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10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雨打青石

  第1053章 Nascent Soul 之劫   鹿Monster King 丧命。

  两位Monster King 身受重伤。

  其他或多或少身上带伤。

  为闯过沼泽,损失惨重。

  沼泽边缘连接着另一片高大mountain range 。

  他们站在山脚向上仰望,这座山看似和之前的一样,是一座光秃秃的stone mountain ,山顶却是云雾缭绕,Flood Dragon 王感觉一阵压抑,有种不祥的预感。

  要找到dragon corpse ,还需穿过mountain range 。

  思索再三,他回身道:“九凤,你帮忙护法,让几位Fellow Daoist 赶快疗伤,我和Brother Hei 去看看有没有小路能绕过去。”

  Flood Dragon 王和背甲brawny man 在山脚绕行。

  这条mountain range 的范围异常广阔,群山连绵。

  他们接连绕过几座山,终于看到一处断崖,两座山中间有一条幽深山道,蜿蜒通往mountain range 的另一侧。

  二妖商议之后,one after the other 挤进山道,小心穿行,有惊无险来到对面。

  令人意外的是,这里的空间很稳定,Space Crack 稀疏,能直接看到上空的仙禁。

  mountain range 两侧,如同两个不同的空间。

  山脚下是岩石裸露的石滩,barren ,空中飘着淡淡的灰色薄雾,和阴暗的沼泽一比,堪称光线明媚了。

  除一些丘陵外,视野内并没有更高的山峰。

  一片空旷。

  “这里是……”

  Flood Dragon 王开口,刚要说话,突然神情一紧,脸上毫无预兆,涌现一层淡淡的黑气。

  霎时间,Flood Dragon 王的脸色黑如锅底。

  ”Not good !有毒!”

  Flood Dragon 王惊声,飞快掐出一个seal art ,向心口猛然一按。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他掌心golden light 闪耀,凝聚为一头小巧的golden Flood Dragon ,没入体内。

  golden light 迅速弥漫全身。

  Flood Dragon 王张口吐出一团黑气,却在他in front of one’s eyes 消失无踪。

  背甲brawny man 得到提醒后才察觉到poison mist 入体,同样施展秘术refining 烈毒。

  “无色无味的烈毒!”

  Flood Dragon 王神色凝重,“这里是幽谷!”

  ……

  试炼之境。

  等叶Venerable and the others 离开一段时间后,Qin Sang 回到石峰Hundred Treasures Pavilion 。

  treasure 已被瓜分。

  他走进Hundred Treasures Pavilion ,便被挪移到内殿绝壁前。

  Qin Sang 立刻隐去身形,遮蔽气息,观望all around ,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从Thousand Catties Ring 取出一张堪舆图。

  这张图得自宁无悔,比他自己打探到的要详细。

  “在那里……”

  Qin Sang 和地形对照,找到自己的位置,便闪身向和宁无悔约定的地点掠去。

  他为履行对素女的承诺,耽搁了不少时间,不知宁无悔等了多久了。

  内殿入口这片区域,ominous beast 被猎杀,最危险的古禁制则被先辈们破解,是整个内殿最安全的地方。

  Qin Sang 边赶路边观察内殿的环境。

  “比Profound Purple Palace 还不如!”

  这是Qin Sang 对Seven Kills Palace 的评价。

  Profound Purple Palace ,除了天山等几处有数的秘地,Core Formation Stage 修士也能在里面探索,Seven Kills Palace 明显看起来危险多了。

  而且,Profound Purple Palace 内草木茂盛、生机勃勃,Seven Kills Palace 给人的感觉只有死寂。

  他lifts the head ,凝视仙禁。

  霞光遮蔽一切。

  若Ancient Teleportation Formation 在内殿,他又怎么穿过仙禁,从Heavenly Pagoda 上方跌落下来,又被挪移走的?是Senior Azure Bamboo 动了什么手脚,还是其他原因?

