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905

  想要构筑一条贯通两个宇宙的space channel ,并非甚么易事。

  若非当初那位被镇压在Secondary Profession 联盟总部下方的Dark Race supreme existence 打开了Space Crack ,留下了空间定位印记,Dark Race 根本无法构筑出一条稳定的定向space channel 。

  由此可见,当初那一战恐怕真的是Dark Race 预谋已久的。

  如今space channel 已开,一切都无法改变了。

  光明宇宙只能积极应战,方能度过this time 难关。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此刻,一艘艘庞大无比的战船在那看不到尽头的space channel 之内快速航行。

  这些战船可谓是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有的是骨舟,有的宛如巨大的black giant beast ,有的则像是棺材……

  而血神Clone 与Vampire 一众天才都在这scarlet 的棺材spaceship 内。

  让人感到奇异的是,这棺材内部当真犹如spaceship 一般,随着“棺材盖”合拢,one after another 亮光在spaceship 之内亮起,奇异的rune 纹路遍布整艘spaceship 内部,从内部看去,竟是颇有一种科技与奇幻结合的感觉。

  “看来Dark Race 的rune 技术也是结合了一些科技元素在里面。”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打量着这艘spaceship 的内部构造,忍不住whispered 。

  “Wang Teng ,我看看能不能侵入这艘spaceship 内部。”圆滚滚道。

  “也好!”Wang Teng nodded 。

  圆滚滚如今是域主级的智能生命,只要不作死,侵入这些智能system 不算大问题。

  除非这spaceship 之上也有智能生命的存在,但这种概率非常小。

  所以Wang Teng 并不是很担心。

  而且Wang Teng 现在手上有着spaceship 的主控令牌,在这段时间内,他就是这艘spaceship 的Master ,让圆滚滚去了解一下“自己”的spaceship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无任何问题嘛。

  血神Clone 随便找了个位置sit cross-legged 了下来,血罗莎,尤菲莉亚等与他相熟的Vampire Genius 同样纷纷围坐在all around 。

  space channel 不会短,就算以它们的航行速度,想要到达光明宇宙,也还需要不少时间,如今只能耐心的等待。

  空间航行本就是极为寂寞的一件事情。

  好在对于他们this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来说,这点时间还不算什么。

  Wang Teng 一边等待圆滚滚的回复,一边探出Mental Telekinesis ,进入外界的虚空。

  在他的Mental Telekinesis 包裹之中,一粒粒光点飘散而出,悄无声息的进入虚空。

  Void Mayfly !

  这是Wang Teng 寄养在自己small universe 之中的Void Mayfly 。

  space channel 已经打破原宇宙的束缚,进入了暗宇宙范围,这里的虚空正是Void Mayfly 的生存之地。

  因此它们可以在这里充当Wang Teng 的眼睛,让他的感知延伸到更远的距离。

  虚空之中固然充斥着种种危险,但也偶尔会出现一些机缘,就看有没有人能够得到了。

  而Wang Teng 得到机缘的几率,比其他人要高不少。

  这自然都要归功于他的各种手段。

  spaceship 之上的Vampire Dark Race 没有一人发现血神Clone 的小动作,它们视外界的虚空为洪水猛兽,若非必要,根本不会进入外界虚空。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boldness of execution stems from superb skill 的天才。

  Wang Teng 默默感知着外界虚空之中的情形,space channel 之内相对稳定,但是通道之外却是处处乱流,暗藏危机,这些地方往往存在着Power of Space 与Power of Time 。

  果然,没多久Wang Teng 就在一处虚空乱流之中感知到了attribute bubble 的存在。

  “拾取!”

  吞噬空间内,Wang Teng 眼睛猛地一亮,立刻将attribute bubble 拾取了回来。

  【Space + 1/500 】

  【Space + 2000】

  【时间*500】

  【时间*1200】

  ……

  “Time Attribute !”Wang Teng 心中大为惊喜,didn’t expect 这次刚刚在虚空中碰到attribute bubble ,就拾取到了Time Attribute ,算是开门红了。

  相对于Space Attribute 来说,Time Attribute 无疑更为珍稀,寻常碰不到。

  而且Wang Teng 的Time Attribute 不过是Second Rank ,与Space Attribute 的五阶差了太多,能碰到Time Attribute 真的颇为不易。

  Wang Teng 看了一眼attribute 值,这次竟然拾取到了1700点Time Attribute ,比以往碰到的Time Attribute 都要多不少的样子。

  难得!

