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405

  第1403章 礼物
  搞什么鬼!

  猝然之间,那么大玩意儿忽然掉头,好像一辆超巨型塞伯坦泥头车一样笔直的moved towards 自己冲过来。

  是个人都要turned pale in fright 。

  尤其是还被Russell 这样的老阴比盯着的时候,维斯考特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眼看着assaults the senses 的风暴里那一道迅速放大的阴影,他便不假思索的挥手:”fuck off! ”

  短短的数千米之内,竟然有深度乱流凭空掀起,倒卷井喷,瞬间笼罩了Osiris ,将他推向了无何有之乡以外。

  仿佛唐突被塞进了什么大炮中发射出去一样。

  瞬间逆转的加速度和惯性令Huai Shi 的眼前阵阵发黑,可还是本能的,配合着Beelzebub 的动作,完美的完成了从Book Of Destiny 里传输到脑中的操作。

  即便是根本不懂每个按钮究竟是用来做什么,一个個复杂的动作的指令究竟又有什么意义,可是他却感觉,巨人仿佛苏醒了。

  钢铁被赋予了灵魂。

  伴随着引擎仿佛心脏一般的鸣动,开始呼吸。

  Netherworld River 的涟漪骤然从身后浮现,湍流之中的Osiris 以不可思议的灵巧回旋,扑入其中,而就在数公里之外的另一个方向,再度,凭空浮现,速度有增无减,向着维斯考特飞扑!

  维斯考特的complexion ashen ,另一只手掠过了眼前纠缠的幻象,再度指出。

  仿佛圆锥一样的立方体轮廓从虚空中浮现,囊括了大半天空,那透明的轮廓所覆盖之处,一切都被干脆利落的凝固冻结。

  火焰、风暴、亦或者是尘埃。

  如Amber 那样封锁。

  但在那之前,又一次深度迁跃已经完成,仿佛鬼魅一般的巨神跨越了冻结的领域,再进,即便随着维斯考特的动作,无以计数的焰光如流星一般呼啸而来。

  不知充斥了多少毁灭的光和热,one after another 耀眼到足以烧穿视网膜的流星破空呼啸,彼此交织,留下了繁复的残痕,化为了死亡之墙,覆压而来。

  而就在后面,Outlaw King 的速度也瞬间爆增。

  前后夹击。

  那一瞬间,Osiris 的背后,数十道绷带一般的光翼喷薄烈焰。

  加速!
  过载加速!
  笔直的扑向了one after another 焰星,撞进了那暴雨一般的光焰之中,one after another 残影在从周身分出,在爆裂的焰星下瞬间蒸发。

  一束束猩红的焰光之中,只能看到钢铁的色彩向前延伸,左右冲突,毫无征兆的转折,跳跃,竟然……毫发无伤!
  短短的弹指之间,十七次宛如赌博一般的深度迁跃,完美的将引擎的输出频率和骨架缓冲时间利用到极限,在死亡和坠落之间回旋,精确到以微秒去衡量的绝妙操作……

  眼看到那样的景象,不止是Golden Dawn 的目击成员骤然间本能的浑身发冷,就连奎师那都微微一愣,难以置信:“真的是Orton 机动?”

  曾经由Road of Eternal 的Peak ,Netherworld River Knight ·Orton 所缔造的传说,在天国陨落之后被誉为绝唱的奇迹,于此再现。

  当裹挟着血火和光焰的装甲巨人breakthrough 了层层焰星的束缚,宛如开辟烈火和灭亡那样,俯冲而来时,即便是维斯考特也在那一双燃烧的眼眸之前,slightly startled 。

  仿佛,再一次看到曾经的同伴拔剑向前的模样。

  只不过,this time ,sword edge 所指的,是自己!

  “给爷死!!!!”

  King of Flies 怒吼。

  再无任何的犹豫和温情,无数日夜所酝酿出的悔恨和killing intent 寄托在sword edge 之上,令荷鲁斯之sword cry 啸着,骤然增长,sword edge 展开。

  当厚重的钢铁如同枷锁一般层层脱落之后,所显露出的,便是穷尽了Netherworld River 最深处的黑暗所铸就的毁灭。

  稍纵即逝的毁灭!

  斩!
  冻结的空间、Divine Seal 的阻拦、秘仪中所酝酿的咒术,还有来自天梯的束缚,大秘仪副本的压制……以及,所有insignificant 的一切。

  在前突的sword edge 之前,尽数崩溃,干脆利落的瓦解,只有那凝结成实质的恨意笔直向前,向着维斯考特的面孔。

  巨神咆哮。

  “停下!”

  维斯考特口鼻之中迸射出狼狈的血丝,再顾不上Russell 的背刺,倾尽所有的力量撑起屏障,无以计数的护盾接连不断的浮现。

  遗憾的是,就连一秒钟都unable to support ,甚至找不到任何转移的机会。

  一直到最后的那一瞬,他咬牙,向着斩落的审判之剑,抬起right hand 。转瞬间,right hand 便在高热之中焦烂,崩溃,瓦解,可从其中喷涌出的不是鲜血,而是海量的事象记录。一本本漆黑的典籍在剑刃的贯穿之下迅速的焚烧。

  到最后,终于碰撞在一处。

  bang!
  在近乎将天穹都点燃的扩散光焰里,剑刃一扫而过,将维斯考特彻底腰斩。可在半空之中,维斯考特的嘴角却浮现出笑容。

  残躯迅速的重生。

  终究是,让他躲过了要害。

  可就在那一瞬间,他却听到,身后‘诶嘿’的一声冷笑。

  Russell !!!

