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903

  权柄在握,Wang Teng 很多事情就可以顺利施行,少了诸多阻碍。

  大多数Vampire 都会acknowledge allegiance ,像血金斯,血其罗等peak genius ,就算outward devotion but inner opposition ,表面上也不敢多说甚么。

  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言出法随,绝非虚言。

  任谁敢违抗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的命令,后果都会很严重。

  所以血金斯,血其罗等天才,此刻才会如prepare for there funeral ,面色一个个都很是难看。

  “血子!”

  这时,那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

  “是!”血神Clone 躬身应道。

  就算是为了那权柄,对这几位Demon Venerable Level 恭敬一点,也丝毫不为过。

  反正都是演戏,他在行。

  “这是各族的情报,你拿去吧。”那威严的声音道。

  Shua!

  话音方落,一道scarlet 流光从其中一位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的雾气中疾驰而出,瞬间落在了血神Clone 的面前。

  “各族的情报!”血神Clone expression moved ,伸手接住,并未急着打开,moved towards 上首再度行礼道:“many thanks 诸位Sir 。”

  ”en. ”几头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nodded ,说道:“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失望,我Vampire 的确需要一个拿的出手的天才,而你就是我等的选择。”

  “我等确实有赌的成分,但这赌是以你的实力为凭依,若无实力,我等不会选择你,你可明白?”

  “Junior 明白!”血神Clone nodded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many thanks 各位Demon Venerable Sir 看得起。”

  “去吧!”

  那上首王座之上的几位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竟轰然散开,血色雾气席卷,凭空消失,唯有那威严的声音回荡在great hall 之内。

  “居然只是projection !”血神Clone 目光闪烁,心中有些惊讶。

  这几头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并非本体在此,但那凝聚在一起的imposing manner 却如此terrifying ,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果然不能小觑。

  哪怕他怒怼过几次Demon Venerable Level ,心中对于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也半点不敢轻视。

  之前的情况都十分特殊,他有所凭仗,自然敢怼回去,但现在……还是老实点吧。

  在场的Vampire Genius 也极为惊讶,didn’t expect 那几位Demon Venerable Level Sir 竟然是projection ,脸上顿时露出惊异之色。

  “恭喜血子,成为我Vampire Genius 的领袖,血子之名已是实至名归!”血尼尔,血锡里等天才纷纷走了过来,冲着血神Clone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said with a smile 。

  “many thanks !”血神Clone 回礼,said with a smile :“接下来还需要各位多多照拂才是。”

  “血子太客气了,我等自然会尽力辅助。”血尼尔,血锡里等天才纷纷said with a smile 。

  血刹族和血鲛族的天才也过来表明了立场,顿时间血神Clone 再次成为中心。

  如今他成为Vampire Genius 领袖之事,已经impossible 再更改,这些天才自然也可以毫无顾忌的站队了。

  “hmph! ”

  血金斯coldly snorted ,目光阴冷的看了血神Clone 一眼,拂袖而去。

  血其罗,血诺基等天才面色同样极为难看,也是转身走出了great hall 。

  血斯塔,血贝克这些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却是陷入迟疑,它们现在自然不敢再得罪血子,却又不敢违抗同族的那几位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当真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顿时陷入两难境地。

  “走吧!”血斯塔咬了咬牙,看了血神Clone 一眼,心中的嫉妒使他最终moved towards 外面行去,没有留下来。

  血克利面色不甘,深深的看了一眼血神Clone ,带着无法形容的郁闷转身离去。

  它太自负,但每每被血神Clone 压制,如今血神Clone 成为了Vampire Genius 领袖,它也不得不acknowledge allegiance ,这种感觉无疑是令他郁闷的想吐血。

  所以与其在这里面对血神Clone ,看着对方被众多天才all the stars cup themselves around the moon 般围拢在中央,不如离去,what the eye doesn’t see, the heart doesn’t grieve over 。

  血东奥,血柯滋这些天才却并未离去,看了一眼血克利的背影,shook the head ,而后也是moved towards 血神Clone 走去。

  它们本就有些钦佩这位血子,如今见对方敢于直面Demon Venerable Sir ,而且真的撑住了Demon Venerable Sir 的imposing manner ,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强悍,心中更为佩服。

  Vampire 向来以strength is respected ,这位血子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它们,他们没有道理不服。

  血神Clone 看到了血金斯,血其罗等天才的离去,也看到了血克利,血斯塔等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天才的郁闷和不甘,目光微微一闪,暂时没有去理会,继续应付all around 围拢过来的Vampire Genius 。

  成为Vampire Genius 领袖,也有点烦恼啊。

  太麻烦了!

