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24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风月

  第1207章 福音圣座   这么快?   这些日子,Governance Bureau 对自己的态度渐渐变化Huai Shi 也有所感受。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的极力争取到如今的态度暧昧,隐隐又有那么一点冷处理的感觉在——就好像是对清纯可爱的childhood sweethearts 暗地里隐藏的另一面已经有所察觉,产生了怀疑。

  热度衰减。

  一时间竟然让Huai Shi 怅然若失,内心之中竟然隐隐升起了某种幽怨。

  所以爱是会消失的对么?你再努努力说不定我就动心了呢……况且,人家只是偶尔去一些黑漆漆的地方放纵了一下而已,你怎么就这样了呢?   是不是应该给他们一点甜头,坚定一下他的信心和追求的动力?   况且,自己最近还看上了这一季新出的限量版Ruler 系列包包,正好还缺几个冤大头来付个费。

  要不下次牺牲一下,请吃顿饭好了。

  说不定只要喝醉了泪眼朦胧的叹几口气,抱怨两句Russell 那个家伙不懂youngster 的心思,就能多拉一批免费无息贷款回来呢……

  这些有的没的的荒诞念头偶尔也会在Huai Shi 的脑袋里转个几圈。

  当然,想法距离实施中间至少还差十个Abyss 之底到现境的距离。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和Governance Bureau 之间的关系依旧处于某种暧昧的状态中——大家表面上其乐融融,但实际上还处于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怀疑我但是我不说的套娃循环里。

  on the surface 的针对和审查自然不至于,但考虑到Huai Shi 凝固的可能之后,也势必在某些时候会有所保留。

  而这个时候天降大任?   这就让Huai Shi 有点茫然。

  而且还换了托尼来发通知,少了艾总那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的神情和偶尔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竟然让Huai Shi 有点略微遗憾。

  你们就拿这个来通知干部的?   “啥玩意儿?”

  Huai Shi 疑惑:“又有安排了?”

  “没错,你被暂时征调了,又一次,唔,欢迎重归原暗Legion ,不过这次军衔是【上校】了,恭喜恭喜,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不过除了津贴和阵亡抚恤多了点之外其他的好像都没啥变化,但总归是好事儿嘛。”

  托尼利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崭新的配套肩章和证件,连带着一本厚厚的册子一同拍进他的手里。

  带着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语气向新晋high level 工具人Huai Shi 表达了恭贺之后,直接的告诉他:“总之,咱们可能有个大活儿要处理一下。”

  “大活儿?”

  Huai Shi 捏着命令书,看着眼看着上面的印鉴和痕迹,确认是决策室签发之后,越发的不解:“多大的活儿?”

  “emmmm,比之前你干的那个魔山还要大个……十来倍吧?”

  伴随着托尼的话语,Huai Shi 手里那一本booklet 上缓缓浮现墨迹。

  在验证了指纹、Elementium 和Stigma 之后,一行漆黑的字符便从空白的封面上缓缓浮现。

  ——《福音圣座作战计划书》

  死寂。

  漫长的寂静里,Huai Shi 低头看着封面上的标题,许久,克制着自己狂吸冷气之后对着托尼HAFUHAFU的冲动,怀疑的问:   “你们,认真的吗?”

  托尼沉默,无奈颔首。

  这下,Huai Shi 彻底没话说了。

  这他娘的才刷了几天的经验,怎么就要被丢到主战场去了?

  两天之前,India ,void world 。

  灰暗的云雾之中,充斥着无穷尽的焰光。

  当埋入边境的业火被点燃,整个深度10以下的领域都被埋葬在这一片boundless 的火焰里。无数的物种、遗迹乃至战场的残骸都尽数化为了焦炭,只有代表着死亡的火焰仿佛永恒盘旋,焚烧着一切还未曾变成灰烬的东西。

  混合了数十个深度的灰暗领域变成了一片fire sea 。

  根据青铜之眼的估算,七十年内,这一场火焰都没有消退的可能,二百年之内,都不要想着重新开拓和利用。

  甚至,如此海量的Elementium 焚烧令内部的环境和定律已经产生了不可修正的异化。

  此处已经化为了绝境。

  哪怕是隔着四个深度之外,高耸的黑岩铁壁之上,依旧无时不刻的能够窥见那一片涌动的rays of light 。

  伴随着void world 的彻底焚烧,随之毁灭的便是上千个地狱Legion 和数之不尽的Abyss 大群。

  甚至有两位Ruler 都因此而身受重创。

  thunder 之海的进军速度一度受挫,甚至,主力也调转了方向,不再在这一片现境所创造的地狱上浪费宝贵的时光。

  而作为代价——void world 、地界、Heaven Realm ,India Lineage 所构建的3rd-layer 防御,已经率先失去了外围最庞大的领域,只能依靠Heaven Realm 去勉力维持防线,保持底层地界的完整。

  如此沉重的抉择,让所有参与者心中都不由得产生了一个痛苦的疑问——这真的值得么?   或许。

  可倘若不全面放弃void world ,等待着Three Realms 防线的,恐怕就是thunder 之海的长驱直入。疲于应对的India Lineage 就算是耗尽所有的积累,恐怕都无法抵挡诸界至锐的兵锋,甚至就连现境Defensive Array 线可能都会在这一点的要害之创,引发全线的崩溃。

  没有人能够承担那么恐怖的后果。

  为了抵抗地狱,他们只能去创造更加残酷的地狱。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他们就已经别无选择。

