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515

  bang!

  当那话语传入耳中的瞬间,七海之剑上,lightning 迸发,吞没残躯,将那一张狰狞面孔彻底焚烧殆尽。

  skeleton doesn’t exist 。

  可紧接着,Huai Shi 就头也不回的向身后斩出一剑。

  metal collision 的声音里,诡异的骨刃竟然从虚空中凭空浮现,宛如利齿那样,已经穿刺而来。

  灰烬陡然飞扬而起,无数blood vessels 编制成了模糊的轮廓,巨眼从身躯的正中睁开,死死的盯着终于回头的Huai Shi ,还有他的笑容。

  而Huai Shi ,只是casually 的歪过头,躲过了那一道枭首的狼牙骨刃。

  Sword Of Virtue 横扫,斩向了刚刚凝聚成形,甚至还没有长出皮肤的头颅。

  “休想!”披狼皮者怒吼,又一柄狼牙骨刃从血肉之中长出,挡住了Sword Of Virtue 的横扫,可紧接着,便眼前一黑。

  再然后,铁锤破空的巨响才arrive slowly 的迸发!

  Hammer of Suffering ·愤怒填装!

  以苦痛之重击渋Elementium 的防御,再然后,忿怒如炸药那样,自灵魂内部迸发!那纯到无可挑剔的纯粹意志已经随着响彻天穹的诡异凄鸣,从Ruler 的灵魂中扩散开来。

  宛若猛毒!

  而暴雨一样的进攻,却还在继续。

  仿佛漫步一般的踏前,淡定的挥洒着手中变幻莫测的武器,可效果却恐怖的不可思议,甚至将Ruler .压着打!

  “怎么了?怎么了?”

  疑惑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带着戏谑:“手多就很了不起么?好像完全没用啊!”

  bang!

  七海之剑贯穿巨眼,力量再度爆发,将新生的躯壳搅成了一团烂泥。

  当one after another 诡异的狼牙利刃不断的从虚空中浮现,好像大口一样向着Huai Shi 咬下的时候,却在那无比随意的松散步伐之下变得滑稽又迟钝。

  即便是每一颗的骨刃之中都裹挟着足以令灵魂重创甚至破碎的灾厄之力,可是却奈何不了Huai Shi 分毫。

  直到现在,经历过无数战斗和娴姐的突击补习班之后,Huai Shi 终丁理解了曾经罗老对自己所说的话语—不管多少手臂,多么诡异和奇特的兵器,归根结底,砍人就只需要那么一下而已。

  将自己的那一下,打中敌人,让敌人的那一下,打不中自己。

  这便是斗争奥秘的Extreme Realm 。

  虽然听上去像是娴姐的趁XX不注意系列一样的扯淡和毫无道理,可真正隐约感受到这样的realm 存在时,Huai Shi 便已经深信不疑。

  同曾经Outlaw King 所带来自己的恐怖压力相比起来,眼前对手的攻势,宛如清风扑面!

  “你好弱啊。”

  那一瞬间,Huai Shi involuntarily 的感慨,却令狂怒的Ruler ,如遭雷殛!那样坦诚又怜悯的眼神.

  更胜过了斩首的利刃和贯穿灵魂的创伤,带来了更凌驾于其上数干、数万倍的羞辱,令披狼皮者在一瞬间,陷入癫狂!

  包裹夜幕的诡异巨皮在瞬间剧烈痉挛,无数blood vessels 骤然迸射而出,仿佛暴雨,瞬间,吞没了Huai Shi 。

  可Huai Shi 的silhouette ,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任凭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太慢!

  只是,那躲闪的动作,却骤然一滞。

  一只手竟然从原本平平无奇的泥土之中伸出,抓住了愧诗的脚踝。血泊之中,披狼皮者的面孔浮起,狞笑。

  此刻,诡异皮毛包裹天穹,一切便都已经在披狼皮者的身躯之内!所有的都被他吞入了自己的腹中。

  也就是说,他的意志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地方,如同隐藏在暗中的猎人一样,看着对手一步步的志得意满的踏入陷阱。

  发动绝杀!

  瞬间,便有一扇诡异的巨镜从天穹之上的皮毛中浮现,黯淡的镜面上,幕布被揭开,赫然映照出了Huai Shi 的样子。

–

  分离之镜!

