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484

  第1482章 角斗士

  曾经有人说,在仿佛永恒的时光之中,就算是死亡都会消磨殆尽。

  可是,在哪之中,注定有什么,不会被时光所消磨的东西,孕育而出!

  现在,伴随rays of light 之扉的开启,无数被遗忘的地狱坠入了更深的黑暗里。而来自Astronomical Society 不散Ghost ,再度,爬出了地狱!

  “你好啊,吹笛人。”

  当支离破碎的面孔抬起时,浮现的便是仿佛令地狱都为之颤栗的笑容:“久别的重逢是多么的甜蜜,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呢?”

  “你总是喜欢和别人这么hopelessly muddled 么,Huai Shi ?”

  在验算层的天穹之上,吹笛人终于回头。

  吞尽了一切愤怒之后,那一张面孔之上再无笑容,只剩下厌恶和冷漠:“何必如此惹人生厌呢?”

  “大概是innate talent 吧。”

  Huai Shi 摊手,似是无奈:“你看,爹妈给的名字没起好,结果accidentally ,就会坏人好事。

  这是怎么了?生气了吗?恼火了吗?还是说,伱在害怕?”

  就这样,来自Utopia 的Evil Spirit 戏谑的大笑着,走向了White Silver Sea ,一步步的向前。

  向着前方的敌人。

  “首先,我必须要告诉你,马克西姆向你问好——这是击败了你的人之一,你要记住。”

  Huai Shi 活动着遍布裂隙的手腕,告诉他:“第二,请不要害怕,会有足够的时间让你shiver coldly ……”

  “——下半场,该开始了!”

  在那一具遍布裂隙的灵魂之中,光焰重燃。

  名为【决胜时刻】的力量与此苏醒。

  当来自Governance Bureau 的权限运转在那灵魂之中时,来自White Silver Sea 的权重便再度降下,Elementium 如洪流一样奔流,落入了他的灵魂之中,就仿佛落入了黑洞中去,听不见任何的回音。

  只有thunder 的鸣动。

  而天穹之上,笼罩阴霾的White Silver Sea 中,无穷灾厄如暴雨那样降下,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熔岩和风暴席卷。

  将Huai Shi ,瞬间吞没。

  可紧接着,灾厄又在突进的焰光之中被撕裂了,Huai Shi 已经飞身而起,跨越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间隔,向着吹笛人逆袭而出。

  ”fuck off! ”

  吹笛人挥手,两个崭新的绳结抛出——经过精心编制的恶意形成了蠕动之兽,千百只肢体向着Huai Shi 伸出,紧接着,巨口张开,喷出了交错的烈光。

  降下毁灭!

  “既然你这么喜欢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我不介意再把你毁掉一次,Huai Shi 。”

  吹笛人的手中,绳结一个又一个的抛出来,落在地上,就形成了一个个诡异的silhouette ,迅速的抽取着Elementium ,具现成型,便形成了一个个庞大的轮廓,汇聚成潮水。

  bang!

  坠落的Huai Shi 横扫,劈斩,将giant beast 的头颅从脖颈之上斩落,践踏在脚下。

  当他环顾自己的对手时,便再忍不住笑出了声:“真丢人啊,这种时候还在玩以多欺少。

  难道不是应该堂堂正正的一对一,一决胜负么?”

  “我会的,Huai Shi ,不过是在你再没有力气嘴硬之后。”吹笛人冷漠回应:“放心,而且this time ,我会比之前做的更彻底——”

  “不,我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太理智。”

  Huai Shi 微笑着,认真的告诉他:“你确定,要和我比摇人?”

  那一瞬间,在他的脸上,毫不掩饰的嘲弄浮现。

  如此的快慰。

  “做好加班的准备吧,吹笛人。”

  他说:“this time ,你要送进地狱里的人,可不止一个!”

