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ic Forecast Chapter 1517

  第1517章 目标

  在悚然惊觉的瞬间,Huai Shi 飞身而起,Yunzhong Monarch 升上天空,越过了厚重的雷云。

  阴暗而厚重的云层遮蔽了天空,可即便是再怎么压抑和漆黑的云层,也无从比拟此刻天穹之上……不,天穹之外的那一片深度中,所喷薄而出的纯粹黑暗。

  就好像,整个Abyss 在纵声咆哮。

  狂奔着。

  向着现境,俯冲而来!

  在深空舰队所射出的无数炮火之后,按深度碎片所交织而成的风暴vortex 中,猩红流淌,血眼寸寸降下。

  带着incomparable 的可怖impact 。

  向着这一片战场……

  自Abyss 之地所升起的黑暗汇聚成吞没一切的浊流之潮,肆虐奔流!

  而Huai Shi 已经窒息。

  就好像是凡人站在肆虐的风暴前方。

  此刻所感受到的,除了恐惧和呆滞之外,便只剩下了茫然……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此刻,就在Abyss 之中,更深处,更加幽暗的领域之中,足以比拟Star Explosion 裂的恐怖Celestial Phenomenon ,竟然此起彼伏的迸发!

  数之不尽的scarlet 彩仿佛绳索一般自吹笛人的手中延伸而出。

  那些漫长时间以来,由吹笛人所播撒在Abyss 中的‘羁绊’便被赋予了实质,tangled and complicated 的巨网近乎将整个Abyss 都笼罩在内。

  在这枷锁的缠绕和牵引之中,一座又一座庞大的地狱对撞在一起,轰然爆裂!

  以最残酷和直白的方法激发,破坏,然后,羁绊所构成的引力便拉扯着那些崩溃的地狱,向着Abyss 的更深处坠落。

  青铜之眼的探镜之中,凄厉的警报声未曾有一秒钟断绝。映照地狱的现境星图上,那些曾经闪耀的诡异光点,此刻在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迅速的熄灭,消失,坠入群星的尽头。

  地狱归于虚无。

  在短暂的崩塌和碎裂之中,落入了最底层的混沌之海中去,在那一片虚无和物质所构成的灭亡领域之中掀起one after another 波澜。

  直到最后,无以计数的波澜重叠在了一处。

  宛若沸腾。

  而在Abyss 之底也无法在容纳成百、上千、近乎上万的地狱残骸时——所孕育而成的,便是灭绝和创造一切的爆发!

  就好像曾经无数次,world 陨落归于寂灭之后那样,逆转死亡和毁灭,以无穷的死亡点亮一线微光。

  吞下了无穷的灾厄的Abyss ,掀起了再造的洪流……

  这是足以用【Universe Great Explosion 】这样的概念去进行阐述的宏伟现象。

  可遗憾的是,在吹笛人刻意的催化之下,this time 的喷发,from the very beginning ,便缺少了至关重要的条件。

  现境依旧高悬。

  未曾有丝毫的动摇。

  缺少了现境这一关键存在之后,所创造出的便再非是光辉耀眼的world 。

  最终,无法完成最终转化和反应的海量灾厄迎来了彻底的失控。

  黑暗,纯粹的黑暗。

  最接近Abyss 本质的海量灾厄被具现为能够用naked eye 观测的漆黑,向着上方,浩荡涌动,吞没一切!

  而现在,当那一片充斥一切的暗潮寸寸逼近的瞬间,Huai Shi 陡然有一种诡异的眩晕感。

  就好像,Heaven and Earth 逆转。

  整个Abyss 倒悬在了现境之上,肆意的倾斜着那沉积了无数时光的灾害。

  除了一座座地狱在浊流冲击之下的哀鸣之外,只剩下了一个声音。

  笑声。

  来自吹笛人的癫狂大笑。

  “看啊,瞧呀——唯有这样的场景,才配得上终局的序幕!唯有如此的声威,方能映衬毁灭的到来!”

  就在响彻Abyss 的高亢笑声中,无分彼此的恐怖冲击到来。

  在现境被笼罩之前,最先被覆盖的,便是无数汇聚在一处的地狱。当Ruler 们惊恐的想要避让那一片毁灭的潮汐时,就连亡国和thunder 之海的领域都被卷入了其中,崩裂缝隙!

  更不要提Elysium 和Golden Dawn ……

  丧心病狂的,将一切都笼罩在内。

  应该说,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没有在乎过。

  不惜在早已经失控的Abyss 循环上fiercely 的捅上了一刀,然后,无分敌我的,发动了覆盖全域袭击!

  谁又能想得到,曾经到现在,现境在Abyss 中所造成的一切破坏计起来,竟然会被吹笛人所甩在后面?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吧,弄臣?”枯萎之王垂眸,looked towards 眼前乐不可支的projection 。

  “正是如此。”

  吹笛人咧嘴,‘惭愧’一笑:“竟然撼动亡国的领域,在下实在罪无可恕,不过,想要得到覆灭敌人的机会,总不至at one point 风险都不冒吧?

  这只是必要的牺牲而已。

  当然,当然,我知道,这一场诸界之战结束之后,整个Abyss 定然不会有我的落脚之地。可谁还会在乎呢?”

