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31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风月

  第1270章 最后的早餐   “开门!开门啊!”

  “你们还要磨蹭多久!”

  “冷死人了,快开门!”

  清晨,空旷的街道之上,人群汇聚,涌动的人群围拢在超市的外面,不断的向前挤压。

  为了争夺着最前面的位置,甚至开始拳打脚踢,打的头破血流。可当超市的栅栏缓缓升起,潮水涌入之后,便陷入了混乱之中。

  日用品和科技区域的折扣告示还高高挂起,货源充足,还有驻场的销售在殷勤的拉扯着客人介绍,但却被不耐烦的一把推开。

  可当人群冲进食物区域的时,却只能看到空空荡荡的货架。

  稻米、面粉,尽数售空。

  肉类,瓜果,也全部挂上了缺货的牌子。

  河流一样的人穿行在货架之间,便发出懊丧的叹息或者恼怒的谩骂。

  还有的人拽住了工作人员,怒斥:“你们究竟是搞什么?”

  “吃的呢?”有人问,“吃的去哪儿了?”

  “都、都卖光了,昨天晚上被抢完了,现在哪里都没有了。”

  售货员怯懦的往后缩了一点,回复着经理安排的借口。

  实际上,在超市开始营业之前的两个小时,就有一辆车将所有的粮食全部装车带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

  就连他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没有能悄悄留下多少来。

  “您、您别急,要不,您看看方便面?”售货员讨好的笑着。

  “还有什么方便面!都没了!狗粮和豆子罐头都他妈的卖光了!就连合成的素食肉都没有了!”

  恼怒的客人不耐烦的推搡着,说到这里,忽然愣了一下,眼神就变得凶狠起来:“等等,是不是你们藏起来了?”

  就在他身后,那些赶早前来的人hearing this ,忽然停在了原地,缓缓的,回过头来。

  looked towards 了这边。

  眼神渐渐冰冷。

  “等,等一下!我们也没有啊,我今天早饭都没吃……”

  售货员呆滞着,后退了一步,subconsciously 的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保安。

  可保安看了一眼渐渐围拢的人群,竟然缓缓后退了一步,向着他摇头,露出自求多福的表情。

  “我……等一下,我知道是……”

  售货员僵硬的,想要说什么,可愤怒的呼喊声骤然响起。

  咒骂、怒斥或者是吼叫的声音里,狂躁的人群将他吞没了,破裂和倒塌的声音响起了,保安又后退了几步,按下了警铃。

  可惜,已经太晚…… .   与此同时,更早收到消息的人,已经放弃了去超市和粮店try one’s luck 的想法,而是驱车赶往了低层区。

  在清晨的时间里,在小巷里,撬开了半落下来的闸门。

  “我是Ali 克赛,汉诺介绍来的。”

  跑了一夜的男人look pale ,神情有些呆滞:“你这儿,有米么?”

  在积水和垃圾的臭味里,门后几个人正在打着扑克,开门的瘦高男人只穿着背心,在看了他一眼,抬起手,五根指头比划了一下。

  “什么……什么意思?”Ali 克赛茫然。

  “五千块,一袋。”

  瘦高男人不耐烦的说:“我们这边不讲价,你自己也考虑清楚,别买了之后事后再过来逼逼赖赖。”

  “五、五千?”

  Ali 克赛的声音involuntarily 的提高了,很快,在瘦高男人冷漠的视线里,重新压低了下去:“这也太贵了,之前的时候不是六十么?”

  叼着牙签的瘦高男人嗤笑了一声,“自由市场你懂么,傻逼!不买快滚,别耽搁老子打牌……”

  “等等,等一下。”

  Ali 克赛连忙拽住了他,挤出讨好的笑容:“便宜点,好歹便宜一点,我没带那么多钱。”

  “不讲价,没听见么?”

