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14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天启预报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Ruler !

不只是棋盘内风云突变,就连棋盘之外,Abyss 殿堂内的诸多目光都饶有趣味的向着此处投来。

实际上,一直到现在,对于外界而言,名为亚雷斯塔的存在都是一个笼罩在云雾之中的谜团。

除了Golden Dawn 所展现的事象记录证明了确实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之外,其他的,哪怕是同属Abyss 的存在们都知之不详。

流传在外的情报,却根本完全无法统一。

前往无何有之乡的拜访者里,有人说亚雷斯塔是一位苍老又诡异的老人,可也有人说那是一位beautiful and alluring 而智慧的女士,还有人说他是个傲慢又冷漠的少年……每一个都自相矛盾,但每一个都好像无比确凿。

此刻,短短几秒钟,那位mysterious 的凝固者竟然就如此顺畅的登临Ruler 的御座,哪怕是有Golden Dawn 的底蕴辅助,也足以令人瞠目结舌。

要知道,虽然战场是由事象记录所拟化,但事象记录也必然是真实的事物所转化成的情报,绝对不存在修改和作弊的可能。

倘若在棋盘之内能够做到的话,那么在棋盘之外必然也能够随时再现……这又可否视为Golden Dawn 已经掌握了某种在短时间内创造Ruler 的能力呢?

现在,纵然是轮椅之上昏聩的马库斯,竟然也微微抬起了眼瞳。

很快,似是明白了什么。

“天选之人……吗?”外交官轻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还真是,捏着一张好牌啊。”

“地狱之中也有远大前程,不是么?”

马瑟斯淡然回答:“不只是现境在向前的,这么多年来,你们执迷于一个无足重轻的概念,恋恋不舍,却从来不往前看。

当所谓的Utopia 开始故步自封,被this world 所抛弃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哈,haha ……或许如此吧。”

外交官微微lifts the head ,呛咳着一笑,可眼神却嘲弄又冷漠:“和朝气蓬勃的对手们相比,如今衰驰苍老的模样诚然狼狈。

不过,还是请小心些吧。”

他说,“被你们所抛弃的那个world ,可就在你们眼前呢。”

那一瞬间,棋盘中,曾经被抛弃在地狱中的灵魂们,那个曾经被Golden Dawn 所抛弃的world ,那些牺牲的震怒之灵中,纵声咆哮。

怒roar!

哪怕是Ruler 的力量,也不足以压制这一份憎恨。

敌人站得越高,敌人的rays of light 越是刺眼,这一份inheritance 道现在的血恨便越是高亢!

黑暗里,震怒的monster 展开了无形的双翼,苦痛的辉光再现,如陨星那样再度坠落,向着下方那一座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的city !

风暴凭空掀起。

雷鸣迸发!

高塔之上,已然晋升为Ruler 的亚雷斯塔面无表情,手中的书卷再现。

风中有沙哑的吟诵传来,展开了古老国都的绘卷,曾经过去的故事再现——关于魔法、关于奇迹,关于某个名为阿拉丁的少年,关于一盏mysterious 的油灯……

伴随着myriad forms 的述说,阵阵烟雾升腾而起,凭空幻化出庞大的巨灵,无穷的灾厄自那虚无的躯壳中流动着,变幻不定。

“灯神,拦住他们。”亚雷斯塔喝令。

在命令之下,巨灵的猩红双眸回转,锁定了从天而降的敌人,紧接着庞大的身躯便化为了拔地而起的风暴,阻挡在鹦鹉螺的前方。

伴随着浩荡的轰鸣,宛如无数刀锋所形成的风暴和monster 冲撞在了一处。

鹦鹉螺的身躯骤然一震,像是坍塌了一样,无声的蒸发,一缕缕漆黑的烟雾被风暴卷入了其中。

消失无踪!

