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445

  

  庞大的仓库里,一层层防尘布笼置着各种大型的乐器和桌椅板凳,空气中飘散着养护油的味道,除湿器的嗡嗡声依旧。而就在孤灯之下,两张椅子相对而放。

  Huai Shi 哼着歌喜zi zi 的走进来,坐在俘虎的对面,期盼的看了对面的马头人很久,忽然问∶”姓名?””.……….你等着一天已经很久了是吧!”俘虏托尼一眼就看穿了Huai Shi 的快乐源泉。”少废话,老实点,问你话呢。”Huai Shi rolled the eyes ∶”姓名!””忘了。”托尼毫不客气。

  而Huai Shi 反正也不在乎结果,继续问∶ “年龄呢?””记不清。”托尼依日嘴硬。Huai Shi 再问∶”性别?”男!”

  面对渐渐逼近的理发剪刀,托尼的回答掷地有声。

  ”偏偏对这一点很坚持啊,TONY teacher 。”

  Huai Shi 卡擦卡擦的玩着他的剪刀,然后在他的腰间比划着∶”其实可以改一改的…

  托尼的面具下,冷汗流下来∶”我觉得不用改也没关系。”

  ”改一改吧,更凉爽,更自由,更正确。”Huai Shi 语重心长的规劝道∶”变性人最近很吃香的,你看,决策室里那谁,不是说要当跨性别者么,最近风头很劲的!”

  ”改了没用,直没用!他还是个里人毒食主义者呢!”托尼努力收缩,需声警告∶”我们原暗Legion 不看这个,你可别乱来啊!”

  ”乱不乱,还不取决于你么?”

  Huai Shi 又卡擦了两下,faint smile ∶”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没有经验,是你主动点,还是让我有个崭新体验?”.…”托尼欲言又止。

  ”顺带一提,我做事比较拖泥带水一

  些,也不喜欢一次性弄完,所以剪起来,都是一截一截再一截……….”

  Huai Shi 手里捏着剪刀,忽然一笑∶”要我先给你切佃萝卜么?我切的可薄,你见过透明的萝卜片没有?”仿佛old friend 见面谈笑一般,轻松随意,谈笑风生。好像开玩笑一样。

  可看差那一双漆黑的时候,就会让人觉得,他是认真的。哪怕他做不好,但他也可以学,学得很努力很仔细……直到让人满意为止。

  遗憾的是,托尼并没有配合他学习的欲望,也一点都没有什么舍己为人的高尚情操,如今闻言已经勃然大怒。”那你特么的倒是问啊!”

  他提高了声音∶”你什么都不问,我说啥啊!””.……也对哦。”

  Huai Shi 愣了下,nodded ∶”那,所罗门想干什么?”

  ”我不道啊!”

  托尼干脆利落的回答,然后,Huai Shi 的剪刀逼近了一寸∶”我觉得我还是学一下吧”等等等等!!!”.

  杆尼在椅子上奋力挣扎;”大哥,我真不知道,咱体准跟谁啊,我有什么事情能瞒你?好吸,确实瞒了一点,但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啊我真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打工的,Boss 们琢磨什么,怎么会跟我讲啊!”

  ”大家都是打工人,打工人不为难打工人。”托尼震声辩解∶”你看人家上车都不带我,我就是一过来混日子的,所罗门都信了,你怎么就不信呢!”

  ”你觉得我会信么?”…

  Huai Shi 的笑容disappeared ,直勾勾的看着他∶”原暗Legion 就算干脏活,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挑剔吧?况且,你那两个洗头房里brother 恐怕也是什么机构的精锐吧?

  难道所罗门吹个哨子,你们什么都不问,就eagerly 的来了?””对哇!”

  托尼疯狂nodded ;”难道艾Boss 叫你来干活儿,你会问那么多么?”

  Huai Shi 沉默。

  动作僵硬在原地,呆滞。许久,竟然忍不住回头looked towards 身后。

  妈的,他这个人说的好有道理啊…….我好像被说服了。休息室里,艾睛再忍不住翻白眼。这个家伙. 而杂物间里的问话不在继续。

  ”所以,你就是过来伦敦七日游的?”对啊对啊。”托尼疯狂nodded 。

  ”所罗门的计划一点都不知道?””没错没错!”

