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1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天启预报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被血色染红的大地,被火焰烧成漆黑的天穹。

破裂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那些逝去的万物。

死去的人,失去的伙伴,牺牲的面孔,那些微笑着的youngster 们倒在废墟中,眼瞳空洞……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的老人,悔恨和绝望的warrior ,默默流泪的伤者,还有更多……更多……

更多来不及记忆的面孔。

更多,来不及记忆的憎恨!

憎恨!憎恨!憎恨!憎恨!

憎恨眼前的一切,憎恨自己,憎恨地狱,憎恨一切敌人……憎恨,缔造了这一切的背叛者!

在地狱的最深处,在那一片涌动的黑暗里,有高亢的声音响起。

如此刺耳。

像是悲怆的哭喊同震怒的咆哮重叠在一起,无数人的声音从灵魂中回荡,那些绝望的回忆再度浮现,充斥脑海……

Huai Shi 闭上了眼睛,可是却无从躲避。

还有更多,更多的力量自这一片他所缔造的黑暗里浮现,从他的灵魂之中,那些失去的灵魂与此重生,通过他的身躯再度降临,通过他的呼吸吞吐绝望,通过他的眼睛观看world 。

于是,那一双眼瞳睁开,燃烧着猩红的火焰。

曾经的一切,再度归来!

“——███!!!!!”

如有实质的黑暗轰鸣,展开,再难分辨出真实和虚幻。

甚至就连Huai Shi 的轮廓都难以窥见,那以Abyss 真髓和人世决心所铸就的monster 不断的变化着自己的身体,突破了人体的藩篱,迅速的调整着庞大躯壳的结构,覆盖着血火的鹦鹉螺之上,一双双癫狂的眼眸浮现。

宛如破海而一般,monster 嘶鸣着从黑暗中飞起,悍然撞向了眼前近在咫尺的city gate 。所谓的高墙,所谓的铁壁,所谓的遗世独立之处,此刻在鹦鹉螺的冲撞之下崩裂出one after another 缝隙。

瑟瑟发抖。

Heaven and Earth 巨响,大地震荡,异化为纯白一片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只有这蠕动的墨色狂乱的突进,留下one after another 漆黑的残痕。

最后的防御,就此分崩离析!

就在这崩裂的巨响中,殿堂里的众多projection 都瞬间暗淡,所有人愕然的looked towards 了亚雷斯塔。

可亚雷斯塔没有说话。

只是沉默的凝视着远方那升腾至天穹之上的墨色。

许久,许久,平静的面孔上浮现出某种古怪的神情。

像是自嘲的微笑,又仿佛是错愕的怒意,纠缠在唇齿之间,就异化为了某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狰狞。

明明at first 是十拿九稳的胜局才对,可在这one after another 的展开之下,竟然unconsciously 状况就变得不同。

而就在这最虚弱的时候,最空乏的关节,竟然被如此诡异的一招forced to 面前!

这就是Sword Of Disaster 么?

“还真是被摆了一道啊……”

那一张石像雕塑一般的面孔终于灵动了起来。但有让人觉得哪里不对。明明此刻应该是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的敌人才对,可是他却难以掩饰……自己的欣喜和愉快!

“抱歉,各位,看来会议要结束了。”

他说:“战争,已经开始了。”

而敌人,就在眼前!

那一瞬间,殿堂内,所有的通讯都被亚雷斯塔单方面掐断,不顾那些人想要说什么,宝座之上的亚雷斯塔闭上眼睛,silhouette 化为流光消散。

而reappeared 时候,便已经屹立在了殿堂的最顶端,抬起手,调动来自法之书的力量,令崩裂的city 再度弥合。

Golden Dawn 的凝固者俯瞰着那横冲直撞的黑暗,再不掩饰自己的行迹和killing intent :“来吧,来吧,Huai Shi ,我就在这里!”

回应他的,是要撕裂整个Heaven and Earth 的咆哮。

如同呼唤,如同痛斥,如同诅咒……或者,什么都不是,那只是monster 在怒吼,向着自己的猎物和仇敌。

Huai Shi 感觉自己在燃烧,这一具残存的灵魂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崩溃。

被自己呼唤来的力量!