  泡影破裂的纽碎声音响起,Senior Controller Of Life 的大群加持,Yunzhong Monarch 的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仿佛在瞬间消失无踪,一切关联都被彻底切断。

  窒息突如其米。

  Huai Shi 感觉自己已经被the entire world 所剥离。

  甚至,无法挣脱那一只只手爪的拉扯,get into real trouble 。

  只是subconsciously 的stared wide-eyed ,便看到无数从皮毛之上延伸出的blood vessels 降下,仿佛利刃,贯穿了自己的身躯,撕裂。

  再然后,将那一具破破烂烂的身躯挂起,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如此惨烈!

  令整个战场,为之一寂。

  所有人都呆滞的回头,looked towards 了那一具破碎的身躯,然后.收回视线,继续该干啥干啥。

  新来的,第一次见吧?以后就习惯了-这逼逗你玩呢!

  此刻,无数blood vessels 之间,原本还在剧烈抽搐挣扎的Huai Shi ,此刻感受着那贪婪和恶毒的力量不断吞吃自己的灵魂,忽然就放弃了挣扎。

  relaxed 。

  看这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Elements Of Destruction 呢.吓死人了!

  和此刻不断破坏自己身体和灵魂的blood vessels 蚕食比起来,更令他忌惮的,是天穹之上那高悬的巨镜。

  映照着Huai Shi 的身体和灵魂。寸寸降下!

  镜面之中的影像越是清晰,Huai Shi 的灵魂所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发的庞大。好像有黑洞一样的恐怖引力从镜面之中浮现,拉扯着他的灵魂,剥离一切。

  甚至,就连Stigma 都陷入了死寂,失去响应!只剩下在无穷引力之下渐渐崩溃的灵魂。

  就好像,要渐渐的变成虚无的泡影一般.被收入黯淡的镜面之中。

  Huai Shi 的灵魂之上,one after another 裂痕在迅速的浮现,彼此交错,渐渐的,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空洞的眼瞳倒影中,披狼皮者的面孔隐隐浮现。

  依靠着无数blood vessels 编织和蚕食,他已经侵入了Huai Shi 的身躯。

  感受着这一具身躯之中所蕴藏的恐怖力量,便忍不住大笑出声。

  同这一具躯壳比起来,自己之前所倍加爱惜的那一具具备微薄巨人bloodline 的身体,简直是垃圾一样!

  从今之后,这就是我.ka!

  破碎的声音,从躯壳之中响起。

  就在Ruler 的灾厄灵魂的前方,支离破碎的升者灵魂,仿佛傀儡一般,骤然抽播了一下。

  骤然,抬起了面孔。冲着他,戏谑一笑。

  而在崩裂的灵魂之上,数之不尽的裂隙交错,竟然也.隐隐组成了一面丽巨镜的轮廓。

  每一块灵魂碎片都折射着晶莹的rays of light 。

  无数碎片所映照出的绚烂辉光重叠在一处,却形成了一片永恒的黑暗,仿佛埋葬一切的黑夜,一切痛苦和绝望的归处。

  由癫狂、苦痛和绝望的vortex 之中,一道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利刃渐渐凝结,升起.令披狼皮者,遍体生寒!

  那是什么东西!?

  于是,自撼动天穹的惨痛尖叫中,至恶之剑,刺出!崩!

  分离之镜在那无穷怨恨海量驳杂情绪所交织而成的利刃之前,浮现裂隙!

  领受了昼夜之镜的考验,得到了来自黑神和白神的双重赐福,这一份源自Heavenly Kingdom Lineage 的威权早已经和Huai Shi 的灵魂绑定!

  就像是隐藏的杀毒程序那样。

  对于天国而言,这才是变化之路存在的意义和本职!

  一切试图动摇Huai Shi 的意识,篡改他的灵魂的力量,都将招致它ruthless 的反击!

  现在,那一道赐福汲取着魂诗本身的恶意,自愤怒、苦痛和悲伤之中所升而成的至恶之剑,自Huai Shi 的躯壳之中,悍然刺出!

  无以计数的blood vessels 在瞬间如同被火烧一样,痉挛着抽搐,弹出。紧接着,就寸寸石化,化为飞灰。

  那些惊恐着蠕动的blood vessels 里,只有一张残缺的面孔浮现,满是惊骇。

  紧接着,他就看到,本应该被剥离了Stigma 和奇迹的升者,再度睁开了眼睛。咧嘴。

  于是,他身后的黑暗便狂笑!一拳!

  bang!

  那残破的面孔在Iron Fist 之下,分崩离析,可这insignificant 的凭依损害,并不足以让披狼皮者肝胆沮丧。

  此刻,令重创之后的Ruler 为之惊恐的,是从灵魂中井喷而出的灾厄和黑暗!宛如山峦一样拔地而起!