  瘦高男人不耐烦甩手,将胳膊抽回来,嫌弃的看了一眼这个穷鬼:“贵就别买,没听说么?家园农业的地里全烂了,这几个月一粒米都没有,仓库也全都空了。现在整个圣都全部缺米缺面,连油的价格都涨了五倍。

  五千块,老子买货都四千多,再便宜做什么,做慈善么?”

  Ali 克赛欲言又止,到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犹豫了好半天之后,终究是拿出钱包来。

  从里面抽出了五张……这原本是他打算买一车回去的,现在竟然只有一袋。

  尽管圣都昨晚紧急颁布了粮食法案,规定了粮食售价,打击囤货抬价的行为……可有用么?这些人的货难道不就是从警卫所来的么?   Ali 克赛做了这么久生意,该得懂的,不该懂得,都懂了。

  形势比人强。

  这种状况下,除了挨宰,难道还有别的选择?

  皱巴巴的钱被拿过去之后,男人看了他一眼,laughed ,转身回去,很快,又回来了,将手里的袋子丢了过来。

  可袋子松松垮垮的,里面还有大半的空隙。

  甚至连十五斤都不到。

  “怎么只有半袋?”Ali 克赛不解。

  “这就是一袋的量,就这么多了,爱要不要。”

  瘦高男人最后撇了他一眼,拿起怀里响个不停的电话,接通,挥手示意他别再麻烦自己,赶快滚。

  Ali 克赛的脸瞬间涨红了。

  可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弯腰捡起袋子,转身离去。

  就在他走到巷子口的时候,竟然又被喊住了。

  是那个刚刚挂断电话的男人,追上来,神情匆忙:“等等!别走!”

  Ali 克赛微微一愣,紧接着他就直接将Ali 克赛的钱丢了回来,伸手去抓他手里的袋子:“老子不卖了,把你的臭钱拿走。”

  “怎么回事儿!”

  Ali 克赛subconsciously 的往回抢:“我付钱了!”

  “我不卖你了!松手!松手!”

  “我买了的!”

  “我他妈……”男人大怒,忽然leg raised ,揣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踹倒在地上,紧接着,啐了一口,捡起袋子来就走。

  走了两步,就感觉到,后背一痛。

  当他惊愕回头的时候,才看到,那一张讨好面孔上浮现出的狰狞。

  笑容消散之后,便再无表情。

  然后,又捅了一刀。

  再捅了一下……

  瘦高男人来不及反应,血沫就从喉咙里涌出来,倒地。

  直到现在,Ali 克赛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寂静里,他低头,看着脚下渐渐冰冷的尸首,表情抽搐了一下:“这、这是你自找的!你自找的!”

  死掉的人没办法说话,无人回应,只有袋子从身上滑落,掉向了下面的污水。

  Ali 克赛不假思索的伸手,将袋子抱起来。

  喘着粗气。

  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最后看了一眼周围,将染血的刀子丢进gutter ,低头狂奔着,逃走了。

  只有血泊中的尸首还留在原地。

  空洞的眼瞳倒映着血色中渐渐亮起的天穹。

  太阳渐渐升起。

  整个城市仿佛再度从沉睡中苏醒,黑暗的街道上,楼宇中,一扇扇窗户从昏暗的清晨亮起灯光。

  市民们从梦中醒来,stomach rumbling with hunger 的走向了厨房,或者寻觅着街道还开着的餐馆,走进其中,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美食,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

  “美味啊,美味。”