以盖亚之血为基础,导入来自Book Of Destiny 的记录——一举抽空了贝希摩斯过半的Elementium 储备,还有其中所有现境无法利用的地狱沉淀和灾厄,再造出了那些充斥着憎恨和绝望的凝固灵魂。

不追求稳固,也不追求长存,而是在这短暂的战争之中,以目前所具备的所有条件,获取最纯粹的杀伤力。

可现在,当这一份从无数凝固灵魂中所锻造出的凶戾意志降下的时候,Huai Shi 竟然也开始感觉……不堪重负!

哪怕和at the peak period 的monster ·鹦鹉螺相比,如今的规模甚至不足百分之一。可鹦鹉螺之所以恐怖,不也正是因为这一不会因力量的强弱而变化的憎恨么?

他的这一具身体和灵魂还是太过于弱小了,甚至不足以作为那一份力量的容器,反而被无数灵魂所产生的负面意志同化……

数之不尽的乱流在黑暗中涌动,无数癫狂的灵魂在本能的撕扯着他的意志。

只需要一瞬间,他就会被彻底湮灭。

可万幸的是,此刻在鹦鹉螺的面前,还有比他要更加重要的东西。

——敌人的所在!

曾经的背叛者们,就近在眼前!

当发现这一现实的瞬间,无数涌动在鹦鹉螺内部的灵魂乱流瞬间平复——无需商议、无需沟通,甚至无需Huai Shi 去做任何的事情,那些充盈在灵魂最深处的憎恨便整齐划一的指向了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的仇敌。

自Huai Shi 的意志引导之下,以这一份仇恨为媒介,彻底聚合为一!

“既然如此的话……”

鹦鹉螺的最深处,Huai Shi 感受着无穷的力量,意志运转。

涌动的黑暗骤然一震,鹦鹉螺的庞大躯壳撕裂,如同giant beast 张口一样,露出其中迅速凝结生长而出的Sword Of Virtue 。

染为漆黑的Sword Of Virtue 再无辉煌和流光,只有一片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灰黑。

在千万人嘶吼和咆哮中,黎明逝去。

美德不再。

不必顺从的走入那静谧的夜色,咆哮也罢,嘶吼也无所谓,张开双臂,拥抱Abyss 和地狱的黑暗。

永恒的黑暗,永恒的monster 与此诞生。

再非曾经的耀眼光焰,此刻,激荡的永暗之流从巨口之中喷薄而出——当谦卑堕落为傲慢、忠实异化为谎言、荣誉被舍弃、怜悯被狰狞取代……从凝固的美德中,孕育出的便是胜过世间万般猛毒的罪孽!

殿堂崩溃,黑暗之光所过之处,血色的火焰遍地燃烧,如同一只只手掌那样,疯狂的拉扯着周围的一切。

Golden Dawn 所精心营造的一切都被笼罩在火焰里。

连同亚雷斯塔一起。

可当建筑被焚burn to ashes 之后,大地却像是纸页一样剥离,露出隐藏在地表之下的无数字迹。数之不尽的事象记录流转其中,曾经历史中所inheritance 的记录再度被重塑。

一切坍塌的建筑向正中收缩,化为giant tower 。

高塔的最顶端,亚雷斯塔重现。

“去吧,去吧,悲凉的曲调。”

来自凝固者的低沉吟诵回荡在坍塌的城市中:“沉默吧,一度甘美的乐音,否则我便只能掩面而逃——”

曾经的诗句与此刻再度被吟诵,意味却变得如此嘲弄。

而就在亚雷斯塔的命令中,法之书再度运转,自无穷的事象中调取出了他所要的那一部,凝结为ancient book ,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吟诵还在继续。

顷刻之间,暴雨倾盆。时光如雨那样,自从穹空之上洒落,那些晦暗的雨水落在黑暗之中,chi chi 做响。

Heaven and Earth 萧瑟。

不逊色于Crowned Azure Dragon 喷吐的腐蚀毒流降下,令鹦鹉螺的船身之上迅速浮现出了诸多锈蚀的痕迹,如鳞片那样的装甲迅速的脱落,瓦解。

可紧接着,在暴雨里,无数诡异的花草却从裂隙之下生长而出,点缀在涌动的黑暗之间,迅速的生败,洒下数不尽的鸢尾花。

而在飞散的花瓣之间,震怒的monster 嘶鸣着,已经调转方向,向着高塔俯冲而来!