  即便是漫长时光中的所有积累在短短的不到一刻钟之间,都已经快要焚烧殆尽,可是他却全然不在意。

  亡国的怒火无法让他动摇。

  他只是微笑。

  如同弄臣那样,谦卑的躬身,望向了身后现境的方向:“接下来,敬请欣赏,在下为各位所献上的表演吧——”

  在奔流的黑暗里。

  现境的耀眼rays of light 渐渐暗淡,层层覆盖,笼罩。

  只剩下余火一缕。

  如此飘摇……

  在那一片黑暗袭来之前,assaults the senses 的寒意就已经让Huai Shi 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冻碎了。

  已经没空思考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

  面对整个Abyss moved towards 现境‘发波’一样的恐怖状况,最先要保证的,是自己不会被如同insect 一样被碾死才对!

  那一瞬间,黑云化铁。

  狂乱的lightning 闪耀之中,原本虚无的云气在Elementium 的灌注之下,变成了genuine 的铁幕。

  而就在钢铁之云的下方,一层层流光已经拔地而起——由Casted Iron Legion 所携带的基本版框架已经启动完成。

  在中枢信号开始迅速模糊之前,最后所发来的,便是最high level 的安全警报!

  刺耳的声音里,偌大的空间站之中,奔走的声音不断。

  再然后,所有人便都看到了,穹空渐渐暗淡……从原本的昏暗,渐渐变成了一片难以呼吸的漆黑。

  原本如同恒星一样放射rays of light 的现境被层层黑暗所覆盖,只剩下一缕微光。

  “那究竟……”

  内梅特呆滞失声。

  紧接着,就听见Huai Shi 的声音:“所有人,放弃外层设施,Ether 阳船为中心,立刻集合——这是命令。”

  Netherworld River 的层层波澜在虚空中荡漾着,迅速的撑开。

  “快点快点快点!!!!”

  红龙咆哮。

  one after another 闸门迅速的升起,催促着各方加快速度。

  铁幕之云已经从天穹之上垂落,覆盖在了整个中转站之上。

  剧烈的震颤。

  在远方呼啸而来的飓风中。

  大地的震荡越来越激烈,裂谷所形成的断崖边缘,不知多少土石崩落,坠入深谷,还有的被飓风卷起,飞上了天空,令那低沉的风声越发的狂暴和恐怖。

  在深度平衡仪的警报提示中,深度早已经开始了迅速的飙升,转瞬间就已经超出了深度区的范围,进入了凋零区的范畴,而且还在进一步的提升!

  这已经是常人依靠着设备能够生存的极限!

  换而言之,外界的环境,正在渐渐的变成足以令一切凡人尽数畸变而死的‘太空’!

  而更糟糕的,是Huai Shi 耳边所传来的咔咔声。

  那是Yunzhong Monarch 的幻听,外界环境剧变时生态和气相被粗暴摧垮时的哀鸣。

  而曾经如此清晰的大秘仪讯号,此刻变得模糊又遥远,到最后,完全的失去了响应,令他的心渐渐沉底。

  当最后一辆工程车艰难的疾驰着,近乎撞进了太阳船之内时,闸门落下,火花飞迸。

  太阳船,彻底封闭!

  再然后,铁幕的哀鸣响彻在所有人耳边。

  好像有数之不尽的刀锋在剧烈的刮擦,那些尖锐的声响此起彼伏,其中夹杂着令人头皮发麻的破裂声。

  地震的烈度还在进一步的上升。

  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的剧变中,黑暗如同潮水,淹没了一切。

  恍惚中,有一种失重的幻觉。

  好像瞬间被the entire world 所舍弃之后,坠入Abyss 里。

  举目所见,除了黑暗中不断呼啸而来的风暴,便只剩下了北极星中转站所亮着的一线rays of light ,就像是风暴中的萤fire like ,在浊流的余波之中shiver coldly 。

  就像是飓风之中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的小屋。

  在不断上升的深度之间,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不要傻愣着,立刻清点人数,安排好批次,全员注射深度疫苗和解毒剂。”

  Huai Shi 走进舰桥里,对Yuan Yuan instructed :“武器统一更换炼金弹药,对装甲再次进行隔离模块的加装——”

  “北极星中转站的维持暂时中止。”

  他环顾着所有人,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起,维持戒严状态,做好战争准备。”

  “这是怎么回事儿?”内梅特的looked pale :“是什么武器么?”

  “我也不清楚。”

  Huai Shi 摇头,神情凝重:“总之,做好最糟糕的准备吧。”

  “这么严重么?”

  此刻的太阳船之内,同屏幕上外界的惨烈场景相比起来,简直是calm and tranquil ,可此刻听到Huai Shi 的话,内梅特难以置信:“就连太阳船都撑不住?”

  “不,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绰绰有余,甚至油漆will not 掉。”

  雷蒙德看了Huai Shi 一眼之后,说出了他未曾说出口的话。

  “我们at first 做好的,就是承担主要冲击的准备。但如果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就只能说明一点……”

  他遗憾的说:“我们根本不是对方袭击的主要目标。”

  内梅特subconsciously 的想要张口追问。

  可很快,便不再说话。

  呆滞的坐在了椅子上。

  他并非是愚蠢到想不明白,而是subconsciously 的不愿意去往那边想而已。

  对于即将到来的毁灭而言,他们只是边缘的虫豸,insignificant 。

  如今,暴动的浊流,所冲向的目标……

  是整个现境!!!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