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479

  第1477章 选择和代价

  “人类不需要创造天国……”

  当Huai Shi 跨入Conference Hall 大门的时候,所听见的就是如此boasted shamelessly 的话语。

  心安理得的跳入地狱,得意洋洋的炫耀着终结,又acted coquettishly 的展现着丑陋的面貌……

  在那一瞬间,沉默的Tuning Lawyer 心中所迸发的,是仿佛足以延绵至地狱尽头的怒火。

  连日以来淤积in the heart 的不快,不得不亲手杀死所罗门的悲凉,近乎如同火山一样即将爆发的破坏欲,还有被否定的理想。

  当一切重叠在一处的瞬间,所引发的,就是再无任何顾忌的爆发!

  不假思索的,极意·交响!

  锤爆了他的狗头。

  而当破碎的Soul Spirit 再度重聚,回头,looked towards 身后的瞬间,便又一次愣在了原地。

  此刻,在吹笛人的身后,一层层silver 的耀眼光焰笼罩之中,燃烧的灵魂释放着宛如裂变一般的恐怖光焰。

  当拳头握紧的瞬间,怒火便如同熔岩那样,肆虐奔流。

  ruthless 的,扯起了他的脖子。

  又一次打爆了他的狗头。

  “看咩啊看?”

  Huai Shi 问:“没见过你爹?”

  当整个再生计划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化而产生从未曾有过的混乱,宛如连锁一般的BUG将White Silver Sea 和现实的距离无限拉近,决堤的洪流就将整个市政厅都淹没在其中,超高密度的Elementium 将现实扭曲,也令物质被意志所更替。

  正因如此,才能令吹笛人如此轻易的完成再造,可同样,当内心的显像覆盖了躯壳的实质之后,Huai Shi 身上这一份狰狞的本质就变得如此的让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仿佛,只是靠近,就会被焚烧成灰一样!

  简直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monster 。

  一旦动手的时候,就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哪怕前面的是Elements Of Destruction 一样抡起拳头往死里锤。甚至未曾被他的诡异外表迷惑哪怕一个瞬间。

  要说为什么的话,在Huai Shi 眼里,能看到的就只有一个人形的空洞。

  仿佛玻璃上凿出的裂缝一样,根本不存在什么倒影,甚至就连面孔都没有。

  而对于吹笛人而言,Huai Shi 的灵魂,完全就是绝缘体一样的存在。

  双方根本没有出现任何映射!

  以至于,失去了这一灵魂之间的联系之后,刚刚才诞生的吹笛人甚至没有在immediately 反应过来,这个从背后袭击自己的家伙是谁。

  善的,恶的,刻薄的,宽宏的,开朗的,阴沉的……Huai Shi 所有的灵魂剖面和裂片早在照进昼夜之镜的时候,就已经彻底驯服于自我的主轴,完美融合在了一处。根本不存在什么另一个不愿意承认的自我。

  这simply 是经过了变化之路的Epic Grade 加工之后所诞生的圆融怪胎,十万只苍蝇都叮不出一个缝的钢蛋。

  此刻,眼看有个家伙在自己跟前大放厥词,就算他自称吹笛人,Huai Shi 第一个反应也是先锤死了再说。

  锤不死就往死里锤!

  “叭叭了大半天,有用的玩意儿你是一点都不讲,还不就是个只会暗中拱火的傻逼玩意儿!

  还乐,你乐泥马呢?!”

  bang!

  再次一拳,将吹笛人大半截身体打成渣,Huai Shi 依旧不解气,又是一拳,然后再一拳!

  就算是再怎么不可一世的Elements Of Destruction ,此刻他依旧只是以诸多灵魂碎片和Evil Thought 所拼凑成的新生Soul Spirit ,根本无法同以魂铸钢的Ascender 相较。

  even more how ,即便是吹笛人的本体,在Abyss 之中也从不以martial power 和战绩出名。如今忽然被Utopia 的mental disorder 堵在小巷子里,除了抱头蹲防之外,根本无从还手。

  可即便是如此,却依旧仿佛是杀不死的影子一样,不断的凝聚和重生,即便是被Huai Shi 一次次毁灭,依旧无法根除。

  直到Huai Shi 的动作戛然而止,扯着他的脖子,再未曾向他挥拳。

  仿佛等待。

  而那一张迅速凝聚的模糊面孔,才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啊,Huai Shi ,haha ,我就知道,Utopia 打招呼的方式还是这么夸张啊。”他说:“看来我们能谈谈了?”

  “不,我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Huai Shi 诚恳的问道:“方便解答一下么?”

  “haha ,hahahaha ,hahaha ,问题?我喜欢问题!”

  吹笛人戏谑大笑:“当然可以,Huai Shi ,当然。现境也好,Abyss 也罢,Utopia 毁灭的原因亦或者是伱们会长的去向,不论是什么,我都可以回答你!”

  “no no no ,没那么复杂,我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Huai Shi 看着那一张抽象的面孔,认真的问道:“我只是想知道,刚刚你是用哪只手摸了她的脸?”

  “……”

  那一瞬间,吹笛人的笑容在面孔上凝固了一瞬。

  再然后,Elementium 爆发的焰光就从Huai Shi 的五指之间涌现,降临在他的左臂之上,将重组的Elementium 瞬间焚烧殆尽!

  “是这只?”

  Huai Shi 问:“还是这只?”

  bang!

