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105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雨打青石

  第1055章 外dao essence 婴   二人站在stone forest 前。

  “就是这里!穿过stone forest 不远,就到幽谷了。”

  宁无悔观望了一会儿,动身走进stone forest ,示意Qin Sang 跟上。

  林中阴风阵阵,吹不动石树的化石,但穿过stone forest 时会带来刺耳的怪音,时而尖锐时而呜咽难听。

  “stone forest 里栖息着ominous beast ,Fellow Daoist Qin 小心些。石树太密,遁术会受到限制。”

  宁无悔sound transmission 提醒。

  Qin Sang nodded ,暗中唤醒Celestial Eye Butterfly 警戒。

  他们放慢速度,无声在林间穿行,幸运的是,直至进入stone forest 深处,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渐渐的,stone forest 有越来越稀疏的迹象。

  又走了一段距离,Qin Sang 突然听到一阵wu wu 的怪声,好像有who 正在前方痛哭。

  起初声音很小,在stone forest 里走了这么久,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以为也是阴风吹过树冠造成的。

  又走了一阵,哭声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明显。在这种地方,和鬼哭没什么区别,令人hair stands on end 。

  他们对视一眼,意识到这个声音很不对劲,都有些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哭声就是从up ahead 传来的,stone forest 阻挡,光线阴暗,什么也看不到,也不敢随便催动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

  “内殿不会有Ghost King level 别的鬼物吧?”

  Qin Sang 心中一紧。

  宁无悔摇头,“我从未听过类似的传言,在内殿陨落的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不在少数,没有变成鬼物活下来的。内殿里的活物,只有种种ominous beast ,最多在打开一些隐秘Secret Realm 时,可能发现守护傀儡之类的存在……我们绕路!”

  宁无悔当机立断,不想涉险,宁愿绕开。

  不料,就在这时,鬼哭的声音越来越响,竟主动向他们靠过来。

  二人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立刻动身向另一个方向掠去,避开未知鬼物。

  ‘轰隆隆!’

  前方突然传来山石崩塌的巨响,那个东西竟已经发现了他们,同时加快速度,悍然撞断一株株石树,狂奔而来。

  石树接连崩塌,一片混乱。

  与此同时,他们终于感知到一丝对方的气息。

  “Peak ominous beast !”

  Qin Sang 大惊。

  Celestial Eye Butterfly 的视线穿透烟尘,看到了一个黑影,竟是一头形似夜枭的ominous beast ,体型巨大,气息可怖。

  夜枭凶目死死盯着他们,目光流露出残忍嗜血的凶芒。

  “这种ominous beast 本该栖息在幽谷深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宁无悔失声惊呼。

  Celestial Eye Butterfly 已经发现了夜枭的异常,“看它身上的伤!这头夜枭可能是被人重伤后。一路逃出来的!”

  夜枭外表看起来很正常,但在它胸口,一小片羽毛折断,赫然有一道剑伤,将它刺了个对穿。

  “一剑刺穿顶级ominous beast 的fleshy body ,惊得它一直逃窜到这里,出手之人,绝非普通的Nascent Soul Ancestor Master !”

  宁无悔神色凝重,“不知幽谷里面发生了什么,Fellow Daoist Qin 你先走,我引走它,走出stone forest 后再会合。”

  夜枭强硬撞断无数石树,飞速向他们逼近。

  鬼哭声愈发刺耳,仿佛能钻进脑袋里,惑乱Primordial Spirit 。

  情势紧急,宁无悔迅速做出安排,竟准备亲自引走夜枭,让Qin Sang 先逃。

  Qin Sang 无比意外,夜枭虽然受伤,也是Nascent Soul 级别的存在,他们两个联手迎战夜枭都会非常危险,宁无悔难道有什么依仗?   只剩最后一程,他可不想宁无悔在这里出事。

  《役雷术》能威胁Nascent Soul 。

  另外,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把星螺提前借给白。

  白一直没好的防movement method 宝。

  Qin Sang 身怀魔幡、剑轮和役雷术等手段,每一种都formidable power 奇大,消耗同样惊人,遭遇强敌时很难有机会轮番来一遍,便把星螺暂借给白,以备不时之需。

  白的cultivation base 更高,使用星螺,formidable power 比Qin Sang 自己要大。

  《役雷术》和星螺同时出击,瞬间爆发的battle strength 非常可观,是他为此行准备的最大底牌。

  不过星螺只有一次机会,且白肩负抢夺涤魂液的重任,在迷魂窟忍着没用。

  Qin Sang 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

  却见宁无悔伸手一拂top of the head ,一个fist sized 的silhouette 跳了出来五官酷似宁无悔,表情灵动,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的宁无悔。

  “Nascent Soul !”

  Qin Sang 瞬间呆立,难以置信。

  难怪自己从宁无悔身上感受到压力。

  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宁无悔竟然在试炼之境breakthrough Nascent Soul 了!

  结婴之难,世人皆知,还要面临terrifying 的Nascent Soul Heavenly Tribulation 。

  自己得到Jade Buddha 庇佑,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尽量做好万全准备。

  宁无悔从试炼之境走了一圈,找到一种spiritual medicine ,轻轻松松就结婴了,不说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一点儿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痕迹都看不到。

  这点时间,稳固cultivation base 都不够,他却没有丝毫虚弱的迹象。

  结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了?

  更奇怪的是,宁无悔为何选择最忌讳的Nascent Soul 离体,而且他本体的气息,明明还是Core Formation 后期?   宁无悔的Nascent Soul 可爱精致,但神情和本体一样肃然,imposing manner 不凡,直面夜枭。

  夜枭死死盯着Nascent Soul ,凶瞳顿时涌现贪婪目光。

  “Fellow Daoist Qin 速走,这是我用秘术炼制的外dao essence 婴,有很大限制,我自己不难脱身,但战斗时无法庇护你周全。”

  Qin Sang 深深看了宁无悔一眼。

  此人竟有这种秘术,外dao essence 婴也是Nascent Soul ,是以宁无悔敢独战夜枭。

  他纵然有百般疑惑,也知道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一旦大战,可能引来更多ominous beast ,他最好听从命令,以免拖累宁无悔。

  “Fellow Daoist 小心!切记不要恋战!”

  Qin Sang 果断催动遁术,身上遁light flashed ,冲向另一个方向,眨眼间消失在stone forest 深处。

  夜枭完全被宁无悔吸引了,没有去追Qin Sang 的意思。

  最后一刻,Qin Sang 扭头看到宁无悔出手的一幕。

  宁无悔的Nascent Soul 张开小口,吐出一柄小巧Spirit Sword ,正是之前击杀怪鸟时的赤金Spirit Sword 。

  同样的Spirit Sword ,同一个主人,两次出手却有着completely different 的imposing manner 。

  赤金Spirit Sword 迎风便涨,sword glow 照亮stone forest ,Spirit Sword 快如流星。

  next moment ,一声尖利Earth Ghost 啸陡然传来,带has several points of 痛苦和愤怒之意。

  大地震动。

  stone forest 崩塌。

  Qin Sang silhouette 连闪,远离战场。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