,它此刻已经动手了。

  这血罗莎尽管没有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但之前可是与血金斯等Dark Race 齐名的天才,实力绝不是寻常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Peak 可比。

  “血罗莎!”

  小弟被辱,血金斯自然不能当做没看见,它皱frowned ,looked towards 血罗莎:“你是要与我为敌?”

  “怎么?想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实力压我?”血罗莎said with a sneer 。

  “未尝不可!”血金斯indifferently said 。

  bang!

  话音方落,一股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从它身上爆发而出,moved towards 血罗莎碾压而去。

  “hmph! ”血罗莎目光一寒,coldly snorted ,同样有着一股不俗的imposing manner 从她体内爆发而出。

  bang!

  两人的imposing manner 在in midair 碰撞,顿时传出一道沉闷的声响,血罗莎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瞬间倒退了几步。

  “你我如今的差距,你可看清了?”血金斯不屑的看着她,仿佛居高临下一般,indifferently said 。

  血罗莎眼中闪过一丝忿怒与不甘,本来她根本无惧面前这血金斯,但如今对方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双方的差距瞬间被拉大了。

  “差距?”

  突然,一道平淡的声音从血罗莎后方传出。

  “我看也merely this 嘛。”

  平淡的语气携带着一股imposing manner 如潮水般从后方汹涌而来,越过了血罗莎,也越过了尤菲莉亚,moved towards 血金斯和血柯滋压去。

  血柯滋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瞬间苍白了起来,爆发出自身的imposing manner ,拼命抵挡这股强悍无比的imposing manner 。

  但依旧是徒劳。

  “pu! ”

  a mouthful of blood 从它口中猛地喷出,气息瞬间萎靡了下去。

  all around 的Dark Race 无不大惊,只是一股imposing manner 就让血柯滋这位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受了伤。

  血子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怎么可能?”另一边,血克利猛地握紧拳头,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难以置信的盯着血神Clone 。

  “这!”血东奥也是微微瞪大眼睛,总觉得这位血子比上次碰到时更恐怖了,看来那些传闻多半都是真的。

  血斯塔,血贝克等天才同样是一脸见鬼似的表情,原本对方的实力尽管胜过它们,但差距不会这么大,如今仅仅是一股imposing manner 就能够让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Peak 的天才受伤,差距无疑被拉大了许多倍。

  它们甚至感觉,自己完全看不透那位血子了。

  与此同时,血金斯却无暇顾及血柯滋,它同样面对着血神Clone 的imposing manner 镇压,面色瞬间大变。

  bang!

  一阵轰鸣从它体内传出,它的imposing manner 尽数爆发,竟是在其头顶凝聚出了一头faintly discernible 的蝙蝠之影,发出尖锐的叫声。

  叽!

  那叫声之中甚至蕴含着一股Mind 攻击,让all around 听到之人,都是忍不住皱frowned ,感觉头疼欲裂。

  “such insignificant ability !”

  血神Clone 却站在原地,负手而立,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语气平淡无比。

  昂!

  奇异的怒吼声从他的imposing manner 之中传出。

  一股血腥凶煞,远古苍茫的意志瞬间降临这片天空之上,moved towards 血金斯凝聚的那头蝙蝠之影镇压而去。

  血金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这股imposing manner 让它想起了血鲲,简直如出一辙。

  bang!

  一阵轰鸣在虚空中回荡,仿佛有着一圈圈无形的涟漪扩散而开。

  刹那间,血金斯凝聚的那头蝙蝠illusory shadow 瞬间爆碎,imposing manner 当场崩溃。

  而那股血腥凶煞,远古苍茫的imposing manner 却是猛地落在血金斯的身上,令它的面色骤然大变,宛如面对一头恐怖的远古凶兽,忍不住moved towards 后方暴退而去。

  “想跑!”

  血神Clone coldly smiled ,imposing manner 笼罩天空,仿佛化作血鲲之影,moved towards 血金斯fiercely 撞了过去。

  “混账!”血金斯ugly complexion ,但已经来不及了。

  bang!