  ”而现在被我们俘虏了之后,就决定弃暗投明?””啊对对对!”托尼说∶”我可太喜欢和你合作了!”

  ”那可very good ,有你做队友我太安心了。”Huai Shi 憨厚一笑,然后眼神就冷漠下去∶”你觉得我会这么说?”

  ………brother 你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啊,我阿托混江湖,是要讲信用的,一口吐沫一个钉,说不知道就是真不知道,怎么会骗你呢?”托尼无奈叹息∶”不如你干脆一点,上吐真剂吧,测谎仪也行。””会有用么?”Huai Shi 问。

  ”多少会有一点…用吧?”托尼也不太确信∶”但有用的可能也不多。”问题就在这里了。

  Huai Shi 哪怕不清楚原暗车团这种机构的运作流程和培盲方式,但起码清茶,这种做脏活儿的工作,也绝对不能去给一个降上没门的小喇叭。

  作为得到过Ai Qing 认证的24K纯金工具人,托尼的质量和能力是绝对有保证的。

  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对于这种家伙而言,根本不足挂齿,搞不好都不如人家平时训练的程度。

  况且,Huai Shi 也不是什么专门控长折磨人的人,实在没把握从托尼的嘴里掏出东西来。就算真掏出来,可信度有多少也难说。

  只能说,和Huai Shi 这种总喜欢脱离剧本之后act wilfully 的角色不一样,杆尼teacher 是纯纯的工具人,物美价廉活好不粘人。对敌人而言,杀了比逮了更方便的。况且,大家都是老交情了,虽然打打杀杀起来也不至于难以下手,但Huai Shi 打心底里相信这个家伙身为社畜的摸鱼本性。以及一

  他甚至在怀疑∶这个家伙,该不会是不想干活儿了,故意找机会投了吧?

  在Huai Shi 的目光审视之下,托尼顿时就有点坐立难安。

  尤其是大家对彼此的为人一清二楚。对于Huai Shi 一旦开始不当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更是心知肚明。此刻Huai Shi 眼珠子一转,他就开始感觉自己要失去贞操了。

  ”实话说,我真不知道所罗门将军他想要做什么。”他靠在椅子上,无奈叹息∶”他不会对别人解释自己的行为和目的,也不会对其他人说更多的。

  但即便是这样,在收到他的消息时,我依然不假思索。我来这里,也不是因为其他部门的命令或者是其他,只是纯粹出于对他的信任,仅此而已。”信任什么?”…

  Huai Shi 反问∶”信任一个战争疯子?”

  ”这个疯子难道不正是现境所需要的么?”托尼反问∶”有些人去做脏活儿,有的人活在黑暗里,有的人去成为疯子.………””他只是成为现境所需要的样子而已,Huai Shi 。”托尼说∶”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呕信这一点。”

  沉默里,Huai Shi 看着他的眼睛,在破碎的硅胶面具之后,那一张头套之下的眼腈,平静又郑重,毫无动摇

  令他忍不住想要叹息。

  ”有没有可能,你信错了人?”或许呢。”

  托尼像是笑了,满不在乎∶”可人生在世,总要相信一点什么,不是么?””我现在可以确定,从你嘴里什么都掏不出来了。”

  Huai Shi 遗憾的摇头,起身,最后道别∶”安分一点呆在这里,别做一些让我后悔的事情,托尼,看在old friend 的份儿上。””放心,我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托尼最后nodded ∶”谢谢你。”

  ”谢我什么?”Huai Shi 失笑∶”谢我把你俘虚过来,好让你能安心摸色?””不,谢谢你还替我留着这一副面具。”托尼低着头。

  破碎的马面低垂着,仿佛沉睡,那便是除却代号之外,唯一能代表他身份的东西。

  ”有时候,没有它,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this world 了。”托尼闭上眼睛,戏滤的轻笑着∶”大概是有了自闭症了吧?我比自己想的还要脸皮薄一些啊。”