  “难道Ancient Teleportation Formation 在仙禁里面不成?”

  Qin Sang 暗自嘀咕。

  他接连绕过几座山峰,途中看到有的山上禁制之光闪烁不定,有人在破禁寻宝。

  不多时,Qin Sang 来到一座山峰的mountainside 。

  他们约定会合的地点,正是在mountainside 一个隐蔽的山坳石亭里。

  石亭古朴,满是岁月的痕迹。

  as easy as blowing off dust 找到石亭,却不见宁无悔的silhouette 。

  Qin Sang 闪身进去,也没有找到标记。他和宁无悔约定,万一遇到意外,不得不先离开石亭,就留下标记告知后来者。

  “宁无悔还没到!”

  Qin Sang 诧异。

  他耽搁的时间就够久了,didn’t expect 宁无悔更晚!

  “不会被困在试炼之境了吧?”

  Qin Sang 想起third test 的千山阵,不禁有些担忧。

  以宁无悔的实力,不出意外,是有实力参与争夺涤魂液的,至不济也是第一批抵达Hundred Treasures Pavilion 的修士。

  宁无悔没有参与争夺涤魂液,却至今没从试炼之境出来。

  万一他不擅长应对imaginary formation ,被困在千山阵里就不妙了。

  Qin Sang 心生不安,但想到试炼之境除了涤魂液和法宝,亦不乏外界难寻的spiritual medicine ,说不定宁无悔另有目的。

  “罢了,我透支过度,true essence 还未完全恢复,边恢复边等他吧。”

  没有宁无悔,Qin Sang 什么也做不了,只好耐下性子,在石亭布下隔绝禁制,手握Spirit Stone 静修。

  不多久,Qin Sang 体内true essence 充盈,恢复如初。

  他睁开双眼,仍不见宁无悔,便从Thousand Catties Ring 取出涤魂液。

  Qin Sang 催动Divine Consciousness ,细细感受涤魂液medicinal power ,Primordial Spirit 有一种极为舒适的感觉,里面仿佛蕴藏着充沛的Soul Power 。

  服下涤魂液,能令Divine Consciousness 大增,应该不是虚言。

  “涤魂液、Nine Heavens Illusory Orchid 、Life Source 虫蛊……”

  Qin Sang 畅想未来。

  即便回不去Little Cold Domain ,自己结婴也不是毫无希望,算下来,中间应该没什么阻碍了。

  可以考虑考虑怎么度Nascent Soul 之劫。

  不过,Qin Sang 转念一想,自己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要比旁人轻松得多。

  Nascent Soul 之劫,包括Thunder Tribulation 等三灾之劫和Heart Demon Tribulation ,最令人害怕的不是三灾之劫,而是Heart Demon Tribulation !   当修士即将油尽灯枯,面对无形无质的Heart Demon Tribulation ,更加束手无策。因渡不过Heart Demon Tribulation 而功亏一篑,最终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的修士数不胜数。

  Jade Buddha 庇护。

  Qin Sang 不必担心Heart Demon Tribulation ,而且手中有两件Top Grade 法宝,面对三灾之劫并不惧怕。到时只需搜集一些辅助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灵阵和medicine pill ,炼制几样必要的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treasure 即可。

  Nascent Soul 之劫,令无数immortal cultivator 惶恐,Qin Sang 却没那么担心。

  只要能顺利cultivation 到Core Formation Stage Peak ,破开bottleneck ,Nascent Soul 再无阻碍!   就在他浮想联翩时,突然感应到一阵波动,神色微动,将涤魂液收了起来,撤掉禁制,迎出石亭。

  “宁Fellow Daoist !”

  来者正是宁无悔。

  “宁某来晚了,让Fellow Daoist Qin 久等了,”宁无悔落到亭前,cupped the hands ,面带歉意。

  Qin Sang 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他隐隐感觉,宁无悔似乎和之前有点不一样,却不知什么原因。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