  右臂也随着大半个肩膀,在金属的爆燃之中,消失无踪。

  当Huai Shi 的手掌再度抬起,便有锋锐的铁光交织为long spear ,猛然贯穿了他的胸腔,将他挑起,钉在了拔地而起的十字架上。

  再紧接着,烈焰拔地而起,吞没了一切。

  焚烧!

  汹涌的Elementium 烈焰迅速攀升温度,如同炼金熔炉那样,一遍遍的破坏着那诡异的结构和组成,侵蚀,渗透。

  一点点的将金属化的Elementium 融入他的灵魂之中。

  既然杀不死的话,那就彻底烧成面目全非的样子吧!

  而就在火焰中,没有惨烈的呐喊和惊恐的尖叫,只有遗憾的笑声,仿佛自嘲一般。

  吹笛人无奈一叹,放弃了沟通的想法。

  对Utopia 的家伙,竟然还抱有能够语言交流的侥幸,实属不该,如此教训,应该牢记。

  不能再给另外一个自己看更多的笑话了。

  况且,差不多,也应该死了……

  就在那一刻,破裂的声音,从火焰中响起。

  那一道无法杀死的灵魂之上,竟然出现了致命的裂痕。

  而Huai Shi ,不假思索的拔剑,澎湃的潮声之中,汇聚全力的焰光奔流于剑刃之上,仿佛手握着即将爆裂的星辰。

  斩!

  可再然后,那剑刃又戛然而止。

  在另一个从灵魂中浮现的警告中,悬停在那一张诡异笑容的前方。

  ——停下!

  是Ai Qing 。

  不惜撕裂自我的灵魂,以Axe of Fury 为Elementium 链接为桥梁,向Huai Shi 所发出的命令。

  此时此刻,在这一瞬间,Ai Qing 终于窥见了迷雾尽头的轮廓,那个阴谋所通向的终点!

  不要杀他,Huai Shi !

  不可以杀死他!

  ——这才是,他的目的!

  “不要违背规则啊,Ai Qing ,我们可都是被选中的祭品。”

  短暂的死寂之中,火刑架上,吹笛人意味深长的looked towards 了Ai Qing ,笑声尖锐:“你为何要阻止我去履行自己的义务呢?”

  为何要阻止我?

  况且,即便是你能够阻止我,那又如何?

  你无法阻止,那个即将到来的选择——

  就在这一刹那,焚烧之中,吹笛人竟然微笑着,伸出了手掌,干枯的手指在那一瞬间迅速变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仿若white jade 所雕琢而成的艺术品。

  而就在那抬起的指尖之上,却悄无声息的渗出了一点漆黑。

  粘稠如墨。

  汇聚了不知道多少Evil Thought 和分歧,所酝酿出的essence ,以背叛和杀戮所种出的恶果,那是根治在灵魂之中的原罪结晶……

  那便是吹笛人的鲜血,足以令一切灵魂迎来凝固和破灭的癫狂之毒!

  然后,那一只手,当着Huai Shi 的面,一点点的,伸向了Ai Qing 的灵魂。

  满怀着恶意。

  选择吧,Huai Shi 。

  究竟遵从她的命令,还是,杀死眼前的敌人?

  选吧!

  是保护我,还是保护她?

  回应他的,呼啸而来的灭绝之剑!

  毫无任何的停滞和犹豫,在Huai Shi 手中,那迟滞的剑刃,再度迸发出足以灭杀一切灵魂的烈光。

  斩!

  那一瞬间,Ai Qing 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胜负已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当最后一位参与者登陆完毕,再生计划所出现的漏洞就将会被补完。而一旦他被杀死了的话,那么再生计划就将彻底结束——

  毫无疑问,Ai Qing 会作为最后的胜者,赢得胜利。

  可代价呢?

  代价又是什么?

  所有在计划中死去的灵魂,包括吹笛人在内,将会遵照规则,通过混沌运算的引导,流向……White Silver Sea !

  这才是他的目的!

  再生计划的成败?Governance Bureau 的未来?现境的变化?

  那跟吹笛人有什么关系?

  如此大费周章的加入了这一场游戏,难道就是为了这渺小到可怜的安慰奖么?

  那未免,也太过于可怜了吧?

  明明,如此丰厚的报偿早已经近在咫尺!

  就在那一刻,在吹笛人满心欢喜的大笑声中,灭亡和终结降临,将他彻底毁灭!

  曾几何时,阻拦在自己面前的天堑,彻底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通往全人类灵魂的道路!

  当浩荡的旋涡从奔流的辉光中涌现,拉扯着吹笛人,缓缓上升。

  破碎的灵魂满怀着欣喜和赞叹,迎接着这即将到来的甜美果实,终于,走进了其中!

  successfully accomplished 。

  于是,再忍不住恶意的笑声,最后嘲弄:“Huai Shi ,你很快就会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hahahaha 。”

  就这样,向着那一片辉煌的海洋迈出了一步。

  又戛然而止。

  连同笑声一起……

  当他错愕的低下头,looked towards 自己的双腿时,便陷入了茫然:为什么,自己的脚上会有一根锁链?

  而就在那一瞬间,在他肩头,忽然有一张微笑的面孔从后面缓缓探出来,歪头,看着他。

  眨了眨好奇的大眼睛。

  “是吗?”

  Huai Shi 问道,“那你为什么不亲自告诉我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