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30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风月

  第1265章 Tuning Lawyer 的葬礼   “结束了?”

  看台之上,节制好像还沉浸在惊骇之中一样,茫然的环顾着周围,无法确定结局竟然会如此轻易的到来。

  茫然的,看着周围。

  “死了?”

  就连其他人,也都彼此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最后,looked towards 处刑台之上。

  直到那一具渐渐失去温度的尸首,被挂上了绞刑架,自阳光的暴晒之下缓缓升起。他们才渐渐接受了这如此让人畅快的现实。

  Tuning Lawyer ,死了!

  “万岁!万岁!万岁!万岁!”

  围观者们欢呼,那洋溢着喜悦的潮声不断的掀起,宛如化为飓风,吹着绞刑架上的尸首阵阵摇曳。

  “他完了。”

  有人relaxed ,终于躺在了椅子上。

  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去。

  现在,就在Ruler 的俯瞰们中,能够清晰的看到,随着形骸的毁灭和凋谢,一个模糊的silhouette 在万世乐土的引力拉扯之下,缓缓升起。

  毫无抵抗之力的,升上了天空,被无数锁链束缚。

  就在他的周围,伴随着人群的欢呼和呐喊,数之不尽的恶意便从污浊的灵魂之海中升起,响应着呼唤,应召而来!

  漆黑的vortex 从天穹缓缓浮现,一根根锋锐如刀的牙齿从其中升起,彼此摩擦,便形成了足以将一切Elementium 尽数撕裂的磨盘。

  这便是地狱食物链中的最后循环,一切灵魂和死亡的归宿,在万世乐土的运转中缓缓研磨成尘埃,自波旬的染化中溶解、在Rancher 的教条中重聚,最后,焕然新生……

  此刻,就在无数合拢的牙齿之下,Huai Shi 的痕迹被vortex 彻底吞没。

  神形俱——

  ka!   在那一瞬间,节制刚刚浮现的笑容,再度冻结。

  刺耳的摩擦声从‘磨盘’中迸发,vortex 的运转停止,就好像急速转动的齿轮被石子卡住了一样。

  恐怖的力量自vortex 里不断酝酿,几乎摩擦出火花,可是却无法……伤害那一道灵魂分毫!   自万世乐土的囚笼里,来自Book Of Destiny 的威权撑起,顽固的维持着灵魂的完整,贯彻着Huai Shi 的意志。

  他还没有认输。

  未曾向眼前的地狱低头。

  不论是波旬的染化还是Rancher 的教条,亦或者是万世乐土的重压,无数灵魂的恶意……

  那些insignificant 的东西无法让他动摇分毫。

  明明已经在万世乐土的压制之下,被束缚在轮回的间隙之中,但此刻,当那一双平静的眼眸抬起的时候,便好像有阴云再度笼罩在圣都的穹顶之上。

  Ghost 不散。

  “真快乐啊。”

  悬挂在枷锁之上的受缚者欣赏着自己的葬礼,由衷赞叹:“大家喜气洋洋、in a frenzy 的,手拉着手,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的奔向灭亡的模样……”

  大地上,人群涌动着。

  wild beast 们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帽子,震声欢呼,庆贺着黑暗的死去,哪怕未曾有光明到来。

  而就在绞刑架上,逝去的罪人随风摇曳着,粘稠的鲜血从脚下滴落,在石板上淤积成浅浅的水泊。

  滴答。

  蜿蜒的猩红顺着台阶向下,浅浅一线,穿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映照着顶层的辉煌闪耀的大厦,威严肃穆的建筑,最终,落入清澈的河流。

  滴答。

  奔涌的水流在向前,在河道中掀起涟漪,最终,随着轰鸣的瀑布,落入上层区的美好花园和湖泊里,见证那庆贺Tuning Lawyer 死亡的庆典和舞会,当浮木和树叶碰撞时,便献上虚无的掌声。

  欢笑声回荡,贵妇和绅士们在悠扬的旋律中dancing lightly and gracefully ,分享着鲜美的鱼仔和糕点,端着香槟的侍者们衣着笔挺等候在一旁,静静的仰望,嘴角的微笑始终和煦谦卑。

  滴答。

  精致的溪流汇入了宽阔的河道,高耸的桥梁之上,车水马龙,喇叭声在堵塞的交通中此起彼伏,散乱的游行者们举着‘Tuning Lawyer 受死’的牌子们,欢呼着从车流间走过,不耐烦的司机探头咒骂着。远方,中层区的无数繁忙区域里,一扇扇窗户后,格子间里的人偶尔抬起苍白的面孔,空洞的眼瞳看着粼粼的水光,很快,了无兴趣的收回视线,被看不到尽头的煎熬再度淹没。

  滴答。

  渐渐腐臭的管道里,混合着数不清的碎屑,从泄露的管道上滴落,污水顺着屋檐落下,倒映着那些昏暗里闪烁的霓虹,还有遍布着疤痕的污渍的面孔。

  那个佝偻的child 藏在角落里,窥探着外面的行人,讨好的微笑着,忽然飞身跃起,拔出匕首捅进了肥胖的女人腿上,在惨叫声里,扯下了挎包之后,转身狂奔。

  水泊在践踏之下,重新荡起波澜,最终,汇入下水道的黑暗幽深之中。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数之不尽的河道在黑暗里交汇,再度泛起潮声,恶臭的浊流在奔涌着,流向了城外的wasteland 之中。

  滴答   最后的一缕鲜红,凭空落入酒碗中。

  白瓷之间掀起波澜,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red 渐渐荡漾,模糊了郭守缺的苍老面孔。

  那究竟是幻觉还是什么魔术呢?

