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17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俄联的圣棺防线up ahead ,assaults the senses 的飓风里,战争还在继续。

现境和地狱的厮杀未曾有半刻休止,反而随着大秘仪的渐渐坍塌,而越发的惨烈。堡垒已经被被染成了猩红,无数大群和Knight 的尸骸堆积成山峦。

而就在血海和尸山之间,black clothed 的大Bishop 沉默的穿行在尸骸之间,抚平了每一双至死不甘的眼瞳。

在远方,还有更多的黑影和Legion 从地狱的领域中浮现。

“就连太阳历石的火力都不够么?”

当风中的轰鸣再度响起时,Templar Knight 愕然抬头,不顾那耀眼rays of light 刺痛了自己的眼眸,难以置信。

“不是太阳历石的力量不够,只是特拉尔无法长久的撑起第一太阳的力量。”

大Bishop 平静回答。

太阳历石这样的战争武器,本来就不是仅仅只烧掉一个world 巨人就能够长期运转的威权。

光是每一次启动,就要消耗掉上万个灵魂,每一分每一秒的延续,都是对Elementium 供应的巨大考验。

如今,和现境断绝了联系,没有那么多来自附属地狱的供应,为了避免其他的后辈代替自己,特拉尔选择用自己去填补这一空缺。

可一个world 巨人不足以抗衡盖亚,难道作为祭品所换来的力量就足够毁灭么?

特拉尔对自己牺牲所换取到的结果,恐怕早就心知肚明。

可作为长者来说,难Dao exist in one’s body 尚存的时候,就要眼睁睁的后辈们去代替自己,go through water and tread on fire ?

未免也太可耻了吧?

他只有这一条路可选。

也只有this time ,他必须赢!

哪怕将自己燃烧殆尽……

“这终究不是美洲Lineage 一家的事情,也不是特拉尔一个人能解决的反问。”

大Bishop 解下了手腕上的玫瑰念珠,将它递给眼前的Knight :“圣棺的预热已经完成,等Ophanim 的Holy Spirit 威权降下之后,这里就交给你了。”

Knight 愣在原地,张口想要说话。

可大Bishop 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最后看了他一眼。

转身离去。

很快,在回荡的圣诗之中,这一具佝偻的身体渐渐化为飞灰消散,可那些涌动的rays of light 汇聚在他的身上,就化为了燃烧一般的羽翼。

脱离了凡物的躯壳之后,活Saint 的Soul Spirit 再现。

圣典之中,天国和现境之间的壁障应召而来,捍卫神明领域的力量再度降下。

——神之正义·Ophanim !

可是比俄联更快的,乃是从天穹之上降下的烈光。

那是足以令所有眼眸为止刺痛和灼烧的thunder !

激烈又残酷,耀眼又冰冷,绵延千万里,隔着遥远的距离,从天而降。

并非是纯粹的Celestial Phenomenon ,也不是Yunzhong Monarch 的灾难之光,而是本质更加高远的毁灭,更加接近灭亡的某种力量……

现在,thunder 如枪,自云端刺落,瞬间贯穿了盖亚的身体。

紧接着,second ,3rd ,4th !

凝结成实质的毁灭接连不断的穿刺而下。

瞬间,在被太阳融化的领域里竖起了如林的锋芒——

就在现境的核心腹地之内,曾经被大秘仪所笼罩的庞大脉络再度浮现,万神殿之中升腾起无穷神性。

有模糊的projection 从其中浮现,强行撑起了濒临崩溃的大秘仪,化为了支柱,补足了Eastern Xia 、美洲的残缺部分,稳定了最后的框架。

维持着领域最后的完整。

紧接着,在马尔斯的手里,投枪再度飞出。

向着远方。

当投枪再度从天而降,就形成了thunder 。

带着来自神祖的怒火和威光。

朱庇特、宙斯、奥丁……

不只是如此,甚至每一柄投枪中蕴藏着出自神明之手的Divine Seal 。

就这样,将Spiritual God 的力量当做一次性的消耗品一样,毫不顾惜的挥霍!