  一张张面孔喜笑颜开着,端起了刀叉和筷子。

  当微风从远方吹来,便有稻米的清香,氤氲在圣都的天穹之上。

  美味啊,美味。

  如此的香甜。

  餐桌前面,一个个兴奋的人拿起了食物,放口饕餮。

  吃,吃,吃。

  将这甘美的生命之食,吞进腹中。

  而在街道的角落,那些child 们探出头,望着不属于自己的盛宴,羡慕的吞着吐沫。

  兽们,在进食。

  畅快的,贪婪的,迫不及待的——

  吞吃佳肴。

  将饥渴的、insignificant 的明天,抛在脑后。

  这就是最后的早餐。 .   与此同时,彻夜未眠的节制,听见了哭喊的声音。

  就在希望能源的仓库里,厨房的管理人在Chief-In-Charge 愤怒的推搡和踢打之下倒地,不敢反抗,只是狼狈的抱头求饶,哭喊的越发惨烈。

  而就在周围的架子上……超过一半,竟然空空荡荡。

  节制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早已经,就连愤怒的力气都被耗尽了,直到厨房管理在Chief-In-Charge 的殴打之下,几乎快吐出血来,才无聊的挥了挥手。

  Chief-In-Charge 喘了口气,依旧不解气那样的狠踹了一脚,震怒质问:“粮呢!粮呢!废物!是不是都被你卖光了!”

  “没了啊,都没了。”

  厨房的管理人哭喊着,哽咽,“我一点都没有敢乱卖啊,是,都、都被吃光了,光是昨天就吃了一个星期的分量。”

  “那库存呢?”

  Chief-In-Charge 指着置物架,“怎么才这么点?每个月上面给多少钱,是不是都被你私吞了!你个狗娘养的……”

  “不管我的事啊,不管我的事!”管理员嘶哑尖叫:“甭管上面给多少钱,发、发下来,只有一点了啊,您难道不清楚么?   我就只是一个管厨房的……有多少钱,才能买多少东西啊,每年都说要降低成本,降低成本,我难道还敢乱花钱么?   就这,已经是用集团的渠道买回来的了,账本就在我抽屉,您可以去看啊。”

  说到这里,已经weeping bitter tears ,快要speechless 了。

  暴怒的Chief-In-Charge 正还想要再打,却看到节制抬起了手,顿时愣了一下,很快就后退了两步。

  节制走上前来,看着凄惨的管理员,正想张口说两句,却听见外面传来的喧闹声,还有,巨响。

  好像有玻璃破碎了。

  隐约有怒骂的声音传来。

  好像在打架……

  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在希望能源的总部,最讲规矩的地方,总裁巡视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先后两次意外,接连发生,内部供应部门的Chief-In-Charge 已经ashen-faced 。

  “什么事情,查清楚。”

  节制挥手,指了指外面,立刻就有人领命而去。

  很快,嘈杂的声音消失不见。

  魁梧的保镖带着一个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人回来,走到节制旁边,附耳低语。

  简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研发部门熬夜加班的员工,在吃早餐的时候,发现今天大厨给的分量根本完全不够,想要多拿,却被拦住。

  原本鸡毛蒜皮的事情,现在几句话竟然就争吵起来,紧接着就动了手……

  跟在节制后面,研发部门的Chief-In-Charge 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竟然是自己部门的下属出了这种事情,他也难辞其咎。

  正准备上前辩解,就看到节制摆手,不敢再说话。

  而节制,走到了那个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男人面前,低头看着那一张到现在依旧还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面孔。

  “为什么要打架?”他问。

  员工躲闪着他的视线,嘴唇嗫嚅了一下,在保镖捏紧的手指下,终于回答:“饿啊,我好饿……”

  节制愣在了原地。

  寂静,突如其来。

  死寂里,他低头,看着那个胆怯惊恐的员工,却看到,那一双jade green 的眸子……

  就像是饥渴的狼一样,泛着躁动的光。

  他饿了。

  节制僵硬着,involuntarily 的想要后退一步,可反应过来之后,又强自站在了原地,微微摇晃。旁边的人赶忙扶住,生怕他滑倒,又被他愤怒的甩开。

  在这突如其来的不安里,节制发现,自己竟然感觉到……浑身发冷?   短暂的lost self-control 之后,他took a deep breath ,将头发整理好,转身离去,只是在离开之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还呆滞在原地的那个员工。

  “破坏公物、扰乱秩序,pick quarrels and stir up trouble ……”

  他说,“杀了。”

  “……”

  所有人愕然一瞬,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不理解为何只是打架就会有如此严重的处罚,可当他们想着节制看去的时候,只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瞳:“还用我说second time 么?”