  “莫非是因为space channel ?”Wang Teng 摸了摸下巴。

  space channel 的出现肯定会造成极为剧烈的space fluctuation ,并且也有可能引动Power of Time 动荡,出现较多的Time Attribute 。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好事情。

  “继续!”Wang Teng 心中颇为高兴,更加卖力,将Mental Telekinesis 探出,不断寻找attribute bubble 。

  接下来的路程,他果然再次碰到了不少存在attribute bubble 的虚空乱流区域,拾取了大量attribute bubble ,其中Time Attribute 也不在少数。

  时间就在这般枯燥而无味的捡attribute 当中慢慢流逝。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圆滚滚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了Wang Teng 的脑海中,显得格外凝重:“Wang Teng ,你有麻烦了。”

  “什么意思?”Wang Teng 愣了一下,问道。

  这圆滚滚不是入侵spaceship 去了吗?怎么一开口就说他有麻烦?像是给他算命去了一般。

  “我已经顺利侵入了这艘Vampire spaceship 的智能system ,顺便通过公共频道,与其他Dark Race 的spaceship 取得了联系,然后侵入它们的spaceship 之中……”圆滚滚快速解释了一番。

  “难怪你去了这么久。”Wang Teng 暗自咋舌道。

  “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圆滚滚没等他回答,就直接说道:“有几个Dark Race 的天才,准备在space channel 的中段对你出手,其中便包括骨Spirit Race 。”

  “对我出手?!”Wang Teng 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它们为什么要对我出手?”

  “那骨歙好像知道你拥有Space Talent 了。”圆滚滚道。

  “知道了……不是,它怎么知道的?”Wang Teng 猛地反应过来,面色cold and severe :“有内鬼?”

  “应该是,至于是谁,却不得而知。”圆滚滚道。

  “知道又怎么样,它又不能确定我就是窥探它的人,以我的手段,impossible 有人能够发现。”Wang Teng 道。

  “这不是发现不发现的问题了。”圆滚滚道:“这骨歙好像是个不讲道理的,知道你拥有Space Talent ,虽然没有证据,但它似乎就认定是你在窥探于它。”

  “特么的,这什么mental disorder 。”Wang Teng 想骂人。

  “apart from this ,还有几个与Vampire 不对付的Dark Race 似乎也打算对你出手?”圆滚滚道。

  “与Vampire 不对付的种族?”Wang Teng 眉头皱的更深,问道:“总共有几个种族?”

  “已知的便有Sheep-head Devil Race ,Troll Race ,魔蛾族这三个种族。”圆滚滚道。

  “三个,加上骨Spirit Race ,就是四个,它们准备联手?”Wang Teng 目光闪烁,问道。

  “不知道会不会联手,但这几个种族似乎都对你抱有恶意。”圆滚滚道。

  “……”Wang Teng took a deep breath ,发现这Vampire 血子真心是不好当。

  幸好圆滚滚发现的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脑海中思绪转动,思考如何破局。

  那骨歙的实力确实不弱,应付起来会很麻烦,若是再加上其他三个Dark Race 的天才,就更麻烦了。

  幸好他现在有三个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battle power ,正好可以应对那几个Dark Race 的天才。

  “现在距离space channel 的中段还有多远?”Wang Teng 问道。

  “大概三个小时时间的路程。”圆滚滚道。

  “很好,足够了。”Wang Teng 眼中精light flashed ,nodded ,脸上逐渐露出冰冷之色:“既然要对我出手,那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外界,血神Clone 体内骤然掠过一丝space fluctuation ,Wang Teng 本体已是消失在了吞噬空间之内。

  “en? ”

  一旁的血蓝博微微睁开闭阖的双目,疑惑的看了一眼血神Clone ,但并未发现什么,最终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好敏锐的感知。”Wang Teng 已是出现在了spaceship 之外的虚空中,用阴影之力和Power of Space 隐藏自身,回头看了一眼,喃喃自语道。

  先有一个骨歙,如今这血蓝博也差点发现了他,这让Wang Teng 心中对这些Dark Race 天才更为忌惮。

  在它们面前动用Space Method ,还是要小心一些,距离太近了,不能如此肆无忌惮。

  this time ,血蓝博估计将这当做血神Clone 的手段,碍于其血子身份,才没有继续探究下去。

  若是换成骨歙那种情况,就hard to say 了。

  Wang Teng shook the head ,不再多想,身体之上有着liquid metal 蠕动,瞬间将他全身覆盖,化作一件scarlet Battle Armor ,隐隐散发出强大的波动。

  Saint Level Battle Armor !