  在Huai Shi 身后,狰狞的黑暗咧嘴,凝聚为兽的面孔,同自己的主人一同俯瞰。

  在从层层封锁中释放而出的瞬间,便饥渴的升上了天空,再然后,张开了巨口,猛然合拢。

  披狼皮者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subconsciously 的stared wide-eyed ,looked towards 了巨口合拢的方向.

  他妈的,分离之镜!!!!咕咚一声。

  casually 的将亡国的威权,吞进了自己的腹中,再然后—bang!

  当披狼皮者的面孔从铁石中浮现的一瞬,终末之兽的giant claw 便已经从天而降,自庞大的战场之上犁开了笔直的沟壑!

  而那一张面孔还来不及清晰,便已经被按着,在地上反复的摩擦!“太卑鄙了!”

  Huai Shi 摇头,恼怒痛斥。

  本来还想以辅助的样子和你平等对战,可换来的却是这种外挂的sneak attack —“大家都看到了嗷!”

  Huai Shi 提高了声音,指着他:“这可是你不让我当辅助的!”

  在他身后,终末之兽took a deep breath ,吞进了战场上的鲜血和死亡,再然后,再度张开,所吐出的,便是毁灭一切的耀眼辉光。

  随着狗头的疯狂摇摆,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criss-crossed ,从包裹夜幕的狼皮上划开了one after another 惨烈的创口。

  血肉化的天穹之中剧烈的痉挛,血色如同瀑布那样从天穹洒下。

  倘若如今狼皮所包裹的一切是他的体内,那么Huai Shi 直接帮他快进到了胃穿孔!在这前所未有的痛苦之中,来自至恶之剑的创伤在迅速的蔓延披狼皮者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快要分裂,好像于足都有了自己的意志一般,各行其道。不能这样下去了。

  必须快速的找到崭新的身体。

  只需要一念,披狼皮者的意志便在自己的冠戴者身上重生。

  仰大长啸的Werewolf 微微停滞,剧烈痉挛,绝望的惨叫,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controller 彻底吞噬.

  披狼皮者再度睁开了眼睛。然后,又闭上了—

  因为就在瞬间的停滞中,这一貝身躯的胸前就不知为何,破开了一个大洞!阴影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的飞过。

  于是,心脏,消失无踪!

  紧接着,终末之兽的眼眸垂落,锁定了他的存在。giant claw 抬起,拍下!

  bang! “雾草.”

  whistled past 的飓风中,林中小屋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头上,摘下来一看,一截烂肠子,不由得骂出了声。

  当他回头,看到了刚刚阴影中浮现的安娜时,便eyes shined ,伸手:“快点。”安娜眨了眨眼睛,好像不懂他的意思。

  “心脏,拿过来。”

  林中小屋勾手指:“我都看到了,别磨蹭。”“切”

  少女不情愿的别过头,从口袋里翻了一下,犹豫了一下,looked towards 林中小屋的神情,最后磨蹭的将一颗巨大的心脏拍进了他的手里:“拿去!”

  “乖。”

  林中小屋笑眯眯的伸出黏糊糊的手,在她的头上狠薅了两把之后,反手,将心脏丢在了祭坛之上。

  心脏、眼珠、脊骨、肺腑.

  那些分别米自不同冠戴者的内脏在血水之中旺盛的跳跃,运转着,仿佛还活着一般,试图挣扎,可是在血色中那一缕缕的诡异的红线缠绕之下,却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无从脱离秘仪的桎梏。

  “jie jie jie jie ,这样一来,就successfully accomplished 了。”

  巫成得意的仰天大笑,阴森的气息扩散开来。

  只有旁边的安娜忍不住嫌弃抱怨:“哇,你笑得好像个被teacher 随手干掉的小瘪三

  pa!

  林中小屋头也不回的又敲了她一下:“你懂什么?这叫家族传统!”“我们家干活儿之前,就是这么笑的!”

  虽然听上去就怪得不得了。但有一说一,起码imposing manner 够啊!

  甩去了于上的血水,他反于拔出了骨质仪刀,双眼中如蛇的竖眸里迸射出one after another 惨绿色的rays of light 。

  “吾上太山府,谒拜皇老君,交吾却鬼,语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天左契,佩戴印章,头戴盖,足蹑魁刚—”

  伴随着那低沉的吟诵,一个个音节仿佛活了一样从他的喉咙里钻出来,延续为一线,随着口舌的开合而不断的延伸收缩。

  就像是.一条蛇!