突如其来的死寂里,传来巨灵惊恐的咆哮和呐喊。

那一道风暴的正中,一缕漆黑骤然浮现,散化为虚无的monster 自那风暴中再度重组,庞大的giant beast 张口,贪婪的饕餮着其中的灾厄和Elementium ,就像是自内而外的吞吃着它内脏一样。

自正中,将那庞大的龙卷撕裂,裹挟着海量的血色,破腹而出!

血海洪流从巨灵的残躯中喷出,亚雷斯塔手中,古老的典籍之上骤然出现了一道惨烈的缝隙,稀疏的Elementium 从其中流出,再无神异。

而从天而降的鹦鹉螺,已经再度砸在了city 之上。

暴增的质量在大地之上掀起浪潮,书页破碎的声音不绝于耳,架设在这一座城市中的秘仪不知有多少在这一瞬被碾压成粉碎。

五分之一的灯火熄灭了。

竟然……没有挡住?

亚雷斯塔的眉头微微皱起。

而在凹陷的裂隙中,嵌入大地的鹦鹉螺竟然如水一般的流动着,毫无滞涩,再度凝结成型,腾空而起。

simply ,毫发无伤!

甚至凶戾和狂暴,更胜以往!

在短暂的磨合之后,Huai Shi 已经开始渐渐触及了它的本质——这一份由灵魂和仇恨Elementium 所缔造而成的力量,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固定形态!

它本身是Utopia 的遗恨,无数凝固者心中的愤怒所缔造而成的monster 。

自诞生的瞬间,就注定吞吃地狱、灾厄和死亡而活。

之所以拟态成鹦鹉螺的模样,便是因为在漫长的战斗中,它们已经同天国battleship 深度结合为一体。因此,能够随时再现出杀伤力最恐怖的姿态。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办法变成其他的样子!

固态,液态,和气态,在Huai Shi 的尝试之下,那诡异的姿态不断的变化轮转,渐渐娴熟一般,再无任何的生涩。

with no opportunity !

只是瞬间疏忽,便鹦鹉螺再度化为了漆黑的风暴,逆卷而上,吞没高塔。在亚雷斯塔的面前,黑暗里,无数铁片凭空浮现,化为了狰狞的大口。

轰然合拢!

巨响迸发。

在亚雷斯塔抬起的手臂前,合拢的铁齿竟然浮现出裂痕。

那样的姿态……

Outlaw King ?!

同那位屹立在Martial Dao 绝巅的monster 级old man 如出一辙的发力构架从凝固者的身上展露,紧接着,雷鸣咆哮扩散。

鹦鹉螺所化的风暴竟然被一拳掏出了一个大洞。

可紧接着,亚雷斯塔的手臂竟然也分崩离析,化为灰烬。

凝固者slightly frowned 。

似是遗憾。

“果然,只是单纯死板的应用,根本无法复刻么?”

他所填装的记录,应该是昔日Outlaw King 一拳催垮青岩地狱时的复刻才对,可那狂暴的力量根本无从掌控,只是重现出了百之一二,便几乎要将自己也摧毁了。

只能悬崖勒马。

亚雷斯塔的左肩之下,star coin 的illusory shadow 浮现,手臂再度生长出来,在来自爱德华的加持下,哪怕是被极意所破坏的肢体也在迅速重生。

毫无瑕疵。

Abyss 血系、维特塔罗、Outlaw King 的纯粹一拳,乃至这神乎其神的事象操作……短短不到半分钟,已经从他的手中展露出了Golden Dawn 诸多成员的得意skill ,令人不寒而栗。

凭借着同伪典《法之书》之间的深度共鸣,他已经和脚下的城市结为一体,作为代表着Golden Dawn 的Ruler ,他所掌握的便是这一份all-inclusive 的威权——所有Golden Dawn 的成员的能力都能够通过事象再现而出。

就好像,现在。

重生的手掌再度抬起,对准了黑暗中的鹦鹉螺。虚无的事象在那一只展开的手掌之间汇聚,收束为结晶。

“你的性质,我已经明白了——纯粹的Elementium 和情绪的结合么?倒是同你颇为般配。”

亚雷斯塔轻声呢喃:“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用这一本,将汝等,彻底埋葬吧!”