数之不尽的屏障接连不断的破碎。

鹦鹉螺狰狞的头角上的钢铁迅速生长,在黑暗里铮铮作响,化为了隐隐巨锤的模样,未曾预估到的恐怖力量从其中迸发,所过之处,一切阻拦都被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的撕裂,就连法之书的封面浮现出一道裂痕。

亚雷斯塔的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手中的书籍消散,薄伽梵歌的残页浮现一瞬,紧接着,Outlaw King 的projection 浮现,遥遥向着坠落的鹦鹉螺一拳捣出!

那一瞬间,炽热的尾焰从鹦鹉螺的tail section 喷薄。

狼兽的幻影闪现。

黑暗最深处的Elementium 再度质变,所有涌动的灵魂在此刻凝结为最纯粹的质量,来自漫长斗争之中的痛苦和悲怆被赋予了incomparable 的重量。

鹦鹉螺的巨大身躯,已经被tempering 为了Huai Shi 的Elementium 武装。

——Hammer of Suffering !

巨锤和钢拳一瞬的碰撞,伴随着扩散的气浪,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巨响爆发。事象记录所组成的Outlaw King projection 竟然也被干脆利落的撞碎,头角断裂的鹦鹉螺已经正面砸在了《法之书》所变化成的giant tower 之上,令遗世独立之处的中枢震荡,扩散的余波将苍白的大地撕裂。

而鹦鹉螺却诡异的从实体再度化为了阴影,又自黑暗中再度凝结成庄严的轮廓,Utopia 的徽记依旧燃烧着。

毫发无损!

如同鬼魅那样,聚散无形。

“请怀念我吧,像怀念死者。”坍塌的废墟最深处,亚雷斯塔的沙哑声音再度响起:“我的心,就埋葬在此处!”

Byron 的诗歌再现。

大地震颤,流转的字迹汇聚在一片空白中,形成了无数秘仪的矩阵,彼此重叠,最后,来自创造主的框架展现。

one after another 锋锐的Double Helix 水crystal pillar 拔地而起,分隔内外,支撑Heaven and Earth ,Abyss 血系的essence 在其中酝酿——马瑟斯的框架,竟然被亚雷斯塔毫无滞涩的运用而出,甚至和本人就在这里毫无差别。

无数凶恶巨树拔地而起,存世欲孽被再造而出,作为战争工具,向着鹦鹉螺瞬间刺出。

宛如婴儿啼哭的声音再次响起,瞬间,数之不尽的根须就将鹦鹉螺缠绕在内,汲取着monster 的力量,发芽生长。

但在鹦鹉螺的怒吼中,猩红的血火重燃。

killing intent 凝结为了物质。

one after another 深邃的裂痕在存世欲孽的躯壳上绽开,宛如被giant axe 劈凿那样,迅速的断裂,崩溃。

唯有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咀嚼声扩散在黑暗里。

looks impressive but is worthless 的存世欲孽无法阻拦他,哪怕是真正的存世欲孽在鹦鹉螺的面前也不过是猎物而已。

可抓紧了这短短的一瞬,在Double Helix 框架之外,再造而出的纯白城市里亮起了炽热的rays of light 。

“看!在那冬之宝座旁,冰山听到台风的警号而抖颤。只要有一块云闪出lightning ,千万个岛屿都被它照明——”

在亚雷斯塔的呼唤之下,破裂的云层之下,由ten thousand zhang 庄严虹光寸寸升起。

——天梯!

在遗世独立之处的最深处,法之书的预热终于彻底完成,晋入了全新的阶段。

而Ruler 的宝冠一样,已经加持在凝固者的头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