  如今,在烈火焚烧中依旧屹立的无数僧侣的残骸,那些在飓风之中永恒回荡的沙哑诵经声未曾有过任何的动摇。

  依托着这一片无穷尽的绝境所构成的业火封锁,India Lineage 得以争取到了短暂的喘息之机,但却依旧未曾放下任何警惕。

  就在如今Heaven Realm 的最前方——作为观测站而存在的黑岩壁垒,已经在Astronomical Society 的接管之下,进入了紧急战争状态。

  庞大的探镜system 未曾在那一片fire sea 之中移开片刻,二十四小时最high level 的观测输出,焚烧着海量的Elementium Crystal ,死死的锁定了那个在火焰之中缓缓靠拢的诡异阴影……

  无穷的烈火涌动着,如潮水一样,从两侧开辟。

  然后,展露出那一张诡异的巨大人面。

  空洞的双眸仿佛倒映着近在咫尺的现境,微微勾起的嘴角带着一丝让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期盼笑容。当那嘴唇自Abyss 之中微微开阖,便吐出出宛如洪流一般的凄厉歌声。

  高亢又尖锐的声音回荡在业火之中。

  with no opportunity 的烈火无法将它焚烧殆尽,反而在它那无穷的质量前方被碾压开辟。

  在这绝境之中,超过了观测尺度的恐怖巨物嘶哑的颂唱着世上唯一的True God ,万物的终结和起始,一切意义的集合和一切生命最终的归宿。

  业火无法将它焚毁,因为它才是genuine 的地狱。

  ——那是一整个活化的地狱!   当随着星辰一般的自转,诡异的人面隐没进了暗处之后,无数涌动的黑暗里便再度浮现出一张畸形的狮子面,然后是诡异的公牛和骸骨所形成的鹰首。

  狮子、公牛、鹰和人面……

  四张巨大的面孔在地狱之上轮番浮现,这便是Rancher 降临在Elysium 中的四种化身!

  象征这祂如同狮子一样吞噬地上活物,如公牛一样饕餮草木啃食world ,如giant eagle 一样食尽天上的飞鸟之后Sovereign 权威,到最后,如人一般将狮子、公牛和鹰一同食尽。

  而Abyss 食物链的True Essence ,便这四者之间轮转中展露无遗……

  “拉响战争警报。”

  在探镜的up ahead ,projection 之下的老者抬起手,发布命令:“唤醒【阿贾伽瓦】和【妙见神轮】,向Governance Bureau 发出警报。”

  他停顿了一下,沙哑的说:

  “——告诉他们,‘福音圣座’出现了。”

  此刻,在fire sea 之中,耀眼的光之冠冕凭空浮现,加持在了那活化地狱的正上方,妆点的人面越发神圣肃穆。

  无数重叠在一处的刺耳圣歌高亢迸发。

  在涌动的fire sea 中,那一座地狱堡垒上的无数兽面和人脸不断变换着,空洞的眼瞳死死的盯着India 防线的辉光,似是忌惮,衡量着在此处作战的利弊一般。

  许久,终于难忍肺腑中的饥渴和贪婪。

  祂张口,露出腹中的无穷黑暗,穿过无穷的业火,向着Heaven Realm 扑来!

  战争的警钟被再度敲响。

  当半个小时之后,来自Rainbow Bridge 的strikes 终于结束之后,剩下的,便只有满目疮痍的废墟。

  宛如盛宴之后的杯盘狼藉。

  而福音圣座,已经再度沉入了无穷烈火之外的Abyss 中,消失不见。

  “两天之前,‘福音圣座’出现在India 的Heaven Realm 防线,虽然最终被India Lineage 的Divine Seal 所击退,可在那之前,黑岩壁垒、苦路、腐土三个要塞已经被彻底吃掉了。”

  荣光之塔内,托尼打开手机屏幕,向愕然的Huai Shi 展示着来自Tomorrow News 的坏消息:“比这更糟的时候,美洲的第四防线、俄联的圣心monastery ,也全部被攻破。

  现在,为了应对亡国的压力,无尽之海的防御已经处于虚弱的极限,倘若放任不管的话,Astronomical Society 的冬壁、Eastern Xia 的蓬莱还有更多的外层防线沦陷可能也只是时间问题。

  留给我们反应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Huai Shi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自己只是短短的睡了一觉,原本还颇为顺利的局势便陡然严峻了起来。

  好像是受够了连日以来不断的失利和挫败,this time ,Elysium 终于发力,将精心准备了漫长时光的战争兵器送上了战场。

  一整个被Rancher 赐福之后完成活化的巨型地狱!   ——福音圣座!   那群已经经历千百次的进食和溶解,号称彻底从Abyss 循环中超脱的‘People Of The Pure Land ’倾尽了所有的收藏,依托着地狱的根基,打造出了前所未有的地狱堡垒。

  只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太过于骨干。

  只靠着Elysium ,根本无法完成这么庞大的工程。

  原本现境预计中,哪怕是到this time 诸界之战的末期,恐怕也impossible 在战场上看到它的踪影。

  遗憾的是,最糟糕的状况还是发生了。

  为了完成福音圣座,Elysium 那帮狂信徒,竟然忍着食欲和其他的地狱势力进行了联合。

  这究竟算是什么?   地狱里的奇迹么?   现在,根据Governance Bureau 的观测情报:在尚未彻底完成的福音圣座上,除了两位Ruler 位阶的Archangel 长——公义和惩戒之外,起码还有四个以上的位置Ruler 在上面驻扎,而附属的冠戴者、Legion 和大群更是不计其数。

  威胁评级已经接近了‘枯王行舆’和晦暗之眼的‘灭绝种’。

  “还真是一场大活儿啊……”

  Huai Shi 看着手中那厚厚一本作战计划,忍不住轻叹。

  明明应该是压力如山、惶恐难安的时候,可这种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兴奋感,又是从何而来呢?   他低头,看着缭绕在五指间的黑暗。

  不由得开始,期盼——

   核酸捅鼻孔好痛啊QWQ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