  这正是从血Ghost Demon 皇身上得到的Saint Level Battle Armor !

  之前这幅Battle Armor 已经破碎,但到底是Saint Level Battle Armor ,拥有强大的自愈ability ,这段时间便已是彻底恢复了过来。

  如今有了这幅Saint Level Battle Armor ,Wang Teng 在虚空中飞行,便可安全许多。

  就算是碰到了虚空乱流,也可以resist awhile ,加上他的空间ability ,只要及时反应,从虚空乱流中挣脱出来并非什么难事。

  随后Wang Teng 不再犹豫,立刻moved towards 前方疾驰而去。

  他没有动用任何飞行工具,直接用【空闪】技能,超过了前方所有的战船。

  “可以了!”

  圆滚滚计算了一下距离,确定那些战船无法探查到Wang Teng 的存在,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Wang Teng nodded ,立刻取出血灵flying boat ,将速度开启到极致,化作流光moved towards 前方疾驰而去。

  这血灵flying boat 乃是远古flying boat ,只要能量足够,速度并不比那些战船慢,甚至还快了不少。

  那些战船太大了,反倒不如这血灵flying boat 来的轻便。

  咻!

  血灵flying boat 在虚空中极速飞行,远远拉开了与后方那些战船的距离,原本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Wang Teng forcibly 用一个小时飞完。

  期间他多次动用了空闪技能,几乎将自身的Power of Space 消耗一空,幸好虚空之中时而可以拾取到attribute bubble ,倒也补充了不少。

  如今Wang Teng 体内大概还剩下one third 左右的Power of Space 。

  “这个地方……”

  Wang Teng 站在血灵flying boat 之上,打量着all around 的虚空,眼中突然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在寻常Martial Artist 眼中,这里或许与其他地方的虚空并无不同,但在他眼中,明显可以感觉到一种平衡感。

  这种平衡感,不单单是来自于Power of Space 的平衡,更是光明attribute 与黑Dark Attribute 的平衡。

  如果说前半段space channel ,黑Dark Attribute 更胜一筹,那么他几乎可以肯定,后半段space channel ,光明attribute 恐怕要压过黑Dark Attribute 。

  很显然,靠近黑暗宇宙的区域,黑Dark Attribute 更为浓郁,靠近光明宇宙的区域,光明attribute 更为浓郁。

  而在这中段区域,黑Dark Attribute 和光明attribute 竟是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无疑是非常奇特。

  Wang Teng 以前倒是没有遇到过这般情况,didn’t expect 为了应付那几个Dark Race 的天才,提前来到这space channel 的中段区域,竟然发现了这般奇异的状况。

  “Interesting !”

  Wang Teng 目光闪动,脑海中似乎有一点灵光浮现,想要抓住,却又抓不住,让其从指缝中溜走。

  他眉头渐渐皱起,并且越皱越深,望着眼前的虚空,明明已经有了一丝头绪,却怎么都无法从那头绪中抽丝剥茧,找出最核心的东西。

  “Wang Teng ,怎么了?”圆滚滚小心的问道。

  “有些感悟,不过还差了不少。”Wang Teng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took a deep breath ,随即大手一挥,一大片Void Mayfly 出现,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飘去。

  “感悟?”圆滚滚微微一愣。

  好家伙,这种情况居然还能有感悟!

  它都惊呆了。

  难道这就是天才的world ?

  不过看到Wang Teng 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它也没有多问,免得打扰他感悟。

  倒是那成片的Void Mayfly 让它有些惊异,这东西好久没有看到了,didn’t expect Wang Teng 已经培育了这么多。

  有这些Void Mayfly 在,Wang Teng 对这片虚空岂不是很快就能够了如指掌。

  Wang Teng 并不知道圆滚滚在想什么,站在血灵flying boat 之上,接收着来自Void Mayfly 传回的信息。

  不多时,他eyes flashed ,驾驭着血灵flying boat ,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飞去。