《第五元素》!

弹指间,遍布阴云的天穹骤然崩裂,遍洒衰败之雨的云层化为了Alchemy 的反应釜,无穷尽灾厄涌动着,彼此碰撞,激发出耀眼的rays of light 。

在雷电和火焰的锻烧之中,无穷的Elementium 之中竟然产生了堪比核子裂变一般的反应,一束束凝结成实质的rays of light 撕裂了云层所构成反应釜,向着大地洒落!

穷尽了Earth, Water, Fire, Wind ,投入世间一切要素,以无穷灾厄为献祭,换取到了稍纵即逝的奇迹。

在云层的核心中,一截拇指大小的璀璨结晶悄然生成,其为第五元素,等同于Philosopher’s Stone ,Fifth Order Ascender 称呼的来源。

可那不稳定的结构中实在是汇聚了太多的Elementium 和奇迹。

根本无法长久的留存。

在诞生的瞬间,最纯粹的泯灭反应,从就从其中爆发而出。

就像是恒星的黑子爆发一般的宏伟毁灭降下——近乎无穷尽的热量收束为一线,熔火长针从云端刺下,所过之处,空气也被烧成了赤红,遥隔数十公里,大地之上便浮现出一片片漆黑。

在烈光的照耀和催逼之下,哪怕还未曾正面接触,仇恨所汇聚而成的monster 便开始激烈蒸发。

黑暗摇曳,迅速的稀薄。

可在最深的黑暗里,却有嗤笑的声音响起。

“看起来威风八面,可实际上不就是照抄么?”Huai Shi 嘲弄反问,“搞的好像谁不会一样!”

那黑暗的海潮骤然沸腾,向着那降下的一线烈光扑出!

自无数升腾的幻象之中,浮现出宛如风车一般十二个巨人的silhouette ,还有孤独Knight 疾驰的幻象!

慷慨激昂的驰骋着,扑向了既定的灭亡和无法回避的结局。

这便是信仰的终结。

可就在那一道洪流之上,迅速蒸发的黑暗里,却有坚硬的结晶迅速的浮现,重构,棱角狰狞,无穷尽的憎恨化为钢铁,构成了巍巍城阙的雏形!

就这样,以这无穷尽的憎恨和灾厄为材料,填入了Book Of Destiny 的记录,引导着那些苦痛的Soul Spirit 再度构成了新的姿态。

——天阙显现!

再然后,thunder 招荡,巨响轰鸣,撼动天和地的尖锐声音在无穷电极之间酝酿而出。

就在远方,激烈的斗争之中,应芳州的动作骤然一滞。

不顾近在咫尺的敌人。

扭头回顾。

紧接着,便看到Heaven and Earth 好像在坠落的火线之下化为了黑暗,可在这一片黑暗里,却有自己无比熟悉的炽热rays of light ,腾空而起!

那是独属于Yunzhong Monarch 的雷电!

而更加熟悉的,是其中的构成,乃至那一份曾经unique and unmatched 的运转方式……

“纯化?”

Yunzhong Monarch 恍然的轻叹,嘴角勾起了微微的弧度。

竟然真的学会了……

甚至,比自己还要强!

依靠着鹦鹉螺的特殊性质,在那一片黑暗里,在天阙结构的恐怖增压之下,无穷的量中升华出了最纯粹的质。

最深邃的憎恨里,酝酿出了复仇之光。

那是前所未有的……

——二16 layer 纯化!

哪怕只有一瞬!

可在这短短的一瞬中,Heaven and Earth 、阻拦、第五元素的热量,乃至遗世独立之处的所有防御,都被尽数贯穿!

世间万物在此刻失去了色彩,唯有暴虐lightning 所勾勒出的颤栗轮廓。

有撕裂的声音响起。

来自《法之书》的书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