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ttributes Martial Path Chapter 1907

  在场的Vampire Dark Race 都是满脸骇然,有些惊骇的盯着那三道恐怖的攻击。

  其中散发而出的Source Law Power ,令人心惊。

  “小心!”血蓝博shouted loudly 。

  这种攻击,连它都不敢硬接。

  那三头Dark Race 绝对都是各自种族的最强天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如此狂猛的攻击,完全就是为了击杀血神Clone 而来。

  bang! bang!

  此刻它手持一柄巨大Battle Saber ,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几头Dark Race 斩去,一道凛冽blade light 爆发,forcibly 将它们逼退,冲向血神Clone 那边,想要救援。

  不过终究还是太迟了一步。

  那三道攻击已经来到血神Clone 头顶,三个方位将其所有生路封锁的死死的。

  血神Clone 目光微凝,但却没有丝毫慌乱,望着面前的攻击,他心中loudly shouts ,瞬间开启了几种黑暗constitution 。

  五阶血神之体,开启!

  Second Rank 黑暗之心,开启!

  Second Rank 冥Divine Physique ,开启!

  五阶魔骨,开启!

  bang!

  刹那间,一股强悍的imposing manner 骤然从其体内爆发而出,宛如giant beast 苏醒,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原本的他看起来如同一只温顺的绵羊,除了嘴毒一点,完全是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

  那么现在,则是一头恐怖的星空giant beast 。

  那种imposing manner 的变化,让在场的Dark Race ,心中都是为之一震。

  变化太大了,让它们几乎无法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

  但不管这些constitution 如何变化,外人此刻都看不到。

  血子令化作血子Battle Armor ,覆盖在了血神Clone 的身体表面,掩盖了一切constitution 痕迹。

  冥Divine Physique 的暗purple 纹路,魔骨的骨质变化,外界根本看不到。

  而这一切不过是在短短瞬间完成,其他Dark Race 甚至还未反应过来。

  “杀!”

  说时迟那时快,loudly shouted 从血神Clone 口中传出,他的silhouette 骤然分化而开,随即竟是在虚空中同时出现了三道silhouette ,分别面向那三道攻击。

  “这是……”

  血蓝博等Vampire Dark Race 看到这一幕,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血金斯,血其罗,血诺基,血罗莎,血蒂娅wait 经历过血鲲inheritance 争夺的Vampire Genius ,更是惊愕异常。

  那好像是……血鬼movement technique ?!

  血Ghost Demon 皇的血鬼movement technique ,竟然在血子身上出现?

  这怎么可能?

  血子甚么时候学会的?

  莫非血Ghost Demon 皇最终还是被血子给击杀了?

  一个个念头在它们脑海中闪过,令它们完全摸不着头脑。

  “幻身而已!”

  Sheep-head Devil Race 的萨利特却满是不屑,sneered ,手中battle sword fiercely 压下。

  血神Clone 并未回应什么,面对萨利特的这道silhouette ,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scarlet battle sword ,sword light 随之爆发。

  血影sword technique !

  sword light 之中蕴含着强大无比的Way of Sword 之意,更有Source Law Power 缠绕其上,刚一出现,就割裂了虚空,让此地出现大量space turbulence 。

  sword light 重影,宛如同时出了千万剑。

  bang!

  next moment ,双方的sword light 轰然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剧烈的轰鸣之声。

  萨利特脸上的冷笑顿时僵硬下来,感受到那sword light 之中蕴含的恐怖能量,它心中不由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不对劲啊!

  为何这一剑会如此强大?

  难道眼前这道silhouette 不是幻身?

  “魔瓦隆,黑兹利,你们面前的才是幻身,干掉他。”萨利特立刻came back to his senses ,eyes flashed ,冲着另外两头Dark Race shouted loudly 。

  “不用你提醒!”魔瓦隆声音轰隆隆的传出,它那满是肌肉的脸庞之上顿时露出一丝狰狞笑容,仿佛已是能够看到面前这Vampire 血子被它砸成碎肉的景象。

  击杀Vampire 血子,对它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荣耀。

  就像是猎人狩猎,若是猎杀了山中之王,便是足以夸耀的战绩。

  bang! !!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巨大的rumbling sound 响起。

  魔瓦隆pupil shrink ,只见一道璀璨的scarlet blade light 骤然爆发,逆空而上,竟是迎向了它那两道Warhammer 之影。

  dong! dong!