  亦或者,是林中小屋这条Serpent 的吐信!

  林氏所inheritance 的咒禁True Essence 自秘仪之中演化,缓缓的缠绕在了那些内脏之上,像是一只只大手一样,将它们提拎悬挂在半空之中,彼此接续,发狂的蠕动。

  最后,他身上那一件狼皮大衣竟然如同活过来一般,飘起,蠕动,包裹在了那些内脏之上,剧烈抽搐,就化为了一句首尾俱全、五脏齐备的诡异皮囊。

  狼皮随风舞动着,空空荡荡的眼洞里燃烧着jade green 的火焰,照亮了咒帅的诡异笑容。

  仪刀穿刺,贯穿狼皮。缓缓的,扭转.

  于是,便有令一切耳膜都为之撕裂的痛苦咆哮从天穹之上洒下!

  以descendant 的内脏为凭,这种无比简单的形代咒术此刻竟然在Ruler 的身上发挥出了效果,一阵阵毫无来由的剧痛从披狼皮者的灵魂之中进发,创伤随看仪刀的游走而迅速的崩裂。

  “bia~“

  林中小屋抬起手,宛如挽弓那样,握住了虚无的弦,对准了面前的傀儡,开弓射箭。

  顿时,皮囊所包裹的大穹破裂,血色井喷。“bia~“

  林中小屋再度射出了这一份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的阴森之咒,令抽搐的狼皮之上,那一张模糊的面孔之上崩裂缝隙。

  “bia~“

  第三箭,当面前的傀儡在碧火燃烧中被焚烧殆尽的时候,倾尽了他所有恶意的一箭便已经化为猛毒,在Ruler 的灵魂之中扩散开来。

  毫不羞愧的躲在teacher 的背后,暗箭伤人,狠下辣手。

  当那一份丰沛的恶孽业果如同甘露一般从灵魂中涌现时,感受到了披狼皮者怨毒的凝视,林中小屋终于再忍不住jié jié 大笑。

  然后,掉头就跑.bang!

  就在他身后,原本的祭坛,已经连带着周围的土丘一起,被一根仿佛手臂般的肢体绞成了粉碎!

  而还不等他冷汗流出来,便有如山的giant claw 砸落,按住了,然后,终末之兽张口,甩头,猛然将那刚刚诞生出来的肢休彻底拽断!

  咀嚼,撕裂,吞入腹中!肆意的破坏着那血肉天穹。自正中,撕裂!

  庞人的裂口,展露出被皮毛所包裹的天空之外的景色,Abyss 的漆黑,乃至无数坠落的火光。

  令Huai Shi 微微一愣。那是炮火支援.

  即便是相隔如此漫长的距离,那些寄托着希望和怒火的钢铁依旧展开了双翼,从天而降!

  此刻,北极星中转站之后的炮击阵地之上,one after another 耀眼的烈焰腾空而起,continuously 的从外侧降下毁灭!

  在失去了观测目标的瞬间,来自Casted Iron Legion 的支援便已经开始了。“继续,继续!”

  内梅特死死的盯着探镜之上出现的景象:“已经观测到了原罪Legion ,战斗还在继续!保持火力压制!”

  于是,更多的钢铁之恻在火焰的喷薄中,升上天空。“谢啦,兄弟!”

  Huai Shi 望看那一片迅速坠落的火光。

  终末之兽咧嘴,向着身后抬起爪子,以示感激。

  再然后,sharp claw 拍落,撕裂了面前蠕动的皮毛。

  在诡异痉挛中,那一块蠕动的皮毛迅速膨胀,竟然生长出了一条条坚实的skeleton ,皮毛撑起来,死死的抵住了终末之兽的吐息!

  披狼皮者再顾不上已经吞入腹中的食物,彻底癫狂。巨皮不断蠕动,抽搐的blood vessels 再度编制,就形成了庞大的身躯。

  同终末之兽撕咬在一处。

  两只宛如山峦的giant beast 彼此碰撞在一起,爪牙摩擦,翻滚,就令大地不断的崩裂,巨响化为风暴扩散。

  不论是现境还是Abyss 。

  即便是远在中枢,也能够通过探镜观测到此处的交化。可未曾想到,战况竟然会如此分明!