而就在万神殿之中,无穷神性不断的增长,在秘仪的引导之下,融合,continuously 的为马尔斯供应这一份用于Annihilation Power 。

这才是万神殿真正的力量所在——收录了曾经无数神明的鲜血和刻印之后,宛如基因库一样无所不包的恐怖底蕴。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不论什么样的神明之力,什么样的Divine Seal 都能够通过最基础的神性再度创造和衍生而出。

而作为代价,则是殿堂之上崩裂的one after another 缝隙。

粘稠的鲜血从马尔斯的手中滴落,在紧握毁灭的right hand 上,已经裸露骸骨,白骨也被thunder 所焚烧,崩裂缝隙。

可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Ophanim 破空而至,辉煌的光焰中,显露出宛如车轮一般的样貌,羽翼张开,笼罩住了即将燃尽的太阳历石,拖曳着血日离开了盖亚的束缚……

可当毁灭的高热停滞,无数thunder 贯穿下的地母,却再度奏响撼动the entire world 的悲歌。

抬头。

不顾撕裂的身躯,不顾从天而降的毁灭。

world 的化身,Elements Of Destruction ·Old Gaia ,从枪林之中起身,一步步的,再度向前!

向着离开了自己的子嗣们……

悲凉呼唤。

万神殿的up ahead ,马尔斯错愕一瞬,低头,啐出了一口沸腾的鲜血,再度反手,拔出了雷枪,投出!

毁灭的光焰再起!

this time ,烈光从天而降,再度贯穿了盖亚的面孔。

盖亚的脚步戛然而止。

不是因为来自神祖的thunder 。

而是因为身后……

在那一只si si 鸣叫的猴子身旁,苍老的妇人抬起面孔,面色渐渐从饱经日晒的黝黑化作靛青,皱纹褪去。

a sinister 饿虎的silhouette 从虚空中走出,驯服的跪拜在她的面前。

在她身后,一条条手臂如莲花那样展开。

口中突出了如血猩红的舌头,脖子上所悬挂的花环散去伪装之后,就展露出one after another 被串在项链之上的Rakshasa 头颅!

脚踏着崩裂的大地,手握long spear 、宝剑、宝瓶、poisonous snake ,铁锤,和哈奴曼所化的铜棍。

现在,难近母张口,向着Elements Of Destruction 纵声咆哮!

撼动大地、天空。

Divine Seal ·巴希之索骤然投出,one after another 锁链凭空延伸,缠绕在盖亚的身躯之上,令祂的行进戛然而止。

就这样,死死的拉扯着绳索,同world 角力。

不容许祂再向前一步!

但就在难近母的身后,地狱的海潮涌动不断,已经顺着大秘仪的裂隙,灌入了现境,洪流肆虐。

当曾经代替其他Lineage 承受了百分之六十以上压力的Ancient Mulberry 崩溃之后,它们便开始长驱直入,在每一个地方肆虐。

在现境的壁障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时,Ruler 们的力量便轰然爆发。

将一切推向悬崖的边缘。

而就在崩溃的边境之上,漫卷的洪流之中,只剩下最后的孤独礁石。

那是来自Yunzhong Monarch 的暗淡rays of light 。

应芳州。

就在他脚下,腐烂的巨蝶哀鸣着,连同其他的monster 们一起,被thunder 彻底贯穿,再无声息。

可还有更多……

更多的monster ,更多的敌人,那些来自地狱的海潮,从大地的尽头涌来。

好像永无止境。

在骤然涌动的泥土中,潜伏许久的蛇怪嘶鸣着飞出,可紧接着,便被assaults the senses 的lightning 钉死,化为焦炭。

但还有更多的大群绕过了他的所在,跨过了他所设下的界限,向着他身后冲去。

亡国的号角再度吹响。

大地的尽头,死亡的阵列推进而来。

箭如暴雨,从天而降!

回应它们的,是比箭还要更加暴戾的thunder !

再一次的,十重纯化!

thunder 招荡,Windstorm 重现,磅礴的龙卷从大地上拔地而起,带着猛毒的雨,将thunder 所毁灭的一切卷上了天穹。

可this time ……却再没有往日的凌厉,反而像是giant beast 最后的疲惫喘息。

声嘶力竭。

pa!

孤独伫立的Yunzhong Monarch 骤然一震,遥远的风中,破空而至的golden 箭矢贯穿了他的胸膛,让他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粘稠的鲜血从胸前流出,咒毒扩散。

紧接着,亡国的万军之中,领军者再度抬起长弓,拉动弓弦。

箭矢撕裂了风暴,将thunder 击溃,再度没入了Yunzhong Monarch 的大腿,再难站稳。

恨水刺入泥土之中,强行的,撑起了身体。熟悉的昏沉和眩晕浮现在意识之中,拖曳着他,向着更深的黑暗里。

他狼狈跪地。

喘息。

再没有拔出箭矢的力气……

“啧。”

在他身后,有人再看不惯他这一副丢人现眼的样子,发出了烦躁的声音。

当应芳州缓缓的回过头时,便看到身后那如同石雕一般的轮廓。

好像万年不变一样。

石化的创造主垂眸俯瞰,并不掩饰自己嫌恶的不快。

“夏尔玛?”