  没过多久,一声细碎的枪响就从门后响起。

  在节制的命令之下,处理的结果和过程对整个集团予以公开,震慑集团内部的不良风气和扰乱秩序、心存侥幸的家伙……

  遗憾的是,第二次因为食物而引起的打架,在没过多久之后,再一次出现了。

  甚至,更严重。

  this time ,是装配部的工人们。

  重体力劳动者在发现自己分配到的食物只有可怜巴巴的那么一点时,瞬间便陷入了躁动和愤怒。

  纷纷面红耳赤的去讨要说法。

  现场的监控看不出是谁带头。

  只看到嘈杂的抱怨和谩骂中,好像有人高声呐喊了什么,很快,所有人就一哄而上,砸破了底层食堂的玻璃,同安保人员和厨师扭打在一起。

  漫长的沉默里,节制看了一遍又一遍。

  数次张口,想要说话。

  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漠的关掉了视频。

  沉思片刻之后,开口命令道:“所有涉事的人,全部开除,不予录用——至于其他的,告诉所有人,集团会保证物资的供应和充足。

  这样的事情,不允许再发生。”

  秘书领命而去。

  而节制则继续掏出手机,调动了企业私军,很快,一辆辆装甲车停在了总部的周围,魁梧的金属改装者们出现在了关键岗位上,猩红的目镜漠然的俯瞰着每一张路过的面孔。

  手中沉重的枪械随意的摇摆时,就令所有躁动的氛围瞬间平静。

  一直到现在,节制才有机会处理自己已经冷掉的早餐。

  秘书体贴的换了一份新的上来。

  肉食、米饭和饮品、甜点,全部齐全。

  热气腾腾。

  他满意的拿起了叉子。

  可就在还没有来得及张口的时候,就看见,庞大的落地窗外,中层区,骤然升起的一点火光。

  他的动作停滞在原地。

  看了一眼。

  然后,冷漠的收回了视线。

  只是低下头,嘴唇合拢,牙齿咀嚼。

  将食物撕扯成粉碎。

  吞入腹中。

  中层区,魅力大道、光华广场,陷入了一片混乱。

  火焰在扩散。

  浓烟滚滚。

  汇聚的人群扰动着,有些人在迅速接近的警笛声中迅速逃走,还有的人则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冲向商场内。

  保安倒在血泊中。

  愤怒的人群拿着铁锤,将仓库的大门砸开了,推开的大门之后,空空荡荡的仓库里,只剩下了最后的两架面粉……

  面粉和稻米。

  原本混乱的人群好像在一瞬间,陷入了死寂,紧接着,不可控制的向着仓库靠拢。

  就像是收缩的潮水一般。

  此起彼伏的掀起波澜。

  自上空俯瞰,就像是扰动的蚁群一样,自信息素的吸引之下,陷入癫狂。

  涌入仓库的人群奋力的争夺着那些粮食,扛起了货架上的面粉,将那些扑上来的人推开,想要charge ahead 。

  可更多的人群却像是铁屑一样,被磁铁吸引着,靠拢过来。

  奋力争夺。

  在争夺里,稻米脆弱的袋子很快就被撕碎了,裂口中,white 的稻米如同流水一般的从袋子里洒出来,流落满地。

  有人如prepare for there funeral 的尖叫和咒骂着,和那些争夺的人扭打在一起,还有的人,越发的激动,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扑上去,趴在地上想要搜集。

  但在人群的践踏之下,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只有一只只脚掌的抬起和落下中,血色渐渐蔓延,将white 的米粒染成了赤红。

  即便是如此,依旧不断的有手掌伸出,将那些猩红的米粒抓起来,装进自己的口袋中。

  一把。

  又一把。

  还有的,直接塞进了口中,奋力的咀嚼。

  就像是wild beast 一样。

  就像是……他们自己,真正的模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