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天启预报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短暂的前半生中,Huai Shi 发现,不论人类如何工于心计,总是会有所极限。当然,其中不包括负债、贷款、倒霉的程度和this World 对自己的恶意……

短短的五个小时内,经历了来自命运的诸多摧残之后,他已经躺平了。

正所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但凡是人活着,总有人设崩坏的一天。

塌房而已,怕什么!

死则死矣!

况且,死了我一个,至少能分五个人,岂不美哉!

当想通了这一层之后,他就已经放弃了抵抗。

尤其是当他发现this time 本地导览项目安排的第一站,是Supreme Unity 院之后……他就知道,某个黑心女人今天不弄死自己,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了!

“第一站就是炼金机构吗?”

Inheritance Yard 带队的导师惊讶感叹:“Ivory Tower 真是大方啊,这么机密的地方给我们公开游览没有关系么?”

当然不合适啊!

我们就不能换一个吗!

不如去看一下最近学校已经盖好的游乐园,除了死亡过山车、地狱摩天轮、拟真跳楼机等等项目还有幽灵古堡,热歌劲舞,带劲的不行!

保证大家有去无归,有来无回。

Huai Shi 很想这么说,可导览安排都已经发进了每个人的手里,只能含泪nodded 。

瞧瞧这他娘的日程安排吧!

Supreme Unity 院、铸造中心、古典音乐教室、Principal 秘书办公室……每个环节都透露出了赤裸裸的恶意,几乎恨不得直接把Huai Shi 推进油锅里。

除了Tong Ji 那个家伙之外,还有谁会整这种要出人命的活儿啊!

.

此刻,就在崭新重生的Supreme Unity 院之外,以天阙的结构所缔造的金属大楼的前方,所有人愕然抬头,仰望着那森严肃冷的轮廓,不禁为这壮观的景象献上惊叹。

就连整个楼身都是由Alchemy 所缔造而成的奇迹结晶。

这份令人瞠目结舌的手笔,也无怪呼外面都在传Supreme Unity 院的新任主管是一位mysterious 的Great Grandmaster 了……

“Supreme Unity ?”

在见习缄默者中,有好学的学生好奇的提问道:“是Eastern Xia 的那位Supreme Unity 么?”

“要说典出的话,应该是由神明赫尔墨斯所inheritance 下的最古老的Alchemy 源典——《The Emerald Tablet 》中的记载。

如在其上,如在其下,以此成全Supreme Unity 之奇迹。”

走在前面引路的Huai Shi 已经进入了解说者状态,侃侃而泰:“此处的Supreme Unity ,也可以成之为‘一’、‘总体之全’、‘源流’、‘神髓’等等,所代指的,便是现境三大支柱中,一切神性和奇迹的流出之源——【Divine Essence Pillar 】的本身。

The Emerald Tablet 通过这样的方式,向人讲述this World 诞生的本质。

不过,Eastern Xia 的Supreme Unity 也是因此概念而生,两者抛除Eastern Xia 和罗马之间的一些概念误差之外,其实是同一个意思。

在Eastern Xia ,Supreme Unity 被认为是万物之源,现境至高的controller 和庇护者,这便是Divine Essence Pillar 的本身。倘若这一份力量降为神明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便是神明之中的皇帝。

因此,在会在典籍的描述和inheritance 中,以四方中最尊贵的东方进行指代,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东皇Supreme Unity 这一称呼的来源。

因为这一份力量太过于高远,无从触及,因此在大多数秘仪中,都以再度迭代和衍生出的概念——【中皇Supreme Unity 】作为弥补和代替……

不过,这就有些说远了。请大家走这边,接下来我将为大家展示由我们Ivory Tower 自行研发的第六代熔灾反应釜,这可是专门用来打造超大型遗物的部件时才会使用的东西……”

Huai Shi 推开了大门,瞬间,伫立在空旷大厅中的庞大轮廓便彰显在所有人的眼前,引发了一片惊呼和感叹。

“是不是很壮观?”

Huai Shi 看着他们已经渐渐将注意力从自己的私生活中转移开来的样子,心中顿时sighed slightly in relief ,眉飞色舞,解说的声音也越发的慷慨激昂:“整个熔炉,采用了六期工程打造,光是用来供能的Elementium 回路就有41 条,除了底部的銤度合金之外,整体由……”

在Huai Shi 所描述的数据和景象之中,所有人渐渐目瞪口呆。

absolute silence 的寂静里,Huai Shi 却渐渐察觉到了不对。

表情抽搐了一下。

才发现,为什么,所有人没有看里面的熔炉,反而……在看自己?

“嗯,确实是很不错啊。”

在他身后,Ai Qing 低头拿着笔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淡定的称赞。

“对的,尤其是机位的选取角度,也十分讲究。”Fu Yi 颔首赞叹。

“曝光和白平衡真是完美。”Luo Xian nodded 附议。

“太……太靠近了!”

