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30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风月

  第1266章 条件   深夜,圣都大议院。

  所有的projection 都在节制的紧急号召之下,再度降下。

  只是,this time 在听完节制的提案之后,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虽然没有立即反对,但神情却充满了不解。

  “继续维持警备和戒严?”星辰医疗的总裁皱眉。

  “为什么?”

  “这种事情,总不是嘴皮子一动就可以继续的吧?”绿地化工的董事长神情阴沉:“你知道每天我们要投入多少的成本和力量么?”

  “是啊,是啊,这一段时间的混乱,市场都已经要开始大萧条了,再不进行新一轮产出和催化的话,我们自身的经营也要出……”

  bang!   喋喋不休的声音被杯子破碎的愤怒声音打断了。

  戛然而止。

  所有人愕然的looked towards 上首那个双眼血红的老男人,目瞪口呆。

  “难道你们还不明白么!”节制锤着桌子,lost self-control 的大吼:“Tuning Lawyer 故意来送死,绝对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他一定别有图谋!   你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简直是妄想!难道你们就一点都感觉不到,我们现在的处境究竟多危险么!”

  死寂,漫长的死寂。

  到最后,终于有人疑惑的发问:“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么?”

  “死了,但是还没死透呢。”旁边的人提醒。

  “啊,我知道了!”

  有人恍然:“灵魂没有粉碎,确实有些遗憾,不过,大家也没料到那个人的灵魂里竟然还藏着这种威权遗物嘛。”

  “至少在万世乐土内,他已经完全被隔离开来了啊。”放纵者摇头:“没有外部Elementium 的供应,就算有威权遗物,他能支撑多久?”

  “是啊,是啊。”

  其他人纷纷nodded :“为了一个人,如此大费周章就算了,可人都死了。”

  “新一轮的购物节就要开始了,如果耽搁了的话,又是一大笔损失。”

  “之前为了激励下面,饼已经画的太多了,再不给点颜色的话,下面恐怕就要翻天了。”

  “况且,安德烈先生,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这件事结束之后,就再不干涉大家的运营了么?”在那些抱怨之中,有人忽然开口说道:“况且,我们还没有看到您所许诺的东西呢……”

  一言既出,所有人都陷入了寂静。

  直勾勾的looked towards 了节制。

  而节制沉默着,神情阴沉,冷漠的looked towards 那些人。

  from start to finish ,欢宴都双手抱怀,默然不语,哪怕是节制好几次看来,都再没有说过话,直到最后,节制终于闭上了眼睛。

  took a deep breath ,缓缓吐出。

  “你们想要,好啊,给你们。”

  他说,“现在就给——”

  projection 消失。

  远方,有午夜的钟声响起。

  属于魔法和奇迹的时间,宣告结束。

  残酷的现实,再度归来。 .   当会议结束之后,死寂的办公室里,便有接连不断的破碎声音响起。

  “废物,蠢货,垃圾东西!”

  “一帮没用的垃圾!垃圾!都他妈的是一群废物!”

  怒火再无法压抑,自寂静的办公室之中,枯瘦老人的身体不断的蠕动着,痉挛,手脚胡乱的挥舞,践踏,将一切字面意义上触手可及的东西尽数砸成了粉碎。

  怒骂。

  “Ruler ?Sovereign ?都他妈的是一帮狗屁!当年有多猖狂,现在就有多滑稽!只是死了一个波旬,就跟被打断脊梁的狗一样,shiver coldly ——他妈的连当狗的自觉现在都没有了么!难道Rancher 便用得上你们这帮扶不上墙的烂泥吗!”

  “废物!”

  “废物!!”

  “废物!!!”

  警报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守在外面的秘书闻讯赶来,可是看到满目狼藉的办公室,还有暴怒的节制时,竟然不敢出声。

  在门外,shiver coldly 。

  很快,节制从狂怒中恢复冷静。

  深呼吸。

  将紊乱的白发再度捋起,浮现出往日的严肃神情,只是想着秘书挥了挥手,秘书such as the amnesty ,关上门之后,蹑手蹑脚的离去。

  而恢复寂静的办公室里,节制凝视着外面夜色中无数绚烂的霓虹,complexion changed 着。

  许久,转身,敲了敲手杖,墙壁浮现出了虚无的镜面。

  当转身走入其中之后,一步,便不知跨越了多少距离。就这样,穿过了万世乐土的表层,深入内里。

  就这样,穿过无数流光之后,便看到数之不尽的锁链,one after another 的,criss-crossed ,将那个本应该死去的灵魂囚禁在其中。

  施以the entire world 的力量,日夜消磨。

  “万世乐土的感觉如何,Tuning Lawyer 先生?”