  片刻之后,一片虚空乱流区域出现在他的眼中。

  Wang Teng 没有废话,先将虚空乱流区域内的attribute bubble 拾取了回来。

  【Space + 1200】

  【Space + 1/500 】

  【Space + 1800】

  【时间*300】

  【时间*500】

  ……

  “幸好可以拾取attribute bubble ,不然以我方才消耗的Power of Space ,怕是接下来就够呛了。”Wang Teng shook the head 。

  随时随刻补充Power of Space ,倒是不用担心没有Power of Space 使用了。

  不过时间终究是有点紧迫,Wang Teng 也不敢耽搁,立刻将Mental Telekinesis 席卷而出,在这片虚空乱流区域all around 铭刻起了远古Space Rune 。

  one after another 奇异的纹路铭刻在了虚空之中,space fluctuation 与虚空乱流之内的space fluctuation fuse together ,外人很难察觉到异常。

  这就是Wang Teng 准备留下的后手。

  以远古Space Rune 驱动此地的Power of Space ,when the time comes 只要将那些Dark Race 天才吸引过来,就够它们喝一壶的了。

  当然,仅仅这么一处肯定是不够的。

  Wang Teng 再次驱动血灵flying boat ,moved towards 另一个方向飞去,Void Mayfly 已经传回了诸多信息,标记了多处虚空乱流区域所在的位置。

  不多时,他便来到第二个虚空乱流区域,如法炮制,铭刻远古Space Rune 。

  突然,他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得给它们来一个大的,不然真以为我好欺负了。”

  Wang Teng 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laughed ,Mental Telekinesis 席卷而出,将第一处虚空乱流区域的那些远古Space Rune 联动了起来。

  这两处虚空乱流区域不会太远,以他的Mental Telekinesis ,完全可以将二者联动起来。

  这就跟array 差不多。

  但是更加的粗糙,没有array 那么精妙。

  Wang Teng 也没有时间再去铭刻一座array ,另外铭刻空间array 也需要不少珍贵的空间晶石,他可没有那么多空间晶石,所以只能简单的进行联动。

  所幸这虚空之中的space turbulence 十分不稳定,一旦加入远古Space Rune 的力量,必定会彻底暴乱。

  用这暴乱的能量来对付那些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的Dark Race 天才,想来是足够了。

  接下来的时间,Wang Teng 将一处处的虚空乱流区域全都铭刻上了远古Space Rune ,并且留下了连接rune ,可以更好的进行联动。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Wang Teng 所布置的虚空乱流区域达到了三十多处。

  三十多处,好像并不多,可实际上已经非常惊人。

  因为这三十多处虚空乱流区域完全是被Wang Teng 局限在一个范围之内,他想要将这些虚空乱流区域联动,肯定不能间隔太远。

  所以能找到三十多处合适的虚空乱流区域,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Wang Teng ,它们要来了。”圆滚滚的声音骤然响起。

  Wang Teng nodded ,立刻回到了space channel 所在的位置,将血灵flying boat 收起,隐藏自身,等待着那些Dark Race 的到来。

  他看着面前的space channel ,有些无奈,其实若是可以,他很想摧毁这space channel ,直接阻断Dark Race 前往光明宇宙的路线。

  但他知道这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他根本无法将这space channel 彻底摧毁,除非构筑一座强大的空间array ,用Array Power 摧毁这条通道。

  那么问题又来了。

  Dark Race powerhouse 会看着它摧毁space channel 吗?

  显然不会,一旦出现特殊的space fluctuation ,Dark Race powerhouse 必然会降临,when the time comes 直接就会被发现问题,他不但无法摧毁space channel ,还会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现在他起码掌握了这些Dark Race 的情报,若是阻断了通道,也不过是短时间内让Dark Race 无法到达光明宇宙而已,等下一次Dark Race 降临,Wang Teng 将对它们一无所知。

  所以还不如维持这次的发展趋势,他只需要顺势而为便可以了。

  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

  bang! bang! bang!

  space channel 内,一阵阵rumbling sound 传来,那是战船在虚空中飞行所造成的声音。

  Wang Teng 目光一凝,已是看到了几道黑影,正快速的靠近。

  “要开始了吗?”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他嘴角浮现出一丝弧度,与血神Clone 那边取得了联系。

  Vampire 的“棺材”战船之内,血神Clone 缓缓睁开了眼睛,moved towards spaceship 之外看去。

  在它的眼中,几艘战船已经unconsciously 将Vampire 的棺材战船包围了起来,并且隐隐的落在了后边,与其他Dark Race 的战船拉开了距离。

  bang! bang! 轰……

  突然间,几声轰鸣骤然响起,Vampire 的棺材战船猛然剧烈震动起来。

  “警报!警报!警报!战船遭到攻击,损伤1%!!!立即开启能量护罩……”

  战船之内的rune 顿时疯狂闪烁,一声声冰冷而急促的警报声随之传出,回荡在整艘战船之内。

  “怎么回事?”