  维斯考特的眼瞳迅速收缩。

  宛如Ghost 那样,Russell 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维斯考特的身后,然后在维斯考特反应过来的瞬间,法布提之刃已经贯入了他的心脏。

  强行,将他的灵魂冻结了一瞬。

  紧接着,他便看到,眼前陷入力竭的Hell 巨人猛然一震,胸前的厚重装甲炸开,驾驶舱如莲花那样展开。

  一个silhouette 从其中电射而出,仿佛炮弹一样,呼啸着,破空而来!

  宛如舞娘一般,在风中,他旋转,跳跃,不停歇,回旋,再回旋,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抬起了right hand 。

  在那绝妙的七千二百度旋转之后,积蓄到了极点的力量ruthless 的给了他一个热情奔放的大逼兜。

  pa! !!
  耳光声响亮。

  维斯考特眼前一黑,胸前一痛,紧接着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在这未曾预料的恐怖力量之下,脑袋都和脖颈彻底脱臼,旋转了好几圈之后,砸在了胸口上,凹陷的面孔之上还残留着清晰的Red Seal 。

  五指宛然。

  陷入,呆滞……

  而就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勃然大怒的时候,背后的Russell 已经消失无踪,面前的Huai Shi 也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撒丫子就跑。

  以来的时候好几倍的速度倒飞回到了驾驶舱里,盖子一合上之后,Hell 巨人就拔地而起,升上天空,转身疾驰。

  瞬间,已经跑到了天边的尽头。

  只有cold wind whistling 之中,断了脖子的维斯考特呆滞在原地,再度抬起的头颅之上,双目就浮现出血一样的猩红。

  “——死!!!”

  再顾不上不远处的Russell ,倾尽了Ruler 的全力,整个无何有之乡的力量汇聚,化为毁灭的洪流,瞬间封锁,收缩,无以计数的利刃凭空浮现,穿刺。

  可就在笼中,Osiris 的轮廓却开始离奇的闪烁,崩溃,disappeared 。只留下嘲弄的笑声回荡在天空之上。

  跑了!

  那只是密米尔的幻象……

  而当那一双猩红的眼瞳looked towards Russell 时,Old Bastard 便露出了sorry 的神情。

  “别生气,child 还小,你就原谅他嘛。”

  说着,他还指了指维斯考特依旧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体贴的提醒道:“动气伤肝,伤势要紧,还是赶快止血比较好。”

  维斯考特的动作僵硬在原地,茫然低头,才看到……不知何时刺入了肺腑的匕首。

  隐藏在Huai Shi 另一只手中的‘礼物’。

  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匕首闪耀着瑰丽的rays of light ,看上去如此圣洁,可在确认的瞬间,维斯考特却忍不住眼前一黑,involuntarily 的张口,呕出了大量的鲜血、内脏,以及,漆黑的液体。

  腐坏恶臭的液体从空中坠落,迅速的扩散,一滴滴的形成了弥漫的大雾,所过之处,大片的城区在雾气中迅速的溶解。

  污染的洪流在扩散。

  可当维斯考特僵硬的抬起头时,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仿佛终于明白,刺入自己体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妈的……

  这是Rancher 的……圣杯!
  pa!
  又一次,清脆的声音响起,随着圣杯的溶解,golden 的结晶如枪那样,从他的身体中穿出,一道、又一道,不止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灵魂,乃至是和他fuse together 的无何有之乡!
  大地崩裂的哀鸣之中,Rancher 的威权和胃液井喷而出,璀璨的holy light 扩散,污浊的胃液化为江海奔流。

  转眼之间,维斯考特就变成了一座Golden 晶体一般的古怪雕像,迅速的分崩离析。

  整个溶解的城市都在迅速的坍塌,破败。

  无何有之乡的核心,重生的维斯考特嘶哑的咆哮。

  在他的手中无何有之乡的记录副本《乌托邦》,已经染上了一层碍眼的漆黑……

  不止是灵魂之上的重创,就连曾经的存档也在Rancher 的威权之下被尽数破坏,一个个胃液中爬出的天选之人,在呆滞里,竟然开始赞颂Rancher 的名号,成为了食物链中的一环……

  而整个无何有之乡,已经随着圣杯的破坏,被留下了一个Elysium 的记号。

  他已经能够感受到,一只饥渴的眼瞳从Abyss 中望向了自己。将自己列入了食材的名单之中。

  如此,体贴的,帮他紧急插队,排进了地狱之神的食谱中。倘若不是诸界之战的激烈斗争,恐怕Rancher 此刻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神降于此了吧?

  一想到接下来的麻烦和近乎毁于一旦的无何有之乡,维斯考特就感觉灵魂要在愤怒的火焰里焚烧殆尽。

  “通知爱德华,唤醒《悲剧的诞生》,准备启动《格言与箭》!”

  他冷声命令:“愚者,暂停天选之人的重生,不必再浪费时间去维护了,保存好所有的副本——”

  “是,阁下。”愚者的projection 浮现:“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呢?”

  “我会授予你整个无何有之乡的Elementium 储备,你只要去做你最想做的事情就好了。”维斯考特冷声说:“不惜代价,去解决掉Huai Shi !”

  “As you bid。”

  那一瞬间,所有被授予亚雷斯塔名号的凝固者们,从维护机构中苏醒,走出。

  塔罗的辉光从破裂的大地之下升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