  话音未落,Huai Shi 手中的利刃调转,刺落,贯穿了自己的灵魂,从后背传出。

  可明明是Elementium 所构成的Spirit Physique ,此刻,从利刃之下,竟然流出了一缕猩红的血色。

  如此鲜艳。

  那是染血的铁光。

  而当那一缕铁光落入了Huai Shi 的手中时,就在Trapping Hand 的力量之下,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染血的士兵牌从Huai Shi 的指尖垂落,遍布磨痕的铁片彼此碰撞,就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向着近在咫尺的White Silver Sea ……

  宛如来自决胜前夕的紧急征召。

  ——以Governance Bureau 的权限,发起呼唤!

  于是,在那一片晦暗的阴霾中,有来自尸山血海的色彩骤然涌现,奔流,迸发,扩散!

  将一切染成了赤红。

  数之不尽的逝者们从沉睡中苏醒,睁开了眼睛,追随着那个从死亡中归来的silhouette 。

  当Huai Shi 的五指松开时,古旧的士兵牌便从空中落下。

  落入了另一只手掌之中。

  被握紧。

  名为所罗门的男人睁开了眼睛,苍老的面孔缓缓抬起,平静的凝视着眼前的一切,天空,大地,White Silver Sea ,monster 们。

  吹笛人。

  还有,身旁的男人……

  最后,低头looked towards 了手中的士兵牌。

  “为何呼唤我呢,Huai Shi ?”

  他不解的问:“我明明已经死去,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没有忘记你啊,所罗门,所以我呼唤你。”Huai Shi 告诉他:“因为this world 没有遗忘你们,所以,你们在这里。”

  “是这样吗?”

  那一瞬间,苍老的面孔之上浮现微笑,饱含着期许和盼望:

  “那么,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Huai Shi 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是保护this world 啊。”

  所罗门没有回答。

  只是抬起手,为自己再度戴上了士兵牌。

  从未曾见过,那一张从来肃然悲苦的面孔之上会出现如此幸福的笑容,仿佛一生的渴求和期盼都得到了回报一样。

  忽然发现,死后的生涯,似乎也不赖。

  就这样,他extend the hand ,从Huai Shi 的手中接过了美德,望向了自己的对手们,那些要自己by fair means or foul 的去打倒、撕碎、蹂躏、毁灭的敌人,便再无法克制……灵魂中早已经沸腾的血潮和killing intent !

  “来!”

  在从天而降的无穷炮火中,逝去的wild beast 走向了战场。

  ——Governance Bureau 所属,Casted Iron Legion ,指挥官·所罗门,再度为现境而战!

  当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烈焰从虚空中升起坠落,燃烧的天空和大地之间,仿佛有银白和赤红的星辰升起。

  他们向前。

  自潮水中开辟,笔直的向前,撕裂黑暗,thunder 万钧的降下毁灭。

  庞大的净化级泰坦从奔流的血色中拔地而起,宛如巨人一般的身躯化作铁的山峦。当数之不尽的导弹发射架展开时,便迸发出足以将一切地狱都付之一炬的焰光。

  就在扩散的焚风之中,那些monster 焦烂的尸骸之间,那一枚’钢铁之箭’升上了天空,载着燃烧的silver 辉光,跨越了层层阻拦,又从天而降!

  bang!

  killing intent 所汇聚成的爆炸和毁灭被吹笛人抬起的手掌阻隔在外,可在开辟的烈焰之中,Huai Shi 的面孔浮现。

  怨憎横扫!

  “又是这一套……”

  吹笛人不耐烦的挥手,绳结抛出,屠杀所形成的monster 再度具现,阻拦在Huai Shi 的前方。

  可紧接着,便有风声从远方响起。

  巨炮迸发轰鸣。

  还未曾凝聚成型的畸变monster 在扩散的烈焰中已经分崩离析,而在吹笛人眼瞳的倒影之中,怨憎再进,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的撕裂一切阻拦,在那一张模糊的脸孔之上斩出了一道巨大的裂口。

  就仿佛吹笛人最爱的笑容一般!

  集束炸弹从天而降,在分裂中洒下数之不尽的孢子,扩散的火焰覆盖了一切。

  在接连不断的打击之中,那一片晦暗的色彩不断的颤动。

  泡影溃散又重聚,难以定型。

  而Huai Shi ,已经近在咫尺。

  “死来!”