  沉闷的声响骤然回荡在虚空中,saber glow 与Warhammer 之影碰撞,仿佛落在了坚硬的金铁之上。

  “怎么回事???”魔瓦隆有点摸不着头脑,满头问号的看着面前的blade light 。

  说好的幻身呢?

  为什么这道silhouette 的blade light 竟能够挡得住它的攻势?

  别说是它,就是一旁的萨利特都是stared wide-eyed ,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bang!

  而此时,魔蛾族黑兹利的攻击也到了,无尽的black 粉尘在虚空中席卷,所过之处,一股无法形容的腥臭之位弥漫而出。

  许多Dark Race 只是远远闻到这股味道,便感觉头晕目眩,忍不住远离。

  剧毒!

  黑兹利的攻击蕴含着剧毒之力。

  此刻,黑兹利眼中闪过一丝cold light ,不管那三道silhouette 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都挡不住它的剧毒粉尘。

  血神Clone 分化出的最后一道silhouette 也动了,竟是直接化作一头scarlet 的巨大乌鸦,在虚空中展翅横空。

  这一幕,让许多Dark Race 愣住,不知道它要做什么。

  嘎!

  乌鸦的鸣叫声响起。

  next moment ,虚空中竟凭空刮起了风。

  scarlet 的风!

  呼!

  狂风呼啸间,一道scarlet 旋风即刻形成。

  血腥旋风!

  bang!

  那无尽的粉尘,尽数被卷入其中。

  “Wind Element !”黑兹利眼睛一瞪,惊愕的看着面前的血腥旋风,感觉三观被颠覆。

  这Vampire 血子竟然能够动用Wind Element 之力!

  ”Not good !”

  黑兹利突然face changed 。

  不等它多想,在那血鸦的双翅煽动之下,血腥旋风竟是直接moved towards 它席卷而来。

  轰隆!

  虚空震动,血腥旋风携带着恐怖的威势,宛如一座大山,fiercely 撞了过去。

  黑兹利疯狂煽动双翅,刮起阵阵狂风,想要阻挡那血腥旋风的到来。

  尽管那剧毒粉尘是它自己凝聚而出,对它没有什么伤害,但这旋风之中却蕴含着强大的Wind Element 之力,不容小觑。

  它若是被卷入其中,少不得要受伤。

  然而狂风呼啸之下,不论它如何挣扎,血腥旋风依旧是慢慢的朝它靠近而来。

  “该死!”

  黑兹利ugly complexion ,不得不动用更强的实力,原本它并不想这么早暴露,以免在其他几头Dark Race 面前露出weak spot ,但现在却不得不施展。

  “毒噬之面!”

  一声厉喝传出。

  bang!

  只见黑兹利双翅煽动,无数black 粉尘汇聚,竟是在虚空中化作一张black 的脸,与那魔蛾族Dark Race 的模样极为相似,但更显狰狞,宛如厉鬼复苏。

  roar!

  一阵嘶啸猛然传出,回荡虚空。

  那巨大的black 面孔,猛然张开巨口,moved towards 血腥旋风一口吞去。

  在那面孔背后,宛如是另一片空间,血腥旋风瞬间消失在了其巨口之中。

  “en? ”

  血神Clone 眼睛眯起,内心有些奇异。

  didn’t expect 这魔蛾族Dark Race 还有这般诡异手段,胆敢吞下他的血腥旋风,是无知?还是心中有底气?

  那巨口比血腥旋涡还要巨大,一口将其吞下之后,更是膨胀起来,恐怖的Wind Element 之力在其中横扫。

  魔瓦隆,萨利特等Dark Race 的目光齐齐看了过来,盯着那张巨大面孔,有些诧异。

  “爆!”

  然而就在此时,a light shout 蓦然从血神Clone 口中传出。

  轰隆!