  还不如回去cultivation 。

  好在他只是应付了一下最为Peak 的几个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以及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Peak 的天才,对于其他低一个档次的天才,直接保持血子的高冷就行。

  毕竟是领袖嘛,得有点逼格。

  其他天才对此也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更加高山仰止。

  似乎在它们看来,血子就应该是这样的。

  片刻之后,众多Vampire Genius 纷纷走出了great hall ,各自散去。

  血神Clone 回到自己的住处内,sit cross-legged 了下来,取出方才Demon Venerable level existence 给予他的情报,eyes flashed ,将其打开,认真看了起来。

  “这是各大Dark Race 的情报!”

  Wang Teng 本体略显惊喜的声音在其脑海中响起。

  “是的,didn’t expect only to return and find it easily 。”血神Clone nodded 。

  “那我之前那一番作为岂不是白费功夫?”Wang Teng 突然想到什么,有点speechless saying 。

  “也不能这么说,好歹见识了那骨歙和甲滋帝的部分实力。”圆滚滚said with a smile 。

  “倒也是。”Wang Teng nodded 。

  他没有再废话,极为认真的looked towards 那份情报。

  一个个Dark Race 的情报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大多都是他之前看到的,但很快,一个特殊的种族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魔脑族!”

  Wang Teng 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一道cold light :“这个种族果然还是出现了。”

  魔脑族Dark Race 的难缠,他在29号防御星时,就已经深有体会,如今再看到这个Dark Race 的信息,他心中更为凝重。

  “这个种族的情报很少。”

  很快,他注意到了不对的地方,正要仔细查看,结果发现……没了!

  就两三行描述。

  都是关于魔脑族Dark Race 的兵力情况,大概有多少数量,但是对于它们的实力如何,天才都有哪些,却没有半点描述。

  “看来魔脑族在Dark Race 当中也十分mysterious 。”圆滚滚道。

  ”en. ”Wang Teng nodded ,不再纠结,只是in the heart 留了个意,when the time comes 让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那边小心一点就是,而后他继续looked towards 下面的情报。

  不多时,Wang Teng 再次皱起了眉头,暗自whispered :“幻蜃族,惰雾族……这些Dark Race 都是我遇到过的,Human Race 那边也有着一定的经验,但是居然没有冥Divine Race ,这个种族没有出现?还是这份情报上没有相关的描述?”

  对于冥Divine Race 的talent ,他颇为忌惮,当初在Secondary Profession 联盟总部之时,那冥枯施展的talent ,让其在Secondary Profession 联盟总部隐藏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着实令人思细恐极。

  要知道Secondary Profession 联盟总部可是有着众多强大的Secondary Profession 者,它们Mind cultivation base 何等强大,却依旧不能发现冥枯的真面目,如果让一个冥Divine Race 的powerhouse 混入Human Race 之中,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当然,若是Wang Teng 在,自然不用担心这一点,可他毕竟只有一个人,不能随时随刻关注这些。

  所以冥Divine Race 绝对是Human Race 的一个大敌。

  “罢了!”Wang Teng sighed ,looked towards 手中的情报,自语道:“有这份情报,起码可以减少Human Race 不少损失了。”

  有准备,跟没准备,完全是两回事。

  这一份情报,绝对可以让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多出许多的胜算。

  血神Clone 将情报收了起来,而后Wang Teng 本体将其复刻了一份,准备回到光明宇宙之后,便找机会将其交给光明宇宙那边。

  随后血神Clone eyes flashed ,便消失在原地,moved towards Vampire 驻地的一栋房屋摸了过去。

  在这房屋内,几头Vampire Dark Race 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血子殿下怎么还没来?我若是不早点回去,恐怕会让人起疑的。”一头Vampire Dark Race 略显焦急的说道。

  “是啊,现在我族的几个peak genius 明显与血子殿下不合,若是被它们发现我们出现在你这里,并且与血子有所联系,恐怕我们在族内将无立足之地。”另一头Vampire Dark Race 道。

  “应该快了吧。”一头Vampire Dark Race moved towards 大门看去,皱眉说道:“你们怕什么,就算在族内无立足之地,不是还有血子殿下在吗?难道跟着血子殿下,还会比跟着你们族内那几个peak genius 差?”

