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Heavens Luck Seizing Path Chapter 63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outhern Sea 一片孤舟之上,一个青衣道人看着夫子显圣,紧张的咽了口口水,直到夫子化身圆月,才彻底放松下来。

    青衣道人body flashed ,人就消失在孤舟之上,再次出现已经是Southern Sea 一处海岛。

    当他脚踏实地,一根短木棍突然出现在他面前,be eager to have a try 。

    “夫子,你升天了,还想阻我吗?”青衣道人怒呵道。

    短棍突然停下,然后无力的落地,青衣道人脸上终于露出喜色。

    青衣道人试探性的踏出一步,地上的短棍motionless ,他终于relaxed 。

    next moment azure light flashed ,青衣道人消失,再次出现已经离开Southern Sea ,来到一处古朴的道观之中。

    一个中年道人看到青衣道人,平静的脸上露出丝丝笑意。

    “恭迎观主回归知守观。”

    青衣道人,知守观观主laughed heartily :“夫子困我在Southern Sea several decades ,如今升天,天下再无人能困住我陈某。”

    中年道人沉静的nodded ,说道:“观主,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陈某转身looked towards 知守观mountainside ,说道:“那些被夫子和轲浩然困在mountainside 的senior ,他们终于能见天日了。”

    说完,mountainside 之中就冒出一个个强大的气息,直冲云霄,每一道气息的实力都在五境之上。

    那些气息都是道门五境之上的senior ,当初轲浩然杀上知守观,强行观看七卷Heavenly Book ,把这些人杀的胆寒。

    轲浩然死后,夫子迁怒知守观和西陵神殿,亲上西陵斩灭一山桃花,后又来知守观。

    陈某联合Buddhist Sect supreme powerhouse Scripture Lecture 首座,一起对抗夫子,却没走过三招。

    自此陈某被夫子一根短棍困在Southern Sea ,Scripture Lecture 首座不得离开Buddha Country ,道门所有五境之上的powerhouse 困守mountainside 。

    several decades 来,这些powerhouse 一个都不敢违抗夫子命令。

    如今夫子显圣化月,也是这些powerhouse 重现人间的时刻。

    “Tang State 不信奉昊天,如今夫子升天,也是时候将这罪恶之国消灭了。”陈某眼中闪现丝丝cold light 。

    他要复仇,

被困several decades 的仇恨,夫子不在,就让夫子的dísciple 偿还,让夫子一手建立的Tang State 偿还。

    中年道人有些顾忌道:“皮皮正在书院,我们若对Tang State 动兵,会不会波及皮皮。”

    陈皮皮是书院十二先生,也是知守观观主的独生子,中年道人看着长大的。

    “我陈某的儿子,知守观的少观主,却进了书院,成了夫子的dísciple ,简直就是笑话!”陈某said solemnly :

    “你和叶苏走一趟书院,把皮皮给我带回来。

    我去找西陵熊初墨,让他联系南晋,一起伐唐。”

    中年道人知道,陈某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况且mountainside 那些道门senior ,也被夫子压制的太厉害,若是不发泄一下,容易出乱子。

    “夫子升天之前,将那昊天Avatar 打落凡尘,我们要不要找到她,把她带回知守观。”中年道人又问陈某道。

    陈某迟疑了。

    知守观是道门不可知之地,也是当年造就昊天的赌徒,遗留人间的inheritance 。

    对于昊天的Avatar ,陈某却不太看重。

    知守观并不是西陵神殿,虽然信奉昊天,但同时也有三分戒备。

    七卷Heavenly Book 就是当年赌徒为限制昊天所创,知守观也是牵制昊天的最后一道屏障。

    陈某半晌之后说道:“那昊天Avatar 既然已经从昊天分离,转世人间,就已经不再是纯粹的昊天,我们没必要管她。”

    中年道人颔首,然后又问道:“要不要我去mountainside ,向那些senior 传达观主的意思。”

    mountainside 那些道门senior 的气息,越来越impudent ,其中几道更透露出丝丝疯狂之意。

    中年道人担心放纵他们,会酿出大祸来。

    陈某思考片刻,正准备说话的时候,mountainside 那些气息戛然而止,与之相对的,是一道更加庞大深远的气息出现。

    那气息是一道sword intent ,横跨千万里之遥,落到知守观观的mountainside ,有如一把通天之剑,瞬间就斩灭了那些道门senior 外露的气息。

    陈某stared wide-eyed ,叫道:“浩然剑!?不对,不是轲疯子的浩然剑!”

    陈某自问自答,实在那sword intent 太强大,强大到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

    “夫子升天,你们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出手无情。”

    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天而降,让整个知守观都能听道。

    书院mountainside 那些被困several decades 的senior ,听到这声音,不屑的叫道:

    “夫子走了,天下何人能阻我们。”

     这些道门senior ,只有半截身子,还捆绑着粗大的铁链。

    半截身子是轲浩然的浩然剑所斩,铁链是夫子所困。

    这些道门先辈,全是五境之上的powerhouse ,哪怕沦落至此,也活的好好的,现在还把夫子给熬死了。

    several decades 的囚禁生涯,让这些人有些狂妄,认为in this world ,除了夫子,谁也无法杀他们。

    那道横跨千里的sword intent 虽强,但是比夫子还是差的很远。

    mountainside 这些人若是联合起来,未必没有一战的机会。

    “hmph! ”虚空之中再次传来coldly snorted 声,冰冷的声音融合sword intent ,再次悬浮与mountainside 之上。

    “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乖乖留在山洞里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否则就去死。”

    那些道门先辈嚣张的运起五境之上的力量,有道门的寂灭,有西陵的天启,十几道强大的气息fuse together ,算是回答了虚空那人的话。

    sou!

    sword intent 极速坠落,融合World’s Essence Qi ,化作sword qi ,fiercely 的扎在mountainside 山洞之中。

    那些道门powerhouse ,双手托天,力量全部fuse together ,阻拦那道sword qi 。

    两股巨大的力量相遇,想象中的碰撞并没有产生。

    sword qi 瞬间分化,有如sword light 一般洒满整间山洞,照耀在所有道门先辈的半截身子上。

    但凡被照耀到的人,身子都会极速的腐朽,瞬间苍老十倍,飞快的化作一抹黄土。

    “这是时间伟力!?”一位道门senior 认出了sword qi 蕴含的力量,如丧考批。

    “我们投降,我们不出山洞了。”瞬间有人怂了。

    “晚了!”

    虚空中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那些道门先辈在一声声求饶中,尽数化作黄土。

    知守观内,陈某一直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没有一点出手的意思。

    因为他不足十步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

    此人无声无息的靠近他十步,都没被他发觉。

    一滴冷汗从陈某的额间滑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