  一声巨响突然自那black 面孔之下传出,整张面孔开始扭曲起来,one after another Wind Element 之力从其中宣泄而出。

  “给我镇!”黑兹利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口中传出angry roar ,one after another 诡异的纹路出现在那black 面孔之上,令那面孔稳固了下来,竟是forcibly 压下了血腥旋风的self-destruct 。

  “居然挡住了!”

  血神Clone 有点惊讶,didn’t expect 这所谓的“毒噬之面”竟然有这等威能,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好奇。

  等会定要将这个attribute bubble 薅过来。

  bang! bang!

  与此同时,另外两边也是传来阵阵轰鸣,魔瓦隆和萨利特的攻击全都被挡了下来。

  双方的攻击在虚空中爆炸而开,形成的Origin Power 余波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倒卷,导致诸多Space Crack 出现,one after another 虚空乱流席卷而开。

  虽然双方看似没有分出胜负,但all around 的Dark Race 却仍是震惊异常。

  四头Dark Race 的围攻,竟然就这般被挡了下来,这Vampire 血子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血蓝博等Vampire Dark Race 顿时relaxed ,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的目光,也是惊异非常。

  原本它们还担心血子挡不住那四个Dark Race 天才,可如今看来,他的实力要远远超出它们的想象。

  “看来血子不需要我们担心了,既然如此,给我……。”血蓝博的声音传出入所有Vampire Dark Race 耳中,随即化作loudly shouted :“杀!”

  “杀!”

  “杀!”

  “杀!”

  ……

  Vampire Dark Race 全都振奋异常,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冲杀而去。

  血子实在太强了!

  连四个Dark Race 的最强天才都奈何不了他,其中甚至还有骨歙这样的Top Heaven’s Chosen ,这若是传出,必然会让所有Vampire 之人震动。

  它们Vampire 终于有拿得出手的天才了。

  血金斯,血诺基,血其罗等Vampire Dark Race 不禁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骇然与难以置信。

  那个血绝竟然真的挡住了四个不同种族的Top Heaven’s Chosen 的围攻?!

  这怎么可能!

  如今的情况完全超出了它们的预料,这不是它们想要看到的啊。

  萨利特,魔瓦隆,黑兹利这三个分属不同Dark Race 的天才,此刻面色都是极为难看,本以为胜券在握,却didn’t expect 这仅有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Peak Realm 的Vampire 血子,竟有这般实力。

  “就这点实力,也想来杀我?”三个血神Clone 看着对面的几头Dark Race ,indifferently said 。

  “我现在倒是确定,你就是那个窥探我的人了。”骨歙在虚空中迈步走来,其手中的骨刃竟是重新融入它的骨头之中,而后骨质蠕动之间,两柄新的骨刃出现在了它的双手之中。

  “你在说什么?”血神Clone 疑惑的看着它,自然是打死will not 承认。

  本体窥探的,跟他这个Clone 有什么关系。

  简直瞎扯淡。

  “不承认!”骨歙coldly smiled ,说道:“没有关系,等我将你斩于刀下,承不承认,又有什么区别。”

  魔瓦隆,黑兹利,萨利特三头Dark Race 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它们一直好奇骨歙为什么会对Vampire 血子动手,毕竟骨Spirit Race 和Vampire 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不像它们和Vampire 之间,完全是势同水火。

  现在它们明白了,原来昨日窥探骨歙的人,就是这个Vampire 血子。

  昨日的那场大战,它们都看到了,也知道骨歙因此而吃瘪,难怪它会不惜代价也要对这Vampire 血子出手。

  若是换成它们,也未必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你真以为能够杀我?”血神Clone 偏了偏头,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你的实力确实不错,甚至能够领悟third rank Source Law Power ,但我会让你知道上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和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之间的差距。”骨歙coldly said 。

  “third rank Source Law Power !”魔瓦隆三头Dark Race 皆是一惊,方才还没有注意到,现在被骨歙提醒了一句,才反应过来,眼前这Vampire 血子的攻击当中蕴含的Source Law Power 赫然达到了third rank 。

  此刻它们looked towards 血神Clone 的目光之中,不由更多了一丝凝重,难怪能够破去它们的攻击,原来对方竟是以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Peak Realm 领悟出了third rank Source Law Power 。

  这绝对是个能够与它们媲美的天才!