  “如今血子殿下成为我Vampire 所有天才的领袖,依我看,你们族内那几个peak genius ,若是再这么下去,恐怕最终吃亏的只会是它们自己。”

  另外几头Vampire Dark Race hearing this ,面色顿时变幻不定。

  “看来人都到齐了。”

  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极为突兀的在房间内响起。

  “血子殿下!”

  几头Vampire Dark Race 微微一惊,moved towards 来人看去,看清对方的模样之后,立刻one-knee kneels 地,恭敬行礼。

  这位血子殿下的实力真是越发恐怖了,它们居然没有发现他是如何出现的。

  “起来吧。”血神Clone indifferently said 。

  “是!”

  几头Vampire Dark Race 恭声应道。

  “方才你们的话语,我听到了。”血神Clone indifferently said :“你们很怕被发现与我有联系吗?”

  “不是。”

  “血子殿下,这是个误会。”

  “对对,这是误会,我们是担心坏了血子殿下您的好事。”

  ……

  几头Vampire Dark Race 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连忙解释道。

  “行了。”血神Clone 负手而立,扫了它们一眼,道:“与其在这里表忠心,不如好好办事,血吉宝方才所说不错,你们族内那几个天才可护不住你们,跟着我不会比跟着它们差。”

  眼下这几个赫然正是他在不死血海内收服的Vampire Dark Race ,它们来自不同种族,而且不少都是来自于那几个与他不合的氏族,正好可以充当他的耳目。

  他回归Vampire 祖地之后,便与这几头Vampire Dark Race 断了联系,所以暂时没人知道它们已经为他所用。

  “血子殿下说的是,那几个天才如何能够与血子殿下相比,我们绝无二心,一定好好办事。”血伟滋,血麦尔等Dark Race 连连说道。

  其实它们并不是违抗血神Clone ,有着【蛊惑之种】的作用,它们也无法违抗。

  但面对族内的天才,它们天生有着畏惧,生怕被对方发现。

  【蛊惑之种】的作用便是如此,可以在无形中控制对方,却又保留着它们的本性,这样也不会轻易被发现。

  毕竟最真实的往往就是自我,若是冒然改变,反而让人起疑。

  血神Clone 不再多言,说道:“你们给我盯紧各自氏族内的几个天才,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通知我。”

  “我要知道它们的所有行动。”

  “这……”血伟滋,血麦尔等Dark Race 顿时迟疑起来。

  “有什么问题?”血神Clone frowned 。

  “血子殿下,您的吩咐,我们自然会尽力去完成,但我们毕竟身份有限,无法时时刻刻知道那些天才的举动。”乔凡尼族的血利奥为难的说道。

  “是啊,我们的身份在族内不算太高,很难接触到核心机密。”血伟滋也是nodded 附和道。

  “……”血神Clone 有点无语,他怎么就收了这么几个废材,helplessly said :“你们族内有什么行动,它们总不会瞒着你们,你们只要适当的表表忠心,当它们的henchman ,它们难道还会嫌弃你们不成?”

  “总之就一个字——舔!”

  “……”血伟滋,血麦尔,血利奥等Dark Race 顿时陷入无语。

  居然让它们去舔?!

  如果换一个人这么跟它们说,它们估计会喷对方一脸,但眼前这人是血子,它们没胆子。

  “血子殿下,我没问题,不就是舔吗?我擅长。”血吉宝立刻道。

  “……”血神Clone 沉默了一下,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不该称赞它,但最终还是nodded and said :“很好!”

  血吉宝大为高兴,觉得自己的ability 得到了认可。

  “至于你们,我只要结果,不要过程,你们自己看着办。”血神Clone 说完,便消失在了房间内。

  留下几头Vampire Dark Race ,面色宛如吃了苦瓜一般。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