而Lily 的脸颊,已经完全烧红了,捂住脸,悄悄从指缝里往外看,震惊:“就算是……也太……太……”

“……”

Huai Shi 的动作僵硬在原地,呆滞。

啥?

当他终于回过头,looked towards 门内之后,便看到了他刚刚所描述的熔灾反应釜,诚然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壮观,庞大,庄严,巍峨,奢侈……

以及,反应釜后面的墙上,所悬挂的,如油画一般的庞大照片!

在照片上,夕阳下的午后,Ivory Tower 交响乐团的练习教室内——身材妙曼的年轻girl 们环绕在指导teacher 的身边,憧憬的目光凝望着Huai Shi 的silhouette 和微笑。

而俊秀的指导teacher ,则手把手的指点着乐团里的Cellist ,矫正着她的Finger Law 与动作……就好像从身后拥抱一般,紧贴着,微笑着在她耳边轻声述说着什么。

在窗外的阳光下,girl 的脸颊粉嫩通红,如同苹果……

不知谁人的妙手拍摄,竟然将这暧昧又朦胧的美好氛围彻底截取在照片中,传达到了每一个观赏者的眼前。

pa!

Huai Shi subconsciously 的关上了门,堵在了门前,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可回头看了一眼门缝后面的场景,却发现那一张巨大的照片竟然还在!

Tong Ji ,我要鲨了你!!!

算了,还是你鲨了我给大家助助兴吧。

咕咚。

他吞了口吐沫。

而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有几道令人在意的视线就变得玩味起来,或是好奇、或是淡然、或是茫然,或是……嘲弄。

“哦吼,教学生活好刺激哦,这就是Disaster Musician 吗,爱了爱了。”

在人群里,传来一个似是惊叹的声音。

火,拱起来了!

打死Huai Shi ,都忘不了那个语调。

Fu Yi !!!

你去Inheritance Yard 上的是乐子人培训班么!

说好的好brother 呢!为什么要把我推到Fire Pit 里……

“ah ha ha ,同事们跟我开玩笑,竟然把乐团指导的照片挂在这里的,大家不要在意,haha ,不要在意……”

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呆滞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cough cough ,我作为Ivory Tower 的金牌教师,交响乐团的指导teacher ,和学生们关系融洽,难道不是很正常么?”

“是……是教导么?”Lily 愕然。

“是呀是呀。”

Huai Shi 疯狂nodded ,瞪大眼睛,彰显诚挚:“我们音乐交流,都是这样的!”

“嗯,确实,Huai Shi 你有时候会很容易忽略掉社交距离呀。”

Luo Xian 托着下巴,油然感慨:“尤其是和girl 交流的时候,有些话总是会让人会错意。而且,总是热心过头。”

说着,她笑眯眯的看了Huai Shi 一眼,无奈的提醒:“好歹是teacher 了嘛,稍微注意一点哦。”

“是是是,对,对,”

Huai Shi 感动的hair stands on end 。

而Ai Qing ,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Huai Shi 身后那个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视线飘忽的girl ,似是无意的感叹:“唔,确实,师生关系良好啊。”

“呃,cough cough ,嗯,些许小事,大家不要在意。”

Huai Shi 僵硬的迈动步子,带着所有人往前走。

事到如今,只能quick sword cuts through tangled hemp ,赶快离开‘案发现场’,不然再纠缠下去,鬼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加快速度!

“来,接下来我们将参观从Helios Workshop inheritance 而来的【神酒生产线】,Ivory Tower 的药剂生产中心……现在,我们看到的,便是……便是……便是……”

敞开的大门前,Huai Shi ,汗流浃背。

在门后,那以神酒冠名的壮观生产中心内,无数奇迹调和的涌泉之上,数不完的照片悬挂在墙壁上,几乎已经构成了足够个人开办摄影展览的规模。

而毫无疑问,所有照片的主题。

都只有一个。

Huai Shi !Huai Shi !还他妈是Huai Shi !

甚至,还很体贴的标注出了作品名称。

《Huai Shi 在Eastern Xia 》、《Huai Shi 在Yingzhou 》、《Huai Shi 在美洲》、《Huai Shi 在工作》、《Huai Shi 在休息》、《Huai Shi 吃午餐》……

而就在照片之上,是在Eastern Xia 的酒桌上同Huai Shi 畅谈的Ye Xueya 、合作的冷餐会上和Huai Shi 举杯相庆的丽兹、在雨天的汽车里,从Huai Shi 伞下从车里走出的里见Amber ……

在精准的抓拍和记录之下,每一张照片,都美轮美奂,四目交错时,便显露出说不出的深沉和柔情。

Tong Ji !!!

“哇,好多好成熟的大姐姐哦。”人群中,‘纯路人’Fu Yi pa pa pa 鼓掌赞叹:“这也是学生吗?Huai Shi 先生的学生真多呀。”

在那些如芒在背的视线里,Huai Shi 低头,擦拭着血泪。

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穿越了千年,感受到了属于凯撒的血泪和悲伤。

布鲁图,连你也有份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