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105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雨打青石

  第1054章 各方汇聚   面对宁无悔,Qin Sang 感到隐隐有种之前没有过压力。

  这让Qin Sang 有些奇怪。

  只要不是直面Nascent Soul Ancestor Master ,哪怕血蝠、潇云道长也不曾让他感到压力,Qin Sang 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Qin Sang 心道,经过试炼后,宁无悔突然发生这种变化,难道在试炼之境,得到了什么逆天机缘?

  这样就说得通了。

  难怪他不去争夺涤魂液!   看来,试炼之境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是Human Race 先辈留给后人的财富。

  “宁Fellow Daoist 没事就好,this Qin 久等Fellow Daoist 不至,担心你被千山阵困住或者遇到什么意外,正不知如何是好。”

  Qin Sang 感慨不已。

  宁无悔连声解释道:“之前didn’t expect sect 会要求我们所有dísciple 同行,没机会告诉Fellow Daoist ,我此次参加试炼,是为一种生长在试炼之境的spiritual medicine 而来,不料会耽误这么久……”

  “Fellow Daoist 可曾找到了?”

  Qin Sang 关切问道。

  宁无悔nodded ,语气轻松道:“虽然遭遇颇多波折,总算采到了成熟的spiritual medicine ,后面又耗费时间将其refining ,这才出来晚了。”

  听宁无悔的语气,那种spiritual medicine 似乎比涤魂液还珍贵。

  他身上的变化估计和spiritual medicine 有关。

  Qin Sang 心生好奇,见宁无悔不愿过多解释,没有继续追问。

  “时辰不早了,Fellow Daoist Qin 如果没有其他要事,我们这么出发吧,”宁无悔也没问Qin Sang 有没有抢到涤魂液,扭头看着内殿深处说道。

  Qin Sang nodded ,他只为见到Senior Azure Bamboo ,找到Ancient Teleportation Formation ,apart from this 什么都不关心。

  二人略作调整,便飞掠下山,继续深入内殿。

  宁无悔在前带路。

  Qin Sang 跟在后面,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起初还不觉得,随着他们持续向内殿深入,内殿里的空间愈发不稳,进来没多久便看到了一道Space Crack 。

  听宁无悔的说,里面还会有能够移动和隐形的Space Crack 。

  上古残留的仙禁,也出现得愈发频繁。

  很多都是未曾探索过的,不是不想,而是无能为力,远远看着那些仙禁,Qin Sang 就能感受到有多危险。

  senior 们探查出一条条能够深入内殿的道路,但也只是相对安全,需要闯入者随机应变,丝毫怠慢不得,更不敢随意乱闯。

  实力不足,进来也是送死。

  这些道路分别通往不同的方向,宁无悔选择的是其中一条,需要绕行一个大弯。

  此时,他们正在地面步行,虽然这里Space Crack 不常见,却不敢spatial flight 。

  “叽叽……”

  旁边山上传来怪声。

  ‘crash-bang ……’

  山顶蓦然升腾一片阴影,仔细一看,原来是体形奇特的怪鸟腾空而起。它们在领地附近盘旋,到处探查敌情。

  Qin Sang 和宁无悔躲在巨石阴影,屏气凝息。

  直至那些怪鸟从头顶飞过,方才匆匆离开,继续前进。

  类似的遭遇不是第一次了。

  并非他们打不过怪鸟,而是担心在内殿被ominous beast 围上,会引起连锁反应,引来实力更强的ominous beast 。

  纵然Nascent Soul Ancestor Master ,也是和他们一样的做法。

  “叽!”

  Qin Sang 闻声抬头,看到一只怪鸟不知怎的,没有和同伴一起,之前也不知道藏在哪里,突然冒出来,发现他们的踪迹。

  同伴预警,怪鸟群一阵骚动。

  瞬间,Qin Sang 便感觉无数凶狠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暗道一声不好,当即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唤出wooden sword ,同时背后rays of light 闪烁,竟连Heavenly Demon 变也一同使出。

  宁无悔的反应也不慢。

  ‘sou! sou! ’

  一柄赤金Spirit Sword 和wooden sword 齐刺向怪鸟,怪鸟扑腾翅膀躲闪,却是徒劳,最终被Qin Sang 分出的a sword light 斩杀。

  Qin Sang 催动true essence 一引,将怪鸟的尸体fiercely threw away 老远,然后身上遁光闪烁,和宁无悔一起逃离此地。

  怪鸟群丢失目标,发出愤怒尖叫,最后却被血腥味吸引,分食同伴的尸体去了。

  甩掉怪鸟群,他们立即收起遁光,落到地面。

  “内殿真是步步惊心。”

  Qin Sang 感叹,此地到宁无悔的目标还有很长距离。

  他索性一直维持Heavenly Demon 变,不收回凤翼了,以免遇到突发情况,应对不及。

  Qin Sang 看了眼身边的宁无悔。

  自己只催动Heavenly Demon 变,但速度也是同阶修士所不及的,宁无悔竟能as easy as blowing off dust 和自己并驾齐驱。

  宁无悔也在暗中打量Qin Sang 的翅膀,凤翼太扎眼了,异常华美,仔细观察才能发现其虚幻的本质。

  “不意Fellow Daoist 不仅sword technique 超绝,还精通如此profound 的遁术!”

  宁无悔赞叹不已,误以为凤翼是某种Peak 遁术的外显。

  Qin Sang 反击,“Fellow Daoist 才是deep and unmeasurable ,游刃有余。”

  宁无悔露出一丝微笑,坦然道:“在今天之前,我是不如你的。”

  闻听此言,Qin Sang 惊异,宁无悔果然在试炼之境得到了great opportunity 。

  二人边说边走。

  一路惊险自不必言,地形不全是连绵群山,二人甚至还见到过一片golden 殿宇,但都被大阵封锁,无法进入。

  “走了这么久,怎么一直没发现Nascent Soul Ancestor Master 的踪迹。”

  Qin Sang said curiously 。

  Nascent Soul Ancestor Master 比他们先进来,一路上竟然一点儿痕迹都没看到。

  “幽谷是如今现在能探索到的最深位置,很多条道路能抵达幽谷。我选的这条是最曲折的,沿途能破解的禁制,基本都被搜刮过了,算是一条废路。Nascent Soul Ancestor Master 不必像我们这么cautiously ,很少选择走这条路……”

  paused ,宁无悔又道,“威逼低阶修士先去送死,试探古禁制的formidable power ,这种事在cultivation world 时有发生。尤其那些demonic path Old Ancestor ,绝不会介意身边多两个傀儡。为避开Nascent Soul ,我精挑细选,选了这一条。”

  他们此行的目的,正是幽谷!

  while speaking ,二人突然停下脚步。

  在up ahead ,平坦的地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丛林。

  丛林中ancient wood 参天,高达thousand zhang 的古树比比皆是,树冠倾盖,林荫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却从中感受不到丝毫生机。

  只因丛林早已死去,所有的草木都成了坚硬的化石,这片丛林就这么完整保存下来,历经不知多少岁月,变成阴森stone forest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