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Heavens Luck Seizing Path Chapter 6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夫子heavenly ascension 化月之后,Tang State 很是乱了一阵子,好在唐皇李仲易本人能力不俗,很快镇压了国内的骚动。

    但是Tang State 之外的异动,就不是李仲易能够控制的了。

    根据Tang State 探子回报,草原金帐王庭兵马有不正常的异动。

    西陵神殿下属诸多小国,也是活动频繁。

    一直固守西方的Buddha Country ,Scripture Lecture 首座频繁现身Buddhism Eight Sects 。

    听说就连天下第二大国,晋国的皇Imperial Capital 亲自去Sword Pavilion 见了一次柳白。

    李仲易此时才知道,Tang State 看似是first under the heavens 大国,实际上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以前有夫子在,有书院在,所以Tang State 才能安定。

    如今夫子heavenly ascension ,Tang State 一下就失去了主心骨,外部强敌纷纷有所异动。

    李仲易觉得自己一人无法撑起Tang State 这片江山,所以他去了一趟书院。

    夫子heavenly ascension 后,书院暂时由李慢慢管辖,唐皇亲临,书院dísciple 自然不敢怠慢,十二先生陈皮皮亲自引李仲易去了mountainside 。

    李慢慢在一处凉亭里见了李仲易,书院其余先生都在。

    “诸位先生,Tang State 如今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朕希望书院可以挺身而出,挽救Great Tang 于水火之中。”李仲易见到李慢慢,首先姿态就放的很低。

    李慢慢said with a smile :“Great Tang 养书院千年,如今有难,书院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事实上,我们已经出手了。”

    李仲易一愣,不明所以道:“书院何时出手,朕怎么不知道。”

    李慢慢有些暗然道:“其实夫子heavenly ascension 之前,就已经做了安排,Your Majesty 无需担忧。”

    这时凉亭上空虚空撕裂,Lin Li 从裂缝里走出来。

    “知守观观主被我赶回了Southern Sea ,道门那些五境之上的powerhouse ,已经全被我杀了。”

    李仲易看到Lin Li ,心下大惊,再听到Lin Li 的话,更是震撼的无以复加!

    陈皮皮双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向Lin Li 施了一礼道:“many thanks 朱先生show mercy 。”

    Lin Li 摇摇头道:“其实真打起来,陈某加上七卷Heavenly Book ,我不一定能赢。”

    陈皮皮说道:“father 为人稳健,

哪怕有一点危险will not 冒进,朱先生this time ,最少能让father 消停一阵子。”

    原来Lin Li 此去知守观,是受陈皮皮所托,以强大的实力震慑陈某,让他暂时留在Southern Sea 。

    李慢慢说道:“只要观主暂时留在Southern Sea ,西陵熊初墨就不敢冒头,道门这块暂时安稳。

    接下来就剩下Buddhist Sect ,南晋和金帐王庭。”

    君陌站出来道:“Buddhist Sect 交给我吧!我听说Buddha Country 有百万农奴,深受Buddhism 欺压,若是我去挑动农奴造反,Buddhist Sect 自顾不暇,It shouldn’t be 有能力染指Great Tang 。”

    李慢慢说道:“Floating Buddhist Temple Scripture Lecture 首座领悟Buddhist Sect 之无量,堪称防御first under the heavens ,你此去要小心。”

    君陌自信道:“正好这段时间我的sword dao 有所breakthrough ,我也想见识一下Scripture Lecture 首座的无量金身。”

    李慢慢nodded ,然后又looked towards 余帘。

    余帘走出来道:“草原金帐王庭交给我,我也好久没去草原狩猎了。”

    李慢慢道:“Junior Sister ,你此去草原,不如把唐小棠带上,联络唐和荒人相助。”

    余帘nodded and said :“我懂的,不过金帐王庭光靠我和荒人可能还不够,若是Your Majesty 能派十万大军驻守边城,或许效果更好。”

    李仲易当即nodded and said :“没问题,朕这就下旨,让夏侯的大军配合third mister 。”

    李慢慢和余帘同时沉默了。

    Lin Li 看书院的人不好开口,直接对李仲易说道:“夏侯此人首鼠两端,一直与西陵神殿不清不楚,此时正是多事之秋,不可让他手握重兵。”

    书院之所以不好开口,是因为夏侯是当朝国舅,皇后的亲big brother ,李仲易也要给几分面子。

    李仲易不由looked towards 宁缺。

    宁缺知道,李仲易是以为他与夏侯的私仇,书院才会针对夏侯。

    “当年夏侯与西陵神殿的卫光明,里应外合,灭林将军whole family ,难保他在关键时刻出问题。”宁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对李仲易说道:

    “我宁缺虽然痛恨夏侯,但还是知道major event 为重。”

    李仲易高兴道:“十third mister 深明大义,能在Tang State 危机时刻,放下个人私怨,朕代表黎明百姓,谢过十third mister 。”

    宁缺向李仲易回礼,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李慢慢说道:“晋国那边我希望Little Junior Brother 跑一趟。”

    Lin Li 也说道:“老朝人在晋国,你联合他一起,应该能拖住柳白。”

    宁缺知道,李慢慢和Lin Li 是故意把他调到晋国去,因为桑桑。

    桑桑被夫子打落凡尘之后,直接失踪了,就连李慢慢的无距都找不到她。

    宁缺很想去找桑桑,但是他不能,他身为夫子的十third disciple ,身上还肩负更重要的担子。

    李慢慢也担心他找到桑桑,反而not knowing what to do 。

    如今的桑桑已然觉醒,是昊天的Avatar ,也可以算Tang State 最大的敌人,甚至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李慢慢心疼宁缺,不忍他陷入两难之地,所以把找人的重担,自己一肩扛了。

    书院其他先生,或者去Buddhist Sect 帮君陌,或者去草原帮余帘,或者陪宁缺去南晋。

    唯有李慢慢,一人搜寻天下,找桑桑。

    李仲易眼见书院把事情安排的perfectly clear ,也就放心的离开书院,回宫调兵遣将,给予书院最强的支持。

    Lin Li 也没闲着,他回Zhu Family 老宅见了一个人。

    卫光明。

    自从桑桑觉醒,卫光明的信仰受到冲击。

    原本一直膜拜的Spiritual God ,却是毁灭world 的元凶。

    原本非常喜爱的小女孩,如今变成了那副样子。

    卫光明既悲痛,又无奈,整天躲在Zhu Family 老宅玩自闭。

    Lin Li 可不惯着他,直接把他从Zhu Family 老宅拉了出来。

    “我之前问你的问题,你现在有答案了吗?你是想继续信奉那个昊天,还是站在人类这边,拯救this world 。”Lin Li 对卫光明大声质问道。

    卫光明颓废的说道:“我们还能做什么,阻止昊天,Heavenly Tribulation 降临,人类一样要灭亡!”

    Lin Li said with a smile :“你就从来没想过,夫子既然知道杀死昊天,Heavenly Tribulation 就会降临,他为何还要heavenly ascension 化月?”

    卫光明一愣,said curiously :“夫子化月,不是阻止桑桑返回昊Heavenly God 国吗?”

    Lin Li 叹气道:“以夫子的能力,阻止桑桑上天发动永夜,有很多种方法,他又何必化身月亮!”

    卫光明脑中divine light flashed ,有些吃惊道:“难道夫子化月,就must be in order to 众生挡Heavenly Tribulation ?!”

    Lin Li nodded and said :“不错,阻止Heavenly Tribulation 降临,光靠夫子一人是不够的,他还需要很多人的帮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