  节制嘲弄的发问。

  “唔,要说的话,相当不错,清闲又平静,没有人打扰,偶尔还可以写写日记什么的……”无数锁链之中,Huai Shi 抬起眼睛,looked towards Ruler ,疑惑发问:“倒是你,看上去好像不是很好啊,怎么了?   难道是,‘吃’坏肚子了么?”

  “托你的福,倒是过上了两天好日子。”

  节制冷笑出声,“事到如今,Huai Shi ,被万世乐土层层消磨,你又能顶得住多久?总不会以为,你有那本书庇佑,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吧?”

  “我写我的日记,和你又有什么干系?”

  Huai Shi 微微挑起下巴,remain calm and composed while handling pressing affairs 的端详着眼前的Ruler :“倒是你,这么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来找我,又装出一副peaceful 、优势在我的样子来……

  如果真的状况良好,全局尽在掌握的话,像你这样的人,应该连看我一眼都懒得看才对啊。等等,局势竟然这么快恶化了么?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倒是impossible 。那能让你这么上火的事情,我想想——”

  短暂的思忖之后,就连Huai Shi 也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等等,该不会是你的盟友这么快就找你清算了吧?”

  “……”

  节制沉默着,死寂。

  “清算应该不至于,但一定开始嫌你麻烦了,对不对?”Huai Shi 的眼睛亮起来,拖曳着锁链,努力想要凑近,怜悯感慨:“他们倒是未必不清楚事情很严重,不过,你这么repeatedly 大费周章的搞事情,反而让他们感觉你更加terrifying 了啊,hahaha 。

  和Tuning Lawyer 比起来,说不定dignified 节制之蛇才是他们的催命恶鬼吧!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hahahaha ——”

  “够了!”

  嘶哑的怒喝骤然响起,打断了Huai Shi 嘲弄的大笑,让Huai Shi 终于低下头来,looked towards 眼前的老人。

  和煦的微笑着。

  等待着他的话语。

  可节制只是死死的盯着他,目光如刀,好像要贯穿这一张虚伪的面孔,窥见真实一样,许久,一字一顿的发问:

  “Huai Shi ,你究竟想干什么!”

  “只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而已啊。”

  在地狱vortex 之中,Huai Shi 努力的,展开双臂,状似无辜的眨着眼睛:“何必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呢,你不是已经亲眼见到了么?

  我都死了诶,死了,血流满地啊,顶多像是背后灵一样的在CG里出个场,apart from this ,还能怎么样呢?”

  他微笑着,规劝道:“节制先生,要保持风度啊。”

  “……”

  节制看着他,再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缓缓nodded :“我终究是小看了你,不,应该说,小看了你们。

  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dignified Tuning Lawyer ,让圣都动荡至今的毒瘤,竟然只是一个幌子……你们的计划另有其他人,对不对?”

  “或许呢。”

  Huai Shi 依旧微笑:“你该不会以为我这么多次入侵圣都娱乐的电视台是个巧合吧?还是说,你以为绿地化工的材料和物资是怎么不断的出现在我手中的?星辰医疗的medicine 和细菌,可是在暗中管够呢。

  对了,还有你的希望能源——你以为,你的屁股下面就是铁板一块么?你身后的依仗,就那么稳固呢?

  说不定呢,节制,说不定。”

  他咧嘴,戏谑的,嘲弄的发问:“说不定,等你回去之后,this world 就已经再度燃起了火焰呢?”

  节制充耳不闻。

  仿佛在沉思那样。

  片刻之后,忽然说:“做个交易吧,Huai Shi 。”

  Huai Shi 的神情微滞。

  “有我代表自己的节制之蛇,和你所代表的Astronomical Society ,不,你所代表的登陆Legion ,我们之间,进行一场交易,如何?”

  Huai Shi 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仿佛等待。

  “别着急拒绝,Huai Shi ,这不是什么轨迹,只是一件许诺而已。”节制摩挲着手杖,忽然问:“你们的目的,是毁灭万世乐土,对吧?其实,这并不是不能商量……实际上,我们之间完全没必要你死我活。”

  “听上去真有趣。”

  Huai Shi nodded ,鼓励道:“继续。”

  “可能你以为我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

  节制说:“我们这帮波旬的余孽,被Rancher 庇佑,最后得到的任务,便是协助公义创造你所见的万世乐土,你看,事情已经成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一半了。”

  “然后呢?”Huai Shi 微笑,恰到好处的捧哏。

  “我们的任务,并不是坚守和维持,实际上,就连公义都没有狂妄到,觉得自己能够在现境的围攻之下支撑太久。

  所以,我们的受到的命令,就只有尽可能的维持万世乐土的存续,为Elysium 收集资料和经验,以供Rancher 所需……而我们受到的底线时间是,十分钟。”

  节制说:“我们,只要维持万世乐土十分钟就够了!”

  Huai Shi 皱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