  因为就算是它们处于中位Demon Sovereign Level Peak 之时,也不过是领悟到third rank Source Law Power 而已。

  “third rank Source Law Power ,看来我们的确小看你了。”魔瓦隆道。

  “你们说完了吗?”血神Clone 道:“说完就继续打吧,我可没空陪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骨歙眼眶之内Ghost Fire 微微跳动了一下,不再废话,瞬间化作一道残影,moved towards 血神Clone 暴冲而去。

  魔瓦隆三头Dark Race 也同时动了起来,纷纷杀向血神Clone 。

  this time ,它们终于不再留手,全都动用了最强的Source Law Power ,同时还将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投放而出,压向血神Clone 。

  “今日便镇压你!”

  骨歙shouted ,头顶的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化作一片白骨world ,充斥着Death Aura ,邪恶恐怖,轰然镇压而下。

  萨利特头顶的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仿佛一片黑暗熔岩之地,滚滚lava 喷发,散发出炙热黑暗的气息。

  黑兹利的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之内,赫然有着大量black 浓雾漂浮,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雾气内有着densely packed 的粉尘,以及一些看不清模样的黑影在游荡,让人心悸。

  魔瓦隆的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颇为诡异,仿佛一片血肉world ,到处都是诡异的black 血肉,在其中蠕动,宛如活物一般,极为渗人。

  bang! bang! bang! bang!

  四座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就这般轰然压下,虚空都为之震动。

  血神Clone 目光微凝,体内World Strength 爆发,融入自身领域之内,化出一片血海。

  融境fourth rank 的血煞领域!

  融境third rank 的血海领域!

  【血之world 】则是爆发出third rank 之力!

  bang!

  他的领域轰然撞向了头顶的四座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轰然震动起来,仿佛一颗小小的陨石撞向了巨大的planet 。

  ka ka ka ……

  一阵阵不堪重负般的声响骤然传出。

  血神Clone 那融入【血之world 】的领域正在开裂,根本无法抵挡那四座Small World projection ,差距太大了。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给我碎!”骨歙loudly shouted ,将那白骨world illusory shadow fiercely 压下。

  bang!

  血神Clone 的领域终于支撑不住,轰然爆碎而开,而后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血子!”

  血蓝博等Vampire Dark Race 天才的心再度提了起来,面面纷纷大变,它们亦是没有想到,骨歙等Dark Race 的实力竟然达到了这种地步,真正认真起来,血子连一击都没能挡住。

  血罗莎和尤菲莉亚满脸担忧,但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哪里不大对劲。

  以她们对血子的了解,对方的实力好像不止如此吧?

  血金斯,血诺基,血其罗等Dark Race 心中不由大喜,这血绝果然挡不住骨歙and the others 。

  方才它们不过是没有动用全力而已。

  什么反杀Top Sovereign level Star Beast ,都是传闻罢了,这血绝merely this 。

  不过他还有几个外力相助,倒是需要提醒那骨歙一下。

  于是几头Dark Race 立刻向那骨歙sound transmission 说了几句什么。

  骨歙eyes flashed ,心中冷笑,控制着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轰然压向血神Clone 。

  血神Clone 却没有理会众人的想法,抬头看了一眼,转身moved towards 虚空之中飞去,仿佛要挣脱四头Dark Race 的包围圈。

  “想走!”魔瓦隆狞笑一声,那血肉一般的Small World illusory shadow 从侧面轰然镇压而来,要阻挡血神Clone 的步伐。

  血神Clone 目光平静,身形再度一闪,竟是分化出九道silhouette ,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分散而开。

  “八道幻身!”

  魔瓦隆等Dark Race 不由皱frowned ,这movement technique 它们之前就已经领会过,本以为都是幻身,谁想到竟都能发动攻击,很难分辨真假。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血鬼movement technique 已经经过Wang Teng 的改良,融入了他掌握的Clone 之法,让这Clone 可在虚虚实实间转换,寻常之人根本无法分辨出哪个是虚哪个是实。

  而且就算被击中,也可化作illusory shadow 躲避攻击,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除非被找到本体。

  但是以血神Clone 与Wang Teng true body 的手段,想要发现他的本体,并没有那么容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