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ing The Immortal Dao Chapter 1287

  第1287章 看穿
  土偶一击刺空。

  Qin Sang 发现,这些土偶和刚才的不同,似乎是某种剑傀。

  秋芷Fairy 轻咦,有些意外,Qin Sang 的反应如此迅速。

  不过,她的处心积虑布下的杀招,可不是这么容易躲过的,当即掐出一个奇特的sword art ,四座土偶齐齐粉碎,幻化万剑!

  就在这时,秋芷Fairy 忽然感到上空出现一股terrifying 的气息,umber-black eyebrows frowned ,心中警兆大起。

  ‘ka-cha !’

  霹雳之声震耳欲聋。

  正是Qin Sang 施展的《役雷术》。

  秋芷Fairy 记起Qin Sang 有一门厉害的thunder technique ,不敢怠慢,恨恨瞪了Qin Sang 一眼,只得改变念诀,身边的土偶飞向她头顶。

  ‘ka ka ……’

  刹那间,这些土偶便合抱在一团,结成一面厚重石墙。

  next moment ,thunder 天降,fiercely 劈中石墙。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石墙狂震不止,one after another 裂纹蔓延而出,乱石崩落。

  紧接着石墙竟然从中裂开,残余的thunder 毫不客气穿透石墙,fiercely 劈了下来,但同样劈在空处。

  秋芷Fairy 的silhouette 出现在hundred zhang 外,没有受伤,但仓促躲避,难免has several points of 狼狈。她召回土偶,发现有几个已经彻底碎裂,无法复原了。

  在她心底,对Qin Sang 的评价又高了一层。

  sword technique 、thunder technique 、遁术,都是能威胁到她的存在,此人并非单纯依靠外物的cultivator ,不用魔火,他也是北辰境Peak expert 之一。

  短暂交锋,凶险非常。

  秋芷Fairy 被迫收手自保,Qin Sang 也趁机脱离危险。

  但他并未停手,趁秋芷Fairy 土偶受损,立刻御使wooden sword 再度急攻,接着身上thunder light flashed ,竟合身扑向秋芷Fairy 。

  秋芷Fairy 暗道不好,她sneak attack 不成,反被Qin Sang 占据先机,忙催玄黄giant sword ,silhouette 飞退,同时急招土偶,阻拦Qin Sang 。

  in midair ,两柄Flying Sword 纠缠在一起,变成一个混沌光团,难以分辨,只能听到里面传出阵阵金铁交鸣之声。

  ‘bang! bang! ’

  Qin Sang 仅凭双拳,竟接连将几具受损的土偶打飞,飞速逼近。

  秋芷Fairy 看得脸色都变了,此人怪不得能伪装成Monster King ,无人识破,他的fleshy body 竟然真像monster beast 那么强大!
  秋芷Fairy 猛然一甩手臂,两条purple 水袖激射而出,如同两条灵蛇,灵活异常,原来这也是一件法宝。

  就在这时,秋芷Fairy 脸上突然浮现一抹潮红,怒喝:“shameless !”

  她忙以水袖掩面,silhouette 再退,抛出一块azure 的jade stone 。

  jade stone 出现,传出一股吸力,虚空中似乎有什么物质,瞬间便被jade stone 吸收的干干净净,而jade stone 也变为ash-gray ,丧失威能。

  ‘pa! ’

  jade stone 坠地,摔成数块,成为凡石。

  Qin Sang 暗道一声可惜,他逼近是假,秋芷Fairy 仅仅是失了一招,远未到油尽灯枯的地步,底牌一张没用呢,不知还有什么treasure 没使出来。

  自己fleshy body 再强,也是有限,Qin Sang 可不想用身体去接法宝。

  真正的杀招,其实是淫毒,以及接下来的魔火。

  Qin Sang 取走月散人遗物,发现花扇是月散人的Life-Source Magical Treasure ,自己无法催动,但可以取出花扇中的淫毒。

  这些淫毒乃是月散人耗费极大精力炼制,无色无味,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可惜月散人陨落太快,且淫毒不敌魔火,未能影响到Qin Sang 。

  为对付秋芷Fairy ,Qin Sang 索性将全部淫毒取了出来,暗中打出。不料秋芷Fairy 有辟毒的treasure ,未能奏效。

  秋芷Fairy 转瞬压下脸上的潮红,银牙紧咬,她虽然没有受伤,仍是羞怒不已,一震水袖,反攻而来。

  令她意外的是,明明已经占据上风的Qin Sang ,在这时却不知为何收剑后退,不等她反应过来,便一溜烟逃出老远。

  战场之上,临阵脱逃!
  秋芷Fairy 不禁startled ,Qin Sang 的举动太过怪异,她怀疑会不会有什么陷阱,暗暗警惕,正要紧追上去。

  这时,远处水波忽然动荡,一左一右各走出两个人,看着Qin Sang 逃走的方向,coldly snorted and said :“算这小子逃得快!”

  “Fellow Daoist Dan !Fellow Daoist Song !你们何时过来的?”

  秋芷Fairy 满脸诧异,silhouette 顿住,又惊又喜。

  这二人都是罪渊成名已久的expert 。

  单姓cultivator cultivation base 仅比秋芷Fairy 稍弱。

  Surnamed Song cultivator 差一层,但一手乙木神刀achieved perfection ,也有higher rank challenge 的实力。此人曾亲历血池之战,去配合江沉子and the others 御使旗门大阵了,没能参与那场大战。

  这二人原本不在双镜山,此番乃是奉命赶来支援。

  他们悄然接近,想伏击Qin Sang ,为防止暴露,并未sound transmission 秋芷Fairy 。

  连秋芷Fairy 都没发现,竟被Qin Sang 识破。

  Qin Sang 突然退走,二人猝不及防,只得放弃追杀。

  Surnamed Song cultivator 凝目看着Qin Sang 消失的方向,indifferently said :“他连魔火幡都没用,显然留有余力,即使我们将其围困,未必能拦得住他。”

  秋芷Fairy 召回玄黄giant sword ,也道:“此人的spiritual sense 远比常人敏锐,我方才藏在地底的剑偶,也被他发觉。Old Ye 曾说他精通禁制之道,以我之见,未必如此。而是有某种强大的探查手段,譬如某种Divine Consciousness 秘术,或者灵目之术……”

  “Fairy 的剑偶化作山石,等同死物,毫无波动,他竟能发觉?”

  单姓cultivator hearing this 一惊,“Fairy 素来看人极准,看来以后要从这方面防备此人了。”

  paused ,单姓cultivator 不禁感慨,“好难缠的家伙!”

  “确实难对付,他不仅道术法宝俱是Peak ,fleshy body 之强也是我生平仅见,精通某种Body Refining Technique ……”

  秋芷Fairy 又说出刚才的发现,快把Qin Sang 一张张底牌给扒光了。

  Human Race 没有Monster Race 强大的bloodline ,当今之世,body refinement 这条路何其难走。

  单宋二人一阵无力,暗道Little Cold Domain 怎地出了这么个monster ?

  短暂交流过后。

  秋芷Fairy 轻松道:“有二位Fellow Daoist 相助,双镜山可以万无一失了,我这便回去主持大阵,还请二位留在阵中,狙击两域同盟的Nascent Soul ,伺机攻破巽风大阵!”

  二人对视一眼,忙叫住秋芷Fairy ,“Fairy 有所不知,Old Ye 和苍鸿senior 已经下令退兵,我们奉命前来,是为辅助Fairy 撤离双镜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