  一阵轰鸣传出,那股犹如实质般的imposing manner fiercely 撞击在了血金斯的身上,令它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滑行several hundred meters ,才堪堪停住了身形。

  但它身上气息却是一阵浮动,面色清白交替,原本整洁干净的衣服变得十分凌乱,一头scarlet 长发也像是被狂风吹拂过,狼狈至极。

  哗!

  all around 的Dark Race 看到这一幕,更为震惊,顿时一片哗然。

  连血金斯这样的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在血子面前都吃了亏?!

  主要是血子还一副极为轻松的样子,站在那里连动都没动一下,似乎完全没出全力。

  这个结果彻底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想过血子会很强,却没想过他竟然会强到这种地步。

  血诺基,血其罗等已经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天才,此时目光都是一凝,面色严肃无比。

  原本它们以为自己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就一定能够超过这血子,可如今看来却是未必。

  血蒂娅,血帝伦等天才也纷纷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眼中难掩震惊之意。

  血尼尔,血锡里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的目光,亦是充满了诧异与震撼,难怪族内让它们与这位血子交好,看来族内的判断果然没错。

  这位血子not simple 呐。

  就连bloodfiend 血蓝博,此刻心中对血神Clone 也是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慎重之意。

  这位血子给它的感觉,丝毫不亚于它在万族魔地之内碰到的那些天才。

  不过他的实力具体如何,还要交过手才能知晓。

  血罗莎眼中爆发出浓烈的光彩,这血子的实力果然极为变态,她的选择没有错。

  一旁的尤菲莉亚心中slightly relaxed ,而后眼中亦是露出明亮的rays of light ,血子的实力越强,越是证明她的眼光没有错。

  现在她倒要看看谁还敢说她的不是?

  此时此刻,血金斯站在百米之外,面色彻底阴沉了下来,难看无比的盯着血神Clone 。

  它怎么都didn’t expect ,自己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imposing manner ,在对方的imposing manner 面前竟然仍是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这家伙的imposing manner 到底有多强?

  而且他的imposing manner 难道不是借助血鲲残骸而来的吗?

  为何他自己便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

  血金斯感觉自己失算了,一切都偏离了它的预想,让它心中再也无法维持平静。

  “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就这?”血神Clone 平静的看着血金斯,indifferently said :“实力没什么长进,也出来学人多管闲事?”

  他本来是不打算出手的,但这血金斯却变本加厉,竟然当着他的面对投靠他的人动手,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血子的威名还是要维护的。

  不是who ,都能够过来踩他一脚。

  他好不容易才将血子的名声打出去,连Demon Venerable Level 都得罪了几个,岂容别人破坏。

  这血金斯真是不开眼!

  不过正好拿它立威,让在场的Vampire Dark Race 天才更加忌惮于它。

  在场的Dark Race 顿时面色古怪起来,这位血子的话语简直比血罗莎更毒。

  什么叫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就这?

  什么叫实力没什么长进?

  堂堂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被说的一文不值,恐怕也只有他敢这么说了。

  血诺基,血其罗等天才面色也有点不好看,感觉自己被diss了,无辜躺枪。

  血蒂娅面色古怪,不禁无言,晋入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还要被看不起,这叫什么事?

  “你!”血金斯听到他那轻蔑似的话语,顿时感觉受到了侮辱,face instantly changes 得冰寒无比,死死盯着他。

  “想打一场?”血神Clone indifferently said :“现在就可以动手,我奉陪到底。”

  血金斯pupil shrink ,看到对方那副表情,心中充满了忌惮,此刻它完全是被架在了火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本以为自己达到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可以压过对方一头,didn’t expect 结果竟是这样。

  立威不成,反被灭了威风。

  这真是日了狗!

  气氛一瞬间凝固了下来,血金斯冷冷盯着血神Clone ,被逼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是它想退就能退的了。

  如果就这么退了,它的面子往哪儿搁?

  bang!

  就在此时一声轰鸣在前方的高台之上响起,广场上的Dark Race 不由转头看去。

  只见那高台上空,space fluctuation ,一道耀眼的scarlet 的rays of light 随之出现。

  “看来都很有活力啊!”

  一道冰冷威严的声音从高台之上徐徐传出,虽不大,却grandiose 的传遍整个广场,涌入每一头Dark Race 耳中,让众多Dark Race 心中震动,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