  就在不知道多少观察者的凝视里,披狼皮省的血肉在巨口之下不断被撕裂,sharp claw 横扫,折断肢体,再然后,尖锐的牙齿刺破了新生的眼瞳。

  猩红喷涌。

  简直就仿佛蹂躏一般,casually 的施加着折磨,

  冷酷的,残忍的,一次又一次的,毁去了新生的肢体,压制着一切反抗,读取着他的动作和行为,然后在他做山行动之前,将那缕习惯残忍的掐灭。

  直到它想要either the fish dies or the net splits 的瞬问。露出最致命的weak spot .

  大穹之上,散热完毕的鹦鹉螺便苒度迸发出了耀眼的rays of light 。边狱之炮,发射!

  海量的灾厄和奇迹碰撞之后所汇聚而成的毁灭化为一束,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的撕裂了悲鸣的giant wolf ,贯穿。

  重创!

  而当Huai Shi 向着天穹,仲出手掌的时候,便有巍巍sword edge ,从天而降。天阙之剑!

  蠕动的giant beast 在瞬间僵硬在了原地,紧接着,刺耳的嘶鸣声里,那些血肉和骸骨尽数垮塌了下去,溶解为了恶臭的液体。

  只剩下一张撕裂的巨大皮毛落在地上。再无生机。

  在那一瞬间,中枢的观测屏幕前面,观察者们再也克制不住兴奋呼喊的冲动。"确认完毕,狼爵Legion 全灭!原罪Legion 大捷!”

  欢呼声扩散开来,而其他方面的观测者们不由得微微分神。

  未曾想象,四个方面之中,竟然是北极星中转站率先分出了胜负—而且是主动出击,将Ruler 和其麾卜的Legion 完全歼火!

  用时

  十一分零六秒!?简直就像是fantasy story !

  可很快,那些兴奋的声音便再度平复。因为在最中央,老人的眼眸垂落,看了过来,如此平静,毫无波澜和喜色。

  “还没结束呢。”阿赫平静的说。

  她的视线,落在了探镜的边缘。

  自Elementium 观测中,那一缕远去的暗淡色彩无数乱麻一般的痕迹中,最为关键的所在。

  Ruler 的逃亡!

  “它跑了。”阿赫说。

  在判定自己会输的瞬间,披狼皮者便做出了决断,不惜割裂了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身体和灵魂作为弃子,抛下了所有的部署,亡命远遁。

  猎食者从不拘泥于胜败,即便是失去所有也没有关系,子嗣没了还可以再生,部署死了还可以再抢。

  潜伏爪牙,静待良机。

  只要还活着,终有一日能够卷十重来可遗憾的是,它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在短暂的寂静里,阿赫的嘴角微微翘起。

  因为在观测屏幕上,一线thunder ,已经拔地而起,驰向了远方笔直的,刺向那一片黑暗!

  “不必在看了。”

  肃然的神情抹去了那一缕愉快的弧度,阿赫收回了视线,最后命令:“记录归档吧。”

  无需等待。已经结束了。

  还没结束!

  还来得及-时间,他还有时间!

  在阴暗的大地之间,一张蠕动的碎反疯狂的啃食着面前的尸骸,贪婪的将每一只蠕虫和异怪的血尽数抽空。

  在狼皮之下,还没有来得及牛长出的皮肤上,肌肉蠕动着,看上去异常的狰狞。

  那些沉重的屈辱和愤怒,被它抛在了身后,取而代之的是hard to describe 的庆幸和欣章

  飞快的完成了必要的进食,它克制着自己将所有残骸尽数吞下去的饥渴冲动,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背后,blood vessels 编制的翅膀展开,飞向远方的黑暗中。

  只是最后微微回头,看了一眼早已经被白己抛在远方的战场,再克制不住怨毒的冷笑。

  然后,便看到了一线不知何时掠过天空的lightning 以及,那一只,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肩膀上的手掌。“为什么不吃完?”

  仿佛来自噩梦中的面孔,从他的肩膀后而探出,好奇的看着他,满怀无奈:“浪费食物的child ,是会被吃掉的呀。”

  那一瞬间,未曾有过的恶寒从灵魂中升起,名为恐惧的东西在颤栗的膨胀,充斥了灵魂中的所有角落,令他忍不住想要尖叫,哭号。

  纵声嘶鸣。不假思索的,炸裂!