  愤怒填装,Hammer of Suffering 在轰鸣中砸落。

  可紧接着,便在那一只异化之手的前方戛然而止,同Huai Shi 的一击正面硬撼,吹笛人只是略微的后退了半步,另一只手刚刚抬起,却感受到身后传来细碎的风声。

  再然后,Sword Of Virtue 从胸前穿出。

  贯穿!

  直到现在,所罗门的silhouette 才从熄灭的火焰中浮现,面无表情,平静的进行自己的工作。

  杀戮,破坏和毁灭。

  当吹笛人漠然回眸,握紧的左手推出,便有狂暴的力量凭空爆发,将所罗门推出。可紧接着,随着铁锤的消散,Gun of Compassion 便已经自Huai Shi 的手中穿刺而出,贯穿头颅。

  没有血色喷涌。

  裂口骤然展开,一条条色彩晦暗的绳索如同触手一样,顺着Gun of Compassion 延伸而来。可Gun of Compassion 已经消散在了空中。

  Huai Shi 抽身后退。

  而在吹笛人身后,所罗门已经再度突进,自in midair ,Sword Of Virtue 回旋,已经向着吹笛人的面孔脱手而出!

  可吹笛人,只是不屑的冷笑,猛然向后退出了一步,擦着sword edge 躲过。

  然后,便看到了,所罗门另一只手中的……枪!

  扳机叩动。

  对准了他的面孔。

  佩戴了六十一年的手枪,那一份熟悉的轮廓和力量早已经铭刻所罗门在灵魂之中,此刻尽数施加在吹笛人的灵魂之上。

  在他的头上开出了one after another 贯穿的裂口。

  而就在另一侧,回旋的美德已经落入了Huai Shi 的手中。

  就在这近在咫尺的距离,辉煌的光焰井喷。

  将吹笛人,彻底吞没!

  那一片变幻不定的晦暗色彩里发出了凄厉的嘶鸣。

  在焚烧的光流之中,剧烈的蒸发,收缩。

  坍缩了一颗漆黑的核。

  而就在那苹果大小的灵魂之核上,一道裂隙崩裂,猩红的眼瞳浮现,死死的钉着近在咫尺的Huai Shi 。

  紧接着,second ,third ,4th ……

  one after another 密集的眼球凝视着眼前的一切。

  刺耳的哀嚎声骤然响起,此刻在验算层中无数洒出的绳结,那些凝聚成实质的灾难仿佛被黑洞所捕获了一样,迅速的坍塌,溶解,向着正中央汇聚,化为了色彩缤纷到令人作呕的旋涡。

  贪婪的,愤怒的,将一切灾祸和恶孽,尽数吞尽!

  来自Abyss 的意志和来自现境的灾害与此融合,在Huai Shi 和所罗门带来的压力和威胁之下,真正足以被冠以’Elements Of Destruction ’之称的monster ,已经从黑核之中孕育而出!

  彻底的舍弃了再生计划的权限,撕裂了人类毁灭局这一伪装,不惜暴露自我,漆黑的污染在这一瞬间从运算层中扩散,溢出,席卷整个混沌运算……

  与此同时,被唤醒的,还有埋藏在White Silver Sea 中的无数防御矩阵,净化模块,乃至杀毒程序。

  就在运算层之上,那一片奔流的璀璨之海仿佛在瞬间沸腾,聚合了全人类灵魂的【辉煌之光】寸寸降下。

  可当吹笛人抬起手的时候,锁闭的运算层,却化为了阻挡这一份毁灭力量的壁障!

  “别想阻拦我,Huai Shi 。”

  那一张雾气所笼罩的面孔再不掩饰怒火:“你们在痴心妄——”

  bang!

  那一瞬间,吹笛人的话语戛然而止。

  才刚刚完成的Elements Of Destruction 呆滞的stared wide-eyed ,紧接着,倒飞而出!

  在突如其来的Iron Fist 之下!

  而就在原地,Huai Shi 维持着挥拳的姿势,不屑的向旁边啐了一口。

  “sorry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此刻,在他的拳头和手臂之上,transformed into 钢的Elementium 终于浮现出狰狞的形状,散发出了恐怖的热量。

  那是崭新的,Elementium 武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