  “敌袭!这是敌袭!”

  “为什么会有人攻击我们的战船??”

  ……

  战船内的Vampire Dark Race 顿时乱做一团,它们立刻起身,moved towards 战船之外看去,脸上不由露出terrified look 。

  “备战!”

  血神Clone 骤然起身,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发出一道命令。

  “血子殿下,怎么回事?”血尼尔,血锡里等Dark Race 天才纷纷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问道。

  “骨Spirit Race ,Sheep-head Devil Race ,魔蛾族,Troll Race 向我们开战了。”血神Clone 道。

  “什么?”

  “怎么会,骨Spirit Race 不是我们Vampire 的盟友吗?怎么会对我们动手?”

  “还有Sheep-head Devil Race ,魔蛾族,Troll Race ,它们疯了不成,现在可是即将大战之时,它们居然在这时候对我们动手?!”

  ……

  all around 的Vampire Dark Race 天才一片哗然,纷纷惊呼出声。

  它们怎么都didn’t expect ,这几个Dark Race 会突然向它们动手。

  血金斯,血诺基,血其罗三个Dark Race 天才对视了一眼,眼中猛然浮现出一丝嘲讽之色。

  血神Clone 目光扫过,注意众人的反应。

  当他的目光与血金斯三人触碰到一起时,心中顿时一动。

  血金斯三人似乎觉得事已成定局,根本没有再隐藏什么,就那么毫无顾忌的看着血神Clone ,眼中的嘲讽之色没有任何掩饰。

  “是它们!”血神Clone 心中一动,眼底顿时闪过一道cold light 。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从这三头Dark Race 的反应来看,必然是它们无疑了。

  好得很!

  血神Clone 心中闪过一道killing intent ,这几头Dark Race 竟敢用这种方式对它出手,当真该死,但此时显然不是对付它们的时候,要算账也得等到以后。

  “它们已经动手了,你们还在迟疑什么。”他立刻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said solemnly :“我以血子之令,命令所有Vampire 之人,随我出战。”

  “是!”

  众多Vampire Dark Race 天才反应了过来,齐声应道。

  面对其他种族的Dark Race 天才,这些Vampire Dark Race 皆是同仇敌忾。

  “很好!”

  血神Clone nodded ,眼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人心可用,他取出操控战船的令牌,输入一道指令,战船那“棺材板”似的穹顶随之打开

  随后他的身体缓缓升空,正要moved towards 外界飞去,突然低头looked towards 血金斯,血诺基,血其罗等Dark Race ,意味深长道:

  “对了!”

  “所有违抗命令者,kill without mercy !”

  血金斯,血诺基,血其罗等Dark Race 天才顿时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的目光冰冷无比。

  血神Clone 却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它们,径直飞出了spaceship ,来到外界虚空。

  身后的Vampire Dark Race 天才纷纷跟上,立于他的身后。

  与此同时,all around 几艘战船之上,也有着a stream of light 冲出,来到了虚空之中。

  方才的攻击已经停止,它们的目的并不是击沉Vampire 战船,而是将Vampire Genius 逼出来而已。

  不过当那骨Spirit Race 的骨歙,以及Sheep-head Devil Race ,魔蛾族,Troll Race 的天才降临时,看到的赫然正是严阵以待的Vampire Dark Race 们,不由的愣住了。

  为什么这些Vampire 看起来一副有所准备的样子?

  骨歙目光漠然,从血金斯,血诺基,血其罗等Dark Race 身上扫过,似乎有些疑惑,但并未多问什么。

  对于它而言,问不问,结果都只有一个。

  这些Vampire Dark Race 挡不住它。

  骨Spirit Race 只出动了骨歙一人,显然这是它自作主张的决定,与其他骨Spirit Race Dark Race 并无关系。

  但是对于两族来说,这无疑是打破了双方的关系,后续必会出现诸多问题。

  “各位aggressive 的冲我Vampire 而来,是要做什么?”

