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Heavens Luck Seizing Path Chapter 63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李慢慢,夫子的eldest disciple ,被世人尊为大先生。

    此人出生寒微,但自小很有主见,有幸拜入夫子门下,并未像世人想象的那样,一飞冲天。

    三十岁前的李慢慢平平无奇,他十三岁开悟,一直到三十岁才到不惑,差点轮为cultivation world 的笑柄。

    只差一点点。

    因为他三十岁后,三月进入洞玄,入洞玄当天傍晚观暮云而入知命。夫子赞道:“朝闻道而夕入道,吾之不及也!”然后三天破五境到达无距,成为Sixth Stage 的大cultivator 。

    从此无人再敢笑话李慢慢,甚至那些被打脸的人,到现在脸还肿着。

    李慢慢名字虽然叫慢慢,实际上却是world 上最快的人。

    今日Lin Li 看李慢慢与熊初墨交手,才发现此人空有强大的realm ,却是一个不会打架的傻瓜。

    李慢慢与熊初墨交手,全程被其压制在下风,明明有无距的力量,却用来逃跑。

    在熊初墨天启divine technique 之下,李慢慢被逼的东躲XZ,虽然没被伤到,但也略显狼狈。

    三十招后,熊初墨也发现了李慢慢的弱点,竟然shameless 的拿叶红鱼当肉盾,更让李慢慢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

    Lin Li 看李慢慢束手束脚的样子,不由忍不住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躲什么呀!他速度没你快,打不到你,你绕到他后面,给他一瓢。”

    因为Lin Li 的话,是以secret voice transmission 的方式传到李慢慢耳朵里,熊初墨并没有听到。

    但是他能感觉到,李慢慢的攻击方式突然变了。

    刚刚的他还躲藏的颇为狼狈,next moment 突然风格大变,放弃了躲闪防守,总是以无距力量绕道他背后sneak attack 。

    这下无距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不论熊初墨如何闪避,就算他拿叶红鱼当肉盾,李慢慢总是能快他一步,绕道身后,然后一水瓢打到他脑袋上。

    熊初墨固然有天启divine technique 护体,全身defensive power 大增,但是挨了李慢慢几水瓢,人也有一点晕。

    天启divine technique 说到底,就是一种向昊天借力的spell 。

    施术者可以增强几倍的功力,但也有极限。

    人的脑袋毕竟是最脆弱的部位,

李慢慢又是实实在在的Sixth Stage cultivator ,一水瓢的formidable power 还是很terrifying 的,石头都能打成powder 。

    熊初墨的脑袋也不比石头硬到哪里去。

    挨了三水瓢后,熊初墨脸上的golden 面具也被打掉,Lin Li 终于看清这位西陵掌教的真面目。

    说实话,真看到熊初墨的脸,Lin Li 还是很失望的。

    熊初墨长着一张实在不英俊的脸,甚至微微有些猥琐。

    被李慢慢打了几水瓢后,熊初墨猥琐的脸上还多了几分惊恐。

    说实在的,熊初墨还是挺怕书院dísciple 的。

    当初在书院mountainside ,熊初墨被third mister 余帘打的差点怀疑人生。

    如今面对大先生李慢慢,心里不虚那是骗人的。

    熊初墨不想死,他是西陵掌教,是这个世上最有权利的人,他还没享受够,自然不想死。

    “住手,否则我杀了她。”熊初墨一把抓住叶红鱼的脖子,威胁李慢慢道。

    李慢慢果然停了下来。

    “熊初墨,把Miss Ye 放了。”李慢慢拿着水瓢,平静的对熊初墨说道。

    熊初墨coldly said :“只要你发誓,放我安全离开,我就放了她,否则我就拉着叶红鱼陪葬。”

    李慢慢顾忌叶红鱼的安危,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只能无奈的答应熊初墨的要求。

    “只要你不伤害Miss Ye ,我就放你走,我以夫子的名义起誓。”

    书院dísciple 的信誉,熊初墨还是信的过的,尤其是李慢慢对于夫子的敬重,绝不会拿夫子来开玩笑。

    熊初墨松开了叶红鱼,将她抛向李慢慢,自己转身就跑。

    李慢慢接住叶红鱼,没去追赶熊初墨,也没必要追赶。

    因为熊初墨又返了回来,fiercely 的摔到了地上。

    他是被人打回来的。

    出手的人自然是Lin Li 。

    “你们书院不守信用!”熊初墨悲愤的叫道。

    刚刚他转身跑远,就发现虚空突然出现波纹,Lin Li 从虚空中走出来,当头就是一脚踢过来。

    熊初墨此时天启divine technique 还在身,昊天强大的力量充斥全身,自然不怕trifling 一脚。

    只是next moment 他就震惊了,他发现Lin Li 出手的速度极快,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不在李慢慢的无距之下,他根本无从抵抗就被Lin Li 一脚踢了回来。

    Lin Li 慢慢走出来,twitched his lips 道:“他答应放你走,我又没答应,况且我又不是书院的dísciple 。”

    熊初墨悲愤的站起来,也不废话了,天启divine technique 被用到极致,Clear Sky Divine Splendor 被他压缩成一个小Fireball ,砸向Lin Li 。

    小Fireball 看似很小,一碰就灭,实际上浓缩了熊初墨全部的Clear Sky Divine Splendor ,一旦爆发,足以毁掉一整座山。

    李慢慢当即就拉起叶红鱼,想要施展无距离开。

    但是next moment 他就看见,熊初墨发出的小Fireball ,极速变小,直至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自己的攻击哑火,熊初墨脸上充满了错愕。

    Lin Li simply 没给他太多错愕的机会,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这位西陵掌教直接被一巴掌打的翻滚几圈,狼狈的倒在地上,吐出几颗牙齿来。

    更让他惊骇欲绝的是,他的天启正在极速消退,就好像昊天已经遗弃了他最虔诚的信徒。

    这时,裁决大神官听到山洞里的动静,带着大量人手赶过来。

    “保护掌教!”

    Lin Li 转头不耐烦的发出一道sword qi 。

    sword qi 出手,next moment divided into two ,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化作万千sword qi ,又把裁决大神官他们给打了回去。

    一剑出手,逼退众人,Lin Li peaceful 的抓起熊初墨,对李慢慢说道:“我们走。”

    李慢慢拉着叶红鱼,nodded ,飞速离开山洞。

    Lin Li 将熊初墨往肩头一抗,也不管他舒不舒服,剑指再出,强横的sword qi 打在山壁上,直接将山洞给埋了,阻挡所有能追上来的人。

    等裁决大神官和西陵神殿的人喘过气来,Lin Li 早就带着熊初墨跑个没影。

    “大神官,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位西陵神殿dísciple 问道。

    裁决大神官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最后咬咬牙道:“掌教被书院的人劫走,我们去长安,向唐皇讨一个说法。”

    打又打不过,裁决大神官只能利用西陵神殿的力量,向唐皇李仲易施压,逼书院放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