  无以计数的血肉惊恐的飞向all directions ,就像是蠕虫一样,疯狂的逃窜,痉挛着蠕动,逃亡。

  可紧接着,却一块又一块的消失在了阴影大口中。

  只剩卜了混在伪装中的本体,那一具破碎的身躯艰难的飞驰在地狱之中,向着黑暗的更深处狂奔。

  绝望的想要拉开距离。

  想要向一切能够帮助自己的东西求援。

  就好像,要甩掉那些紧追在自己身后的恐惧和绝望那样,他的速度再度加快,升起又坠落,再度升起,坠落,跌跌撞撞,踉跄的爬行,手足并用。

  躲避着身后如影随形的脚步声。

  直到看到远方那庄严行进的庞大车队,来自地狱Legion 的斥候,顿时狂喜,几乎快要流下眼泪,想要加快速度。

  “救-"

  那一张扭曲的面孔stared wide-eyed ,想要张口呐喊。

  但是在那之前,一线从肩头飞过的thunder ,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车队的尽义。当在灼热的风吹来,一切都仿佛海市蜃楼一般,微微一震,化作了飞灰.pa!

  泥土之中,半截苍白的骸骨断裂。

  披狼反者跌倒在地上,又惊恐的爬起,想要狂奔。

  在他身后,long sword 破空而来,贯穿了肢体,令他倒在了地上。他伸手,想要苒度爬起,但又一柄long sword 来,贯穿了手臂。

  再一把剑,将他钉在了地上。“等一下,等.等一等”

  血泊之中,披狼皮者痛苦的蠕动着,想要和那个渐渐靠近的脚步声拉开距离。就在那一瞬间,巨响声骤然自远方迸发!

  尖啸从天而降。

  漆黑的铁箭已经大地的尽头,铺面而来!

  而Huai Shi ,只是微微侧过头,躲开了this arrow ,继续向前。

  在撼动Heaven and Earth 的脚步声中,庞大的giant beast 踏破了山丘,从黑暗之中渐渐浮现,连带着thunder 之海的毁灭亲军。

  giant beast 的背脊之上,侏儒王的silhouette 浮现。援军,到来!

  蠕动的披狼皮者呆滞一瞬,旋即狂喜,大笑,眼泪都流了出来。“救我,救我啊焚窟主!”

  他嘶哑的呐喊:“杀了他!!!”

  于是,giant beast 的后背之上,肃然的朱儒王再度挽弓,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射出一箭!烈风呼啸收束,风暴已经随箭而至。

  向着披狼反者的面孔!崩!

  漆黑的箭矢在Huai Shi 的手中停滞,停在了披狼皮者的眼前,令那一张狂喜的笑容,陷入了呆滞。

  然后,才察觉到,那一双燃烧眼瞳之中的轻蔑和漠然。

  仿若俯视尘埃。

  败军之将,何以独生?

  披狼皮者呆滞着,嘴唇颤动,神情不断的变化着,之听见了身后遗憾的轻叹:“看来,游戏时问到此为止了。”

  焚窟主三度挽弓的时候,Huai Shi 抬起脚,踩住了面前的尸骸,端详着那独特的脖颈,忽然问:“还有什么遗言么?”

  “等一下,等等,Huai Shi ,饶过我!”披狼皮者艰难的扭头,终于下定决心:“我可以给现境卖命.我可以做”

  “嗯,好的。”

  Huai Shi 漫不经心的nodded ,端详着它的脖颈,寻找着最佳的角度:“我回去写报告的时候一定帮你转达,还有吗?”

  那一张扭曲的面孔骤然僵硬起来,渐渐垮塌:“我我.”“别慌,教你一个现境小传统。”

  Huai Shi 抬起了七海之剑,专心致志的调整姿势,柔声宽慰:“如果你一把排位打完了,输的很惨,又不知道说点什么,你就可以表现出一些风度,夸赞一下大家一起完成的这个过程,充分的享受这个体验—”

  他想了一下,nodded and said 别:“-【GoodGa】。”pa!

  那一瞬间,庄严而高远的铁光升腾而起,又宛若飞鸟那样。掠过尘世,向着天空川起。

  仿若世间所有惊鸿一瞥的美那样。disappeared 。

  却留下了令灵魂为之慑服的震撼和完美。

  寂静之中,Huai Shi 手中不染丝毫血色的铁光消散。

  他最后抬头,看了一眼远方的焚窟主,礼貌的颔首道别。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而随着那silhouette 的离去,一颗破碎的头颅,就仿佛瓜熟蒂落一般,从Ruler 的肩头落下,翻滚在尘埃之中。

  空洞的眼瞳倒映着燃烧的天穹。游戏结束。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