  成为现境需要的样子之后,就unconsciously 的忘记。原本的自己 Huai Shi 收回视线,关上了门。一切都重新沉入了黑暗里。

  而就在Huai Shi 的身后,门关上的瞬间,就变成了一副巨大的画框,吉赛尔还在弯腰修改着门上的装饰。完成了最后一笔。

  托尼的囚笼simply 不在现实之中,被关进画中的房间之后,整个人会被强行Elementium 化之后,在现实和虚幻的夹缝之中存在。

  也能避免他怀着其他什么心思自找麻烦。

  Huai Shi 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就只能遗憾的向文晴展示手里的本子∶”除了这些没什么用的东西之外,一无所获.”六个过期的频道号码。

  两套作废之后的联络和代号指令。

  四条进入伦敦的不同路线和撤退点,几个不用想已经被彻底废除了的安全屋…

  牛于所发的计划和目的,身边的人手和配害,根本一无所获。或者说。from the very beginning 杆同就根本治记过。甚至有可能在亥章的回涨

  ”预料之中。”

  Ai Qing 了然的nodded ∶”那个家伙,还真是在职责和自我之间挣扎的有够狼狈啊………摆成这副样子,倒也正常。”既无法违背所罗门的呼唤和需求,也无法完全背弃自己的所坚持的准则。

  两头都无法放弃,两边都无法面对。站在矛盾的路口前面,却无法做出选择。不,或许,他还有着其他的打算也说不定….

  ”不过也,尸经足够了。Ai Qing 看差杆尼所带来的那些廉价介礼物.nodded ∶”有了这些,就能查出更多的东西来了。”此刻,在她的屏幕之上,已经有大量的档案和资料展开。…

  几个月以来,有超过六百名从四大Legion 中退役的十兵因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到了伦敦,仿佛一滴水混入海洋之中一样,在人潮中unremarkable 的落下,隐藏在了暗中.…

  或者,干脆偷渡,冒名顶页替,亦或者使用其他的办法。

  其中不乏像是托尼这样的精锐,但还有更多的,是都已经在战争之中饱经痛苦的伤残士兵。而如今,当他们怀揣着对Governance Bureau 的愤

  怒和对于现境的失望汇聚在了所罗门的旗下时,就变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庞大力量。

  而所罗门本身那足够吓人的履历,也令Huai Shi 一阵咂舌。”这Old Brother 竟然没有被重点监控么?”他问。

  ”本来就在重点监控之中,只不过,对于这样的人物来说,就算是监控也不会有用吧?”艾睛摇头;”如今在世的十六位实权将军之中,有超过一半曾经和他共事,有一分之一都曾经在他的座下服役.其余的或多或少,也眼他有所关系.便是再着不惯他的人。都无法认他曾经为现境做出的贡献。

  他在现境防御部和四大Legion 中的威望

  没有人能够动摇。四大Legion 并不相信savior ,但是他们相信自己的领袖和指挥官,尤其是像是他这样,缔造过不止一次奇迹和胜利的人。””重量级角色啊。”

  Huai Shi 越过Ai Qing ,伸手翻看屏幕,好奇的问∶”他的家人呢?”

  ”孤儿出身,没有父母,由Governance Bureau 的抚养机构监护长大,十七岁就伪造年龄加入了预备役,从那之后一直到被剥夺所有的职麦,一直都在现境防御部从事和战争有关的一切工作。结过一次婚,但后面离异了。

  妻子已经去世很多年,有两个child ,但并没有来往,也没有在Governance Bureau 工作。儿子是一名海岸救生员,女儿是自然摄影师,也已经各自组成家庭了。”

  ”不过,这些已经和再生计划无关了….

  Ai Qing 关掉了资料窗口。

  屏幕之上的,便只剩下伦敦的地图。

  以及.拨开了层层迷霉之后,一条条彼此交织的线索,乃至它们最终所导向的三个地点……在屏幕前面,Ai Qing 伸了个拦腰,端起咖啡杯,享受起工作结束之后的短暂闲强

  目标所罗门所在位置,调查结束。用时一个小时。

  喜欢天启预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