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Heavens Luck Seizing Path Chapter 63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in Li 带着熊初墨离开山洞,moved towards 李慢慢和叶红鱼而去。

    李慢慢带着叶红鱼没办法使用无距,只能靠两条腿跑,所以速度并不快,很快被Lin Li 追上。

    四人汇合在一起,叶红鱼看见熊初墨,立刻激动的想要扑上来。

    李慢慢死死的拉着她,不让叶红鱼杀了熊初墨。

    “让我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叶红鱼双眼通红,恨不得吃了熊初墨。

    李慢慢说道:“你现在还不能杀他,熊初墨是西陵掌教,若是现在死了,西陵和Tang State 必有一战。”

    熊初墨hehe 的said with a smile :“书院大先生,果然是聪明人,我一死,Tang State 势必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

    pa!

    Lin Li 甩手给了熊初墨一巴掌。

    熊初墨被这一下打懵了,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Lin Li 。

    “你敢打我脸?”

    Lin Li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我不光敢打你,还敢踹你呢?”

    说完,Lin Li 一脚踹在熊初墨的肚子上,把他踢飞十几meter away 。

    昊天world 的cultivator ,除了Demon Sect 之外,身体素质普遍不强。

    熊初墨被踹这一下,半条命都快没了,身子缩成一团,吐的rustling sound 。

    叶红鱼看见熊初墨痛苦的样子,情绪反而平复不少。

    李慢慢有些担心Lin Li 把熊初墨踢死,劝道:“朱先生,你可别把他打死了。”

    Lin Li said with a smile :“放心,我有分寸,不杀他,让他吃些苦头总是可以的。”

    这话看上去是对李慢慢说的,其实是对叶红鱼。

    叶红鱼也是聪明人,心领神会,挣脱李慢慢后,扑到熊初墨面前,拳打脚踢,发泄心中的恶气。

    熊初墨很快就被打的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

    他的念力被Lin Li 封住,根本没有还手能力,叶红鱼虽然一介女流,毕竟是练剑出身,physique 比熊初墨强不少。

    Lin Li 看叶红鱼打熊初墨那疯狂劲,

走到李慢慢身边,有些curiously asked :

    “叶红鱼为什么这么恨熊初墨?”

    李慢慢有些顾虑道:“这是Miss Ye 的私事,我不方便说!”

    Lin Li 也不在询问李慢慢,他心里差不多也猜出了个大概。

    “你和叶红鱼有交情吗?为什么来救她?”Lin Li 再问道。

    李慢慢说道:“是叶苏来书院拜托我们救叶红鱼的。”

    Lin Li 不解道:“叶苏怎么不自己来救?”

    李慢慢解释道:“因为知守观与西陵神殿做了交易,叶苏被陈观主叫回知守观,勒令他不许插手熊初墨和叶红鱼的事。”

    Lin Li 好said with a smile :“这个什么知守观主什么意思,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不怕他disciple 恨他吗?”

    李慢慢板着脸道:“陈观主心中只有道门,对于亲情看的很淡薄,要不然皮皮也不会跑来书院。”

    Lin Li 恍然道:“看来这个陈观主是个formidable person 呀!他实力怎么样?”

    李慢慢说道:“夫子之下,就属陈观主最厉害,掌握多个五境之上的力量。”

     Lin Li 来了兴趣道:“如此厉害,我怎么没听过他的名号?”

    李慢慢解释道:“当年因为一些事情,陈观主被夫子困在Southern Sea ,终生不得踏上陆地。”

    “so that’s how it is 。”Lin Li 恍然道。

    两人聊天的时候,叶红鱼把熊初墨打个半死,李慢慢实在看不过去,赶紧跑过去拉住叶红鱼,担心熊初墨被生生打死。

    叶红鱼一通发泄,气也顺了不少,只是苦了熊初墨,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好似猪头。

    可能是为了泄愤,叶红鱼十拳有八拳朝叶红鱼脸上招呼,把他打的破了相。

    熊初墨由始至终都没有求饶,只是默默的承受,心里或许想着,等他回到西陵神殿,再找叶红鱼和书院算账。

    “熊掌教,别以为我书院真不敢杀你。”李慢慢看到熊初墨眼中的恨意,不由说道:

    “夫子心善,不忍两国百姓受战乱之苦,但不代表我书院怕了你西陵神殿。”

    熊初墨说道:“夫子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自然不惧西陵,只是夫子当真以为可以hid the sky with one hand 吗?”

    Lin Li said with a sneer :“夫子的确不能hid the sky with one hand ,但是让你西陵鸡犬不宁还是简单的,我想西陵神殿里,还是有不少人觊觎掌教之位的吧!”

    Lin Li 这句话的威胁,远远超过书院。

    他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你熊初墨虽然是西陵掌教,可也不代表整个西陵,at worst 书院再扶持一个西陵掌教,你熊初墨死活也就没有丝毫价值。

    “你们书院到底想要干什么?”熊初墨excitedly said 。

    Lin Li 看了看李慢慢。

    李慢慢说道:“我书院要你以昊天起誓,以后都不许找Miss Ye 麻烦,并且以后不许再侵犯Great Tang 一寸国土。”

    熊初墨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我肯放过叶红鱼,她肯放过我吗?”

    李慢慢said with a smile :“那是你的事,我不关心。”

    熊初墨气结,这不就是说,叶红鱼可以找他麻烦,他不能为难叶红鱼吗?

    “hmph! 我不需要书院帮我出头,总有一天我叶红鱼会dignified 正正挑战你,杀了你熊初墨!”叶红鱼高傲的说道。

    Lin Li 挑挑眉,并不觉得叶红鱼有能力找熊初墨报仇。

    因为熊初墨不仅是一位天启realm cultivator ,更是西陵神殿的掌教,以叶红鱼的能力,光靠她自己,未必能杀的了熊初墨。

    如今的傲娇完全就是没有必要的!

    熊初墨按照李慢慢要求发誓,李慢慢也就放他回去,并没有太为难他。

    按照Lin Li 意思,既然抓了熊初墨,就不要放回去了,反正西陵神殿没了掌教,肯定会乱一阵子,Tang State 未必没有机会吞并西陵。

    只是书院的先生们过于宅心仁厚,不想百姓受战乱之苦。

    叶红鱼眼睁睁看着熊初墨离开,心里虽然不好受,但也不想受书院太多恩惠。

    傲娇如她,自己的仇must 自己报。

    “many thanks 书院这次出手相救,叶红鱼必不忘大恩。 ”叶红鱼向李慢慢拱手道。

    李慢慢抬手道:“不必如此,救你是因为叶苏,你big brother 也付出了代价。”

    叶红鱼hesitantly said :“我能知道我big brother 付出了什么代价吗?”

    李慢慢说道:“你自己回去问问你big brother 吧!”

    叶红鱼明白,应该是叶苏交代过,不让告诉她付出什么代价。

    Lin Li 插嘴道:“其实你想过如何向熊初墨复仇吗?”

    叶红鱼一愣,心渐沉了下去。

    Lin Li 问到了点子上。

    若是以前,叶红鱼会隐藏自己,假装没有识破熊初墨身份,潜入他身边,伺机复仇。

    可如今熊初墨已经知道一切,她又强行坠境,cultivation base 跌回洞玄,今生今世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如此看来,复仇好像变的遥不可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