  实在是难以分辨。

  也已经都再无所谓。

  “差不多,也when the time comes 了。”

  自腐败的恶臭里,郭守缺站在田埂之上,举起酒碗,倾斜,细细一线酒液落入了浊流之中,令静谧的浅水竟然再度翻起了涟漪,激荡着,仿佛有数之不尽的灵魂从其中痛苦的挣扎和搅动,便泛起了一片片令人作呕的白沫。

  “真奇妙啊。”

  他轻声笑起来:“didn’t expect ,今日圣者和祸首之血落入此锅之中,火候方至——”

  drunken stupor 、bringing calamity to the country and the people 、绝圣弃智。

  didn’t expect ,自己这些年工于心计为Rancher 精心准备的三道大菜,竟然是这一道祸国之汤率先因Huai Shi 而成。

  尘寰为鼎,乱世如炉。

  五色、五味、五光纷乱变化,英雄豪杰、篡逆贼枭,你方唱罢我登场,便如釜中浮沉……

  倘若治大国如烹小鲜的话,那么祸天下也同熬羹没什么区别吧?

  以这五浊恶世为田,泛滥畸变的六欲为雨,最终,在地狱里种下灾祸的根苗。

  这便是郭守缺处心积虑、工于心计,为地狱之神所献上的崭新作品。

  “既然因你而成,便这一锅祸国之汤祭你吧,小子。”

  黑暗里,厨魔大笑着,抛去手中的空碗:

  “——圣都的毁灭,便在你的死中奠定!”

  就在他的头顶,高亢嘶鸣的声音传来。

  在机枢的运转之下,无数尘埃和污垢簌簌落下,伴随着顶棚的敞开,这一片数十年未曾见过阳光的黑暗被再一次照亮。

  当那一线耀眼的阳光落入了幽暗之中,一切污浊恶臭竟然迅速的变化,陡然之间,化作了扑鼻的奇香。

  妙曼又醇厚,自风中不断的流转和变化。如美酒,如瓜果,如佳肴,如龙涎,如万般myriad forms ,到最后,竟然变成了细碎的稻香。

  当沸腾的浊流在光中渐渐澄澈,那些阴暗中不断摇曳的蠕动之物便亭亭玉立的招展开来,焕发出璀璨的金黄。

  就在郭守缺身后,有人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

  此刻,覆盖了整个湖泊,自最幽深的黑暗里,无数化学废水、工业猛毒,糟粕和污浊中生长出的,竟然是一株株及腰高的稻谷。

  饱满的谷粒在空气中微微摇曳着,当远方的风吹来,便掀起了一阵阵麦浪。

  而就在田埂之上,郭守缺took a deep breath ,干瘪的胸膛甚至高高鼓起。

  就这样,向前,吹出:   “呼——”

  在吹息之下,沙沙之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一粒粒饱满的稻米从禾苗之上坠落,落入了black liquid 中,便迅速的溶解,消失不见。

  到最后,当稻米落尽,禾苗也迅速的干枯,弯曲,只剩下了枯萎的根苗。

  当轰隆隆的水声从渐渐敞开的闸门之后,湖泊中那一片凝固的黑暗便扰动了起来,有如活物那样,掀起波澜。

  be eager to have a try 。

  “去吧,去吧。”

  郭守缺目送着那涌动的灾祸之汤,满怀着期待和祝福,微笑着,轻声呢喃:“丰收的时候,到了。”

  就这样,汇聚了人世诸恶,萃集了无数精华,这一道火候已至的祸国之汤在干枯的河道impudent 奔流,冲向了远方,最后,无声的润入了圣都的大地中去,再也不见。

  而那一片漆黑,却逆着重力,自四通八达的水渠和隧道之中,迅速的扩散。

  向上,向上,顺着浊流逆袭,在霓虹的映照下,跨越低层区的束缚,自宽阔的河道之中荡漾,渐渐暗淡,稀释,可一缕缕晦暗的色彩却顺着弯曲的流水和瀑布,蔓延到了清澈的河流之中,倒映着喧嚣的人群和天上的太阳。

  悄无声息的沁润着每一条支流和土地。

  最终,沿着那蜿蜒的血流,落入了绞刑架之下的那一片赤红中。

  就在看台上,节制的视线猛然一滞,从天空之中转向绞刑架下的血泊。

  只看到一点漆黑,悄然在血中盛开。

  如鲜花。

  芬芳隐隐。

  这便是Tuning Lawyer 的葬礼。

  在漫长的沉默之中,节制再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一点漆黑渐渐晕染开来,消失不见。

  许久,猛然起身,最后冷冷看了一眼束缚中的Huai Shi ,拂袖而去。

  Huai Shi 依旧微笑着。

  享受这一场属于自己的奢华祭祀。

  静静的俯瞰,看着灾祸的根苗在黑暗里,悄无声息的……遍及了整个大地。

  快乐的child 们,手拉着手,唱着歌。

  渐渐的走向地狱。

  等等我呀,小伙伴,我们一起。

  去那熊熊燃烧的火焰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