应芳州的眼瞳微微抬起,看了他一眼,很快,便毫无兴趣的收回了视线:“什么时候来的?”

“当然是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啊。”

夏尔玛冷漠回答,说着那些不会有人相信的话。哪怕昔日的同伴如此惨烈,也没有抱有任何的怜悯和同情。

反而好像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一样。

“来做什么?”

应芳州疲惫的摇头,喘息着,撑着恨水起身,“算了,随你,不要碍事……”

在他身后,创造主沉默着,没有回答。

许久,忽然说:“我来看看你。”

Yunzhong Monarch 的肩膀颤动了一瞬,背对着他,却没有再说话。

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Russell 说,你上一次死的慷慨激昂。”

夏尔玛告诉他:“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跟他说的一样。”

Yunzhong Monarch 的背影僵硬着,许久,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呵,假的——”

应芳州微微回头,瞥着他的样子,就好像一个被骗了好几次的傻子一样,怜悯的问:“这么离谱的假话,你竟然会信?”

夏尔玛愣住了,呆滞的看着他。

却看到他脸上所浮现的笑容。

那么得意。

“少看不起人了,夏尔玛!”

应芳州lifts the head ,昂然发问:“难道你以为我会死在你前面吗?”

夏尔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忍不住叹息。

为什么in this world ,会有人这么讨嫌呢?

哪怕到了这种时候,还要死鸭子嘴硬。

明明都快第三次死掉了,还是一副我才是胜利者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打心底的喜欢起does not raise.

而一想到自己竟然会为了这种家伙,千里迢迢的跳进这个赌局里,就忍不住怀疑起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来都来了。

后悔也已经晚了。

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就在如林推进的亡国万军、无数monster 大群们的up ahead ,Yunzhong Monarch 撑着手中的遗恨,向着久违的同伴extend the hand 。

“要来么?”应芳州问:“最后一次。”

夏尔玛看着他的手掌,轻蔑发问:“你?现在还跟得上么?”

“蠢话。”

应芳州嗤笑,“一直拖后腿的难道不是你么?”

“这才是做梦。”

夏尔玛握住了他的手,最后警告:“this time 跟不上的话,就留在原地抹眼泪吧!”

岩石破裂的声音声音响起,那些脱落的碎片之下,露出了那一张久未见阳光的苍白面孔,还有那一双,被烈光所照亮的眼瞳。

自两人紧握的手掌之间……

thunder 再起!

那么,就再来一次吧!

那些熟悉的把戏……

晦暗的天穹,遍布裂隙的大地,此刻迎来了剧烈的震颤。

来自创造主的框架就此展开,囊括万物生机流转的、一切Celestial Phenomenon 和灾害的变迁,将此房Heaven and Earth 化为箱庭,无限制的向上追溯,向后延伸,一直延伸到万物的起源和终结。

在无限制封闭的框架内,生命的诞生和衰亡,山峦的迁移和海洋的运转……

——【框架·创世纪】!

就这样,再度强行将眼前的world ,从地狱的手中夺回,置与自我的掌控之中,重重封闭,隔绝一切污染和侵蚀。

最后,将这一份诞生自myriad forms 之内的力量,毫无保留的交托与Yunzhong Monarch 的手中。

一者为众,一者为轴!

仿佛这便是此世循环,这便是毫无瑕疵的亘古正理!

于是,无穷阴云再度汇聚,鲲鹏纵声嘶鸣,洒落无尽lightning ,冻结的暴雨笼罩尘世,大地在鸣动里崩裂缝隙。

雷鸣回荡在天穹之上,宛如冷酷的笑声一样,向着地狱。

如是,迫不及待的呼唤。

再一次的,发起挑战。

而Yunzhong Monarch 的手中,恨水之光延伸至ten thousand zhang ,再度将阴暗中的一切照亮。如是,在现境和地狱之间,再度划出界限。

来吧,来吧,我的敌人……

来吧,来吧,我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