  血神Clone 踏空而立,双手负于身后,一副极为平淡的模样,看着面前来自几个Dark Race 的天才,淡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就是Vampire 的血子?”骨歙上下颚开口,冷声问道。

  “不错。”血神Clone nodded 。

  “Vampire 真是越混越回去了,竟然让一个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担任血子。”骨歙sneered 。

  “hahaha ……依我看,Vampire 是没什么天才了,只能让这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来当血子。”一头Sheep-head Devil Race 的Dark Race 发出刺耳的大笑声,一双犹如熔岩般的暗red 眼眸戏谑的看着血神Clone 道。

  “听说这位血子还是从下界找来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Vampire 祖地的天才都死绝了呢,bloodline 还不如下界的Vampire 纯正?”一头魔蛾族的Dark Race 说道。

  这明显是一头雄性魔蛾族Dark Race ,浑身肌肉虬结隆起,脑袋狰狞,生有一对冰冷的复眼,身后一对带有绒毛的羽翼轻轻煽动之下,有着black 粉尘飘落下来。

  “这说明Vampire 的bloodline 怕是不行了,什么Thirteen Clans ,完全是垃圾啊。”为首的Troll Race Dark Race 发出沉闷而沙哑的声音,音量非常大,隆隆的震动耳膜,让人不适。

  “impudent !”

  “混账,竟然侮辱我Vampire !”

  “Vampire 不可辱,你们这是在courting death 。”

  ……

  all around 的Vampire Dark Race 天才听到这般讽刺话语,顿时大怒不已,冲着对方怒喝起来。

  就连血金斯,血诺基,血其罗等Dark Race ,此刻面色也很不好看。

  对方侮辱Vampire ,自然是令它们心中不舒服。

  “hehe !”

  就在此时,一声轻笑突然响起。

  所有的目光不由的落在了血神Clone 的身上,神色各异。

  这种情况还笑得出来?

  Vampire 众人有点疑惑的看着他。

  只见血神Clone 看着对面的几个Dark Race 天才,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与我Vampire 不合了?”

  “原来你们都长的这么丑,一个个像畸形似的,肌肉都长脑袋里了吧,都不知道怎么生出来的。”

  “most important 的是,丑也就算了,嘴巴还这么臭?吃屎长大的吗?”

  “哦对了,丑人多作怪,这也不能怪你们,天生的,我理解。”

  “……”

  所有的Dark Race 都愣住了,傻傻的看着血神Clone ,似乎didn’t expect 他会说出这般话语。

  肌肉都长脑袋里!

  吃屎长大的!

  顿时间,一股浓浓的嘲讽之意assaults the senses 。

  这嘲讽技能,点满了啊!

  众多Vampire Dark Race 的目光顿时变得古怪起来,血子这嘴着实够毒。

  “puchi !”血罗莎,尤菲莉亚,血蒂娅等女性Dark Race 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除非实在忍不住。

  “混账!”

  Sheep-head Devil Race ,魔蛾族,Troll Race 的Dark Race 天才全都大怒,目光冰冷的盯着血神Clone 。

  就连那骨歙,此刻眼眶之中的Ghost Fire 都是剧烈波动了一下,明显有着一缕缕冰冷之意透出。

  说来很可笑,Vampire 之所以和Sheep-head Devil Race ,魔蛾族,Troll Race 这些Dark Race 不合,就是因为这样貌。

  在Vampire Dark Race 看来,Sheep-head Devil Race ,魔蛾族,Troll Race 这些Dark Race 实在太丑了,丑的没有朋友,简直和尊贵高雅的Vampire 是两个极端。完全不配和它们Vampire 站在一起。

  这几个Dark Race 自然不服,长成这样是它们能控制的吗?

  Vampire 凭什么清高看不起人。

  你Vampire 长的好看了不起吗?

  大家都是Dark Race ,谁也别嫌弃谁?

  久而久之,矛盾激化,双方自然势同水火。

  血神Clone 知道这一点时,也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这些Dark Race 除了杀戮,就是打打杀杀,果然是肌肉长到脑袋里去了。

  “逞口舌之利,看来你确实只有这么点能耐了。”骨歙coldly said 。

  “咦,对了,这还有个skull ,它们是肌肉长脑袋里,你怕不是脑袋进空气了,难怪看起来不大聪明的样子。”血神Clone 早就看这骨歙不顺眼了,居然能够发现他的隐藏之法,必须找机会除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